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5章 家庭教育很重要(5)
    穆熠宸压根不觉的自己跟老婆之间有什么话还需要别人帮忙传达,只是在他们都走后,小心翼翼的将那个盒盖又盖好,只是这一次,手指轻轻地抚摸着盒盖下角的四个字。

    穆太太着!

    穆熠宸蕴藏着锐利的深眸浅眯着,拇指在那串字轻轻地摩擦,像是在抚摸着某人的脸,那么温柔无疑。

    后来眼里的神情越来越得意,唇角也挂着浅淡的笑意,拿起手机给穆太太发信息。

    钦慕已经去跟同事去餐厅里吃饭,正咬着一块锅包肉被烫的不知道如何是好,穆熠宸的信息发过来,钦慕猜测着是穆熠宸的信息,便将锅包肉又轻轻地放回自己的盘子里,然后扯了张纸擦着嘴拿起旁边的手机。

    “穆太太难得没有食言,为何不亲自送来?”

    钦慕看后回复:“穆太太很忙,而且认为这样更有仪式感!”

    穆熠宸不想戳穿她那点小心思,看到她发的信息后就又问她:“吃饭了?”

    “正在!”

    顺便附图一张。

    “你老公也饿了!你这个狠心的女人又跟男同士一起吃饭?”

    穆熠宸打开图片后看到她对面一只男人的手。

    “先吃饭了!晚上别忘了来接我!”

    钦慕给他回过去。

    “遵命!”

    穆熠宸握着手机在椅子里翘着二郎腿瘫着,给她发完信息后便也收拾了一下,准备去吃午饭。

    不过穆熠宸没想到今天他们餐厅这么热闹,他是要去雅间里吃的,但是上雅间的途中看到餐厅靠窗的地方被围的水泄不通,他隐约还听到有人在叫赵淮,叫小嫂子?

    赵淮带陈小美来吃饭?

    穆熠宸进去雅间后把门关上,秦逸正自己玩着手机在等他,菜已经差不多都摆上桌。

    “赵淮这个女朋友,绝对是来假公济私的。”

    秦逸放下手机的时候顺便跟他提了句。

    “所以现在外面被围堵的,的确是他们俩?”

    “可不是嘛!摆明了让陈小美查岗,以往赵淮几时跟咱们分开吃过饭?”

    秦逸分析着,赵淮大概是明知道小美的心思,所以就让小美见自己相见的一切动态。

    穆熠宸没有评论,不过总觉得赵淮是很认真的在跟小美谈恋爱。

    不过也好,赵淮也到了该定下来的年纪,而且本身这些年就一直在追求稳定的生活。

    ——

    小美吃过午饭后开开心心的回工作室,途中还去给大家买了糕点,心情超级愉悦的,一进门,两只手里拎着满满的盒子:“我回来了!”

    那欢快的,好像是家里的小家雀出去浪了一圈,到了夜晚,满心欢喜的回归。

    “给你们带了吃的哦!”

    就连声音里,都是欢快。

    一家人刚坐下,本来就都嘴里还缺着一口的样子,听她那么说,大家很快就围了上去。

    小美最后拿着最后一块蛋糕上了楼,钦慕正准备午睡呢,小美推开她的房间:“给你送蛋糕哦!”

    “看来今天中午收获颇丰啊!”

    钦慕从床上弹了起来。

    “嗯!据我侦查,虽然有几个小姐姐很喜欢他,但是他常年不坐班,所以她们没什么机会接近他,还有人听赵淮介绍我是他正牌女友后,叫我小嫂子呢,嘿嘿!”

    小美坐在她身边,将蛋糕给她之后就跟钦慕聊起来在他们工作大楼的事情,这一趟过去,小美觉得自己这阵子一直动荡不安的心,算是安稳了。

    “嗯!看来我们家小美也的确到了嫁人的年纪了!”

    钦慕低着头吃着蛋糕,说完后转头看她。

    小美突然就安静了,羞答答的咬着自己的半片唇:嘿嘿!

    钦慕轻笑起来,心想你嘿嘿啥?

    “还记得我们刚来荣城的时候吗?”

    小美突然问她。

    钦慕想了想,点点头。

    “那时候我只想着要跟你在这边一段时间,等你安顿下来了,我就回巴黎去继续守着jy,没想到一留就是这么多年,更不会想到有天会在这里交男友。”

    小美说起来当年自己的心事。

    “那时候跟我来这边,心里是不是也很慌张?离开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人群,熟悉的购物商场,突然跑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跟我的关系又没有现在这样好!”

    钦慕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房间里太过安静了,所以才这么感性的跟小美聊天。

    小美听后眼眶有点泛红,她以为钦慕不会懂。

    钦慕一只手端着蛋糕,一只手轻轻地握住小美的手:“只要你肯一直在我身边,我便一直保护你,虽然只是大你几个月,但是我会做好一个长姐,赵淮以后要是欺负你,我作为姐姐,跟你姐夫,绝对不饶他。”

    小美突然就眼眶更红了,有些东西无法控制的夺眶而出。

    “你真讨厌,干嘛突然对人家说这些?”

    小美往她肩头一靠,情不自禁的双手搂住她细瘦的手臂。

    钦慕低眼看着她,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又去吃蛋糕。

    突然觉得这不是一块简单的蛋糕,快吃完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小美也没得吃,便问小美:“要不要吃一口?”

    小美看到那仅剩的一点点蛋糕,抵着她的肩膀笑起来,钦慕也笑起来。

    ——

    下午天气渐渐地转晴。

    安楠一个人潇潇洒洒的去了珠宝专柜。

    商场里开着刘若英的老歌,人们热闹的声音被显得小了很多,服务员在柜台里面问她:有什么可以帮助你吗?

    “嗯!我要一对情侣戒!素一点!”

    安楠的声音也弱不可闻。

    服务员点点头,然后带她去另一边,帮她拿出一对。

    “这是今年的新款,我们设计师特意为了年轻的情侣们设计的,非常简洁大方,而且寓意也非常好。”

    安楠没说话,只是拿起女款的戴在自己的手上,觉得还不错后就又拿起男款的戒指来看了一眼。

    跟普通的戒指也没什么区别,不过这好像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简简单单的,也不会耽误工作,还不错。

    这仿佛是一个需要自己前行的旅程,她静静地听着服务员的解说,然后仔细的观察戒指内侧刻着的字母。

    或者,一切早就是冥冥之中,在早上发现自己已经三天没来例假之后,她自己在家呆到出门之前。

    然后就直接到了这里。

    选一对戒指,然后离开。

    或者,以后再也不能一个人想怎样就怎样。

    或者,以后再也不能那么执着一件事。

    或者,以后再也不能无所畏惧。

    但是,她将要迎来她新的生活,新的旅程。

    安楠没有要大的包装盒,直接将两枚戒指用小小的水晶盒包裹住,然后放在她宽敞的包里。

    晚上,她自己在家准备了烛光晚餐,然后静静地坐在餐桌前等待着江之远的出现。

    江之远几乎晚上都是很早回来,所以她没有打电话,觉得他回来后看到这些应该会很惊喜。

    她双手合十,目光柔和,望着酒杯旁边的两个水晶盒,一个里面已经空了,她自己戴在了手上,而另一枚戒指还好好地躺在水晶盒里。

    谁说必须要男人向女人求婚?

    她偏偏要向江之远求婚。

    她心里觉得,这是自己欠他的,上次他求婚被拒,她就想,将来一定给他一个难忘的求婚仪式。

    虽然没有好朋友在现场,但是她更喜欢就这样两个人在一起面对面,然后一段浪漫的表白。

    她在心里默默想着等下要对他说的话,那些埋藏在她心里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的话。

    有些人一生都在苦苦追寻,追寻那种身心契合的真爱。

    有些人年纪轻轻就找到了,而有些人到了白发苍苍,历经几段感情也总觉得感情并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那种。

    安楠觉得她是幸运的,在年轻的时候遇到了江之远,那个看上去有些不负责任,有些混的大少爷,江之远。

    她父亲说,江之远不太适合她,她父亲觉得那样没有责任心的男孩子怎么能配得上他这么优秀的宝贝女儿呢?

    可是她就是爱了,并且这阵子他为她做的事情,更让她坚定了自己今晚要做的事情。

    只是,从七点半到八点,从八点到八点半,她原本的从容,原本的镇定,一点点的被磨光了。

    到了九点,她终于有些焦虑的拿起了手机,然后起身拨打了江之远的手机。

    那头过了很久才有人接起来,一个很吵的地方,一个女孩子接了江之远的电话。

    “喂,江之远……”

    “老婆?你是他老婆吗?他喝醉了,现在正跟我姐妹搞在一起,你要来接他吗?”

    安楠突然变的很安静,站在烛光后面,原本还算勉强沉静的表情渐渐地变的有些不对劲。

    她的眉眼动了动,一双漂亮的睫毛更是颤了两下,手紧紧地握着手机,下巴动了下,但是却没有再说出一个字来。

    “喂?你要来接他吗?不过你现在来也晚了,他们俩玩的嗨着呢!”

    那个女孩的声音并不算多么尖锐,但是在此时来听,却是特别的刺耳。

    “是吗?那让我看清楚点!”

    安楠突然想到了些什么,然后将电话利落的挂断,直接拨了微信视频。

    或者,如果不这么执着,就不会这么心疼。

    她看到了那个画面,那个女孩接通了视频,她看到江之远趴在一个女孩子的身上,亲着那个女孩子的脖子上。

    此时,里面音响里的噪音好像都不复存在了,那个女孩把摄像头对准自己的脸,想要去看安楠的模样,安楠却是立即关了视频,只是一只手紧紧地握着那只手机。

    江之远,他,在干什么?

    她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那烛光在她眼前晃来晃去,晃得她眼花缭乱。

    他不是想要跟她结婚吗?

    昨晚他还跟她说谁家的小孩刚刚出生,看上去超级可爱,说那个朋友家里全是奶粉味,还问她,以后他们俩有了孩子会不会家里也是那个味道,她一直以为,他最近的那些话,其实是在拐着弯的暗示她他想结婚。

    可是……

    他是在会所的包间里?

    还是夜店什么的包间里?

    那里面好像还有什么人,她看不清楚,她也想不清楚了。

    脑子里瞬间就乱成一锅粥,她没办法再坐下,她也没办法再站在这里,她没办法再去看那枚戒指。

    她自己拿着包离开了她的公寓。

    十一点,她回到父母住的地方,她父亲去开的门,看到她突然回来吓的够呛。

    “楠楠,怎么这么晚……?你怎么了?”

    她父亲看到她的眼眶通红。

    安楠没说话,直接从旁边进了房子里,怕父亲追上来,所以几乎是小跑上了楼。

    她父亲皱着眉头,想要追上去,半道上被老伴截胡了。

    “真的是楠楠回来了?这么晚?她怎么了?”

    安楠母亲忧心的问道。

    “看样子是小情侣吵架了!你去敲门看看,别出什么事。”

    安楠父亲有些担忧的对老伴说着,此时夫妇俩都穿着宽松的睡衣,刚要睡着的状态。

    “好!”

    安楠母亲点点头,然后到了女儿房间的门口。

    只是,无论她怎么敲也没人应,她担心的问道:“楠楠,你别吓唬爸妈啊,你至少告诉妈妈,你今晚会在家里睡,是不是?”

    安楠房间的门一下子被从里面打开,安楠委屈的再也顾不了太多,紧紧地抱着她妈妈:“妈!”

    仿佛此刻,也只有她的妈妈,能让她卸掉伪装。

    第二天回到公寓的人头昏脑胀,习惯性直接去卧室找安楠的江之远直接回了房间,却是打开门看到房间里的床上,被子铺着,整整齐齐。

    “安楠?安楠?”

    江之远穿着灰色的很有质感的衬衫,尽管背后也已经很多皱,手里拿着外套,慢慢走了进去。

    洗手间里也没人。

    这一大早的她能去哪儿?

    他从口袋里找出自己的手机拨打安楠的号码,那边响了很久,但是却一直没人接,他从卧室里出来,然后去了餐厅,想着她或许在煮早饭。

    餐厅跟厨房是连着的,他原本以为自己能看到安楠,但是,里面空空如也。

    倒是……

    他慢慢的走上前去,看着餐桌上摆放着的烛台,上面的蜡烛油缠了那么长,但是蜡烛已经燃尽了。

    餐盘里摆放着的餐点,以及两个水晶盒子。

    江之远下意识的放下了手机跟外套,然后将那两个盒子的其中一个拿了起来。

    里面是空的,他的心松了一些,心想幸好不是戒指。

    只是当他打开另一个……

    很久很久,他一直在拨安楠的号码,他知道,她肯定不在家,她去了哪儿?

    心里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家里没有任何声音,她的手机肯定是跟她走了。

    安楠早饭后就去上班了,至于父母早上问她的话,她一个字也没多说,只是像是往常一样到了时间就去上班。

    江之远的车子就停在她们公司下面,她的车子一开过去便看到了。

    江之远坐在车子里看着她从自己的车子里出去,眼神一闪,立即也追了上去。

    “安楠,安楠……”

    江之远追上去,但是安楠背着包,抱着自己的双臂,低着头走的十分快,就像是没听到后面有人叫她一样。

    “安楠!”

    江之远终于拉住她,但是转眼,就是安楠结结实实的一个巴掌。

    安楠气的浑身都在颤抖,在被他拉住的时候,她胃里一阵恶心,然后转手就一个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

    来上班的人经过,都看过去,有的有点瑟瑟发抖,想看又不太敢,不看又不舍的,慢慢的往里走。

    而安楠只是用力的喘息着。

    被甩了一巴掌,导致脸上火辣辣的江之远更是一时间回不过味来,再抬眼的时候,已经是有些疯狂。

    他的眼里还布满了血丝,还有不可置信。

    “你打我?你什么意思?”

    江之远想生气,可是想起那枚戒指,他哭笑不得的问她。

    “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看到你让我觉得恶心!”

    安楠冷眼看着他,说完就转身继续走。

    她的手还在发抖,所以她握成拳头,特别紧紧地。

    江之远愣住了,不再看他?恶心?

    “安楠,安楠,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昨晚……”

    “别再缠着我,你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是!你当然不知道,你江大少爷怎么会知道我昨晚经历了什么,但是自己经历过的,总是不至于忘了吧?你别指望我能像是别的女人一样容忍你在外面乱来,我们结束了!这次是真的结束了!”

    安楠甩开再次被他拉住的手,她从来没有在公司门口如此歇斯底里过,而且面对这么多同事。

    江之远一脸懵逼的看着她,看着她那眼神里,恨毒了他,恶心透了他,还有那咬牙切齿的,样子。

    安楠冷冷的看他一眼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安楠对他,是彻底绝望。

    跟她住在同个公寓的同事就在台阶上站着,一直在那里等她,看她过去便一只手去搂住她腰上,一边慰问她一边跟她往里走。

    而江之远,就站在那里,木呐的看着她的背影消失,然后又慢慢的低了头。

    他另一只手里还握着那只盒子。

    他刚刚有留意到,她的手上戴着一枚跟这个盒子里差不多的,应该是对戒。

    昨晚上他发生了什么?

    那王八蛋说请他喝酒,说什么喝完那一顿,他们俩之间的过节便过去了。

    然后……

    他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今天早上。

    他的脑子里突然一片混乱,什么都想不清楚,一下子好像无数个问号在脑子里的某根弦上挂着,扯的他的头皮都开始疼了。

    不过,他昨晚无论发生什么,按理说,安楠应该不会知道才对啊。

    可是……

    “靠!”

    江之远想了想,突然低咒了一声,然后转身就朝着自己车子那边走去。

    他要是不报这个仇,他还算是个男人吗?

    穆熠宸过了一个多小时才听说了江之远昨晚在夜店被人给算计的事情,之后便给江之远打电话,但是已经打不通了。

    心里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依照江之远那冲动的个性,不去找人算账才怪呢。

    再一琢磨,便拿了车钥匙跟手机站起来。

    秦逸刚好到他办公室,打算喝杯茶,然后跟他一起去开招标会。

    只是他刚进去就看到穆熠宸从座位里起来,脸上的表情也过分严肃。

    “之远那小子出事了。”

    “之远?那小子出什么事?”

    秦逸低着眼想了半天,没等到穆熠宸的回答便已经条件反射的跟着穆熠宸出门。

    溪梦坐在自己的座位里正在打资料,他们俩前后脚有点着急的往电梯那边走,她下意识的眼睛跟着他们背影看了会儿,但是手上敲打键盘的动作没有停下,心想着自己不用去给他们泡茶了应该。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婆家千阻万挠,为利益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受不了就以牙还牙。

    每晚床上的默契配合,一切都在掌控。

    ——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她像是得了一场病,一场叫做傅赫的病。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