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家庭教育很重要(6)
    江之远的胸口被人插了一刀,穆熠宸跟秦逸在医院陪着他,安楠赶到病房楼就看到他们俩在重症监护门口站着。

    穆熠宸跟秦逸听到高跟鞋的声音都看向拐角处,安楠有些颤抖的,一步步的艰难走来。

    大家脸色都不太好,秦逸跟穆熠宸赶过去的时候他们已经不知道打了多久,不过他们再晚去一分钟,估计江之远这条小命也没了。

    “他怎么样?”

    安楠走上前去,嗓子眼里都紧绷着。

    “没什么大问题,胸口虽然被插了一刀,好在没有伤及心脏。”

    秦逸看着她跟白纸一样的脸,将江之远的伤情简单的解说。

    “你们俩在一起那么久,你应该信任他才是啊!他虽然以前爱玩,但是跟你在一起后,他再也没找过别的女孩子,我们兄弟都可以作证!”

    秦逸又忍不住多说了几句,他实在是受不住江之远那小子竟然为了个女人而单枪匹马去跟人拼命。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设局?”

    安楠心里憋着一口气,没人知道她接到电话说江之远在医院的时候的心情,她都不知道自己这一路是怎么过来的。

    可是现在秦逸这么跟她说,既然江之远的命保住了,那么有个人来跟她说说昨晚事情的原委也好吧?

    “还记得上次的事情?你因为那个叫李蔓的跟他大吵一架,上次要调戏李蔓的那个男人就是严少卿,也就是昨晚给之远下套的那小子,人家是来寻仇来了!”

    秦逸有点难受的捏了捏自己的眉心,然后又看着安楠说道。

    “既然你那么不信任之远,那么你们分开,也就分开了!”

    穆熠宸一直靠在墙边没说话,直到这时候,他才突然直起身来,低着头,双手插着兜,冷清的一句话之后先转身离开了。

    秦逸有点发愣,没明白过来穆熠宸怎么突然撇下那么一句话就走了,但是还是条件反射的要跟他走。

    “你别听熠宸胡说,要一直在这里守着他,那小子醒来看不到你,估计又得瞎折腾,伤口要是再流血可要坏事的。”

    秦逸急急忙忙交代完这话之后也离开了。

    而安楠终于敢看向重症监护病房里,原来一切都是别人的布局。

    她就那么站在窗口看着里面躺着,脸上没有一点血色的男人,突然想起早上他去找她时候的情景,如果当时她没有说要跟他结束,他是不是就不会冲动的去找人家算账,就不会遇到危险?

    她的心里,不知道是在庆幸,还是难过,只是那种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她情不自禁的抵着玻幕上,垂眸的时候因为眼睛太干,滚烫的眼泪一下子就冒了出来,直接掉在地上。

    穆熠宸直接从医院去了钦慕的工作室,钦慕那时候正在跟客户喝茶聊天,他便直接上了楼。

    钦慕看他的脸色不太对,还不等跟客户说什么,那位貌美如花的贵妇就先问了她一句:“那是你老公吧?”

    “啊!是!”

    钦慕条件反射的回答了一声。

    “哎呦!光是看背影就很帅气呢!你可真有福气!”

    “是!”

    钦慕也没什么好反驳的,这辈子遇上他,本来就是最大的幸事。

    只是觉得他刚刚的脸色有点差,钦慕便有点心不在焉,后来客户喝完那杯茶离开,钦慕送走人家便立即上了楼。

    穆熠宸没在她办公室里,钦慕转头去了另一个房间,他竟然正躺在床上把玩着某次欢欢过来落下的玩具小熊。

    “穆总好像不太高兴呀?”

    因着他的表情,钦慕说话的声音甚至都比平时低了八度。

    穆熠宸没抬眼,只是低声问她:“这是女儿落在这里的”

    “嗯!”

    钦慕答应着,走上前去坐在他身边,然后将他手里的小熊摁住,专注的盯着他:“穆总好像有心事!”

    穆熠宸隔了两秒才抬了眼,看着钦慕眼神里的担忧他才无奈的轻叹了一声,然后对她说:“之远差点出事!”

    “嗯?”

    钦慕的心狠狠地一颤,有种听错了的感觉。

    “他今天一个人去找严少卿了,我们赶过去的时候,一把刀子正插向他的胸口!”

    穆熠宸说不下去,只是一想起那时候的场面来,就有点心烦。

    江之远鲁莽是一,严少卿这把火玩的太放肆是二。

    这件事他绝不能就这么过去,严少卿必须付出惨重的代价。

    “那江之远现在……”

    “现在,在医院的重症病房里,不过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安楠在陪他!”

    穆熠宸解释。

    钦慕条件反射的点了点头,然后才又问他:“可是怎么会突然出这种事?”

    “听说昨晚严少卿摆了他一道,具体,等他醒来让他自己解释!”

    穆熠宸有点疲倦的,不想再说下去,只是抬手拉住他老婆的手,将她拉到怀里搂着:“记住,以后无论我们之间发生什么误会,你第一时间要做的就是找我求证,而不是一个人胡思乱想,知道吗?”

    钦慕许久没说话,后来忍不住吐槽他:“我就算第一时间找你求证,你也未必就跟我说实话啊,每回遇到问题,你还不都是冷言相讥?”

    穆熠宸……

    “不过以后,我会哄你说真心话,如何?”

    钦慕一只手抚摸着他的胸口,轻声问他。

    “穆太太今天倒是乖巧!”

    穆总有点不给面子,关键是被穆太太突然的乖巧给震惊了,他可不会觉得这就一定是好事,毕竟穆太太的性子,也是说来就来的。

    “那晚上我下了班,我们一起过去看江之远怎么样?”

    钦慕又问他,心里还是有点七上八下,想去自己看看清楚。

    “后天过去,四十八小时内他都要在重症室里呆着。”

    “真的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他这会儿估计醒了,不过即便是醒了也得在里面独自呆着,这会儿估计他父母都过去了!”

    他们离开前秦逸已经给江家长辈打了电话,儿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又是在自己家门口,他们不打电话过去,老两口从别人那里得知恐怕会更惊慌。

    只是这样一来,安楠就不可避免的得见江之远的父母了。

    “安楠见了江伯父跟江伯母,说不定他们俩结婚的事情会有转机呢?”

    钦慕趴在他的胸膛上想着安楠跟江之远的事情,觉得现在的安楠好像没有那么排斥婚姻了。

    “那也算是之远因祸得福!不过我们赶到他们打架的地方,捡到一个水晶盒。”

    穆熠宸当然也希望自己的兄弟心想事成。

    “嗯?”

    水晶盒?怎么有点灰姑娘水晶鞋的意思,钦慕抬眼看向穆熠宸。

    “江之远看得比命根子还重,估计是安楠给他的,我好奇打开看了一眼,发现是一枚戒指,刚刚在医院看安楠的手上也戴着一枚。”

    穆熠宸解释,看着他老婆好奇的睁着那双大眼睛,他就情不自禁的抬了手,把他老婆的眼角给捂住。

    钦慕……

    “你干嘛?”

    钦慕反抓住他的手,不愉快的问他。

    “你呢?眼睛睁的这么大干嘛?对他们的事情比对自己的事情还上心。”

    “可是他们不都是自己人嘛!”

    钦慕反驳,突然笑起来,有点虚。

    穆熠宸漆黑的眼望着她,如今能跟穆太太这么幸福的躺在床上谈别人的事情,穆熠宸竟然觉得有点像是在做梦。

    不由自主的便也轻笑了一下,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钦慕觉得他好像是在安抚一只小猫,就条件反射的把脸低下了,嗯,正好亲着他胸口。

    穆总转眼就将她压在了身下,钦慕两只手朝上:“误会,误会!”

    “误会?哪一件是误会?”

    穆熠宸眉头一皱,怎么容许她说误会。

    “外面很多人呢!别闹!别起反应啊,别起……”

    钦慕感觉他身体不对劲,立即就提醒他,但是还是晚了。

    好像他只要在她身上,呵呵呵,就会这样。

    “我就喜欢外面很多人,这样才更刺激!”

    穆熠宸凑到她耳边,低喃。

    钦慕被他的呼吸撩拨的,半边耳廓都红了。

    “穆熠宸,你没正经!”

    “穆太太正经就不错了,方便我们下次玩老师跟学生的游戏。”

    穆熠宸一边轻吻她耳边一边低语着。

    穆太太:“嗯?你想当老师?”

    穆熠宸:“错!这次我要当学生!”

    穆太太:……

    穆太太被吻的心猿意马,不过还是很不服气,以往他更喜欢扮演什么哥哥啊,老师啊的角色,对了,他还扮演过一次大总裁的角色,而她扮演的是,是他的小秘书。

    哈哈哈,事后他爽完了,钦慕问他就不会联想到溪梦吗?他竟然否认,钦慕觉得不可能,总会想到些别的吧。

    不过,钦慕想要跟他扮演师父跟徒弟的角色,他竟然是拒绝的,钦慕不懂他干嘛那么抗拒。

    “那下次我们来扮演师父跟徒弟的角色如何?我来做师父,你来做我的小徒弟好了!”

    钦慕嘿嘿笑着,想着要调教下穆总。

    “哼哼,小吗?”

    穆总不服,小腹贴着她的,顶了两下。

    钦慕……

    的确是不小!不过又没说那个,徒弟有巨根,这是多么好的一个故事啊。

    “不过下次我们可以来扮演驸马与公主的故事,我来扮演宁死不屈的那位,你便使劲浑身解数勾引我。”

    穆熠宸一边轻撩着,一边低喃着。

    钦慕在他身下躺着,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穆总更无耻的人了。

    以前总是喜欢硬来,现在竟然还爱上被强迫了呢!

    “我坚决不同意,为什么不是你引诱我?”

    “我?还需要引诱你?哪回你不是没过几秒钟就湿了?”

    穆总低声嘲笑。

    钦慕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根,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自己的脑子是瞎了吗?

    后来小美上楼去敲门,给他们送咖啡来着,但是办公室里的门大开着却没人,倒是隔壁房间的门紧闭着,但是,里面却传出来一些细碎的动静。

    小美手里端着两杯咖啡,但是还是忍不住走上前去,然后耳朵轻轻地贴着门上。

    她就是忍不住好奇一下而已,然后手里的咖啡差点没有端稳打了,还好同事上来跟钦慕讲事情,在咖啡撒了之前替小美端稳了托盘。

    “你在干么?”

    同事低声问她。

    “嘘!”

    小美竖起一根手指头在自己唇瓣之间,然后给同事使了个颜色。

    “陈小美,你给我滚开!”

    里面女人尴尬又愤怒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让两个又要附耳倾听的人只得抬起头,扫兴的离开。

    “知道啦!知道啦!我来给你们送咖啡的,咖啡要不要放在你的办公室?”

    小美仰着头扯着嗓子跟她喊。

    “再不滚,扣你年终奖!”

    “我滚了,我真的滚了!”

    小美听到里面传出来的那让她致命的声音,赶紧的跑。

    年终奖那真的是太重要了,关乎着她过年将要如何犒劳自己的大事呢。

    ——

    下班的时候两个人装模作样的,酷酷的前后从楼上下来,自然是准备回家了。

    却被同事拦住,同事也很尴尬,但是有个文件必须要钦慕签字啊。

    “那个,签个字再走?”

    他们同事偶尔就神经的特别怕穆熠宸,所以看穆熠宸走远后给钦慕使了个眼色,钦慕停下后他走上前去把笔跟文件给了钦慕。

    钦慕这才想起来那会儿在楼上,穆总说不只是小美一个人。

    原来这位也去偷听了,不由自主的抱着文件却眼睛犀利的看着她的男同士一眼,看的他尴尬的把头都要埋到自己胸膛去钦慕才签字,然后随便翻了下,这个文件他们早谈过了。

    “敢去乱说你可得小心你的脖子!会落枕一周!”

    钦慕还给他文件的时候没有立即撒手,低声威胁完了才撒手。

    “还不走?”

    穆总在门口等了会儿,看她跟男同士贴的那么近有点不高兴了。

    “马上!”

    钦慕这才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搂着穆熠宸的胳膊一起出了工作室。

    回去的路上钦慕接到李郁的电话,开始她还有些奇怪李郁怎么会给她打电话,接通后才明白过来。

    “听说江少跟上次想要占李蔓便宜的男人打起来?重伤入院?”

    “是有这么回事!不过江之远现在没什么大问题了,你们别太担心。”

    钦慕想问他是怎么知道的来着,但是总觉得说多了穆总会不高兴,所以也没多问。

    “你知道他住哪个病房吗?我抽空带李蔓过去探望他。”

    “他现在还在重症室,要去探望的话,在过两天?”

    钦慕跟李郁说着。

    “嗯!那我知道了!打扰你了吧?”

    李郁在公寓里跟她打电话,一扭头就看到坐在沙发里埋首难过的女人,心内不自觉的有些抑郁。

    “没有打扰,让李蔓不要想太多了!”

    钦慕低声提醒。

    “嗯!那先这样,有空再聊!”

    李郁很快挂了电话,钦慕挂了电话后对穆熠宸说:“他们兄妹不知道从哪儿听说江之远出事,李蔓应该很担心。”

    “嗯!李蔓很担心,打电话来的却是李郁。”

    穆熠宸转头看她一眼,不过说归说,这次他也没怎么生气。

    当他身上发生事情,钦慕选择相信的时候,他便也渐渐地,让自己试着去适应,毕竟,这才是生活的本真。

    而李郁打完电话后就坐到沙发里去:“钦慕说了,江之远没什么大碍,过两天我陪你……”

    李郁的话还没说完,他们家的门就被人敲响了。

    李蔓突然站了起来朝着门口跑去,李郁条件反射的跟着她的背影看去,在那扇门被打开后,李蔓便扑到一个人身上。

    李郁说不清楚自己心里的感觉,这阵子他看的多了,那个男孩子跟他‘妹妹’之间这种暧昧的互动,但是今天,好像跟往常都不一样。

    之后李蔓说也没说一声,什么都没带便跟着那个男孩子出去了,门被关上的时候李郁自己坐在沙发里,他知道,这样下去,迟早会玩出火来。

    他这二十多年,唯一不敢面对的人,不过是他这个妹妹而已。

    他们之间,怎么可能呢?

    可是,当李蔓一次次的将那个男孩子带到家里,当那个男孩子看李蔓的眼神越来越温柔,跟忍让,他懂,那个男孩子真的动心了,而此时的李蔓,好像很容易就能被打动。

    一直过了零点,李蔓也没回。

    并且,她手机也没带,钱包也没带。

    她要是在外面过夜,那么她会住在那里?

    李郁从来没有担心过这个问题,从来没有。

    可是今天,他竟然担心了,心里没着没落的,好像有什么就要悄悄地离开他。

    以后她再也不会追着他的身后,告诉他她爱他,她会一直爱,一直等下去。

    她曾经对他说的那些话,李郁全都记得。

    李郁还是拿起了手机,直接拨给了那个男孩子。

    “让李蔓接电话!”

    “蔓蔓姐?她没在我这里啊!”

    那边传出来的疑惑的声音,李郁听完后立即就拿着外套出了门。

    只是他还没走几步便突然停下了步子。

    转头,就看到在房子门口蹲着的女孩,她早就哭花了脸,毫无脾气的蹲在门口。

    李蔓抬眼看到他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紧张,尽管,他终于出来。

    这些日子,他常常半夜出去,所以她很习惯,她只是不知道他今晚出来是去找哪个女人而已。

    听闻现在工作室里的女孩子都跟他关系很好。

    “你一直在这儿?”

    李郁问道。

    幽静的走廊里,有些幽怨的气息。

    李蔓又低了头:“我还能去哪儿?”

    “那为什么不回家?”

    李郁皱着眉头问她。

    “我没带钥匙,也不想去敲门!”

    李蔓慢慢站了起来,贴着墙边对他说道,那么倔强的。

    李郁伤了她的自尊心,所以,她不想再去求他什么了,便到了今天这种地步。

    她甚至不想多跟他说话。

    李郁又回去,拿着房卡打开门,把门推开。

    “还不进去?”

    李郁见她不动,便质疑她。

    李蔓没说话,只是看他那一脸不耐烦,然后就低着头走了进去。

    只是,他却没回来,李蔓听到他走的越拉越远,不自觉的一颗心都要跌落低谷。

    李郁没办法面对她,便大半夜开着车子离开了。

    李蔓突然就忍不住又哭起来,她不懂,她还要怎么让步,才能让他不那么烦她,或者,她该搬走了吗?

    或者只有这样,再见面的时候,他才能再对她好一点,至少,可以跟她笑一笑。

    ——

    第二天一早,李蔓托着行李箱从李郁的公寓里搬了出来,在路上等车的时候拿着手机拨通了钦慕的电话。

    钦慕那时候还趴在穆总身上睡觉呢,听到手机响,眼睛也没抬一下就去接了电话:“喂?”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