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7章 家庭教育很重要(7)
    “我本该亲自去探望,但是怕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所以只能托你帮我把礼物转交给他。”

    一大堆补品,看上去也都价格不菲,想必李蔓是很用心的捡着贵的给江之远挑选了。

    “东西我会替你转交,不过你们是怎么知道江之远出事的呢?”

    钦慕还是忍不住问了李蔓。

    “工作室的一个小伙伴去医院检查身体,正巧碰上他被抢救,听说有人叫了江之远的名字,他们闲聊的时候我听到。”

    李蔓低着头看着自己手上的伤,这是早上收拾行李的时候太仓促一不小心伤的,掌心里的伤,不知道容不容易好。

    “原来是这样,江之远受伤的事情,你们也不必太放在心上,他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

    钦慕也不知道能怎么安慰她,而且其实中间人挺不好当的。

    李蔓心情很差,她又不知道从何安慰。

    “嗯!对了!我从李郁那里搬出来了!”

    李蔓点点头,知道她对有些人的事情不适合太操心,想了想,告诉钦慕这件事。

    钦慕眼眸稍微动了下,却是片刻又恢复从容,这才明白李蔓眼圈泛红的原因。

    “你跟李郁……”

    “算了!太多年了!我放弃了!”

    李蔓轻笑着对她说道,李蔓已经用尽了自己的力气,才能保持这貌似平和的模样。

    钦慕听着那话,看着李蔓的样子,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想想这几年,我或者真的做的太多了,听说两个人之间,习惯付出的人,总是被辜负的那个!”

    李蔓又轻笑了一下,这种验证,她很不喜欢,可是又很没办法,她追了太多年,追的已经筋疲力尽,直到昨天半夜李郁离开后到今早,她再也没有力气去追,去等,她放弃了。

    只要一想到他可能在外面跟他的那些女友在一起醉生梦死,而她却一个人痛苦不堪,这种生活,她这辈子都不想再继续。

    宁愿,遇到一个自己爱的人,就像是书里写的那样,宁愿嫁给一个爱你的人,也坚决不要嫁给一个不爱你的人。

    强扭的瓜,到腐烂,都不会变甜!

    虽然她不会选择那个男孩,但是她也不会再纠缠着李郁不松手了。

    女追男隔层纱这句话她也不会再信。

    “钦慕,你跟穆熠宸是怎么走到一起的,青梅竹马不是都很难在一起吗?因为太近,因为太了解!”

    李蔓后来离开了工作室,也没告诉钦慕她去到哪里,而钦慕,也没有办法给她答案。

    钦慕站在楼上望着楼下她上车离开的背影,突然想,原来自己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轻易把别人的感情往自己身上套的小女孩,曾经她看到别人得不到想要的感情,总情不自禁的联想到自己,而如今,李郁跟李蔓这么撕心裂肺的感情,她竟然也能够这么淡然的看着。

    甚至这天李郁回到家都没有发现她离开了,直到傍晚。

    她像是没有搬走之前,跟在演员后面忙来忙去,兢兢业业的工作着,好像是为了对得起她那份薪水。

    穆熠宸没去巴黎出差,不过却被他下属亲自送礼物到了简俨的公寓,那时候,肖薇在那里陪着他。

    “你好!这是jy的公寓吗?”

    男下属看到一个晶莹剔透的女孩子站在门口不自禁的都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

    “是!”

    肖薇从容的答应,虽然看到一位中国人站在这里一时没适应,但是看到他手里搬着一个大盒子,便猜到了些什么。

    “我是穆总公司的职员,这次来出差,我老板交代我送给jy的礼物。”

    “请进!”

    肖薇闪着她的大眼睛,显然是心情一直不怎么好,但是还是没失了理。

    简俨正在书房里设计图,尽管脸色憔悴。

    肖薇推开他的门,轻声对他传达:“是穆总公司的人过来!”

    简俨抬眼看向她身侧,肖薇并没有进去,传达完就转身出去了,简俨低声道:“里面坐!”

    他没有去接东西,肖薇也没有,男下属便自己把东西放在了一旁,然后走过去坐在里面的沙发里。

    简俨拿了烟:“要抽吗?”

    “谢谢!我不抽烟!这次来拜访您,主要是我来老板以及老板娘对您的病情很担忧。”

    “穆熠宸让你说这话?”

    简俨可是半个字也不信穆熠宸会担心他。

    钦慕担心他是真,只是他亲爱的小徒弟也不敢不经过穆熠宸的同意就来看他。

    简俨自己先点了根烟,无奈的抽了起来。

    那位男下属坐在旁边,看着办公桌后面的椅子里面容憔悴的男人,有点不太理解他的性子。

    “回去告诉穆熠宸,跟我不用玩那套虚的,我的心思他明白,他的心思我也同样明白。”

    简俨没有对这位属于穆熠宸的男下属太过客气,让他传达的话更是叫他有些喉咙发紧。

    后来肖薇端着茶到楼上的时候男下属已经离开了,她走过去放下茶杯,然后看了眼沙发一侧放着的箱子,就自顾的走到办公桌前拿了把剪子,然后又去将箱子打开。

    简俨一直看着她的动作却没吭声,她大概很好奇里面装着什么,但是简俨却一点也不奇怪,无论里面是什么。

    “红酒,有人在别人生病的时候送红酒的吗?还是胃病的人!”

    肖薇最近跟简俨较着劲,但是打开包装看到里面的名酒的时候,还是不自觉的转头去看他,顺便跟他提到。

    穆熠宸那个男人,怎么会真心的祝福他健康长寿。

    简俨不知道为什么,夹着烟的手,一根手指摁了下自己的眉心,然后就笑了下。

    好像这些天来的不愉快,全都因为这该死的礼物,而变的好了些。

    而肖薇,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笑。

    “以后别再给钦慕打电话,她老公是个醋坛!”

    这些日子以来,简俨也终于跟她说了句话。

    肖薇这才知道他最近生气的原因,原来他一直知道,她拿着他的手机给钦慕打电话。

    “是不是,那天我打电话的时候你,醒着?”

    肖薇忍不住低声问他。

    “是!”

    简俨没有否认。

    “那你……”

    肖薇有点生气,冲动的想要质问他,但是想起他并不喜欢跟自己解释什么,所以就闭了嘴。

    “那我为什么装睡?”

    简俨抬了眼,有些疲倦的眸子里,又有了些别的东西。

    “是!”

    肖薇答应。

    “那我该如何?当场夺过电话把你臭骂一顿?你我都清楚,你并不喜欢挨骂。”

    简俨看着肖薇的脸蛋,突然发现她固执起来,简直跟钦慕一模一样。

    “你为什么不承认,其实你是想通过我,叫钦慕来看你一眼。”

    肖薇执拗的问他,也是憋了好久,她总觉得简俨在对钦慕的事情,应该说隐忍?还是装?

    “我要是真到了那种非要见她一面的地步,我一个电话她就会过来,可是肖薇,我是她师父啊!”

    做师父的,怎么能比徒弟还任性?

    他不允许自己这样!

    也或者是他的不允许,是他对自己的过分克制,才让他失去了跟她在一起的最佳时机。

    不过都无所谓了,反正这一生,注定了这一段爱恨!

    反正,他亲爱的小徒弟现在心里,已经装不下他。

    ——

    那晚钦慕跟穆熠宸还有景峰赫连好,一起去医院看江之远,看江之远正靠在床头直勾勾的看着给他削苹果的女人,几个人都有点不好意思进去了。

    “如果不合适,我们等会儿再来?”

    景峰威严的嗓音,是提醒,是疑问,是无奈啊。

    因为他们没有敲门,所以听到他们声音的时候,里面两个人条件反射的都往外看去,安楠从椅子里站了起来,然后转身看着他们,手里还拿着苹果:“请进!”

    他们四个这才一块进去,就钦慕手里拿着大包小包的,赫连好怀里还抱了束百合,两个男人都空着手。

    “你们怎么过来了?”

    “当然是来看你啊!”

    赫连好说着上前,将抱了半天的百合花送给他,刚刚经过大厅,同事们看着她抱着这么一大束百合,还以为景峰送她的呢,哪里知道是她买来送人。

    “哇!人生第一次啊!小好,哥哥这辈子都忘不了你了!”

    江之远抱着花有点小激动。

    “怎么?没有这束花,你就打算忘记你小嫂子?”

    要知道景峰跟穆熠宸都比他大几岁,所以大几岁的男人总喜欢让小几岁的弟弟叫老婆小嫂子。

    “那当然不能忘,哇!小慕妹妹果然也对我最好,买这么多礼物给我!”

    江之远被景峰一句小嫂子搞的不是很爽,不过安楠面前他也没敢造次,便又看向钦慕那里,看她手里大包小包的忍不住又激动起来。

    “这其实不是我买的!”

    钦慕有点小尴尬,她想去买东西来着,但是穆总不停车啊。

    “那,宸哥,咱们兄弟,你这可就客气了啊!”

    江之远更是激动了,穆熠宸会给他买东西?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吧?

    “也不是我买的!”

    在景峰跟穆熠宸看来,他们都是自己人,自己人来转一圈还需要买东西吗?

    “是李蔓!她听说你住院,所以特地把东西拿到我那里去,怕你们俩再因为她闹误会所以她就没过来!”

    钦慕尽量委婉的把话说出来,其实她不是个怎么会委婉的人,肠子都是直的。

    “哦!”

    江之远下意识的看向安楠。

    安楠只是把那个苹果消好了,然后放在了旁边:“你们先坐啊!”

    “不用管我们,都是整天坐着的人,倒是江之远,伤口好些了吗?”

    赫连好也是他醒了以后第一次过来,便先关心了一句。

    “恢复的还不错,过两天就可以回家去养着了!”

    安楠回答她。

    “是啊,你们都不用担心我,有安楠照顾我,我好着呢!”

    江之远顺着安楠的话说着,他就怕安楠突然一走了之,他现在连大声喘气都不敢的。

    安楠知道江之远是故意这么说,平日里他嘴哪有那么甜,但是她心里还压着一口气,便不理他。

    那四位,也是好奇的抬眼看安楠一眼,都觉得安楠好像不太乐意搭理江之远。

    “既然你没事,我们在这里也是占地方,就先回去了!”

    景峰说道。

    江之远……

    “不再坐一会儿吗?”安楠心想,她还没去准备点茶水,不过这地方准备茶水也挺麻烦的。

    “等江之远出院后是住你那儿,还是他那里?我们去你们住的地方看他。”

    赫连好问道。

    “住,他那里吧!”

    安楠想,不要再叫他去她公寓,现在她还没原谅他呢,那冲动的跟个傻子一样。

    “那就到时候见了!”

    赫连好对安楠说道,安楠无奈的轻笑了一下:“嗯!”

    其实,都不是怎么会拐弯的人,大家看得出安楠的不情愿,但是也装着没看到。

    有些时候,有些情况,真的只能假装看不到。

    四个人出了医院后就一起去了餐厅,决定一起吃个饭再分别。

    附近有家火锅还不错,不过穆总出现在那里,可是叫他们老板都有点心肝胆颤,四个人要了包间,老板特意让人拿了瓶国酒打开,然后去跟他们喝酒。

    钦慕坐在最边上,所以钦慕去开的门,打开门后看着一个四十多岁的,西装笔挺的男人,身后还跟着大堂经理,便好奇的多看了他一眼:“你好!”

    “你好!我是这家火锅店的管理人,听说穆总在这边吃饭,我特意来敬一杯,您是……”

    “钦慕!请进!”

    钦慕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把门打开,又看向里面。

    穆熠宸他们自然也听到了那话,而且在人家这里吃饭,所以也不能把人拒之门外。

    但是穆熠宸习惯性的坐在座位里,只是抬了抬眼:“看来我们还是打扰了!”

    “哪有的话,穆总能来我们店吃饭,那真是让我们店蓬荜生辉啊,我这真是又惊又喜,所以特地来看看真假!”

    “我是不怎么喜欢,不过我太太喜欢而已!”

    穆熠宸轻笑了下,把问题抛给了钦慕。

    钦慕……

    “穆太太,刚刚真是失敬了!”

    “您太客气了!”

    钦慕轻笑着跟他说了声。

    “今天这单就由我来尽尽地主之谊,我再敬四位一杯,感谢你们能来我们店里吃饭!”

    老板人很宽厚,端着高脚杯里,大堂经理正在帮他倒酒,倒了一点便要停住,老板轻声说:“倒满!”

    穆熠宸跟景峰这才又抬眼看向他,很快那杯子里就被倒满了,穆熠宸跟景峰互相对视了一眼,便也都端着酒杯站了起来,希望赶紧结束这一场。

    老板看穆熠宸能站起来自然也松了口气,不过他也知道,这一大杯白酒他是必须要喝完的。

    他们四个还好,但是老板那一大杯白酒,他们喝完后便看着老板把那杯酒干完。

    “陈总好酒量!有空也欢迎到我们酒店去!”

    穆熠宸轻笑着伸出手去。

    “那是我的荣幸!”老板立即跟他握了手,又跟景峰握了手,看着钦慕跟赫连好,他只笑笑:“两位太太都是貌美如花呢!那我就不多打扰你们了,祝用餐愉快,还缺什么尽管点!”

    老板客套了一番之后就离开,钦慕这才坐下,看着他们三个人:“他酒量真好!”

    “他酒量未必好,主要是你老公脸太大!”

    景峰看了眼穆熠宸,穆熠宸开始明显是不想给那个男人面子的,若不是那一大杯酒。

    “是吗?”

    钦慕看向穆熠宸,没觉得他脸变大,却是忍不住笑了一声,穆熠宸没看她,只是抬手去把她的脸给遮住了。

    嗯,那不过巴掌大的脸,他的一只手绰绰有余。

    赫连好不厚道的笑了声:“二慕,你别在你老公的面前装傻啊,否则他可能会当着我们面羞辱你!”

    钦慕……

    景峰听后也忍不住笑了下,看了眼他老婆:“你对穆熠宸的了解,已经快要超过我!”

    “那是,毕竟经常解刨别人的肚子,看得多了,我觉得我现在了解了全人类!”

    赫连好说着抬起自己的手来。

    其他三位却不自觉的苟同她的说法。

    “你们看这一盘血肠,还有这一盘大肠,其实我们人类的血凝固以后,也是一样的,还有肠子也差不多,只是它们的……”

    “别,别说了!”

    景峰紧皱着眉头,还没等吃就要吐了。

    他竟然联想到了某些影片里的恶心画面,还联想到他老婆的手里抓着产妇的肠子翻来覆去。

    钦慕跟穆熠宸还没什么反应,反正他们俩也不爱吃那个,那是赫连好的最爱。

    “干嘛那样?慕慕都没有那样害怕好吗?”

    赫连好看景峰那难受的样子忍不住问他。

    “她从小冷血,跟我一样?”

    景峰笑了声,瞅了瞅钦慕那面不改色的模样说道。

    钦慕无所谓的耸肩,她的确是没有任何感觉。

    “噗!从小冷血吗?慕慕!”

    赫连好笑着问她。

    “唉!大概吧!不过对荣城的女人来说,应该景少爷更冷血吧?”

    钦慕想,那些被景少爷给无视的女人们,内心肯定是觉得景少爷冷血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那我比不过你老公,追我只是会被我无视,但是追你老公,有可能会葬送掉下半辈子的幸福。”

    景峰哼笑了一声,放下筷子对她说道。

    钦慕稍稍扬了扬下巴,又有所想的看了自己老公一眼。

    “就这样,那些女人还前赴后继!”

    穆熠宸轻笑了一声,不以为然。

    火锅里冒着白色的热气,以及辛辣的味道,直到结束,景峰都没有再吃一口,倒是其他三位吃的很饱。

    回去后景峰给自己煮了一份意面,主要是景太太要帮他煮,他不舍的她下厨,否则就不吃了。

    钦慕跟穆熠宸回去后刚要回屋,穆熠宸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穆熠宸停下来掏出手机看了眼,然后从容不迫的对穆太太说:“你先进去吧!”

    “嗯!”

    钦慕本想看看是谁呢,结果他接起来放在耳边了,而且转了身。

    钦慕便回了房间,穆熠宸接着电话的时候点了根烟,靠在车旁望着天上的一轮弯月抽着烟,听着电话里的人说的话。

    他不自觉的轻笑了一声:“想让她去看你就直说,反正我也不会许,不过真没必要找别的女人打电话过来。”

    “你想多了!”

    简俨那头的声音压得很低,其实简俨也在抽烟,他们俩抽烟,简俨是愁绪万千,穆熠宸则是,霸气侧漏。

    “是不是我想太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今她不会再为了任何人离开我,哪怕是你,她敬爱的师父!”

    穆熠宸其实最近有点得意,就因为钦慕知道简俨住院也没飞去看简俨。

    简俨听到穆熠宸的话之后忍不住轻笑了声:“其实我早知道这一天会到来,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对感情充满敬畏,为了躲避想你而任由我差遣的小女孩了!”

    ------题外话------

    唉!突然有点心疼师父!呜呜!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某天会议室里夫妻俩突然谈不拢大打出手,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只是她像是得了一场病,一场叫做傅赫的病。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