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章 家庭教育很重要(8)
    “穆总,既然爱她,不妨好好爱她!她可以为你放下她除你以外最重要的人,你应该也能为她隐忍你那臭脾气吧?”

    简俨挂掉之前的最后一段话。

    穆熠宸虽然说了那当然三个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还是有些透不过气。

    明明天上的月亮那么亮,可是他的心里,好像有些阴霾。

    疼自己的女人这种事,他还需要别人来提醒?

    穆熠宸情不自禁的靠在那里抽着烟往房子门口看了眼,钦慕正靠着门口的柜子旁边倾斜着身子给自己捶腿呢,已经脱掉了那双她比较喜欢的高跟鞋。

    她在等他!

    穆熠宸想明白后突然把烟给在指肚间碾灭了,然后拿着往里面走去。

    门口有个垃圾桶,他把烟扔到垃圾桶里,走到钦慕身边:“在干吗?”

    “腿有点酸,打完电话了?”

    钦慕仰头看着他,但是还是弯着身呢。

    “嗯!”

    穆熠宸答应一声,然后弯身去将她抱了起来。

    钦慕条件反射的双手搂着她的脖子,但是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抱她,而且她闻到了他身上,周遭,都是浓浓的荷尔蒙的味道。

    他跟谁打了电话?

    钦慕觉得,这个电话,应该跟她有关系。

    “跟谁打电话?”

    钦慕便问了他一声。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抱着她上楼。

    钦慕便直直的盯着他那棱角分明,有些冷冽的轮廓。

    “简俨!”

    穆熠宸后来还是跟她说了。

    钦慕提了一口气,却没再问他什么。

    依她看来,他们俩打电话,无非就是那么几句话,两个人一直互相不对付。

    不过看他被气的不轻,不知道她师父怎么样,她师父现在有胃病,可是不能激动地,但是自己又不能让穆熠宸知道她担心简俨,所以钦慕便只是低着头在他怀里。

    穆熠宸稍微垂眸,看着她那么沉默着,便问她:“不问我跟你师父说了什么?”

    “你们俩还能说什么,准是你让人给他带去的补品,他来感谢你,然后你们就会情不自禁的互相讥讽。”

    钦慕低声吐槽。

    穆熠宸……

    他老婆果然是他老婆,对他,了如指掌。

    不过,她这话,不是对她师父也了如指掌的意思?

    穆熠宸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不过还是忍下了一口气。

    总是发脾气,受委屈的的确是他老婆呢。

    穆熠宸将她抱到房间里去,钦慕被他轻轻地放下,钦慕却没有放开他。

    穆熠宸低眼看她,钦慕轻声问他:“还在胡思乱想?”

    “嗯?”

    穆熠宸眉头一动,没理解。

    “现在不是应该只想着我一个人吗?”

    钦慕眼神里带着某种让他心里发痒,身体里血液极速流窜到某处的感觉。

    穆熠宸回过神后,邪魅狷狂的一笑,然后手轻轻地去捏住她的下巴:“穆太太最近胃口不小呢!”

    “那穆总还有能力满足吗?”

    钦慕眼眸稍微低了低,看向某处,看不到却又想的到的地方。

    “这个问题,等下你可以亲自验证一下。”

    穆熠宸说着,将自己的外套给脱下,然后解开衬衣上面的三粒扣子,一只手迫不及待的伸到她衣服里。

    “好呀!”

    钦慕被他捏的胸口有点疼,一只手从衣服外面压住他,一边笑着跟他附和。

    穆熠宸情难自控的捧住她的脸:“穆太太,看着你男人!”

    钦慕羞愧的看着他,有点不适应他突然这么深情款款的望着她,更不适应,他明明满眼的火热,满意的想要,但是,却就那么直直的望着她。

    “穆太太,你男人爱你爱的要胀死了!”

    穆熠宸突然不正经的低喃了一声,在亲她之前。

    钦慕屏着呼吸,感觉着他的亲吻轻轻地落在她的唇上,就那么轻轻地一下,然后就吻到她的耳根去:“今晚,我得让你下不了这张床!”

    钦慕听后一秒钟的安静,之后就开始像是一条鱼一样在他身子底下扭来扭去:“别闹,我明天还有工作呢!”

    “工作重要还是你老公的快乐重要?”

    穆熠宸轻咬着她的耳沿问她。

    钦慕……

    这,当然是她老公的快乐重要,可是这快乐要让她明天没办法工作的话……

    “穆熠宸……”

    “嗯?”

    “老公……”

    “嗯?穆太太你继续这样的话,我不介意让你快点尖叫!”

    穆熠宸被她那软糯的,一声声的,叫的快要发狂。

    然,他其实是想慢慢的,勾引穆太太。

    “你就不怕吵醒那两姐弟?”

    “我想提醒你,我们房间隔音效果很好,不过……”

    “嗯?”

    “好像忘了锁门!”

    穆总突然懊恼的爬起来,他怕如果此时他偷了懒,早上又要被那小丫头给撞个正着,虽然他总是装着一本正经的,但是其实心里不是不尴尬。

    穆熠宸又去锁门,钦慕看着他衬衫已经皱巴巴的,而西裤竟然还那么笔挺,不自觉的眉头稍微翘高了点,忍笑。

    她老公这幅衣冠不整的模样,竟然还挺好看呢。

    钦慕觉得自己有点想要主动扑上去的小意思。

    后来,她想要扑上去的,但是在穆总专注的时候试了好几次也没能成功。

    事实证明,穆总一边在给她足够的前戏,还能一边将她的小动作给压制住,全靠一个敏捷。

    穆总各种敏捷。

    ——

    早上,雨淅沥沥的下着,那姐弟俩在温暖的被窝里还不舍的起床。

    钦慕悄悄地去房间看过他们,没舍得打扰,便下了楼去跟长辈们聊天。

    冯芳华跟穆子豪已经坐在沙发里喝早茶,老爷子没有在楼下。

    “爸妈早!爷爷呢?”

    钦慕下楼的时候跟他们打招呼,干净的眼神看向四周。

    “一早就去公园运动了。”

    “这个天气?”

    冯芳华抬了抬眼,看着她儿媳妇一身蓝色的长裙下来,这才意识到钦慕很爱穿蓝色的衣服。

    “公园里不是有个亭子嘛!他们老哥几个在那里练太极呢!”

    穆子豪解释说。

    钦慕点点头,走过去压着自己裙子后面慢慢坐下,穆子豪在看平时老爷子看的报纸,冯芳华则是端着杯茶,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你们去看过江家那小子了吗?”

    冯芳华跟她聊起来。

    “嗯!看过了!恢复的还不错!安楠一直在悉心照顾他!”

    钦慕点着头回答着。

    “这小子啊,有点福气,听说那个叫安楠的女孩子是个很有才分的女孩子,并且也是书香门第?”

    冯芳华说话的时候抬起眼来看着钦慕,对这件事情倒是很有兴趣。

    “嗯!”

    钦慕点着头答应着。

    “说不定今年就结婚了!看俩人这个形势!咱们啊,又得准备好红包了!”

    穆子豪看报纸的眼没移开上面,但是说话的时候表情还是很高兴。

    “今年江家这小子,还有陆家跟杨家要是成了,想想,今年还真是个喜事连连的年呢。”

    冯芳华点着头附和着穆子豪的话。

    钦慕没太听懂,只好奇的问了声:“陆家跟杨家?杨柏哥跟陆妃交往了吗?”

    “交往不交往的,陆家那丫头见天的去杨柏下班的地方等着,这老话不是说了嘛,女追男隔层纱,何况陆妃那丫头又是一门的心思哄着他高兴,杨柏那软耳根子,估计啊,用不了多久。”

    冯芳华说道杨柏软耳根子的时候还忍不住笑了声。

    钦慕听着却是也觉得有意思。

    不过这男追女,女追男的,其实,谁又知道到底哪一个追哪一个轻松呢?

    “你工作室最近怎么样?”

    冯芳华又问她。

    “嗯!挺好的!”

    钦慕点着头,很简洁的回答。

    冯芳华不高兴的轻轻端着茶杯在腿上,挺直着后背不太高兴的看着她儿媳妇。

    “你什么时候能多说几个字给我听听?怎么从进了穆家的门到现在,也没听你说几句话的感觉?你的字就这么金贵?”

    冯芳华恼了!不高兴了!跟她儿媳妇聊个天真的是太费劲了!

    钦慕听到冯芳华的质疑忍不住抬起头来:“不是!您怎么会那么想?”

    钦慕一副要被您给吓死的样子,小脸都紧张的绷住了。

    而冯芳华听到她那话却只觉得头疼:“穆子豪,你看看你的好儿媳妇,几个字都能把我气得头晕。”

    穆子豪无奈的笑笑:“你们女人说话,我不干涉!”

    钦慕……

    “你……哎呀,我简直是要被你们气死了!”

    冯芳华倾身把茶杯放下,然后起身就冲着楼上去了。

    “你妈逗你玩呢,别认真!”

    穆子豪这才把报纸放下一下,对钦慕解释。

    “啊?可是,妈好像真的在生气?”

    钦慕都不知道自己哪儿出了问题,然后下意识的就在穆子豪又看报纸后就起身跟着冯芳华上楼去,她得哄哄,不能让婆婆大人跟她生气。

    虽然脑子里都是懵的。

    正好孩子们起来,冯芳华看着她跟上来倒是没料到,就跟她说了句:“你去照顾欢欢起床吧,我去看看橙橙起了没。”

    “啊?”

    钦慕一怔,她只是想来哄婆婆大人的。

    可是现在这情况吧,好像不太合适。

    “妈,您生气呢?我做错什么事情吗?”

    钦慕在冯芳华进橙橙房间之前悄声问她。

    “我跟你一个榆木疙瘩,有什么好生气的?快去看我孙女去!”

    冯芳华无奈的轻叹了一声,本来气的要命,但是看钦慕吓成那样子,她又放下了。

    本来她儿媳妇就是这么个性子,她还能求什么?

    钦慕到了欢欢房间的时候,欢欢刚好爬起来,揉着眼睛朦朦胧胧的,看着钦慕到她床边,还没睡醒的声音叫着钦慕:“妈妈!几点了?”

    “七点还不太到,欢欢睡饱了吗?”

    钦慕坐在她身边问她。

    “嗯!爸爸起床了吗?”

    欢欢问道。

    “爸爸当然早就起床了,不过一早就在打电话呢,欢欢今天要穿什么衣服,要我帮忙找吗?”

    钦慕跟她随意聊着。

    “我自己找!”

    欢欢一听衣服的事情,立即自己掀开被子下了床,她想自己找漂亮的衣服。

    欢欢自己走到橱柜前去打开柜子,然后踩着小板凳从里面拿了自己喜欢的衣服,钦慕便靠在床头摸了把自己的头发,然后就无聊的看自己的手指。

    偶尔抬眼的时候,看到欢欢已经抱着衣服走过来,一件鹅黄的毛衣,一件黑色的打底裤。

    钦慕不自觉的又抬了抬眼皮,发现她女儿好像在某方面很有天赋呢,虽然表面上没表现出来赞扬,心里却忍不住有点小骄傲。

    欢欢自己跑下楼的,冯芳华牵着橙橙的手,眼却关注着自己的小孙女,紧张的一颗心都快要蹦出来:“我的小祖宗啊,你跑慢一点,别摔着啊!”

    “没事的!她都已经长大了!”

    钦慕跟在后面说了句,习惯性看着欢欢跑上来跑下去的,她对欢欢,绝对是放养式!

    冯芳华立即回头不高兴的看她一眼:“有你这么当妈的吗?”

    总这么不知道操心,万一真的摔坏了,小孩子那么娇嫩的皮肤,冯芳华想想就觉得不忍。

    钦慕知道自己在冯芳华眼里不是个称职的好妈妈,所以也不反驳,乖乖的跟着她往楼下走。

    橙橙抓着奶奶的手回头看她,然后还跟她笑。

    钦慕有种她儿子在嘲笑她的感觉,不自觉的眉头皱了下,橙橙笑的更开心了,钦慕……

    早饭的时候老爷子没有回来,听说是在外面跟一块练太极的几个老大爷一起去餐厅吃了。

    家里今天是中式早餐,有包子,有葱花饼,还有暖胃粥,钦慕感觉自己今天早上好像很饿。

    “慕慕今天忙吗?”

    吃饭不久,穆子豪问了钦慕一声。

    “不忙的!嗯,您有事情吗?”

    钦慕下意识的看了冯芳华一眼,然后多问一句。

    “既然不忙,今天上午十点半,去药厂参加一个会议。”

    穆子豪说道。

    钦慕脑子嗡的一声:“开会?”

    “不用紧张,只是一个小例会而已,你现在是药厂的一份子,这种会议你总要去走走过场。”

    冯芳华耐着性子跟她解释道。

    钦慕看她一下,提心吊胆的:“哦!……”

    欲言又止,想说又不敢说,转头看穆熠宸,穆熠宸正在喝粥,感觉她看他,他却装作没发现,只安静的吃他的饭。

    钦慕的脚便轻轻踢了他一下,胃口也减半!

    穆熠宸这才沉吟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她。

    “作为穆家的少奶奶,你怎么也得过这一关!我看好你!”

    穆总说了一句超级俗气的话,钦慕心里知道,这个人是指望不上了,昨晚白白的被他折腾了那么多花样。

    不过有些事情,或许注定不可避免,所以,就听天由命吧。

    既然她现在的确是穆熠宸的妻子,穆子豪的儿媳妇,她便注定了要见某些人。

    所以上午十点半,她如期而至。

    穆子豪等人提前到了几分钟,穆子豪自然像是开玩笑那般让大家不要给他儿媳妇压力。

    却没想到一出场就走女总裁风的钦慕,并没有他,他们,想象的那么胆怯。

    白色的衬衣套蓝色的马甲,蓝色的舒适西装,以及黑色的长裤,蓝色的立跟鞋,钦慕扎着马尾,完美的出现在大家面前。

    “大家好!很高兴在这里见到大家,请多多指教!”

    她微微一笑,只简单的寒暄。

    “坐吧!”

    在众人都看傻眼之后,穆子豪稍微扬了扬下巴轻声叫他儿媳妇坐下。

    “既然钦慕到了,那么我们开始吧!小杨,由你先来介绍下药厂的情况让钦慕知道。”

    穆子豪吩咐了一声。

    旁边的女秘书便站了起来,给钦慕做简单的介绍。

    其实对于药厂的历史,以及药厂的很多大的事件,其实作为穆熠宸的女人,她算是早已经耳濡目染,不过她还是安静的听秘书做了简单的介绍。

    后来一个多小时的会议里,她只简单的讲了几句话,毕竟她的本职是设计师,所以也没过分的发表意见,更不会喧宾夺主。

    穆子豪对她的表现很满意,大家提出要求,希望她中午在药厂跟大家一起吃饭,钦慕也没的推辞,穆子豪告诉她:“只此一次,如何?”

    “听您的!”

    钦慕微微一笑,然后往后一看,一群人抿嘴笑,似乎是并没有想到她会同意留下来。

    之后一群人便浩浩荡荡的去了餐厅,作为药厂里这几年被提到最多,出现却最少的穆家少奶奶,那个把他们太子爷骗到法国去,一呆就是十几年的女人,钦慕的出现,无疑,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人满为患的餐厅里,钦慕见了别人后也只能低下头去尽量的可亲的打招呼,尽管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她,也有些不尽人意的眼神。

    可是这些年,她看的各种眼神都太多,所以也习惯了。

    一群高层跟普通职员一样打了餐然后在早就占好的位置坐下,旁边吃饭的一个中年大婶忍不住抻着脖子问了声:“董事长,这就是您儿媳妇吗?”

    “是的!”

    穆子豪没料到突然有人这么问,不过他还是笑着答应了一下。

    “您好!我是钦慕!”

    钦慕点点头,跟她打了招呼。

    “哎呀,真是水灵!”

    那个大婶忍不住笑着多看她几眼,总觉得她肤白貌美到,好像皮肤能掐出水来,而在厂里上班的女人,似乎没有这种好皮肤,就算是年轻的,好像也没有这么白净。

    钦慕往旁边看了一圈,心想,要不然下次福利送护肤品?

    不过送护肤品的话,会不会被怀疑她是嫌弃别人肤色不好?

    钦慕想了想,然后决定再议。

    而且这种事情,本来也不用她拿主意,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她现在好像更理解冯芳华以前做的事情了,不过也更佩服冯芳华了。

    在药厂吃过饭后钦慕跟穆子豪打过招呼,在得到穆子豪同意后她又去跟那几位高层打了个招呼,以工作室忙为由先离开。

    其实她只是想解决,扮演乖顺的儿媳妇实在是不容易的事情,而她还是更喜欢那个我行我素的自己。

    钦慕回工作室的路上接到了穆熠宸的电话。

    “感觉如何?”

    “还不错啊!有爸爸在,一切都挺好的!”

    钦慕开着免提跟穆熠宸聊着,心里想跟他拌嘴来着,又觉得费劲,然后就实话实说了。

    “穆太太竟然没有怨言?”

    穆总吃过午饭,正在办公室的沙发里躺着无聊。

    “怨言?等晚上回家,关上门来我慢慢跟你怨,你可要做好准备哦!”

    “哦?”

    “皮鞭,跟蜡油我都已经准备好!穆总您准备好了吗?”

    钦慕车子停在路口,突然想起某个电影的情节,便‘一本正经’的对穆总讲起来。

    “听上去还不错,我拭目以待,准备好你的小翘臀就行。”

    穆总有点惬意了,一只手垫在后脑勺下面,开心的在沙发里躺着,翘着二郎腿对穆太太说。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