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家庭教育很重要(9)
    钦慕那晚再次感受到什么叫自作自受,虽然没有皮鞭,但是有领带啊,有丝巾啊!穆总能用这两样,玩出八十种花样来。

    ——

    隔天上午十点多钦慕才好不容易爬到工作室去,却没料到李郁已经在她工作室等着。

    小美给她使个眼色,在会客区的沙发里,李郁正把玩着打火机不知道在想什么。

    钦慕走过去:“大忙人怎么得空来我这里了?”

    李郁抬了抬眼,有些疲倦:“我以为你总是按点上班呢,没想到还挺随意的。”

    李郁轻笑着跟她说话,跟当年初见的时候,李郁已经大变样子。

    “现在一切都已经走上正轨,我也就随性了些,不过你为什么来这里?”

    钦慕发觉他有意回避她的问题,便又问了句。

    “为我妹妹!”

    李郁说了声,身子靠着沙发靠垫,一只手轻轻地搭在旁边,一只手捏着手机。

    钦慕看他好像有些疲倦,想起来李蔓说自己从他那里搬出来。

    只是不知道他这是为哪般,整天搞的自己好像很厌烦这个妹妹,可是这个妹妹一旦离开了,才不过一两日,他就成了这幅样子。

    “李蔓怎么了?”

    钦慕好奇的问了他一句。

    李郁抬眼看着她,发现她还是跟以前一样气定神宁的,她所到的地方,总能让人觉得周遭的一切都那么没用,即便再华丽。

    正如此刻,她随意的跟他搭话,周遭的所有声音好像突然都消失了,那么静悄悄的,只有她那清浅的声音。

    “她从家里搬出去了,你别说你不知道她住哪儿,在这座城市,她从来没有交什么朋友,除了你,虽然事出有因。”

    李郁轻笑着了一下,问她。

    钦慕眼眸微垂,然后也不经意的露出浅笑:“她搬走不是正合适吗?既然你给不了她想要的,又交了要好的女朋友,她跟你住在一起不是碍眼吗?”

    “碍眼?有些人,就是明知道很碍眼,却也还是要继续相处下去的关系,我想这些你不会不懂。”

    李郁现在,云淡风轻的说着这些,像是一位谈判专家。

    钦慕屏着一口气,眼眸稍动。

    “你何不承认你的确喜欢她,只是碍于一些因素没勇气跟她在一起。”

    钦慕的话,毫无预料的,就那么狠狠地劈向他的头顶。

    “是因为你跟穆总是青梅竹马吗?所以你认为别的这样的人,也该在一起?”

    李郁眼里的阴戾,有些浅淡,但是不能否认,他的确是因为被戳中心事而不高兴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青梅竹马也好,两小无猜也好,只要有能力给对方幸福,为何不去尝试呢?如果我是你,我就一定不会像是你这样做。”

    “可是我听说你逃避了很多年,才好不容易接纳了穆熠宸。”

    李郁一点也不服气,一点也不想被她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激的溃不成军。

    所以钦慕看穿了他的心思后只是微微一笑,眼眸望向外面那片美丽的景色:“我的确不知道你妹妹住在哪儿,她虽然来过一次,不过并未提及自己如今的住处,如果大明星没别的事情,我要去工作了。”

    钦慕双手轻轻地搭在沙发沿,说完后便起了身。

    李郁却还坐在那里,久久的没有动。

    他知道不会有人轰他离开,他只是需要冷静一下,他的确面瘫的,没有一点表情的,就那么静静地坐在那里,感受着自己内心的凉薄,像是那些凉意,在对自己凌迟。

    李郁后来接了电话,得去应酬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工作室呆了一上午,才起身离去。

    小美捧着咖啡上了楼,对正在埋头工作的钦慕说:“李郁走了!幸好有人给他打电话,他才回过神。”

    钦慕轻笑了下:“情之一字,或许只有不懂,才不会痛!才会永存理智!”

    “呃!干嘛突然这么感慨?不过,你真的不知道李蔓搬去哪儿住?”

    小美有点意外,钦慕可不是个轻易会发感慨的人。

    “没有!”

    钦慕接过她的咖啡,喝之前轻轻回应了一声。

    “唉!其实我觉得他们听不般配的,虽然看上去很情深,但是李郁的确是帅的有点过分哦,李蔓就有点,通俗,是不是?”

    小美说到后面声音又小了些,怕自己说错话。

    “论样貌的话,赵淮配你,也有点屈了!”

    钦慕稍微抬眼看她,含笑给她评价。

    小美……

    “不过谁让他看对眼,唉!”

    钦慕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忍着笑又低头,继续喝她的咖啡。

    “谁说我长的不好看?大家整天都叫我小美小美的!”

    小美不服气的低着头嘟囔起来,钦慕继续忍着笑,慢慢抬眼看小美那不太乐意的模样,那双灵动的眸子里啊,可是写满了抗议。

    ——

    午饭后钦慕自己躺在楼上的房间里休息,睡着睡着突然觉得身上一沉,背对着的地方有些暖暖的,钦慕条件反射的转了个身,然后在那个胸膛里继续睡着。

    等她过了半个多小时醒来,慢慢睁开眼睛后才明白,那会儿自己不是做梦,而是他实实在在的出现在这里。

    睡觉的时候觉得被窝里有点冷,便想闭闭眼就去工作,结果刚抱怨了没一会儿就突然觉得暖了,还以为是做梦。

    穆熠宸一只手撑着后脑勺,一只手轻轻地搭在腰上,早已经准备好漂亮的微笑对着他的娇妻。

    “你怎么又来了?”

    钦慕假装平静。

    “我要是不来,怎么知道你这么想我?”

    穆熠宸低沉的嗓音里,像是带着蛊惑。

    钦慕的小心脏一震,然后又垂下眸子抵着他胸膛:“你不是在千里之外都能感觉到我想你的心吗?”

    穆熠宸只轻笑,那漆黑的眼直直的盯着自己怀里,并没有再说话。

    因为他的确对钦慕说过那种话,因为他明知道他的穆太太是羞臊了。

    “不过穆熠宸,你最近不是很忙吗?”

    钦慕抬起眼,虽然声音有些低哑,但是眼神却是直勾勾的盯着穆熠宸。

    穆熠宸漆黑的深潭也那么坦然的盯着她:“我再怎么忙,从我在的地方到工作室也用不了多久,而且一天那么长,我想要跟我妻子小息一会儿也不是什么难事!”

    钦慕觉得他的声音,更迷人了!

    也或者是他说的话太动听?

    那么多人在婚后都越来越不想更多的时间花在对方身上,而他好像永远都要把时间留给她。

    钦慕就那么静静地望着他,有一段时间里,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

    所以一眨眼,她又埋首在他怀里,紧紧地搂着他。

    她会想到他们小的时候,各自执拗的不肯对彼此说一句好听的话,她怕梦醒了,他们又要回到那时候,各执一见,两看相厌?

    不!那不是两看相厌!那只是各自恐惧,都不敢迈出那一步的另一种折磨。

    钦慕的手紧紧地搂在他的腰上,情不自禁的就抓紧了他腰上的衬衣布料。

    穆熠宸低着眼看着她,这会儿他的眼神也细微了些,轻轻地捧起她的脸:“怎么了?”

    那低柔的声音,仿佛是在哄一个小婴儿。

    “我好怕这一切都是假象!穆熠宸,会不会有一天醒过来发现这都是一场梦?”

    她很弱的声音询问他,贴着他的胸膛努力倾听他的心跳。

    “如果这是一场梦!那这就是一场永远不会醒来的梦!”

    钦慕听后踏实了一些,但是还是抱的他紧紧地!

    穆熠宸也条件反射的将她搂住,心里却难免埋怨她,孩子都这么大了,竟然还这么没有安全感。

    不过她能在他面前脱掉那一层貌似坚强,独当一面的外衣,他很欢喜。

    “对了!简俨给我打电话了,问我知不知道你送的是什么酒!”

    钦慕突然想起正事来,又跟他分开,仰首望着他。

    说道那两瓶酒,穆熠宸的眉头稍微动了一下,然后轻笑了一声:“酒当然都是好酒,你师父怎么会这么问?他还说什么了吗?”

    穆熠宸微眯着的眼里,像是有些许的紧张。

    但是钦慕并没有察觉到,又仔细想了想:“没有了!”

    穆熠宸眼里的紧张又悄然消失,只微笑着说:“他大概是不满生命的时候我送他酒,不过他也不想想,我能送他补品吗?我希望他慢点好!”

    “嗯?”

    钦慕不高兴,她担心简俨的身体担心的要命。

    “我的意思是,希望那个叫肖薇的女孩子能多在他家里呆些日子,你不是也希望他们俩在一起吗?”

    钦慕听着穆熠宸的话,觉得都好有道理,可是,又觉得哪儿不太对劲。

    “哦!”

    钦慕傻傻的答应了一声,又被穆熠宸把脑袋摁进怀里。

    “想想,如果他当父亲的话,我们得送他一份大礼!”

    人家生病那么严重他只送两瓶红酒,人家当父亲他能送什么大理?

    “父亲?他什么时候要做父亲?”

    钦慕突然想到了重点,又想抬头看他,但是还不等抬起来,就被穆熠宸摁了下去。

    “什么时候倒是无妨,重要的是,他给简家有个交代嘛!你不是也想他有个后的吗?还是你根本不希望?”

    “当然不是!”

    钦慕条件反射的反驳,然后就不敢再跟他争论了。

    “穆太太?”

    “嗯?”

    “既然睡醒了,不如解一解我的相思之苦?”

    穆熠宸突然在她耳边低喃。

    钦慕耳朵一阵发痒,明白他那话的意思,可是青天白日的在工作室里,真的很容易被人发现,虽然每次都可以装着没事人似地下楼,但是同事们那贼溜溜的眼神,以及那些个不敢说出来的小心思,她光是想想都已经觉得无地自容了。

    然,还不等她拒绝,穆熠宸已经把手伸到她衣服里。

    在男人看来,女人不拒绝,就是同意。

    在男人看看,女人只要不恼,就是同意。

    只是两个人衣服都脱了,忘记穆熠宸在的小美突然就闯了上来。

    “钦钦,旗袍协会的那位王太太来找你哦!”

    小美只觉得钦慕睡的时间够久了,便低着头就走到门口推开了门。

    然后一抬眼……

    穆熠宸迅速将被子盖在两个人身上,一声大吼:“出去!”

    只是穆太太也正好开口,两个人说完后还都心跳咣咣的强烈的动着,小美其实什么都没看清,但是那若隐若现的,小美的手本来就还抓着门把手,便立即退后一步,将门用力的关死。

    那声出去,吓的她眼泪都要掉出来,心内感觉无限委屈。

    不过钦慕料到小美会难过,所以很快就穿上衣服出去了。

    小美还在楼梯上坐着掉眼泪呢,钦慕穿好衣服走过去轻轻地叫了她一声:“陈小美!”

    “王太太在楼下等你!”

    小美的声音里还带着委屈,一边用力擦着眼泪一边对她说,没打算让钦慕看到她哭的像个傻子的样子。

    “抱歉!”

    小美站起来的时候,钦慕小声跟她说道。

    小美抬了抬泪汪汪的眼:“怪我自己不好,我忘记穆总在你房间里!”

    钦慕听后轻笑了下,小美突然也笑起来,她竟然打断人家夫妻的好事,不知道现在穆总还好吗?

    “我下去见王太太,你去帮我冲杯咖啡?”

    “嗯!”

    小美点头答应着,钦慕还不等下去,她已经跑下楼了。

    钦慕心里有些担忧的看了眼楼上,不过现在也顾不得去哄穆总了,只得自己先去忙见客人。

    穆熠宸过了会儿才从楼上下来,小美正好冲了咖啡从里面出来,看到穆熠宸的时候顿时停住步子,然后用力低着头

    穆熠宸见到她也不爽,所以皱着眉头,冷着张脸就从她面前经过,招呼也没打。

    “走了!”

    倒是离开的时候随意说了声,也没再去会客区跟他老婆以及王太太打招呼。

    “开车慢点啊!”

    钦慕身子稍微倾斜了一下,他已经走远。

    “哎呦,原来你老公也在这里呢!我没打扰你们吧?”

    “没有!他在附近办事,所以过来休息了一下!”

    钦慕微笑着跟王太太解释。

    小美过去送咖啡,心想他哪里是在附近办事,他分明是来办你的嘛!

    “王太太请喝咖啡!”

    小美笑着给王太太送上咖啡,也给钦慕一杯,然后就离开了。

    “你这个助理,真是面面俱到呢,上次我们走秀她不是也去帮忙吗?看上去挺能干的,没想到还能端茶给水的。”

    王太太客套的跟她聊着小美。

    钦慕看着小美离开的背影轻笑了声,心想那丫头听到这些话心里都美的要飞起来了吧?

    “她是挺能干的!”

    不过看在小美同学刚刚掉了那么多眼泪的份上,钦慕还是夸了她。

    “对了,她有没有男朋友啊?”

    王太太突然问道。

    “男朋友吗?有的!”

    钦慕听到这话题,总觉得有点奇怪,但是还是回答了。

    “有了吗?工作这么努力,还交了男朋友?是哪家的男孩子?像是普通人家的男孩子可配不上这么好的姑娘。”

    王太太说道。

    “是穆总的一个学弟!还算不错!”

    钦慕总觉得这位王太太好像是来说媒的。

    “哎呦!那穆总的学弟肯定错不了!如果不是穆总认识的人啊,我还真想在给这女孩子介绍一个呢。”

    小美在角落里听着,心都要跳出来了,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这么吃香。

    “您今天是来……”

    钦慕不得不问出自己心里的疑惑。

    “哦!瞧我,闲聊起来就没完,我们旗袍协会想要从你们品牌订制一批新款旗袍,今年圣诞啊,我们打算举办一个百人旗袍秀呢!”

    时间总是过得这么快,十月很快好像就要过完了。

    如果要准备的话,是得抓紧了。

    钦慕点点头:“可以的!尺寸什么的都准备好了吗?”

    “给你带来了,知道你忙,这些事情你不用亲力亲为,你们设计师能帮我们准备,我们已经很感激了,只是到时候,还想劳烦你去捧个场!”

    “如果有时间,我一定过去!”

    钦慕想着,要是直接拒绝肯定不合适,所以,先这样吧。

    “那可不能有时间啊,我这么早来找你,可不就是怕你到时没时间嘛!白天的活动,就在咱们的城南广场,你只要抽出一会儿时间,我们也就心满意足了。”

    钦慕竟然没办法拒绝了,只得答应了下来。

    等那位王太太离开后钦慕才不自觉的叹了一声。

    小美在她身后:“这位王太太可真厉害!”

    “嗯?”

    钦慕扭头看她。

    “这些年哪有人能让你吃哑巴亏的?除了你婆婆!”

    小美跟她站在门口看着王太太家的豪车开走,对她说。

    钦慕想了想,好像真的是很难有人让她吃亏,因为她根本是个不跟别人来往的人。

    但是这位热情的王太太,一直对她笑呵呵的,竟然让她失去了招架能力。

    钦慕不自觉的又叹了一声:“算了!反正我现在也是地地道道的荣城人,以后少不了有要仰仗这些贵太太的时候。”

    是突然想通。

    小美吃惊的看着她,忍不住笑着说:“你有没有发现,你越来越世俗了?”

    再也不是以前的清新脱俗。

    “接地气一点挺好的!”

    钦慕自我评价,然后回头打算去办公室继续画图了,但是想到下午小美撞破她好事,又转头看小美,心想你倒是恢复的很快,那会儿还干巴巴的掉着眼泪,这会儿竟然又个模样了。

    “咦,赵淮怎么来了?”

    钦慕突然往门口看了一眼,说了句,小美激动地朝着门外看去,钦慕转身上楼。

    “钦慕,你个骗子!”

    小美跑到门口去看也没看到,所以钦慕快走完那些台阶的时候,小美突然跑过去大喊了一声,钦慕笑了下,回到办公室。

    觉得逗逗小美挺好的,毕竟那会儿她跟穆总正是要激动地时候,突然就被打断了。

    不用说她不爽了,穆总差点挂掉好么?

    那会儿觉得小美肯定被吓坏便出来先哄小美,现在小美既然平复了,她得替自己跟自己老公找回点什么来嘛!

    嗯!钦慕觉得自己越来越世俗,还越来越坏了。

    把旗袍的事情交给了工作室的其他设计师,钦慕到了时间看他们在认真加班,钦慕却离开了工作室,开着车子回家去。

    穆总走的时候好像很不高兴,不知道现在消气了没。

    今晚得想个花样让穆总开心开心才是。

    钦慕心里盘算着,然后经过花店的时候车子便停了下来。

    她得去给穆总买一大束玫瑰,穆总看到花儿应该会原谅她下午的突然抛下他吧?

    钦慕从花店里抱着一大束玫瑰出来,上路以前给穆总打了电话:“回家了吗?”

    “在路上!”

    “嗯!在家门口等等我好不好?有东西要送给你!”

    钦慕对着电话里说了声,忍不住又多看了一眼副驾驶上放着的玫瑰,真的是娇艳欲滴。

    “送什么?睡觉的时候再送!”

    穆总不怎么给面子,冷漠的拒绝。

    ------题外话------

    这周一定会两更的,我保证!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