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穆熠宸,他们都嫌弃我!
    宸哥:“在你心里,是我重要,还是陈小美重要?”

    钦慕:“……”

    宸哥:“我原本以为这世上只有两个男人比我重要,没想到我连陈小美也不如了!”

    钦慕:“……”

    宸哥站起来,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继续酸溜留的吐槽:“钦慕,你心里我真的排第一吗?”

    宸哥突然正经起来,正经的穆太太仰着头看着他那样子,有点想笑了。

    宸哥怎么这么可怜呢?

    “宸哥!在我心里,我也不知道你排第几了!”

    钦慕柔软的唇瓣轻轻动了几下,那话说出来很轻,可是提着她下巴的男人却已经要被气死,瞬间就觉得自己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

    “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宸哥弯下窄腰,耳朵贴近她的唇瓣。

    “好像,满心里,都被你塞满了!”

    钦慕的唇边在他耳畔轻启,如果只是两句话就能让他开心,她何乐不为?

    何况,这也是事实呢!

    宸哥……

    本来还想再惩治惩治她,可是听了这句话,就只想蹂躏她了。

    “穆太太,你很刁蛮啊!”

    宸哥压低着嗓音对她讲,然后低眸就看着她软软的唇瓣,凑上去轻轻地亲着。

    钦慕刚仰头打算配合他。

    “嗯!”

    宸哥却突然就咬住了她的下唇,疼的她眉头立即皱了起来。

    “以后还敢撇下我去安慰别人?嗯?”

    钦慕痛苦的摇头,虽然具体事到时候再具体表现。

    但是现在,她必须得摇头呢!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看她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继续吻她。

    后来,她的脚还在盆子里泡着,但是人已经被压在床上软绵绵的了。

    再后来脚都没来得及擦,就被托了上去,压在大床中间,穆总兽性大发。

    “穆熠宸!”

    钦慕低喃,被他折磨的快要死过去。

    “嗯?”

    穆熠宸没时间看她,埋在她胸口头都没有抬一下。

    “你那会儿在欢欢房间里睡着是假的吧?”

    钦慕喘息着,困难的询问他,看他现在这么精神,一点也不像是犯过困的人。

    穆熠宸轻笑了一声,狡黠的眼神看向她:“那会儿是真,不过现在更真!”

    钦慕觉得自己的小命要不保了。

    她料到穆总会跟自己发生不可描述的事情,但是她没料到穆总这么凶猛。

    “午休的事情我跟你道歉好吗?”

    钦慕两只手抓着他宽阔的肩膀问他,声音有些低哑无力。

    “嗯!”

    穆熠宸答应着,在她的肌肤上轻轻地吻了又吻,暂时温柔下来。

    “那,可不可以尽快结束?”

    钦慕说道,她现在觉得小腿不凉了,但是她的人要被搞死了。

    “道歉接受,后面的话我听不清楚!”

    穆熠宸突然握住她的小翘臀,邪魅一笑,又低头继续去亲她,撩她,顺便给她致命一击。

    钦慕想收回道歉的话,但是……

    呜呜,被他死去活来折磨了不知道多久,有段时间她就要到达,他却偏偏又停下来,直到他自己玩腻了,才给她了一个痛快。

    下半夜她在他怀里像是一滩软泥,昏昏沉沉的要睡着的时候听到他在耳边问她什么。

    “宝贝,腿还难受吗?”

    “嗯!不了!”

    她好像是那么回答的。

    穆熠宸后来又起床去将盆子端回浴室里,再回到床上的时候她早已经睡的像头猪。

    “唉!早知道你今晚得服软!”

    穆熠宸躺在她身边静静地望着她一会儿,又对她低喃。

    可是钦慕是真的听不到了,她太累了,太困了!

    后来房间里的落地灯被关了,窗帘也被缓缓地放下,穆熠宸轻轻地将她搂入怀里,然后一起入眠。

    ——

    清晨,阳光悄悄地照射到窗口,只是却投不进那昂贵的窗帘里,房间里还黑漆漆的,两个人依旧相拥着,睡着。

    而房间外,两个小家伙已经穿戴好,活泼的往楼下跑。

    冯芳华走到他们门旁边的时候还担忧的看了眼他们的门板,担心他们俩还没和好。

    听说昨晚穆熠宸在欢欢房间里睡到很晚。

    下楼的时候看穆子豪已经坐在那里看报纸,冯芳华就跟他唠叨了声:“也不知道和好了没?真是三天不吵就不是他们,也不管长辈们担不担心!”

    “我们呀,也是瞎操心,若是没好,怎么会这么晚还没起?”

    穆子豪说道。

    冯芳华听着,心里虽然不太赞同,但是还是希望正如自己老公说的那样:“但愿吧!我真是看他们俩吵架就能吓个半死,你说这要是在离家出走,不管是哪一个,我们不是都要提心吊胆的。”

    “这种事,几年发生一次就够了,他们也会长大,那半年他们俩怎么熬过来的我们不知道,他们俩自己心里清楚着呢,几年内,我敢保证你儿子不会再犯那样的糊涂!”

    穆子豪跟冯芳华打包票。

    冯芳华坐在他旁边听着,还是忍不住低着头在他面前叹了一声。

    “爷爷,爷爷,陪我们出去玩嘛!”

    这两天那俩小家伙又不怎么去游乐场了,更愿意去院子里玩。

    “爷爷怎么突然想到葫芦娃呢?走,爷爷带你们去玩去!”

    穆子豪放下报纸,看着他孙子孙女,那一声声的爷爷,真叫他笑出来。

    冯芳华听后也忍不住笑了声。

    “爷爷,葫芦娃是什么啊?”

    欢欢牵着爷爷的手,好奇的仰头看着她爷爷的侧脸问道。

    “葫芦娃啊,你不是看过吗?”

    穆子豪想了想,疑惑的问她。

    可是欢欢,却好像失去了记忆一样,完全记不起来几个月前发生的事情了。

    “刚刚叫你出来你不是还拒绝吗?我告诉你啊,到了你这个年纪还不锻炼,以后可是不行啊!”

    老爷子正在跟管家打太极,看他儿子出来,就开始说教模式。

    “我到底哪里不行了?论身体素质,我比您二位都好,论锻炼,我不过就是没跟你们同样的方式嘛!”

    穆子豪看两个小家伙跑远,就站在边上看着他们俩打太极,他是觉得那样慢悠悠的,有点受不住。

    “哼!你现在看着是还不错,再过两年,你不一定如我!”

    老爷子摇摇头。

    “爸,今年您这肚腩都出来了!这东西,我这辈子是不会有的。”

    穆子豪忍不住眼睛看向他父亲的肚子。

    老爷子一听这话,立即就往后撅了撅屁股,把肚子收起来。

    管家在旁边不小心看到,差点忍不住笑出来,憋的脸通红。

    穆子豪也不敢笑的太嚣张,倒是那俩站在远处的小家伙扶着大腿笑起来了,还一边笑一边捂嘴,但是一直捂着嘴会容易歪倒,所以就一下捂嘴,一下扶着大腿。

    老爷子那张老脸,瞬间就忍不住下去了:“不练了不练了!从明天开始出去练去!”

    穆子豪……

    管家……

    早饭的时候,穆熠宸跟钦慕是先后下楼,穆熠宸走在前头,钦慕画了个眉毛,所以慢了一分钟下来。

    长辈们一抬头看到穆熠宸一个人,立即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你媳妇呢?”

    穆子豪立即问了声。

    “在后面啊!”

    穆熠宸稍微侧身,钦慕快快乐乐的上前来:“我来了!爷爷早上好,爸妈早上好!你们俩小鬼早上好!那会儿在院子里笑什么呢?笑的那么大声!”

    老爷子……

    穆子豪……

    冯芳华也忍不住笑了下:“闹着玩呢,赶紧坐下吃饭了!”

    看他们俩好了,一家人便放了心,只是这顿饭,老爷子却是一直没笑,绷着脸有点严肃。

    钦慕吃完饭放下勺子后抬眼看着爷爷:“爷爷您今天早上怎么一直没说话?”

    “没什么说的,我等下去公园遛弯,你不是走那边嘛,你带我一程。”

    老爷子低着头吃饭,咽下去那口葱花饼跟钦慕说了句。

    “好啊!”

    钦慕还是有些疑惑,但是看穆子豪也不说话,冯芳华就给她使眼色像是让她也少说话的样子,钦慕下意识的看向穆熠宸,穆熠宸也是什么都不知道,很好奇的看着前面那父子二人。

    外面的阳光很明媚,钦慕载着老爷子经过沙滩,一路畅通。

    后来钦慕才知道老爷子是为了自己有点肚子有点难过。

    所以路上钦慕载着他,跟他讲:“爷爷,您那点小肚子,平时我都没看出来好吗?再说了,只要您稍微锻炼,晚上少吃两口饭,然后出去走走,不用两个月就没了。”

    “真的吗?”

    老爷子一愣,压根不敢相信孙媳妇这话。

    “当然是真的了!我的话您就相信好了!从今晚开始,我监督您!保证两个月之内让您的小肚子收回去。”

    老爷子一听钦慕这话开心了,才对她说:“你公公那臭小子,竟然还敢嫌弃我有肚腩,哼!老子以前身材好的时候,他还没出生呢!”

    钦慕……

    老爷子说完这话也觉得不太对,想了想又说:“他是忘了我今年之前身材一直很好了。”

    “其实换句话说,有点肚腩也挺有福相的,只要别太肥胖了影响了身体健康,我反正觉得爷爷您现在挺好的,爸爸的身材也不错,等穆熠宸到了您的年纪,我就希望他跟您一样。”

    钦慕想象穆熠宸老了的时候,她想象不到。

    他的气场太大,总让人觉得,他好像会一直那个样子。

    “那小子,不是我吹,慕慕你这眼光没的说,我这孙子,不是万里挑一,是全中国人民里独一份的,最好!”

    老爷子竖着大拇指,对自己孙子那个得意劲,钦慕从后视镜里看着老爷子那样子忍不住嘴角都要裂开了。

    穆熠宸,是真的很好呢!

    钦慕开着车经过那些地方,觉得好像这些景色都焕然一新,像是每片树叶都是新鲜的,尽管到了秋末,那些个浅淡的颜色好像都被人抛过光。

    到了公园门口,有两个穿着舒适的老爷子在那里站着,等着他们家老爷子呢。

    钦慕打开安全带,下车去帮他开了车门,抚着他从里面出来。

    “你们俩倒是来的早!”

    老爷子抬了抬眼,说道。

    钦慕陪着他走过去,跟两位老爷子打过招呼。

    “没想到还麻烦孙媳妇送过来了!”

    “也得亏你孙媳妇脾气好!”

    那两位老爷子习惯损他。

    “哼!我们孩子没那些奇怪的毛病,上哪儿只要我说一声就得陪着,不过慕慕啊,你去工作吧,我们上里面逛逛,晚点他们的司机送我回去了。”

    老爷子说着又转头看钦慕,跟钦慕交代。

    “行!那我去上班,如果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我今天不太忙的!”

    钦慕轻声说着,怕老爷子这脾气再聊着聊着跟人打起来。

    “嗯!你去吧,等下景老头过来呢,免得你见到他不开心。”

    老爷子抬抬手叫钦慕走。

    钦慕……

    原来还有景家老爷子也要过来,钦慕没多说,虽然说打个招呼也可以,但是既然长辈要她走了,还是走吧,不然,的确是有点小尴尬呢。

    因为很快就能到城里,所以她就去了城中心,店里现在还没什么顾客,店员却已经把卫生收拾好,里面干净的连根头发都没有,地板上,更是在阳光底下能找出人影来。

    店长看卫生打扫好,便拍了拍手,每天开业前的例会,马上。

    钦慕便站在边上没在上前去打扰。

    王丽一转头,以为是顾客呢,看见她便笑了笑,然后继续开会。

    王丽讲完后转头:“你有话要讲吗?”

    “大家辛苦了!”

    钦慕微微笑着,只说了这一句。

    王丽在管理这方面很有主见,钦慕不用操心的。

    钦慕觉得在店里,店员都崇拜自己的原因,多是来源于王丽,王丽平时总爱冷着脸,而她就成了老好人了。

    后来店员去给她冲了咖啡送到前面来,钦慕便跟王丽在聊天了,九点半以后开始上顾客了,大家都渐渐地忙碌起来,钦慕喝着咖啡听着王丽说这几天的消瘦情况,低头要喝咖啡的时候忍不住抿唇笑了下。

    王丽被她那一笑弄傻。

    “有什么问题吗?”

    王丽小心翼翼的问道。

    “问题呢,就是,我每回来你都要给我作报告,我都不好意思出现在这里了。”

    钦慕没有喝咖啡,捧在手里,望着王丽说道。

    王丽……

    当下王丽就尴尬的低了低头:“我这不是习惯了嘛!再说,我的确是应该每天给你报告下销售情况的,你又总不过来,每次给你打电话,一说到这个你就说有事挂电话,那我只能借着这么点机会跟你汇报下啊。”

    这解释,很合理。

    中午穆熠宸有应酬,钦慕便自己去了江之远那里,江之远出院了,大家约好一起去给他庆贺,江之远上午才说,穆熠宸已经出城了,所以钦慕就只身前往。

    她第一个到的,十一点稍微多一点,安楠给她开的门。

    “快进来!还没有人过来呢!你是我们今天的第一位客人!”

    安楠很高兴的跟她打着招呼,看到她手里拎着些补品盒子,赶紧的接了过去。

    “那里面有只烤鸭,餐厅刚刚烤好的!”

    钦慕跟她说。

    “那我就可以少做一个菜了,说实话,我真的不喜欢做菜。”

    安楠跟她解释着。

    到了客厅后,江之远在沙发里坐着,扭头抱着沙发跟她打招呼:“小慕妹妹,主角通常都是最后一个登场呢!”

    “可是在你这里,我算什么主角?配角通常都是提前到!”

    钦慕笑着说道。

    江之远笑了下,又扭头去看电视,正在播放一个有些年代感的小品,没想到江之远还喜欢看这个。

    “你去沙发里坐,我去厨房了。”

    安楠跟她说着。

    “我去帮你吧?”

    “别!”

    那夫妻俩同时惊慌的开口,钦慕……

    钦慕不想单独跟江之远坐,但是她一说要帮忙,安楠立即摁住她肩膀:“你赶紧坐下,你还是替我陪伤员聊天吧!”

    钦慕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到了被嫌弃。

    江之远看她坐下之后也是松口气,然后又对她笑笑:“你自己倒茶喝!”

    “哦!”

    钦慕木呐的答应了一声,然后自己给自己倒茶喝,他们家茶杯还挺好看的,应该是后来安楠去买的。

    “不是嫌弃你,是你老公打电话过来让我们别让你下厨的,真的!”

    江之远看她有点难过,便低声跟她交代了句。

    钦慕不太信任的看他一眼,然后倒了茶就开始品茶了,至于别的,真真假假的,她总觉得就是嫌弃。

    当然也真的是害怕了,怕厨房再被她给弄的满是刺鼻味。

    钦慕想,还是自己的儿子女儿好啊!那么坚挺的,一直吃她住的东西,虽然偶尔嫌弃,但是还是吃的啊。

    再看看这些人,那些受惊的样子,哼!

    之后门又响,钦慕便去开门了,一个在厨房忙着炒菜,一个在沙发里行动不便。

    那四个竟然在楼下碰上了,就一起过来了,赫连好还有景峰自然都带了礼物,倒是小美跟赵淮,一看就是来蹭吃蹭喝的,钦慕不由的皱了皱眉对走在后面的人:“你就这样来?”

    “赵淮说不用带东西!”

    小美有点委屈,本来小美还挺开心的其实,但是看那夫妇俩拿着大包小包的,她就开始尴尬了。

    “都是自己人!”

    倒是赵淮,还是那副德行。

    钦慕觉得,这几个人里,就属赵淮跟穆熠宸最像,总是不把别人当外人。

    江之远也果然不负所望的对那小情侣白眼了:“弟弟,你真是不把哥哥这地方当别人的地方啊,最起码,哥哥这是伤员啊!”

    赵淮刚在江之远边上坐下,江之远就搂着赵淮的肩膀跟他讲道理。

    “上次我受伤,远哥不是说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吗?”

    赵淮没觉得有任何心虚,江之远却差点吐出血来。

    就连一向正经的景检,都喝茶被呛到了:“你们俩就不能正常一点?”

    江之远……

    赵淮……

    “谁不正常了?”

    俩人齐刷刷的看向景峰,羞愧了几秒后,都没什么底气的质问。

    景峰有点失望的看了他们一眼,无奈的叹息。

    “我去看看安楠的菜煮的怎么样了!”

    赫连好往厨房那边看了眼,喝了口茶便起身往那走。

    “我也去!”

    小美自觉没带东西来,赶紧的也起身跟着。

    “那我……”

    “你就坐着吧!”

    这次没等江之远开口,景峰已经先拦着她了,是那种老大哥的口吻,不急不缓的。

    钦慕再次感觉到自己被嫌弃。

    “上次我炒的那个洋葱,你们不是都很喜欢吗?”

    钦慕忍不住问了一句,心想难道都是装的。

    “那个菜我现在不评价了,不过,你忘了你差点把我们一屋子人熏死了!”

    景峰坐在她身边,问她一声。

    钦慕……

    “钦慕,你不是不喜欢下厨房吗?”

    赵淮坐在边上问了她一句。

    “是啊,可是……”

    可是不喜欢下厨的人,被人这么硬生生的拉住不准往厨房走,也很伤心的,被排斥,被嫌弃的,太明显了。

    ——

    穆熠宸的电话适时地打了过来,钦慕拿着手机看了眼,然后接起:“穆熠宸,他们都嫌弃我!”

    ------题外话------

    作者:穆太太真的好可怜!哈哈哈!

    宸哥:你可以去shi了!

    作者:……

    推荐作者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

    傅总以巨额支票,以及本身权势作为交换,非要娶了戚畅这个丰城第一交际花,戚畅一拒再拒,终于还是嫁了!

    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戚畅一直活的很明白,她嫁他也无非是想要依靠他打败那害她差点家破人亡的男人,只是男女在一起,难免生情。

    二十三岁,她被迫接替她父亲成为新的酒店管理人,往后的种种,均都是为了酒店的经营,以及让敌人死的更快一些,但是傅赫,她竟然怀了他的孩子……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