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2章 我喜欢你温柔的样子
    继钦慕那句‘穆熠宸,他们都嫌弃我!’之后,这顿午饭就已经有人食不知味,消化不良了。

    连续一周,穆总没理任何人,那晚他拉着钦慕在体育广场打完球散步的时候,钦慕快走了他几步,倒退着,在昏黄的灯光下注视着他,问他:“我们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都已经一周了呢!”

    “他们习惯了!没事!”

    穆熠宸淡淡的解释,看她要被自己绊倒之前拉住她,正好一把将她拉到怀里。

    “倒是你!这么不小心!”

    穆熠宸担忧的眉头都皱起来了,低着眉眼看着她,灯光下她那张脸蛋显得格外的稚嫩。

    穆熠宸一直知道,工作起来严谨稳重的她在一些小事上却总是大大咧咧,就在刚刚她要被自己绊倒的时候,穆熠宸那可一向强硬的心都差点碎了。

    她摔个跟头,别人是看热闹,而他却比自己跌断腿跌还要疼。

    其实钦慕也惊了一下子,不过被他抓住后她就放松了。

    有他在,她总觉得自己不会死。

    钦慕忍不住就那么抬手搂住了他的窄腰,崇拜的眼神看着他:“穆熠宸,有你在,我不会受伤的!”

    穆熠宸情不自禁的笑了下:“蠢女人!”

    像是小时候那样压着她的脑袋数落她。

    只是那时候她是女孩,现在是女人。

    只是,不管是女孩的时候,还是成为女人以后,身边的男子,一直没变呢。

    钦慕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些骄傲,这一生,只这一个男人,但是她竟然觉得有点飘飘然。

    好像是,拥有了全世界!

    “穆熠宸,你还是跟以前一样!”

    “怎样?”

    灯光下,他们一高一矮,互相对视,凝望。

    “嘴巴那么毒!”

    钦慕诚恳的评价。

    “就这样,你还喜欢的要死!”

    穆熠宸也不给面子,直接往她心窝子上戳。

    可是有些话,换个时候听起来,就跟以前不一样呢。

    “我就是喜欢啊!我永远都喜欢!”

    其实有时候,也恨得要死!

    可是这一刻,她搂着他的腰,在他的怀里,不管那些在运动的人的眼光,总觉得自己是这全世界上最温暖的女人,她就是任性,任性的做她在很多年前就想跟他做的事情。

    原来,从很小的时候,就想跟他撒娇!就想跟他唱反调!就想被他宠着!

    穆熠宸情不自禁的低头去看她,虽然钦慕在他怀里抵着,一直闪躲。

    但是听到这样的话,穆熠宸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穆太太一连说了两个喜欢。

    穆熠宸觉得,自己就差那一步,就能听到另外三个字。

    有时候觉得那一步特别简单,但是有时候又觉得万分艰难。

    “穆太太,我会被你逼疯的!”

    穆熠宸两只手抓住她的手臂,既然一直看不见,他索性就把她搂在怀里,有些感情,仿佛心里已经装不下,马上要溢出来。

    回去路上钦慕问了两遍她怎么逼他了,穆熠宸转眼看着她问她:你真的要知道?

    钦慕便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再也没有问了。

    有些事情,好像,眼神的传达更清楚。

    回到家后穆熠宸就拉着她去了浴室,从浴室各个方位一直折腾,到最后躺在床上,钦慕眼泪都流出来了,笑的嗓子都哑了。

    穆熠宸压在她身上,看着她那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表情有点心疼,却又忍不住去咬她娇嫩的肌肤:“以后还敢不敢惹我生气了?”

    分明说了喜欢他,结果竟然是惹他生气。

    钦慕用力的摇头,眼泪在眼角挂着,一晃动就就掉了。

    “我哪敢惹你生气,求你别再整夜的虐我了好不好?我喜欢你温柔时候的样子!”

    大胆表白,是的,大胆的说出自己的心里话,用最柔美的声音以及表情。

    穆熠宸看着身下的女人软糯妩媚的样子,顿时腹部又是一阵难受,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跟妖精一样勾引我,我怎么温柔?”

    他又低下头去,唇舌立即就到她的唇间,搞的钦慕大半天喘不过气来,只能仰着头用力的承受。

    这样的夜,太适合去爱!

    后来,房间里回归了宁静,却是另一种旖旎。

    钦慕在他温暖的怀里躲着,像个有大依靠的小女人,渐渐地入睡。

    穆熠宸轻轻地将她抱着,偶尔,手会轻轻地把遮住她脸的长发给移开。

    她睡着的时候特别的安静,穆熠宸的心不自觉的柔软,刚刚所有的动荡不安,都在她睡着之后,变的安稳了。

    ——

    清晨,两个小家伙在充满暖气的游乐场玩耍,那父子俩还因为肚腩的问题在闹别扭,准确的说是老爷子在跟自己的儿子闹别扭,一般时候,理也不理,说句话就跟打仗一样。

    冯芳华要下楼的时候,正好遇到钦慕一身清爽的出来。

    “妈,早!”

    钦慕开心的打着招呼。

    “嗯!早!”

    冯芳华答应着,钦慕走过去便搂着她的手臂,自然的跟她一起下楼。

    冯芳华这才发现,原来她们做娘俩已经做了这么长时间,长到竟然这么挽着也不会觉得别扭。

    “妈,我们工作室最近在帮旗袍协会做旗袍,也再帮您做几套吧,等下我帮您量下尺寸。”

    钦慕看着冯芳华,觉得她的尺寸应该是需要稍微改动。

    “也好!不过这个旗袍协会还挺能搞的,这次是又要搞什么活动吗?”

    冯芳华答应着,多问了句。

    “说是圣诞的时候打算搞一个大型的旗袍秀,就在am举行呢,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去参观。”

    钦慕说起来。

    “嗯!这群女人啊,是花着男人的钱,在外面装,也是真会享受生活!”

    冯芳华忍不住吐槽。

    “每个人的生活状态不一样嘛,不过她们现在可是我的上帝呢。”

    钦慕笑着回应她。

    娘俩说说笑笑的一起下了楼,楼下穆子豪自己在那坐着看报纸,老爷子早又让司机开车载着去公园了。

    “爸爸呢?”

    冯芳华走过去问道。

    “去公园了,说早上不回来吃饭!”

    穆子豪认真看着报纸,眼皮也没抬一下。

    “爸这是怎么了?还在外面吃上瘾了?”

    冯芳华有些不理解。

    钦慕想到老爷子说的肚腩的问题,然后轻笑了一下,坐下的时候跟穆子豪打招呼,“爸!早!”

    “嗯!”

    穆子豪答应了声。

    “你也说说他呀,一群老头平时遛弯什么的都好,可是他总得在家吃早饭啊,家里的早饭都是根据他的身体状况准备的,跟外面那些食物可不一样的。”

    冯芳华又继续跟他唠叨。

    “他昨天在外面吃了顿,今天第二顿,有什么好说的?他自己在外面玩够了自然会回来的。”

    穆子豪说道,有点尴尬的样子,所以报纸一直没放下。

    钦慕坐在旁边看着,心里有点小想法,但是也没第一时间讲出来。

    “你们父子俩可真逗,你平时不是总说要对爸爸宽容吗?这会儿怎么还跟他犟上了呢?”

    冯芳华瞅着自己的老公,那点事,她不是不知道。

    “这能怨我?我就随口一说,他就较真了!”

    如果不是老爷子年纪太大了,穆子豪准要说他是更年期了,心里有点烦乱,想着找个时候跟老爷子低个头。

    早上老爷子一出门,见着他就哼了声,然后大步走在前面,故意抬高了声音跟管家说话给他听,他当时也是老脸没处搁,爷俩便这样算是僵了。

    “爷爷还是挺在乎自己的身体状况的,我跟他说,两个月之内保证让他的肚腩掉下去呢。”

    钦慕这时候插了一句。

    那夫妻俩像是听了什么奇怪的大话,不自觉的都那么瞪大眼望着她。

    钦慕稍微挺了挺小细腰,红着脸,“其实想要肚子平摊下来挺简单的,只要坚持锻炼,晚上少吃几口,很快的。”

    钦慕好脾气的解释着,虽然那两双看她的眼不太友善。

    “你要知道你爷爷的身体状况,他平时打打太极玩玩就行了,做什么太强烈的运动,他的身体是吃不消的。”

    穆子豪压低了声音,知道跟儿媳妇说话不能太粗鲁了。

    “我知道啊!”

    钦慕点头,在练腹部这方面,钦慕觉得自己挺有发言权的,毕竟自己最近那马甲线,又像是过去那样好看了呢。

    “你这孩子,到底懂不懂事啊?你爷爷听了会信以为真,到时候赖上你,看你怎么办!”

    冯芳华无奈的叹了一声,说是数落吧,其实只是数落的口气,是提醒她,别给爷爷太大的希望。

    钦慕听后笑了下,有点腼腆。

    “你们就等着看结果吧,我保证爷爷的身体会比之前更好,从身体素质到体型。”

    钦慕声音虽然很温顺,但是口气可是很确定的。

    何况爷爷只是这几个月吃的有点放肆了,动的又少。

    “我得找个空,给他老人家陪个不是?”

    穆子豪看冯芳华跟钦慕的态度,把报纸放在了旁边,一只手压在腿上,侧身稍微前挺,问自己的妻子以及儿媳。

    “嗯!”

    冯芳华认真的答应了一声。

    钦慕连连点头,表示的确该如此。

    长辈之间出现问题,他们当小辈的真的不好说什么,只能委婉的表达。

    “唉!我昨天本来也没想那么多,就吐噜嘴多说了那一句,唉!我真是后悔不已啊!”

    穆子豪说着说着低下了头,越想越悔不当初。

    钦慕上午去工作室的时候还特地从公园那条路走的,经过门口的时候隔着一条路往里面瞅了眼,几个老头正拿着剑往外走呢,不知道在聊着什么,反正看上去挺有聊头的。

    钦慕突然想,爷爷心里也未必真的跟爸爸生气。

    毕竟,爷爷经历过那么多的事情,对他们小辈那么大度的人。

    钦慕开车到了工作室,在停车场停好车子后刚下车就碰到李郁的车子又过来。

    钦慕站在车旁看着他停好车子下了车,就那么直直的盯着,那套蓝色的礼服,是他第一次来找她设计的那款,那也是他第一次拿奖的时候穿过的礼服,据说明星都对第一次穿着拿奖的礼服有种信赖感,钦慕想,或者李郁也一样以为那件衣服能带给他好运吧。

    “我最近没有见过你妹妹,也没有通过电话!”

    钦慕条件反射的跟他说道。

    “我知道她在哪里了,只是刚刚要出城去参加一个颁奖典礼,发现上衣的纽扣掉了一粒,来你这里看看还有没有一样的?”

    李郁走过去,双手叉腰,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声。

    钦慕看着他皱着眉头像是很着急的样子,然后就看了眼他的扣子。

    “卫兰那里应该有,我跟你去看看!”

    钦慕说着便走在了前面,李郁转身跟着她走进去。

    后来设计师好不容易找到了那粒扣子,笑说自己本来打算留作纪念的。

    李郁脱下西装让人帮忙去缝好扣子,然后靠在桌前跟钦慕站着。

    “她自己租了间小公寓,我去的时候看到那小子正在帮她搬家具。”

    他突然说了声,双手插着兜,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怕不怕?”

    钦慕抬眼看着他,平静中带着种要戳穿别人心事的眼神。

    “什么?”

    李郁也抬了抬眼,看着她问道。

    “他们俩睡在一起啊!通常心里喜欢一个人,肯定不会想她跟别的人睡在一起,哪怕没有公开爱她。”

    钦慕想到自己跟穆熠宸那时候,那时候她超级怕穆熠宸跟景晴发生点什么。

    李郁听后半晌没说话,之后失落的笑了笑:“我有什么资格阻止呢?说不定他们早就在一起过。”

    “既然你没有为她守身如玉,说实在,我觉得她就算跟那个对她死心塌地的人发生点什么也不意外,但是如果可以,为什么要让那种自己不喜欢的意外发生呢?”

    钦慕也靠在同事的办公桌前,双手轻轻地抱住自己的臂弯处。

    李郁抬眼看着她不再说话。

    “说实话,我在巴黎念书的时候,穆熠宸回了国,我之所以抵触他,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怕他已经跟景晴发生关系,我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才会不敢接受那份感情,不仅是因为我的父母亲的关系,后来我常常在想,如果重来一次,我一定不会那么缩手缩脚,哪怕是我还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也会缠着他让他没办法跟别的女人纠缠。”

    钦慕说完后自己先低着头笑了下,她是真的很失落,提起那段揪心的过往。

    李郁突然笑了下,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如果是你的家人反对呢?”

    李郁问了声。

    “以我叛逆的性子,那应该早跟他私奔了!”

    钦慕想了想,母亲已经走了,父亲虽然在,但是也管不了她。

    “那如果你不能生育呢?”

    李郁又问了一句。

    钦慕突然的安静了。

    李郁轻笑着,看到桌上有烟,也不管什么牌子,随便拿起来一根就含在嘴边,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点着。

    “五年前,拍戏的时候意外事故,那时候我就失去了生育能力,我阿姨知道了一切,所以她的意思是我最好跟蔓蔓保持远一点的距离,她知道我们俩生情,她劝我,不,她求我,最好是不要经常跟蔓蔓见面,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是一意孤行,自私的去跟那个人在一起,还是用别的方式让她放弃?”

    李郁想自己肯定是这阵子压抑的厉害,所以才会将这些事告诉除了家人以外的人。

    而钦慕,就那么静静地听着。

    此时,一向对事情能很快的做出判断的她,却茫然了。

    钦慕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如果自己不能生育,那么自己大概也不会那么轻易地敢跟穆熠宸在一起吧?

    钦慕突然觉得,李郁好像很不容易。

    “那,李蔓知道你的状况吗?”

    钦慕低声问。

    “不知道!不过她不需要知道这么多!”

    李郁摇了摇头,他此时反而很平静了。

    “扣子缝好了!”

    李郁烟还没有抽完,设计师已经拿着衣服来找他。

    李郁便碾灭了烟卷,然后接过了外套:“谢谢!”

    设计师只跟他要了个签名就坐下继续自己的工作了,钦慕送李郁离开,李郁在门口对她说:“别告诉她,我不需要她明知道我给不了她孩子还选择跟我在一起。”

    钦慕点了下头:“路上慢点!”

    李郁转身离开,钦慕站在门口看着他的车子走远,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便没穿外套就直接出了门,去了湖边。

    将近十一月,湖边偏冷。

    但是这会儿这冷气,却能叫她冷静不少。

    原来,每一对爱而不得,都是有苦楚的。

    她还以为单单是他们的父母不同意呢。

    面对着那碧绿的湖面,她情不自禁的沉吟了一声。

    “钦钦,电话!”

    小美拿着她的手机在门口叫她。

    风有点大,声音被刮走了一些。

    钦慕转过头,看到小美拿着她手机在门口摇晃却不肯跑出来,突然才意识到外面有些冷。

    ——

    钦慕到医院的时候穆熠宸也刚好到门口,两个人便一起跑了进去。

    有个老爷子见他们来,担心穆熠宸那性子得找他们算账,便立即把矛头指向那位出租车司机,出租车司机一听吓坏了,抬眼就看到穆熠宸冲他飞奔过来,狠狠地一个拳头,打得他满眼冒金星,直接坐到了地上。

    “穆熠宸!”

    钦慕轻声叫着他,走到他身边压住了他的手臂,对他摇了摇头。

    穆熠宸看她一眼,然后又看向那个在地上要爬不起来的男人:“你最好能撇清关系!”

    “当时几个老爷子口气有点蛮横,我真的是抬了抬手没想真的推你们家老爷子。”

    男司机长的五大憨粗的,但是人看着也不凶悍,倒是有几分憨态,被穆熠宸那一拳头给打的,直接有些木呐了,眼神里慌慌张张的,看着眼前这些,人都人模人样的,担心自己惹上大人物,疼都顾不得,急的有点想要哭。

    “检查结果出来了,老爷子没什么大事,就是腰部扭伤,我给开点药回去给他每天晚上抹一次,让他好好休息就没事。”

    那三个跟他在一起的老头听了这话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毕竟穆家这老爷子才从巴黎回来没几个月,可不敢再叫他有什么意外。

    钦慕跟穆熠宸看着医生那边,听完后也是松了口气。

    “熠宸啊!这个人你打算怎么办?”

    有位老爷子走到他面前去,低着头问穆熠宸。

    “当时情况到底如何?”

    钦慕看穆熠宸想要杀了那男人,立即问了声跟爷爷一起的。

    “我们吃完早饭嘛,打算过马路再去园子里逛逛,过路口的时候遇上了,他差点撞上我们还骂脏话,我们就跟他说了几句,谁知道他就想动手。”

    “不过也真的是轻轻推了一下!你去问你爷爷!”

    有位老爷子还算是理智,低声对钦慕跟穆熠宸说道。

    那个人从墙边顺着好不容易爬起来,那双小眼看向钦慕,突然开口:“你是,钦慕?”

    ------题外话------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哦!这周我们有第二更的哦!最起码有一次的哦!

    这夫妇俩最近是不是太甜了些呢?嘿嘿!

    看完更新无聊的小伙伴可以去看飘雪以前的完结文哦,推荐《偷生一个萌宝宝》当他如被激怒的猎豹,赤红的眼看到她小腹上那条疤:“这是什么?”

    她感受着他一触即发的愤怒那痛,却并不足够!

    五年后再遇,当他未婚妻挥手跟她打招呼说:我是傅忻寒的未婚妻!的那一刻,她的心已死。

    傅忻寒,这只尔虞我诈里滚打出来的腹黑狼,再见她第一眼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却只字不提。

    何醉,曾经的千金小姐,如今的平凡打工女,五年后再见她还能让他宠爱她如昨?

    那天她领着四岁多的儿子去逛街,小家伙突然拉住她的手对前面喊:“妈咪,是爸比,爸比啊……”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