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7 五百万
    “‘几位大婶’,穆家主母是上台了,但是穆家儿媳妇还坐在这里呢?你们这是当我不存在,还是对我婆婆有意见,要不要我们找个地方单独去吐槽一下?”

    钦慕敏锐的眼神一一扫过那几位老年妇女,一个个明明年纪那么大了还画着那么浓的妆,都算了,可是说的那些话,实在是让人不舒服。

    “哎呦,我们可不是当你不存在,也不是对你婆婆有意见,我们就是说着玩呢,你小辈的,听听我们说好就算了,可别把我们这些老辈的话放在心上啊。”

    有个高官的妻子忍不住轻笑了声,装模作样的敷衍着钦慕。

    “当老辈的就可以为老不尊了?我明明听到了为什么要装作没听到?”

    钦慕犀利的眼神直直的朝着斜对面的女人射去,嘴皮子更是厉害了几分。

    “这……”

    “哎呀,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懂事呢?我们都说是说着玩了!”

    有人看钦慕太当真,忍不住再次提醒。

    “你们要说着玩可以,等我妈过来坐下你们再说!这个活动,你们要参加就参加,如果觉得屈了就拿钱走人,但是再让我听到你们说这些话,可别怪我不将这些话讲给冯女士听了!”

    钦慕冷冰冰的,像是冰冻三尺的人,其实钦慕心里有点忌惮。

    不过在这里,这些人其实内心还是都有点惧怕冯芳华的,毕竟冯芳华的性子嘛!相处了这么多年的人们,都还是了解的。

    “哎呀,我们不说了就是,你也别把这件事告诉你婆婆,啊!”

    有个贵妇便好脾气的跟钦慕商量起来。

    赫连好在钦慕耳边低喃了一声:“差不多了!”

    钦慕挺直着后背坐在那里,端起红酒来轻抿了一口,然后又慢慢放下。

    让她闭嘴也容易的。

    只是这桌上坐了十个人,年轻的都不敢跟钦慕顶嘴,年长的现在也都知道她嘴皮子厉害了,也不在她跟上说她婆婆的坏话了,冯芳华下来的时候,只看到大家表情都不太对,但是也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怎么了?都一个个的不说话!”

    冯芳华问了句,毕竟,这可不是这些女人的风格。

    “没事没事!我们干一杯吧!”

    当然没人敢在冯芳华面前乱说,所以就大家一起假装愉快的喝酒了。

    后来外面就传闻,冯芳华跟钦慕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少奶奶,有人让我交给您这封信!”

    钦慕正要跟冯芳华说话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个服务生过来,弯腰在她耳边低喃了一声。

    钦慕垂眸,看到服务生从胸口口袋里掏出来的信纸,迟疑的接过后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然后低声问了句:“是什么人?”

    “一个小朋友!”

    服务生低声提醒,其实他也觉得有问题,一个不认识的小朋友怎么会给钦慕送纸条,肯定是受人之托吧?

    钦慕疑惑着,没敢当着冯芳华跟赫连好打开,只犀利的眸子垂下,低声跟赫连好说了声:“我去去就来,替我照顾好我妈!”

    “嗯!”

    赫连好本想跟她一块出去,但是听完她的叮嘱后就留下了。

    钦慕一边替冯芳华愤愤不平,这些人竟然这么明目张胆的酸溜溜的说冯芳华,又一边担心着这张纸的来历。

    钦慕眉头皱着,她总有那样的一种感觉,是那个司机!

    这个人,阴魂不散的,是讹上她了!

    甚至都不是疑问,钦慕现在已经很肯定。

    钦慕出去的时候几个保镖立即在她身边,钦慕跟他们其中一个对视了一眼:“果然是他?”

    “嗯!他现在就在这附近!”

    钦慕光是听着,然后低头将手里的信纸打开。

    “五百万,我保证离开,绝不打扰你的生活!”

    钦慕看完后将那张纸随手给了旁边的一人。

    五百万,她自然是能拿得出。

    可是她凭什么给?

    就凭那人知道她父亲不堪的过往?

    可是知道她父亲过去的人多了,如果每一个都来找她要五百万,而且她又如何确定那些人不会再来要第二次第三次?

    通常这些钱财得到的太容易的人,总是那么的贪婪。

    “要不要跟宸少打电话?”

    “打吧,别让他担心我,另外最近拜托你们贴身保护了!”

    钦慕有点苦闷,但还是笑了笑。

    “你放心,我们就在这周围。”

    年龄少长一点的保镖看上去很沉稳,说话声音也很沉。

    钦慕点点头:“那我先进去,你们辛苦了!”

    钦慕转头进去,保镖便掏出手机给穆熠宸打了电话:“少奶奶现在在宴会厅跟太太她们吃饭,我们在门口守着。”

    钦慕又回到座位后,刚坐下赫连好就问她一声:“谁找你啊?”

    “一个无关紧要,又很麻烦的人!”

    钦慕皱着眉头,低着眼看着自己手里的掌纹。

    赫连好也忍不住皱起眉头来,这话,她不太理解。

    冯芳华正跟景峰的母亲在聊天,也偶尔跟其他几位聊几句,感觉她儿媳妇回来后一扭头:“怎么了?出去一趟变的不开心呐?”

    几个人都好奇的朝她看过去,眼神里都带着某种担心。

    “没有,只是刚刚小腹有点痛!”

    钦慕轻声回应。

    那几位说冯芳华坏话的贵妇也都松了口气。

    “穆太太看上去好像年纪也不大呢?有三十岁了么?”

    有个贵妇的女儿观察了钦慕好一会儿,看钦慕这会儿有点消沉才开了口。

    钦慕……

    赫连好……

    冯芳华都忍不住又多看了自己儿媳妇一眼,怎么看也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纪啊。

    “还要过几年!我都不知道我的脸这么显老了!这位小姐多大?看上去而是不到的样子,未成年吗?”

    钦慕最讨厌别人说她年纪大,忍不住怼回去。

    “啊?啊!我二十有四!穆太太真是太会聊天了!”

    女孩子一听,脸一红,以为钦慕夸她呢。

    “是吗?看这位小姐的身材,不知道的还以为未成年呢!”

    钦慕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那女孩子的胸部,轻声言语就叫那女孩子的脸爆红。

    “哎呀!小漾,好好跟穆太太说话,你们俩应该是一般大的。”

    那女孩子的母亲一看钦慕眼神那么犀利,脸上又那么不好惹的样子,赶紧的抓着自己的女儿,轻声劝到。

    “哦!是吗?抱歉我最近眼睛有点不舒服!”

    “我也是最近眼睛有点不舒服!”

    钦慕轻轻一笑,这话翻过来覆过去的,谁不会说?

    赫连好的婆婆一直没说话,倒是赫连好的妈妈:“你们这几个孩子,小时候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都是一般大的。”

    赫连好跟她母亲没坐在一起,不过这会儿,赫连好也悄悄地冲她母亲挤眼,感激。

    “是啊,这一晃,你们都二十多岁了,甚至小好跟慕慕都结了婚生了小孩,不过我可要说句公道话,我们家小好跟慕慕,看上去可不比你们俩差一丁点啊!”

    赫连好的婆婆也终于看够了热闹,准备替大家来个总结。

    钦慕不说话了,只是跟赫连好互相对视一眼,然后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下。

    后来组织这场活动的总策划人上台讲话,大家这才又安静了下来。

    等到这场活动结束,竟然已经到了两点。

    钦慕收到穆熠宸的信息:“到楼上来!”

    钦慕……

    钦慕跟冯芳华正要去电梯那里,冯芳华觉得她走的慢,一转眼看她低着头在看手机,那会儿听说她儿子过来了,便对钦慕说了句:“是不是那小子叫你呢?想去就去吧!”

    “不用,我陪您回家!”

    钦慕看了看前面那几位已经在等电梯的贵妇,想起来她们饭桌上背着冯芳华说的话她还生气呢,所以她想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陪着冯芳华全程的好。

    “汗!我一个老婆子,你陪我干什么?你要是不上去,等晚上回去,那小子又得把账算在我头上。”

    而且这一中午,不知道为什么,冯芳华总觉得钦慕在捍卫她,心里就那么情不自禁的,就对钦慕又好说话了些。

    “那我送您下楼!您上车以后我再回来!”

    钦慕想着。

    “嗯!这样也行!”

    冯芳华想了想,还是挺享受被儿媳妇伺候的感觉,尤其是在这么多人面前。

    钦慕陪着冯芳华上了电梯,还有几个贵妇也在里面,其中就有那会儿同一桌的贵妇,那人见钦慕的脸上并不友善,有些高冷,便笑嘻嘻的说起来:“芳华,你可真是有个好儿媳呢!”

    冯芳华乍一听,愣了下,然后又听另外的人说:“就是啊!又年轻又孝顺。”

    “刚刚不是还有人说我显老吗?”

    钦慕忍不住质疑了一句,真是不吐不快。

    瞬间那几个贵妇脸上就有点挂不住,有人低了头。

    电梯里一下子显得有点拥挤,赫连好一直在角落里低着头忍着笑,钦慕怼人起来,那可真的是厉害着呢。

    钦慕其实也听冯芳华在家说这几位贵妇不好,但是冯芳华却从来不在外面说别人的坏话,尤其是还当着别人。

    “你哪里显老了?今天这是怎么了?脾气这么大?”

    冯芳华好奇的看了钦慕一眼,忍不住浅笑着质问她。

    “就是听人说我老生气了呗!”

    钦慕轻轻地一声,眼眸看着在饭桌上说她三十的女孩子。

    那女孩也尴尬的低了头,早就知道钦慕是出了名的不好惹,却没想到这么能让人下不来台。

    “这孩子!”

    冯芳华轻笑了一声,又看了看那几位尴尬的表情,脑子里突然闪过些东西,然后脸色也慢慢的变的冷了几分。

    以钦慕的性子,平时话都懒得跟外人说,今天却说起来没完,又联想到钦慕非要送自己下楼,顿时心里就更清楚了些。

    到了酒店门口,冯芳华上了酒店的高级车,钦慕站在边上目送她离开后转头,也没看别人,只走到赫连好身边:“那今天就先这样,再打电话?”

    “嗯!你今天可真厉害!”

    赫连好答应了一声,然后凑到她耳边悄悄说了声。

    钦慕忍不住笑了下,搂着她的手臂歪着脑袋跟进了车子的贵妇打招呼:“景伯母,再见!”

    景峰的母亲跟她点了下头,赫连好上车后,钦慕便头也不回的,挺直着腰杆又走了回去。

    那几位还在等车的贵妇脸色不自觉的更差了。

    “这算怎么回事啊?一个小辈说话那么横,完全不把我们这些年长的人当回事。”

    有人表示不满。

    “算了算了!别再被人听了墙根,这小两口本就出了名的狠辣,我们还是快走吧!”

    有人却怕惹上事。

    所以车子一来,大家就纷纷上了自己家的车子离开了。

    钦慕上楼后直接到了房间里,穆熠宸正靠在床头翻看文件,腿还搭在床边。

    窗口的桌上放着水果,钦慕过去摘了一颗葡萄放到自己嘴里,又拿了一颗走到穆熠宸身边去:“张嘴!”

    穆熠宸张开嘴,钦慕把葡萄送到他嘴里,然后歪着头在他肩旁看他的文件,那些东西,她看一眼就头疼,所以立即绕到另一边去,躺在里面。

    “今天那几个老女人实在是过分,妈在台上说话呢,她们竟然在下面说妈的坏话。”

    钦慕叹了一声,忍不住要跟他吐槽几句。

    “所以你就一顿饭都在怼人家?”

    穆熠宸转眼看她,手臂放下在她头顶,轻轻地抚摸着她刚刚放开的柔软头发。

    “哼!我只是在言语上怼她们已经是给这场慈善活动的面子了。”

    钦慕依旧不满,想起来就来气。

    “她们说什么?”

    穆熠宸好奇的问了声,是什么让他老婆气成这样。

    “她们说妈是靠着你跟爸爸在台上耍威风。”

    “这次的确是妈从药厂取的钱。”

    穆熠宸想了想,低声回应她。

    “那又如何?药厂是爸爸自己一个人建立起来的吗?我们都知道,他们两个年轻的时候一起创业的。”

    也就是说,药厂又爸爸的一半,就有妈妈的一半。

    穆熠宸忍不住轻笑了一下,看她的眼神越发的温柔。

    “傻瓜!”

    “你才傻瓜!”

    钦慕忍不住转眼去看他,虽然被他那温柔的眼神看的有点发酥,但是还是忍不住顶了句。

    “别放在心上了,这种话妈听得多了!”

    穆熠宸轻声跟她解释,对她像是永远都这么有耐心。

    “可是我当时就坐在那里,我凭什么要听她们说那种话?分明真正吃老公穿老公的是她们!”

    钦慕继续唠叨,然后抬起上半身,直接扑倒他怀里:“要是有人在你面前说我吃软饭,你会不会帮我堵住他们的嘴?”

    “穆太太怎么会吃软饭?穆太太这么厉害!”

    “哼!我就是吃了他们又能怎么样,穆总这碗饭这么好吃!”

    钦慕仰头看着她老公,突然觉得她老公真的又温柔又帅气,迷的她分分钟都要昏倒了。

    “是吗?那你现在就来吃!”

    穆熠宸心动的望着她,手情不自禁的去摸她。

    在钦慕的心里,别人说她可以,说她家人,是绝对不可以的。

    ——

    冯芳华回家路上给景峰的母亲打了个电话,听了景峰母亲的话后她在车子里叹了一声。

    “这些人呐!”

    冯芳华看向窗外,突然觉得钦慕好像穆倾心一样。

    她原本还以为,这辈子,只有她儿子女儿,不容许别人嘲笑她。

    原来,还会多一个。

    “太太有什么事吗?”

    司机前面问了声。

    “没什么,就是很感慨,钦慕那丫头,很有脾气!”

    冯芳华看着外面,嘴角欠欠的笑着。

    “少奶奶是很有个性,现在的年轻人都挺有个性的,但是咱们家少奶奶也孝顺呐!”

    “嗯!我没说她不好,我夸她呢!刚刚跟景家那位打电话,才知道,我在台上讲话的时候那群女人当着她面说我几句,那丫头啊,从坐下到离开,就没给那些人好脸看。”

    冯芳华跟司机聊起来。

    “少奶奶平时看着安静,还真是很有脾气!不过这个脾气真好,您说是不是?”

    司机笑着问道。

    “哼!看她把你们几个都收买的这么好,我能说她不好吗?”

    冯芳华吐槽了一声。

    家里的佣人,都对钦慕的印象特别好,总觉得钦慕是受欺负的那个,她是欺负钦慕的那个。

    嗯!大家一般都爱站在软弱的人那一队!

    不过她这个儿媳妇,怎么会软弱?她只是不爱争而已!

    ——

    “钦慕这孩子,没想到还真够厉害的!”

    倒是景家主母,回去的路上同自己的儿媳妇说道。

    赫连好有点没回过神,从前面回头看坐在后面的婆婆:“怎么了呢?”

    “那么多达官贵人的太太,她一个都不放在眼里。”

    景家主母说道。

    “这也不能怨她,是别人先不把她放在眼里的。”

    赫连好又回过头去,一边开车一边对她说了声。

    “可是她毕竟是小辈,又是少有的参加这种活动,在场的那么多人会在私底下怎么评论她?跟同辈顶顶嘴也就罢了,不过她这性子,大概是因为从小没了父母管教有关。”

    景家主母突然想起自己那次去她工作室求她的时候,钦慕就半点面子都没给她,心里竟然有口气好像始终没有咽下去,并且已经很多年。

    “妈!您这样说话也显得很不像个长辈!”

    赫连好听到自己婆婆这么数落自己的闺蜜,才是真的生气了。

    景家主母抬眼看她后脑勺:“我知道你们关系好,可是你为了她跟我争执吗?”

    “我怎么敢跟您争执?我只是就事论事!如果有人敢在我面前那么说您,我也是会顶撞回去的,即便那些人是长辈,是高官的太太,我要什么都不说,岂不让人以为您儿媳妇是个软柿子?同样,钦慕也是跟我一样的想法。”

    赫连好耐着性子跟自己婆婆解释着,她知道自己这个婆婆,几次跟钦慕示好没得到理想的结果后,又因为景晴结婚没从家里,所以对钦慕抱有怨恨,虽然平时不声不响的,但是逮着机会就想折腾钦慕一番。

    “算我说错好吧?”

    景家主母看自己儿媳妇说的头头是道,便没再跟她争论。

    其实主要也是想着,将来要是有一天有人说她了,赫连好还能帮衬她两句,也是不想断了自己跟儿媳妇的后路而已。

    赫连好便也没再说话,只认真的开着车,送她回家。

    下午的天气还算好,但是一下车,还是感觉风很大。

    钦慕下午就没再去上班,在穆熠宸的办公室里看了部很老的喜剧电影。

    穆熠宸在工作,偶尔抬眼看看坐在沙发里抱着平板看电影看得入神的女人,眼神里,总是那么柔软的,像是要将沙发里那个女人给融化掉。

    钦慕有时候会忍不住笑起来,然后下意识的看向办公桌那边。

    穆熠宸早已经准备好的眼眸望着她,蛊惑的声音对她说:“穆太太,你在扰乱我!”

    ------题外话------

    第二更哦!小仙女们看完更新记得去书评加投票哦!本文读者群:372074154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

    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