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9 让他滚蛋
    穆总打电话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

    秦逸跟赵淮看着泡好的茶,没舍得立即走,赖在那里把茶叶喝的没了颜色才走的。

    钦慕那时候已经在书房里工作了,穆熠宸打电话给她她还奇怪了一下:“喂?”

    “从工作室回家了?”

    穆熠宸问了声,站在窗口抽着烟,眯着的眸子里有股子邪劲怎么也藏不住。

    “嗯!”

    钦慕答应着,眼睛直直的盯着电脑上,无法分心。

    “你的牙膏在你护肤品的盒子里放着,没给你扔!”

    穆熠宸突然说了声。

    钦慕

    早上她去刷牙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牙膏找不到了,原因是穆总觉得跟他不是同一个牌子,所以就给她藏起来了,钦慕以为他扔了呢。

    “哦!”

    钦慕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她当时就没跟他生气,只想着再去买个跟他一样的就是了,没想到他竟然只是幼稚的藏了起来。

    “中午一起去餐厅吃饭如何?”

    穆熠宸问她。

    “不去了!前前后后跟着那么多人,我在家陪妈妈吃饭,今天妈妈自己在家,爸爸跟爷爷带着橙橙出门去了。”

    钦慕回答他,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眼睛依旧盯着电脑上。

    “那我吃完饭回去陪你,下午好像也没什么工作了!”

    穆熠宸低着头想了想,说完那话又用力抽了口烟。

    “别!你就好好上班吧!那往后我要是一直在家上班,你还不去工作了不成?”

    钦慕立即拒绝,但是因为心一直在自己的图纸上,所以说话总有点慢吞吞的。

    “穆太太,你这么直接的拒绝,让你男人很伤心呢!”

    穆熠宸忍不住又抽了口烟,虽然皱着眉心却是高兴地。

    “我才不信你真的会伤心,我正在改设计图呢,你要是没事我先挂了啊!”

    钦慕说着就放下了手机,穆熠宸

    他以为她心里在生气呢,而且他还以为钦慕会跟他吐槽赵淮让小美求婚的事情,可是

    这电话里,几句话,都那么冷冷淡淡的,虽然猜到她在工作,但是也太敷衍他这个好老公了。

    中午十二点,他们家准时开饭。

    钦慕跟冯芳华占着这么大的餐桌,冯芳华说了声:“偶尔咱们俩在家吃饭,总觉得空落落的,你今天在家工作,感觉顺利吗?”

    钦慕刚要吃饭,听到这话后就抬了抬头:“挺顺利的!”

    “嗯!”

    冯芳华想要跟她多聊几句来着,虽然就她们娘俩在家,但是也不想太安静了。

    可是钦慕总是那么认真的回答她问题,搞的她主动不起来了,有点不满意的,又低头去吃饭了。

    “妈,您下午做什么呀?”

    钦慕想到上次冯芳华嫌弃她话太少,所以便开始找话题。

    “我还能做什么,等下溜溜弯,然后躺一会儿,去做个美容,然后去接欢欢放学。”

    冯芳华回应她。

    “如果你时间不够的话,我去接欢欢也可以的,反正我也不用按点上下班,很自由。”

    钦慕怕她去做美容太仓促。

    “你还是算了,你每次去,第二天那些人见了我,准得跟我问你的事情。”冯芳华笑了声,想起那些去接小朋友的家长们,真的是一个比一个八卦。

    “问我的事情?问我什么事情?”

    钦慕好奇起来。

    本以为没得聊,谁知道娘俩竟然聊了一顿饭。

    中午冯芳华在客厅里转了会儿,然后回到楼上去午休了,钦慕回了自己的房间里,去洗手间的时候,从里面的一堆护肤品里,找到了那支隐藏有点深的牙膏,然后无奈的笑了声,嘟囔了声:“穆总啊穆总,你怎么还这么幼稚呢?”

    不过既然穆总藏她的东西,她也要藏一件穆总的东西才行。

    藏什么呢?

    钦慕看了眼满桌子的工具,最后选了刮胡刀。

    穆总每天都要用的,她藏起来让他找不到,看他明天怎么出门,嘿嘿!

    旁边放了一只蓝色的框子,里面有一筐面膜,钦慕低头看了眼,然后就把剃须刀放到最里面去了。

    下午,又是一整个下午的投入工作,只是四点多的时候管家到了楼上,在她书房里对她说道:“外面一辆黑色的大众车,已经停了一个多小时。”

    “黑色的大众车?”

    钦慕眼眸垂下,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自己认识的人里有人开大众。

    “嗯!看上去应该有十年以上。”

    管家又提醒到。

    钦慕更是猜不透了,然后想了想:“有车牌号吗?”

    “车牌号是”

    管家将车牌号告诉了她,钦慕记在电脑上,拿起手机就要给杨柏打电话,但是想了想,突然又放下。

    “您帮我去看看好吗?我猜测可能是一个胖男人,很高大。”

    钦慕放下手机,又抬眼看着管家说道。

    管家稍微挺了挺腰,依旧那么和蔼可亲:“刚刚张姐出去买东西回来,告诉我的确是一个胖男人,虽然他在车里,看不出身形。”

    钦慕听后不自觉的沉吟了一声,果然是那个男人。

    还真是阴魂不散。

    “这事您不用挂心了,我找人收拾他!”

    钦慕又想了想,然后一狠心,又把手机拿起来,打给保镖。

    “航哥,你在我们家外面吗?”

    “在呢!”

    “是不是王学武在外面?那辆黑色的车!”

    “是!”

    “别干守着了,在长辈们回来前,让他滚蛋!”

    钦慕想了想,怕长辈们回来看到会受到惊吓,还有孩子们。

    “早知道我就早给你打电话了,还怕你不让我动,那行,那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嗯!你辛苦!”

    钦慕说完后挂了电话,管家在旁边守着,低笑着说道:“少奶奶越来越有气魄了。”

    “他先伤了爷爷在先,现在又到咱们家门口来守着,的确是太烦人了。”

    钦慕轻声解释。

    管家点点头,然后从书房里出了门,也是闲来无事,便自己溜达着去了大门口。

    站在里面的墙边看着外面。

    那个叫王学武的被从车子里拉了出来,此时他那辆不怎么干净的大众车的外壳已经被砸歪了,他也被拽出来然后推倒在地上。

    虽然五大憨粗的人,但是看上去身上全是累赘,没一点力气。

    “你们干嘛?”

    “小子,别仗着块头大就这么明目张胆好吗?我们跟你好几天了!”

    几辆车子围着他的车子,一群冷脸的男人站在他周边,每人手里拿了一根漂亮的木棍。

    当然他们的车子里,不只是木棍,木棍是最轻的武器,还有些更为让人慌张的现在还派不上用场。

    “我就是觉得这里暖和,在这里晒太阳而已,你们别乱来啊!”

    “晒太阳?太阳的确挺大的,特么,这是你晒太阳的地吗?”

    那个被叫航哥的人手里垫着那根木棍,冷漠唾弃的眼神,看着倒在地上一身赘肉的男人吼道。

    相比起来,航哥的身材,形象实在是太好。

    另外几个保镖也都虎视眈眈,这些都是航哥从别处找来的人,保护钦慕的人,不能全部曝光出来。

    “你们想干什么?我们这可是法治社会!”

    那个男人吞吞吐吐的,想要爬起来又不敢,眼眸里闪烁着些诡异的神情,手悄悄地伸向自己贴着地面的裤子口袋处。

    “想干什么?”

    王学武的手突然就被人给用脚踩住。

    “看看他身上都有些什么东西?”

    航哥看这人看似没本事,可能身上带着些杀伤性比较大的武器。

    结果那个踩着王学武的保镖就蹲下了身子,冷眼瞅王学武一眼,然后冷声说:“自己掏出来!否则先断了你命根子!”

    “不要!”

    王学武下意识的就捂住自己的命根子,看着那人冷漠的眼神,他只得慢慢的掏出了口袋里的匕首。

    并不是一般的匕首。

    不过航哥拿来手里看了看,只道了一声:“竟然是淘宝货,再搜搜,看看他身上还有什么武器!”

    “自己把东西都拿出来,否则可别怪兄弟们要在这里给你扒光了,就你这一身肉,可是够兄弟们看上一会儿的。”

    “你们简直是些禽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那婊子的保镖。”

    王学武说话的时候唾沫星子都喷了出来,但是那些话却也是咬牙切齿的。

    “你叫什么?你再敢叫一声?”

    航哥立即棍子戳着他的心口位置,更是凶残了些。

    “婊子,钦慕就是个婊子,你们别乱动啊,否则我就,跟你们拼了!”

    王学武说着,然后突然从上衣口袋里又掏出一把弹簧匕首,并且摆出动作。

    “吆喝!果然还有武器!”

    航哥轻笑了一声。

    其余人也轻蔑的眼神看着他,一群男人对付一个,还怕他有把刀不行?除非他是会功夫的。

    不过这里会功夫的,只有帅哥保镖们。

    “出来混的,当然要多带点!哼!虽然不知道那婊子给你们多少钱,不过咱们要是合伙绑架她,要上她一个亿,然后哥几个一起分离,你们七,我三,如何?”

    王学武想着,他肯定打不过他们的,所以,突然生起一计。

    “绑架?你小子还挺有想法吗?不过我们七,你三?小子,我们这么一群人分七,你一个人分三,未免太贪心了些吧?”

    “那,那我二,我二总行吧?”

    王学武一看有门,挪动着脚问他们,眼神还是很防备的看着他们。

    几个人忍不住互相对视一眼,然后都笑了。

    航哥也笑了,还低了低头,他实在是想不通,怎么会有这么个傻子。

    不过穆熠宸想这周之内就找出这个人的劣迹,将他赶出城去。

    现在看着从他身上搜出来的两把刀,航哥倒是觉得可能会派上用场。

    十几分钟后,当他被打的鼻青脸肿趴在地上,航哥拿着他的刀子蹲在他面前,看他从嘴里吐出来的血丝,皱着眉头用刀子拍着他的脸说:“小子,以后你可就没这么好运了,别让哥几个费心,自己开车滚蛋!嗯?”

    王学武走了,航哥将他的衣服里偷偷地放了个小幸的监听器。

    “你们俩去盯着他,一定要寸步不离,我们这么揍他一顿,他肯定更恨穆太太了!所以,往后的每一分每一秒,我们都要把他盯死了。”

    “明白!”

    航哥一吩咐,这些人就点点头,然后上车去盯着他了。

    而看完全场的管家,也觉得自己好像看了一场武打电影,不过对手太弱了。

    等晚上大家回去的时候,门口早就又已经清静,当然,穆熠宸知道下午家门口发生的事情了。

    只是当着长辈们面前他也没跟钦慕提。

    钦慕自然也不会提,有些事情,长辈们不适合知道的太详细。

    老爷子的腰没几天就好了之后,心情也变的很不错,晚上吃饭的时候还跟他们聊起别人家的闲事来。

    晚饭很轻松愉快的用完,饭后大家坐在一起喝了会儿茶,然后钦慕就带着欢欢去睡觉了,没过几分钟,穆熠宸也把橙橙扛在肩上,看他困的一直揉眼睛还不舍的睡,穆熠宸选择帮他睡去了。

    冯芳华跟穆子豪还有老爷子都还在沙发里坐着,长辈们聊起闲话来,好像总也聊不完。

    “每次都不好好的抱橙橙!小孩子的身体那么金贵,万一给他碰着磕着的。”

    冯芳华看儿子扛着孙子上楼的时候忍不住嘟囔了句。

    “他心里有数呢!”

    穆子豪好脾气的跟冯芳华讲。

    冯芳华也没回嘴,她当然知道穆熠宸有数,她那不是怕意外吗?有次穆熠宸还不是不小心把橙橙的小脑袋碰在门框了,冯芳华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揪疼呢。

    钦慕在欢欢房间里陪着欢欢睡觉,欢欢躺在床上仰着头对她身边的人说:“妈妈,我老师说想要问你要个签名照片,可以吗?”

    钦慕低头看着她女儿,不理解的眨了眨眼:“嗯!老师要妈妈的签名照?”

    “嗯!老师说很喜欢妈妈,想要妈妈签名照。”

    欢欢点点头,眨巴着她可爱的大眼睛跟钦慕讲。

    “这样啊,那当然没问题啊!不过妈妈最近好像没有拍照,以前的行吗?”

    钦慕想了想,现在很少拍照片洗出来了,所以,不知道人家喜不喜欢以前的。

    “嗯嗯!”

    欢欢点着头答应着。

    钦慕低眼看着欢欢那单纯的样子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你懂什么啊?竟然还会传话了!”

    真是不知不觉。

    “妈妈,你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妈妈!”

    欢欢望着她,突然又说了声。

    钦慕

    这突如其来的,表白吗?

    钦慕听到自己的心竟然在动呢,被女儿夸赞的感觉

    “快睡觉!”

    钦慕忍着羞燥命令了一声,不想让女儿看到不合适的表情。

    “哦!妈妈晚安!”

    欢欢又说了句,然后就转头抱着她的玩具睡觉了。

    钦慕靠在旁边看着她那干净的小脸,心想,这不是女儿第一次对自己表白啊,欢欢很小就会经常说爱她爱她的,可是夸她美丽的时候,好像还真是不多。

    那一颗心啊,好像都要融化了!

    等钦慕自己回味完女儿的表白后,再回到房间的时候,穆熠宸已经洗完澡了。听到开门声,他从洗手间探出头去:“见我的刮胡刀了吗?”

    “刮胡刀?没有啊!”

    钦慕抬了抬眼看着洗手间门口光着美好的胸膛的男人,无知的摇了摇头。

    穆熠宸看她那一双大眼睛,不像是说话,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声,然后又进了洗手间,简单的擦了下脸,不过他条件反射的看了看钦慕的牙膏,已经放回原处去,不自觉的,那漆黑的眼就眯起来,擦完脸后从里面再次出来。

    “找到了吗?”

    钦慕问道,说着开始给自己脱衣服。

    “没!”

    穆熠宸回了一声,然后到床上躺下。

    钦慕抬眼看着旁边他靠在床头皱着眉的模样,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报应呢,谁让你藏我的牙膏,结果自己的东西也找不到了吧?”

    穆熠宸敏锐的眼神看向她,看她那云淡风轻的嘲笑他的模样,便问了句:“你敢保证你没有藏?”

    那一声不轻不重的,钦慕心里却是被一锤子重重的砸过。

    “我为什么不敢?”

    只是,话说出来,是这样的!

    穆熠宸没再问她,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然后转头去拿了手机:“快去洗澡!”

    钦慕看他不再纠缠。这件事,便立即拿了睡衣去洗澡了。

    穆熠宸在她转头后又抬起眼来,看着她穿着性感的内内去洗澡的背影,嗯,那小屁股还是那么挺。

    心想,既然你不知道,那么

    他摸了把自己的下巴,心想,这感觉她难得体验,体验体验也好。

    房间里的大灯被他关上,只开着窗口的落地灯。

    窗帘放下之后,整个房间里最亮的地方在窗帘前面,让整个房间的色彩都有些暧昧。

    钦慕从里面出来就发现房间里黑了许多,忍不住嘟囔:“我还准备看会儿图纸呢!”

    “这么晚还看什么图纸?”

    穆熠宸说了声,依旧靠在那里看手机。

    “那你关着灯看手机对眼睛也不好啊!”

    钦慕又对他提醒了一句。

    “不看了!”

    穆熠宸转身放下手机,然后看着她慢吞吞的上了床。

    那漂亮的膝盖,轻轻地跪在床沿上,然后不太高兴的看着他。

    穆熠宸也仰起头来看她:“怎么了?胡子很长了?”

    “那倒不是,就是觉得你有点奇怪!”

    钦慕突然笑了声,然后拿着自己的枕头往他脸上扔过去。

    因为她也没用力,只是跟他丢着玩,穆熠宸就很轻易的接住了,又给她放回原处:“快躺下,待会儿要着凉了!”

    这房间里给人的感觉,分明是要做了好吗?

    这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的感觉,偶尔,竟然还有点笑别扭。

    钦慕不肯乖乖的躺下,翻到是跪到他身边去,直接骑到他腰上去:“我干嘛要那么听话?”

    “你也可以不听话的!”

    穆熠宸更是享受了,抬手去拉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把玩着,一双凤眸就那么温柔的,直逼她的眼底心里。

    “好像,你很开心我这样啊?”

    钦慕低着眼看着他,说着就想从他身上下去,却被他两只手立即摁住了腿:“上去容易,下去难的,穆太太!”

    “哈!我算是上了贼船了是不是?”

    钦慕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脸上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发烫。

    “你知道就好!”

    他又一只手握着她的手,将她的手伸开,放在自己的下巴上:“感觉如何?”

    “有点扎!”

    钦慕实话实说,心里却想着,她竟然看不出他的胡渣长出来,不过摸的时候竟然是扎手的呢。

    “这感觉,肯定很爽!”

    穆熠宸突然又坏笑了下。

    钦慕立即又一种不好的预感:“那什么,我突然有点肚子疼?”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城里流言四起,传闻那天会议室里血肉模糊,傅太太因出轨被傅家赶出门。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