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藏东西要受惩罚
    “要不今晚我们就睡觉吧?好痛啊!”

    钦慕突然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肚子,一副要疼死的模样,那好看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很疼吗?”

    穆熠宸紧张的问她,瞬间就坐了起来。

    钦慕只觉得被顶的难受,突然就涨红着脸说不出话来,尴尬的看着穆熠宸。

    “躺好了,让我看看!”

    穆熠宸一本正经的望着她,故意摁着她的腰顶了好一会儿才将她放下。

    “穆熠宸,我……”

    “别动!”

    穆熠宸却拿开她放在小腹的手,然后帮她检查。

    “我是肚子痛啦,你看哪里?”

    钦慕羞愧的问他,快要疯。

    “这里连着小腹,我得好好帮你瞧瞧。”

    “你会瞧?你又不是大夫,你快起开,我不疼了,不疼了!”

    钦慕紧张的想要把膝盖弯曲起来都不行,穆熠宸摁着她的小腿,听到她说不疼了,抬眼忍着笑看她一下:“穆太太,不疼了也得做检查。”

    穆总说要防患于未然!

    钦慕又一次体会到自作自受之后,咬着牙没承认藏了他的剃须刀。

    其实本来她打算承认的,他问了好几次。

    可是她一忍再忍,总觉得都被折腾的动弹不了了,还承认的话,好像被白白的折腾了。

    所以坚决不说。

    后来她昏昏沉沉的睡过去,穆熠宸悄悄地又起了床去找。

    大半夜的,他在她装着面膜的框子底下找到了他的剃须刀。

    穆熠宸蹲在那里,从面膜底下掏出自己的剃须刀,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漆黑的眼神里带着些无奈的宠溺,想着穆太太在他身子底下不管他怎么折腾都用力摇头的情景,想到她被干的大汗淋漓,头发都湿漉漉的了还咬着唇瓣说不知道的情景。

    那棱角分明的轮廓,在白色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让人心动,他蹲在那里摸了把自己的下巴,觉得不舒服,便打开剃须刀刮了起来。

    钦慕这时候早就在床上睡死,他便走到洗手间门口去,一只手插在睡裤口袋里,依靠着墙边一边欣赏她在他枕头边上睡熟的模样,一边刮他的胡渣。

    听闻当女人爱睡到男人那边的时候,就是无意识里都爱他爱的要死,穆熠宸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边看着床上,突然就想起来他们俩这些年的种种。

    也或者,自己一直强求而得不到的,她在无形之中早就给过他答案。

    好像,有次睡梦中……

    好像,不是梦……

    是她真真实实的在他耳边说过那三个字。

    ——

    早晨,被窝里还有些温度,浅睡中的人忍不住一直往温暖的那个地方慢慢移动。

    一双温柔的手在那里摸了又摸,找了又找,但是却始终没有找到枕边人。

    钦慕下意识的就睁开了眼,然后慢慢的看清了,那个枕头旁边,根本没有男人的身影。

    本来就睡意朦胧的她好不容易爬起来,想要说话,嘴角动了动,却发现嗓子干的,没办法开口。

    钦慕转身去找床头柜上放着的水喝,是温的,应该是穆熠宸不久前才给她放上的。

    而就在此时,楼下一家人已经齐聚。

    管家跟穆子豪聊天的时候不小心说漏了嘴,所以穆熠宸就被叫到楼下去,一家人都在说王学武的事情。

    “那晚我说出去吃饭,其实也是为了这个人的事情,跟你岳父!”

    穆子豪抬了抬眼,看着他儿子认真提到。

    冯芳华作为穆子豪的枕边人自然早就知道穆子豪那天是去找钦海明,老爷子跟穆熠宸倒是抬了抬眼看他。

    老爷子叹了一声:“都说这世上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这话可是一点也不差,招惹什么人都千万别招惹小人,还真是不好动。”

    穆熠宸低着眉眼坐在边上听着,直到大家都看他,他才又稍微抬了抬眼:“就这么个小人物,还不需要我们一大家人都上火,再给我几天时间,你们像是平时一样生活就好!”

    穆熠宸解释。

    “你岳父本来也想给你们夫妻打电话找你们聊聊,也是怕你们负担太重所以才一直没找你们,你既然心里有想法,不如主动给你岳父打个电话聊一聊这件事,也让他安心。”

    穆子豪又跟他交代。

    “嗯!”

    穆熠宸答应着,然后看了看腕表,猜测着穆太太应该醒了,便起了身:“我先上楼一趟。”

    冯芳华坐在边上一直没说话,甚至都没怎么动,直到儿子说要上楼,她才抬眼看了看她儿子的脸,忍不住低哼了一声,心想肯定是上去看媳妇去了。

    “那这件事我们就别放在心上了!”

    穆子豪看了看他父亲说道。

    “哼!你倒是心真宽!让你别放心上你就不放心上了啊?你得替你儿子多操心操心才是!”

    老爷子一听儿子那话不乐意了,提醒到。

    “是啊!现在钦慕都不去工作室了,可想而知这个小人还是让他们夫妻头疼了的,我们怎么能不管?”

    冯芳华听后也对他说道。

    穆子豪抬手抓了抓自己的眉心:“那,就管!”

    虽然也不知道管什么,但是这会儿老爷子跟他老婆一起对付他,他还真不敢说轻巧的话了。

    倒是穆熠宸,打开房间门后就贴着门边站着,往里看。

    钦慕没在房间里,床上也已经铺的很整齐,应该是去洗漱了。

    不知道为什么,情不自禁的就笑了起来,然后走到洗手间去。

    果然她正在刷牙,还用那支他讨厌的牙膏。

    “你上哪儿了?”

    钦慕嘴里含着牙膏,看着镜子里多出来的人,转眼看着门口问了声。

    “爸爸知道昨天下午家门口发生的事情,就找我下去聊了几句,并且告诉我,你爸也知道了,让我给他打个电话。”

    “嗯!那你打吧!”

    钦慕听后漱口结束,对穆熠宸说道。

    “你为什么不打?”

    他靠在门口,双手环胸,晓有幸致的盯着他还没有化妆的老婆问道。

    “我懒的跟他解释。”

    其实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虽然是父女,虽然也会尽女儿的本分,可是还是不擅长沟通。

    他们的过去,导致了如今他们没办法像是普通父女那样谈心,但是钦慕怎么可能轻易说出口原因来,一句懒得跟他解释,轻松的将穆总打发。

    穆熠宸当然什么都知道,也不去为难她,便拿了手机去给钦海明打电话。

    钦慕扭着头看他去给她父亲打电话后突然俏皮的像个小姑娘那么笑了下。

    很多时候,她需要有个人替她去做一些事情,她身心放松的时候,会有这样幼稚的表情。

    钦慕在洗手间里轻轻地擦着脸,听着外面男人低沉的声音,觉得整颗心里都含着糖。

    尽管他平时很爱放冷话,尽管有时候他嘴很毒,可是,现在,他实实在在的在帮她。

    穆熠宸打完电话后钦慕才出去,悄悄地从他背后将他抱住。

    那一双细长的小胳膊,像是未成年女孩的胳膊。

    穆熠宸低下头,看着她的手在自己的胸口,不自觉的轻笑了下:“这就感动了?”

    “嗯!”

    钦慕孩子气的回应,然后仰起头,下巴抵着他的背上,漂亮的大眼睛只看到他的半边轮廓,却足以叫她想象出他全部的盛世美颜。

    穆熠宸正要跟她说话,手里的手机又响起来,他看了眼后脸色稍变,然后接起来:“说?”

    “嗯!我知道了!盯紧他!媒体那边你们不用担心!”

    穆熠宸突然变的严肃起来,钦慕扭头去看着他,有点担忧:“怎么了?”

    穆熠宸放下手机,转眼凝视着她紧张的模样,抬手轻轻地把她掉在脸前的刘海给她挂在耳后:“航子在王学武的车里放了监听器,王学武联系了媒体,并且现在在往你爸爸的住处去。”

    钦慕听后禁不住立即也变的紧张起来:“他竟然敢去找我爸!”

    钦慕气的立即握紧了拳头,说的话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很微弱,又带着股狠劲。

    显然,钦海明是她的软肋!是别人不能威胁的对象!

    “放心,航子他们一直跟着他,你爸爸不会有危险!”

    “我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亲自拿刀子捅了他!”

    “然后我去替你坐牢!”

    穆熠宸看她突然那么不理智,无奈的轻笑着对她说。

    钦慕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冲动,抬眼看他的时候无奈的叹了一声:“我只是说说嘛!”

    钦慕又到他的胸口去抵着,但是心里却没办法不担心钦海明了。

    “放心吧!你爸爸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么一个小人物,还能吓着他?反倒是他担心你多一些。”

    穆熠宸轻轻地拥着她,柔声安抚着。

    “嗯!”

    钦慕轻声答应着,默默地叹了一声。

    后来抱了一会儿,钦慕低喃:“早知道自己给他打电话!”

    竟突然又想那个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就把自己送出国的父亲。

    这几年他们父女经历了多少?才又慢慢的,开始互相想念起来的?

    穆熠宸就那么幸福的抱着她,听着她叹息,听着她沉吟,听着她在他怀里温柔如水的声音。

    ——

    上午九点多,钦海明才从家里出来,一出门就看到外面停着的那辆破大众。

    王叔开着车载着他离开,从后视镜看了眼那辆车:“要不要调查一下那辆车?”

    “不用!穆熠宸那小子的人在后面呢!”

    钦海明稳重的说了一声,却还是轻叹了一声。

    这也算是自己当年惹的祸吧?

    如果不是自己给张汝佳那个机会,又怎么会在这么多年后,勾出来这么多本来八竿子打不着的人跟事。

    不过好在现在他跟女儿冰释前嫌,这些小人也不能再让他们父女的关系破裂。

    “这车里,真是牢里男人的儿子吗?”

    王叔好奇的问了句。

    “嗯!穆家老爷子出去遛弯差点被他撞了,这小子才发现自己撞的是什么人,后来就开始威胁他们夫妻俩,唉!这小子还真是跟他爹一样。”

    钦海明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当年王学武的爹也是这样纠缠着不肯放过张汝佳吧?

    钦海明想起张汝佳最后几次跟他见面的时候解释的话,突然就信了。

    可是都已经过去了,一切都成了过眼云烟。

    张汝佳为了她另一个女儿,宁愿死,张汝佳其实最后还是放弃了他跟女儿。

    如果她还活着,活着放下,那该多好啊?

    而不是以死……

    钦海明的眉眼间渐渐地又多了些烦恼,历经风霜的脸又看向窗外,这个冬季,今天,格外的心冷。

    那些个回不去的过去,他只希望他的两个女儿,都幸福的生活着,哪怕让他折寿也在所不惜。

    钦海明到了办公室后就给钦慕打了个电话,并不像是钦慕那么多顾虑,他更担心钦慕的心情,虽然穆熠宸说钦慕还不错。

    钦慕那时候已经在书房里呆着,因为设计不出满意的图纸而恼的紧皱着眉头。

    笔在纸上发出来的声音让书房里都显得沉默,严肃许多,直到她桌上的手机响起来。

    这支穆熠宸前不久刚给她换的手机,钦慕抬了抬眼,看到领导两个字,放下笔,轻轻把手机捏在手里,只是寻思了一秒,然后就接了起来。

    “喂!”

    “还好吧?”

    钦慕听到那三个字后突然轻叹了一声,闲着的手又抓住纸上横放的笔,轻声答应:“嗯!”

    “这么大的事情也不跟爸爸说一声,怕爸爸担心?”

    钦海明又轻声问她。

    “是啊!穆熠宸说会搞定,所以我就不想再让你知道,但是你还是知道了!”

    钦慕说道最后无奈的笑了下。

    钦海明听后也笑了笑,站在自己办公桌前翻着秘书刚送进来不久的文件,还专注的跟女儿打着电话。

    “这城里有什么事情想要瞒着你爸也是不容易!我本想找人去跟王学武的父亲谈一谈,但是考虑到他们父子俩的本性,便放弃了,你该不会怪爸爸吧?”

    钦海明又跟她说起来,其实他本来真的想去牢里跟王学武的父亲谈谈,让王学武的父亲劝王学武别再缠着钦慕,把厉害的关系给那个人摆一摆,但是想到过去发生的那些事情,王学武最近跟牢里那位好几次见面了,所以牢里的人肯定是什么都知道的,说不定他还是纵容者呢!

    “不会!这件事本来就跟您无关!”

    钦慕低着头,有点不适应,他称呼自己一口一个爸爸的,但是也没有戳穿,或者阻止他。

    钦海明感觉她一直不阻止,又想跟钦慕的关系再进一步,所以就装作习惯这样的方式,也没改掉。

    “这件事肯定是我以前惹出来的祸端,慕慕,爸爸本来想给你全世界最好的生活,可是却给你带来这么多的风浪,——爸爸很抱歉!”

    钦海明的声音越来越沉闷,越来越放低。

    钦海明心里明白这短短的几句话里包含了多少的愧疚跟不安,从钦慕八岁被他送出国不闻不问,她自己在国外经受了那么多的委屈跟创伤之后,到她那年回到荣城,被他身边的人不停的伤害,直至现在,这些年钦慕承受的,实在是不是他简单的一声对不起能够掩盖的。

    钦慕听着到最后那五个字的时候已经明白钦海明不是在跟她随口说说,而是真的很抱歉。

    以前她总觉得钦海明欠她那么多抱歉,可是当真的听到的时候,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本来想要当做一个稀松平常的电话联系,却突然变的这么煽情,这么难过,眼睛还模糊了。

    她捏着笔的手指不自觉的用力,牙齿也咬着唇内的肉,倔强的不肯让眼泪流出来,仰仰头,把眼泪都逼退回去,不自觉的轻笑了一下:“领导大人的道歉可是很值钱呢!不要这么滥用好么?”

    “有空陪我吃饭?”

    钦海明还是听出她声音里的不适,所以低声问了她一句。

    “嗯!”

    钦慕答应着,然后钦海明便挂断了电话,钦慕却是许久都有些缓不过去。

    她忍不住舒缓呼吸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有人去敲她的门,她抬眼,眼眶还是通红的。

    “少奶奶,景家少奶奶过来找你了!”

    门口,阿姨敲了门后传达。

    “阿姨,以后叫我小好,你要是不习惯,就叫我赫连家的姑娘好了,千万别再介绍我景家少奶奶了。”

    赫连好在外面跟阿姨笑嘻嘻的说道,她是真的不想别人介绍她的时候介绍她是景太太,她又不是没有名字。

    “好的!景太太——赫连小姐!”

    阿姨尴尬的回应。

    钦慕在里面听着赫连好跟阿姨说话忍不住轻笑了一下,无奈的轻叹了一声,等赫连好自己推门进来的时候,她扬着的嘴角还没有放下。

    “呀!穆少奶奶你很开心啊!”

    赫连好看她低眸浅笑,便笑呵呵的调笑她。

    “景少奶奶你也很开心呢!”

    钦慕抬眼看她,学着她的口气调侃。

    “你的眼怎么那么红?”

    钦慕抬起眼来赫连好才看到她的眼眶通红,走过去坐在她对面,倾着身仔细端详起钦慕来。

    “刚刚跟领导通了个电话,有点煽情!”

    钦慕没有隐瞒她。

    赫连好听后便没再取笑她,点了点头,像是很了解的样子。

    “你跟你爸爸现在关系这么好了,你还不改口啊?”

    赫连好问她一声。

    “怎么改?我怕我妈心里过不去那个坎!”

    钦慕低着头说着,她每次想要叫爸爸的时候,只要一想到她妈妈,她就叫不出来。

    因为她站在她妈妈的角度上,就无法原谅他。

    “唉!算了!反正你们父女俩有的是时间来走进彼此的心。”

    赫连好叹了一声。

    钦慕抬了抬眼,想了想又问她:“你怎么突然过来?”

    一般赫连好都会先联系她。

    “担心你啊!听景峰说最近你有些麻烦都不敢去上班了,我就怕你在家里闷坏了,特意来听你诉苦的。”

    赫连好对她说道。

    钦慕听后却忍不住笑了下:“你是来八卦的吧?”

    “八卦?倒是也有件事情可以八卦!”

    赫连好眼睫动了动,跟钦慕说起来。

    “嗯?”

    钦慕好奇的看着赫连好。

    “安楠!她昨天去我那里做检查了!”

    赫连好跟她说道,此时脸上的表情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是吗?不过现在问宝宝是不是健康,是不是早了点?”

    钦慕突然有点着急,其实是很期待知道宝宝的状况。

    “嗯!这个要怎么说呢?”

    赫连好皱起眉头来,这件事其实不该由她说出来。

    安楠说会跟江之远说清楚的,赫连好想到安楠当时丢了魂似地模样,竟然有些心疼,安楠一向是那么坚韧不拔的人。

    “安楠说她打算要结婚了,可是……”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

    然,某天会议室里夫妻俩突然谈不拢大打出手,最终分道扬镳。

    城里流言四起,传闻那天会议室里血肉模糊,傅太太因出轨被傅家赶出门。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