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1章 是命好呀!
    “不是怀孕!”

    赫连好失落的声音之后,突然地,整个书房里都鸦雀无声着。

    “我亲自给她做的检查,她真的并没有怀孕!”

    赫连好看钦慕那吃惊的模样,摇了摇头,诚恳的解释。

    “你这个连自己怀孕都不知道的假大夫!”

    钦慕过了好一会儿才低低的说出这一声来,眼神里带着些愁恼。

    “唉!我昨晚都没睡好,我干嘛要答应给她做检查,你不知道她当时听到自己没怀孕的消息时候的样子,我的心都要碎了,简直觉得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赫连好抱着自己的包,苦闷的跟钦慕倾诉着。

    “如果是他们俩跟宝宝的缘分还没到,你怨自己又有什么用?”

    钦慕望着她低声问。

    “本来安楠是因为以为自己怀孕才要跟江之远结婚,这回,查出自己没有怀孕,万一打退堂鼓——”

    赫连好低喃着,总有些压迫感在心底。

    钦慕一时之间也没再开口,不出意外最好,如果出了意外,不知道江之远又会怎么个心碎法。

    “晚上让景峰跟穆熠宸去他们家吃饭如何?可以探探情况。”

    赫连好突然机灵一动又跟她提议。

    “——老实说,这才是你来找我的真正目的吧?”

    钦慕愣了会儿,然后才又开口问她。

    “我这不是实在没办法了嘛!总觉得自己有点责任要让人家顺利结婚。”

    赫连好继续低声解释着。

    “那就让他们去看看呗!安楠应该是真的想通了,不会因为不是怀孕就跟江之远又闹僵,好像江之远的父母都已经知道他们打算结婚,所以……”

    “真的?”

    赫连好不敢置信的问她。

    钦慕点点头。

    赫连好突然松口气,眼泪差点掉出来:“我真是要被吓死了!”

    钦慕轻笑了下:“你怎么变得这么傻?”

    “是啊!我怎么跟个傻子一样?”

    赫连好也疑惑了,自己怎么会突然变的这么蠢,事情都没弄明白就自己脑补了一出分手剧。

    所以晚上穆熠宸跟景峰没有去江之远公寓,穆熠宸回去后对钦慕说:“人家小两口的事情,我们管那么多不合适!他们俩心里有彼此,怀不怀孕的都不会影响他们的感情,我们就别操心了!”

    钦慕站在他边上听着他那么说便也没再逼他,景峰也一样,拒绝去给江之远添麻烦。

    ——

    安楠跟江之远两个人在公寓里吃饭,谁也不跟谁说话,只听着刀叉轻轻触碰盘子里的声音。

    安楠昨天检查完了之后就没跟江之远说自己不是怀孕的事情,但是她一直在偷偷地观察。

    不过总被盯着,江之远有点发毛了,忍不住也抬眼去看她:“宝贝,你是不是有事要跟我说?”

    江之远试探着,心里七上八下。

    安楠抬了抬眼,然后轻笑了下:“没有啊!先吃饭吧!”

    江之远看她的模样,竟然有点不信任她,不过还是条件反射的低头先吃饭了。

    吃完饭安楠在收拾厨房,江之远靠在她身后的吧台,一只手抵着沿,一只手轻轻地摁着自己的胸口,心里有些闷闷地,总是静不下来。

    安楠这两天突然的安静,是那种死寂一般的安静。

    “啊!吓死我了!”

    安楠洗碗盘子放好后一转身,看到他的时候脸色立即变的苍白,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一步。

    江之远眼睛也一瞪,他以为她知道他在她身后呢,她平时敏锐的很,突然的这么反应迟钝,怎么能不让江之远怀疑?

    “你是不是有事啊?”

    江之远眉头皱起来,低声问她。

    “你想知道什么?”

    安楠抬了抬眼看他,想了想,然后低着头从他身边经过,去了客厅。

    江之远跟着她身后,在她坐下后他站在她旁边:“你是不是没怀孕?”

    安楠震惊的抬头去看他,脸色当真是煞白了。

    房间里突然安静的能让她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却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了。

    “我们一直都有做措施,虽然有几次没,但是我还算把握分寸!”

    江之远仔细回忆了一下,然后跟她说自己的理解。

    安楠倒是没想到他能想到那么细节,听后又慢慢低了头,一只手摸着另一只手上的戒指,低声问了句:“我没怀孕,你还要跟我结婚吗?”

    江之远……

    有将近一分钟里,他就那么傻傻的矗在那里,而她仰着头直面他这段时间的每一个细微的变化。

    之后他突然坐到她身边去拉住她的手:“你傻啊!我是要娶你,又不是要娶孩子!”

    他当然要结婚,他做梦都想跟她结婚的。

    安楠脑子里有点懵,她以为他会有些失落,可是现在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好像是怕失去她一样。

    “我很早就想跟你结婚的,那时候我们没想过孩子的事情啊。”

    江之远抓着她的手又跟她说道。

    安楠的心里一下子就难过起来,一向坚强的她突然眼眶就沉甸甸的,低下头,用力咬着自己的唇瓣。

    她从昨晚开始就没办法休息,她总觉得自己像个骗子,跟他说自己可能怀孕了,结果闹的人尽皆知了,自己却没有怀孕。

    这段时间没有来大姨妈,只是因为精神压力太大延期而已,她现在甚至觉得小腹隐隐作痛,觉得自己可能要来例假了。

    “对不起!我以为是怀孕!”

    安楠抬眼,难过的望着他,声音也有些沙哑。

    “只要你愿意跟我结婚,一辈子没有小孩都没关系!我要的是你这个人,你安楠这个人!”

    江之远情不自禁的笑了下,又跟她解释。

    安楠也忍不住笑了下,眼泪却已经流出来。

    “可是你爸妈都以为我怀孕了,怎么办?”

    安楠低声问他,看他的眼神里也带有求助。

    “都怪我,太想跟你结婚了,怕你食言,所以才将消息告诉了身边所有的亲人朋友,你拦都拦不住我,爸妈那边我解释就好了,你不用担心!如果你实在过意不去,那我们现在就造,也来得及啊!你说呢?”

    江之远那双大眼睛里,突然的就又暧昧万分。

    “没正经!伤还没好利索呢,整天想着床上的事情!”

    安楠忍不住瞅他一眼。

    “嘿嘿!这点小伤,要不然你就像是前几天那样,在我上面动?”

    “江之远!”

    安楠羞愧难当,听到他的话后立即叫住他的名字。

    江之远看她含着眼泪楚楚动人的,心都要融化了:“宝贝,我好喜欢你现在这样子,我答应你,结婚以后,好好做人!”

    “嗯?以前没好好做?”

    安楠疑惑的问他。

    “呃!做小‘人’!”

    江之远嘿嘿一笑,就搂着她把手伸到她衣服里。

    安楠……

    赫连好忍不住给安楠发了条信息询问消息,那时候安楠跟江之远已经做完,便自己靠在床头给赫连好回了一条:“明天去领证!可以准备红包了!”

    赫连好看到她的信息后激动地差点没哭了,抱着景峰在窗口傻傻的笑了起来:“安楠让我们准备红包!”

    景峰原本正在看一份没被翻译的文件,有点头疼呢,被赫连好突然这一闹,原本有些严肃的他也立即轻笑了声:“难得你为除了钦慕以外的人的事情这么上心!”

    “不管了!明天晚上我们一定得一起庆祝一下!”

    赫连好甩甩头发,跟景峰说道。

    “他们夫妻都没说要庆祝,我们就这样去蹭饭?”

    “有何不可?他们明天去领了证,本来就该请客的。”

    穆熠宸跟景峰还有秦逸全都请客了,所以江之远当然不能免俗。

    “给熠宸打个电话!”

    景峰想了想,说了句。

    “算了吧?这个点他们俩要是在一起肯定上,床了!”

    “不一定!”

    景峰说的很轻,却是有十足把握的样子。

    赫连好没拦他,而且也果然像是景峰想的那样,他们俩没有睡觉,橙橙发烧了,穆熠宸在陪橙橙,钦慕去给他冲了颗粒要端过去的时候正巧听到自己房间有手机响,就给穆熠宸拿过去了。

    “景峰的电话!”

    钦慕去儿子房间把手机给了穆熠宸,穆熠宸从床上起来,钦慕端着药坐了过去,把小家伙抱了起来:“橙橙,先喝了药再睡!”

    “不喝药!不喝药!不喝药!”

    橙橙用力的摇晃着身体,在钦慕的怀里,嘴里嘟囔着那三个字不是很清晰,但是当妈妈的怎么会听不懂。

    “不喝药就要打针呢,打针可是很痛的,而药是甜的,不信你尝一点点!”

    钦慕有点头疼,将橙橙紧紧地抱着,看橙橙虽然没睁开眼睛,但是她把药放到橙橙嘴边后橙橙还是轻轻地抿了一点,虽然昏昏沉沉的,还是确定了药是甜的才慢慢喝下去,钦慕也松口气。

    等喂完药,钦慕的胳膊都有些不得劲了,轻轻地把他放好,然后又揉了下他的小额头,这小脸早上还好好地,这会儿就泛黄,让人看了心疼。

    “你自己回房间睡觉吧,我今晚陪橙橙睡!”

    穆熠宸打完电话回来的时候看到钦慕已经陪着橙橙在那里躺着,听着她那些话,突然心里不是滋味。

    钦慕也不是滋味,不过,是因为疼儿子。

    “如果一定要有个人陪他,那也是我!”

    钦慕本来背对着他,听到他那话后转眼看他,像是在跟他确定什么。

    “要不还是一起睡吧!”

    穆熠宸看钦慕那样子好像真的是要他留下来陪儿子,立即就改了说法。

    钦慕也没拒绝,一起睡也好,反正他们的床上宽敞。

    后来回了房间,橙橙躺在中间,钦慕跟穆熠宸分别占两边,钦慕轻轻地搂着一直睡的不安稳的小家伙低声问穆熠宸:“景峰这么晚电话做什么?”

    “安楠跟江之远明天去领证,让我们明天一起找他们请客庆祝!”

    穆熠宸寡淡的声音,将景峰的意思说给她听。

    钦慕听后却是十分激动的:“明天就要去领证?”

    “嗯!”

    穆熠宸看她那么激动都有点受创,当年他们俩领证的时候,她可是百般不情愿,恨不得一溜烟就从他眼皮子低下跑了,还好他看的紧。

    “那太好了,我就知道安楠是真的想通了,不是因为小孩!”

    钦慕开心的跟他说道。

    穆熠宸不说话,只是漆黑的眼望着他老婆。

    钦慕看他那么严肃,再看自己的儿子,立即克制了自己的心情,只是忍不住嘴角上扬起来。

    后来穆熠宸也忍不住笑了下,钦慕这才放松了点,悄声对他说:“我们远哥苦尽甘来,这回可算是踏实了!”

    “那也不一定!”

    以穆总对江大少的了解,这小两口结了婚也少不了摩擦。

    钦慕听着他说的那么轻巧,就又多看他一眼,忍不住笑了下。

    他们兄弟几个,那互相调侃起来,还真是一个比一个不厚道。

    两个人难得就这么轻易地睡了,不过一晚上却都醒了好几次,怕橙橙在发烧,两个人半夜里手都没敢从橙橙的头顶上拿开。

    不过每次钦慕一醒过来,穆熠宸就跟着醒了,钦慕要去拿点什么穆熠宸便都替她去了,钦慕就躺在儿子身边静静地陪着。

    凌晨三四点,橙橙又发了一次烧,夫妻俩又去找了个退热贴给他贴脑袋上,钦慕累的嗓子都有点哑了,低声对穆熠宸说:“我现在总算知道妈为什么那么生我的气了!”

    “嗯?”

    穆熠宸给儿子窝了窝被子,抬眼看着钦慕。

    “真是自己辛苦养大的儿子,好不容易把你养的懂事了点,你扭头就跟着别的女孩子跑到国外去了,要是橙橙将来这样,我估计比妈还要生气!”

    钦慕想起来她跟冯芳华很多年后再见面的时候,冯芳华对自己那看似还不错,实际上却非常排斥的表情。

    现在,她统统都可以理解了!

    “我倒是希望有个女孩子能让咱们儿子爱一辈子!”

    穆熠宸看了橙橙一眼,声音也很轻。

    “说来听听!”

    钦慕好奇的望着他。

    “一辈子只爱一个人!是命好!”

    钦慕听着穆熠宸的话,突然有点沉默,是有点惊着了,也是心里感动。

    一辈子只爱一个人!是命好!

    他们都何其有幸?能成为彼此这一生唯一爱的人!

    一生这么长,可是他们却是相互搀扶着,从小到老!

    钦慕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掉进蜜罐里了,被浸泡的快要不知道自己姓什么。

    “知道你有多幸运吗?这辈子有我一直护着你!”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里带着些许的温柔,还有不容置疑的威严。

    钦慕就那么直直的望着,眼里好多的小星星。

    “知道啦!知道啦!有穆总的照料,我真是上辈子烧了好香,行了吧?”

    钦慕只得顺着他,不过可不会真的只是吹捧。

    穆熠宸轻笑了下,托着耳后的手伸向前面,在橙橙的头顶,两个人的手相握着。

    其实准确的说,是穆熠宸去握住了钦慕的手,钦慕想抽开来着,被穆熠宸给牢牢地握住了。

    穆熠宸没再说话,但是看她的眼神却好像在说,这辈子都不会让你逃开。

    钦慕被他看的嗓子都有点发干了,只得低了头去看儿子,然后努力压制着心内的激动闭上了眼睛。

    只是在她闭上眼睛后,额头上一个轻盈,温暖的亲吻,却久久的没有离开。

    钦慕没有动,只是那么静静地感受着。

    五点多,橙橙终于睡熟了,额头不是那么热以后,她便也渐渐地睡了过去。

    穆熠宸在半梦半醒间听到有人敲门,后来感觉到有人将小家伙抱走了,他才又轻轻地移动到钦慕的身边去。

    钦慕下意识的去搂他,却迷迷糊糊的觉得少了儿子,立即要嘟囔,嗓子却疼的说不出话,穆熠宸了解的低声告诉她:“被妈抱走了!睡吧!”

    钦慕听后才又继续睡了,穆熠宸便也跟着睡了。

    由于房间里关了窗帘,所以等到天亮后也是黑乎乎的,两个人都睡的很沉。

    一楼。

    由于橙橙还没好利索,所以被冯芳华暂时放到自己的房间去了,大家都入座很久冯芳华才过去坐下。

    “小家伙好点没?”

    老爷子担心的问她。

    “烧退了,这会儿看上去好了很多,就是担心他反复。”

    冯芳华解释着,她孙子难得生病,她昨晚都没怎么睡好呢!依着她,她是要亲自照顾了,可是那俩年轻的非要跟她抢。

    “嗯!小孩子生病是排毒,很快就没事了!你也别担心了,先吃饭!”

    老爷子点点头说着。

    欢欢今天吃饭最快,听着长辈们说这话,她就迅速地把早饭吃完了,然后去看橙橙。

    冯芳华也是,没吃几口就放下了碗筷,看欢欢走就跟着起了身。

    “你陪爸继续吃,我等下饿了再来!”

    穆子豪知道她的性子,她要去陪孙子,是谁也拉不住的,就点了点头。

    那父子俩的胃口还可以,对待小孩子发烧这种事比较放的下心。

    冯芳华回到房间后看到欢欢趴在床沿上看着熟睡的弟弟,抬手去摸他的额头,然后又转头看到走到她身边的奶奶:“奶奶,弟弟好了吗?弟弟的额头还是好热哦!”

    她把手放到自己的额头上,撩起刘海,感受着自己额头上的温度。

    “现在当然是你比较健康,不过过两天弟弟就能又跟你一样生龙活虎了!我们欢欢很担心弟弟是不是?”

    冯芳华拉着欢欢的手柔声问道。

    欢欢用力的点头,虽然她昨晚睡的很好。

    “我们欢欢一定会是个好姐姐的,这么小就知道疼爱弟弟。”

    冯芳华夸赞着她。

    “奶奶,我爱弟弟!还有子枫弟弟!”

    欢欢还记得子枫,也很是想念。

    冯芳华听到子枫两个字,心里不自觉的有点空落,看着欢欢那双写满了对子枫想念的眼睛,轻轻地笑了下,觉得这真是个傻丫头。

    “咱们是想人家,可是人家呢?你小姑带子枫走的时候还说每天都会给我打电话,可是这段时间打了几个电话?”

    冯芳华越想越心寒,这可是自己养的好女儿,总这样哄骗她这个当妈妈的。

    “奶奶,我们可以给姑姑打电话呀!”

    欢欢听出冯芳华想女儿了,便又懂事的说了句。

    冯芳华看着自己孙女这么懂事,摇了摇头,把她拉到怀里,轻叹了一声,心想自己这辈子本来盼着儿女在身边孝顺,可是那俩没有一个能理解她的,还不如她的宝贝孙女。

    “现在啊,奶奶有你跟你弟弟就够了!”

    欢欢似懂非懂的,只是条件反射的抬起手臂也搂住了冯芳华。

    ——

    上午,阳光充足,让这个初冬变的暖洋洋的。

    民政局门口的人并不多,有辆骚包的跑车停下。

    ------题外话------

    最近都是一更哦!看完更新无聊的小伙伴可以继续去追飘雪的完结文。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