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章 女人总受不了男人的甜言蜜语攻势
    晚上!am!

    超豪华的包厢里,江之远跟安楠姗姗来迟。

    江之远一直想搂着安楠进去,但是在门口还是被安楠推开了,安楠不习惯被他那么故意抱着秀恩爱。

    上午去民政局领证后,安楠的心里就开始沉甸甸的,没着没落的,突然的没有安全感,晚上又要跟他朋友庆祝,这会儿安楠一点也不想给江之远面子。

    不过他们俩一进门的时候大家都没空不开心,一群人手里拿着礼花筒,他们俩一进门,就听到砰砰砰的几声响,瞬间礼花漫天。

    安楠被吓一跳的时候,差点小心脏都跳出来,却是因为那奇妙的氛围,忍不住惊喜的笑了出来。

    江之远也差点被吓懵,那双大眼睛迟迟的盯着斜对面的人收不回来,赵淮看他那样子,笑的腹肌都有点动摇。

    穆熠宸跟秦逸嘴里叼着烟,玩完后先把礼花筒扔到了一旁,然后跟着其余人一起欢呼,吹口哨。

    钦慕听到穆总吹口哨的时候忍不住抬眼看他一眼,穆熠宸一把搂住她,趁其不备,在她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众人……

    钦慕惊慌的,一双大眼睛瞪着他,然后下意识的在他肩上用力的拍了一下。

    “喂!不见这么抢戏的!”

    江之远不满,也不管安楠愿不愿意,有些礼花落在了安南的头发上,他突然耍帅将安楠搂着放低,礼花从安楠的头发上一片片掉到地上,他却霸道的堵住了安楠的嘴。

    一时之间房间里欢呼声不断,尤其是小美,看戏看的超过瘾的。

    大家坐下前又是先共同干了一杯祝贺江之远跟安楠有情人终成眷属。

    “谢谢!”

    进来前的不安跟现在的心情竟然截然相反了。

    朋友们有心的惊喜,竟然叫她踏实了不少。

    突然不能否认,江之远,真的有一群像是家人一样的朋友,怪不得江之远总说他们不是朋友,是兄弟,兄弟姐妹!

    如今看来,应该是真的了吧!

    大家好像对彼此的生活都很关心,虽然常常摆出我不能多管闲事的姿态,但是其实都在默默地,想尽办法为了彼此付出。

    这份感情,怎么会是单纯的友情呢?

    此时,就连她一向看不惯的穆熠宸跟景峰,都叫她觉得不是那么难以相处了。

    “我今天要特别感谢一个人!”

    江之远端着酒杯站了起来,很有那么回事的,一本正经的,看向斜对面穆熠宸身边的钦慕。

    钦慕下意识的抬眼,感觉到他可能要提自己的时候心口一紧,心想,千万别点名啊,远哥。

    “小慕妹妹!今个,哥哥得给你单独喝一个,我跟我们家安楠能领证,你功不可没!”

    江之远看着钦慕,像个不太正经的大哥。

    钦慕只得端起酒杯来,也站了起来:“好!”

    她以为只是喝酒就算了。

    “说真的,小慕妹妹为我们俩的事情操的心,比我爸妈操心的还多!”

    江之远看景峰他们都用那种调侃的眼神看他,便又多解释了两句。

    钦慕……

    “你是把你小慕妹妹当长辈敬?”

    景峰那沉稳的声音,问了一声。

    “那当然不是!这是咱们小妹嘛!从小就是!你忘了你小时候还说会保护她呢!”

    江之远突然跟景峰提了声。

    景峰突然就不说话了!毕竟钦慕回国后,他只是一个劲的在帮着自己的妹妹伤她而已,小时候说的那些话,他选择沉默。

    “那个!其实我也没做什么!不过你们今天领证,我既然小你们几岁,当妹妹的,祝福你们新婚愉快!白头偕老!”

    钦慕举着酒杯举的手有点酸,景峰那边她从来不计较什么,这时候也不适合多聊那些,她想了想,立即挽回了话题。

    “好!你们结婚的时候我不在,我现在补上,也祝福你们白头偕老!但愿我们所有人都一起白头偕老!”

    安楠也站了起来,举着杯子看向钦慕,然后又看向大家。

    这个大家庭,她终于真的成为了里面的一份子。

    大家听着这话便又站了起来,只有小美有点尴尬的,但是也还是举了杯。

    她跟赵淮还没有和好呢。

    赵淮倒是不停的看她,虽然小美自从过来之后就没看他一眼。

    钦慕的左边是小美,所以一扭头就能看到小美的表情,喝完酒后抬手去搂住了小美的肩膀,小美便轻轻地叹了一声,然后继续闷闷地坐着。

    其实小美心里也挺开心的,江之远跟安楠终于领证了,她替他们开心。

    只是因为赵淮的事情,她的心里有点不舒服,不过还不至于在这顿饭上撑不下来。

    “话说,咱们兄弟们差不多年纪的可就赵淮你没领证了啊,跟陈小美同学,赶紧也去把证件领了,持证上岗,这才保险!”

    江之远坐下后一只手搭在安楠的椅子上,大爷似地跟赵淮强调。

    “我们家小美其实并不急着结婚,就前几天还有个贵妇去说有个富二代跟小美年纪相当,想让我牵线呢!”

    几秒钟的安静之后,钦慕转眼看着小美跟赵淮,先开了口打破了那沉默的空间。

    不过钦慕这话一说出来,大家好像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太对劲。

    再仔细一看小美跟赵淮,才发现他们俩不太对劲。

    “其实追赵淮的女孩子也挺多的。”

    穆熠宸听自己老婆说话让他兄弟很没面子,便也压低着嗓音说了声。

    转瞬,就被钦慕一眼狠狠地瞪过去,钦慕抬了抬眼,不太理解的看着她,很是平静。

    “追赵淮的女孩子是挺多的,不过赵淮不是就喜欢我们家小美吗?”

    钦慕问了他一句。

    穆熠宸从来没再别人面前那么怂过,稍微点了下头,不敢再发表意见。

    “喂!怎么回事?”

    赫连好跟溪梦挨着,看了好一会儿都没看明白,这会儿赫连好先忍不住问了句。

    溪梦倒是知道的,所以一直保持着沉默。

    以赵淮跟小美的年纪,发生的感情纠葛,在溪梦看来,都不过是年轻人的岁月蹉跎。

    他们现在会为了一点小事争吵,分居,可是很快又会和好。

    “你们还不知道?这两个幼稚鬼,因为谁应该先向谁求婚的事情而闹别扭呢!”

    “谁是幼稚鬼?”

    秦逸刚跟赫连好解释了,赵淮跟小美就异口同声的质问他。

    秦逸下意识的往后一靠,表情夸张的看着他们:“这会儿倒是很默契嘛!”

    赵淮跟小美脸上一阵挂不住,尤其是赵淮!

    小美只是有点委屈的低着头,不太愿意再说话。

    “没事,他们还年轻!”

    安楠看着小美那样子,突然笑着说了声。

    他们俩的年纪没有相差太多,看上去也非常般配,安楠觉得,他们俩也只能属于彼此了。

    小美听到那句还年轻之后忍不住笑了声:“你们还当我小孩呢?钦钦都生了两个孩子了!”

    众人又是一阵沉默,而钦慕却是一阵被扎心。

    穆熠宸也皱了下眉头:“穆太太对我的确是真爱!”

    众人……

    真的是没人想要再吐槽穆总了,在某方面,他真的是打遍天下无敌手!

    谁说他们爱不爱了?在说生孩子的事情呢!

    穆总手里端着酒杯把玩着,转眼看向穆太太,穆太太不说话,只是努力对他挤出了点微笑,然后自己端起酒杯来要喝酒。

    “我陪你喝!我们一样年轻的人!”

    “那也算我一个!”

    赫连好听着小美对钦慕说那话,自己也举起了杯子。

    于是三个同龄人就共同举杯了,钦慕心想,我只是想稍微抿一点缓解尴尬而已。

    安楠跟溪秘书在旁边看着,忍不住苦笑:“有点伤人唉!搞的我们好像很老一样,我们也喝一个!”

    安楠说着跟溪梦也碰了碰杯,溪梦轻笑不语,轻轻地抿了口酒。

    “喝光,喝光,全部都喝光!”

    小美看溪梦那么含蓄,立即提议。

    溪梦没办法,只得把酒全都喝光。

    然后安静才又一起吃菜,喝酒。

    安楠条件反射的帮江之远夹菜,在他要给自己倒酒的时候,她握住了酒瓶:“你先吃点菜,伤刚好没多久,少喝点吧你!”

    江之远嘻嘻笑着:“今晚这么好的时候不喝,以后会后悔的。”

    “你今晚要是喝了,明天你就得后悔!”

    安楠把碗端到他面前,说完那话之后抬眼看他:“先吃点东西。”

    “嘁!”

    一群人都看不下去了,安楠这种看似高冷,却在这么细微的环节做的这么好的女人,江之远这小子真的是好有福气呢。

    江之远只得乖乖的先吃东西,边吃便对大家说:“你们不用管我,今天哥们高兴,你们替哥们喝个高兴啊。”

    “你不喝之前,最起码应该先跟安楠给我们喝个交杯酒看看吧?这么大喜的日子不喝一杯交杯酒实在是说不过去。”

    秦逸超爱凑热闹的提了句。

    于是刚吃了两口菜的男人又放下筷子:“老婆,你说了算!”

    他都端起杯子来到她眼前了,还说她说了算。

    不过安楠也没有再不给面子,在他杯子里稍微倒了些酒,然后也给自己倒满。

    不知道怎么的,他们俩一交杯,大家就又忍不住激动地欢呼起来。

    好像所有的烦恼都没有了,大家都开心的闹腾到大半夜。

    到了十一点半这场饭局才结束,别人没喝多,倒是小美跟大家喝酒把自己灌醉了。

    赵淮要抱她她一把将赵淮推开,然后两只手紧紧地搂着钦慕的胳膊,一个劲的在钦慕身边撒娇:“钦钦,你不能不管我!”

    穆熠宸站在她们一侧,不高兴的皱着眉头,眼睛直直的盯着他老婆被抱着的胳膊,那眼神好像在说,那是我的。

    赵淮在一边低着头,只听到有一个声音对他说了句话,他下意识的抬了眼。

    “把她弄走!”

    是穆熠宸的声音。

    赵淮看向他,眼神对穆熠宸说:哥,我也想啊,可是她不要我,我怎么办?

    小美昏昏沉沉的,但是抱着钦慕的胳膊却是很用力的。

    到了酒店门口,安楠跟江之远走之前还有些担心的看了他们一眼,问道:“没事吧?”

    “你们先回吧!没事的!”

    钦慕抬了抬眼,笑着安抚安楠。

    “唉!那我们也先走了!”

    江之远跟安楠上车之后,溪梦跟秦逸的车子也被开了出来,两个人上车前溪梦无奈的叹了一声,对钦慕说道。

    钦慕点点头。

    秦逸上车前拍了拍赵淮的肩膀:“兄弟,别作啊!赶紧扛走!”

    秦逸是真的担心,自己曾经因为不够大胆而差点失去溪梦,不想自己的兄弟也步自己的后尘。

    溪梦负责开车,秦逸上车坐在副驾驶,系安全带的时候溪梦柔声问了句:“跟赵淮说什么呢?”

    秦逸转眼看她,神神秘秘的笑了下:“男人之间的话!”

    溪梦不再多问,只是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这夜很冷,冷到让人以为已经到了深冬,其实不然。

    赵淮抬了抬眼,最后剩下他跟小美还有穆熠宸还有钦慕了,穆熠宸虽然心里不高兴,但是小美毕竟是女孩子,又跟钦慕关系要好,最重要的是她还在这里举目无亲,所以他半个字也不多说,耐心等着赵淮有所行动。

    钦慕低着头看她一眼:“那我把你送回同伴们的公寓去?”

    小美听着,迷迷糊糊的点点头。

    钦慕抬眼看了看周围,今晚风还挺凉的,小美又喝这么多酒,呆久了肯定会感冒,既然赵淮一直没有动作,她看到自己跟穆熠宸的车子被开过来,便想带小美上去。

    穆熠宸在她走之前及时的伸出手,然后对她摇了摇头。

    钦慕下意识的转头看着他,穆熠宸看小美眼睛也不抬,便没让工作人员下车,用手势示意他把车开远了些,然后又看向后头那辆车。

    赵淮的车子过来的时候他才松开钦慕的手臂,又给钦慕一个眼色。

    钦慕自然是明白了,只是觉得小美明天早上醒来肯定要怨她几句了!

    再看看赵淮,赵淮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开窍,立即去轻轻打开了自己车子副驾驶的车门。

    钦慕那双大眼睛很是不高兴的看了赵淮一眼,很是不甘愿,赵淮对她用力点了点头。

    钦慕只得带小美走过去,轻声说:“小心点!”

    小美就顺势坐了进去,脑子里像是要炸开一样,所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上了谁的车,只是听着是钦慕的声音,她的心里便很安稳。

    赵淮关上车门后转身看着他们:“那我们先走了!”

    “等等!”

    钦慕很不高兴赵淮今晚的表情,作为姐姐,她自然不能这么放他走。

    赵淮有点紧张的望着她,有点像是要被长辈训话了!

    其实赵淮有些不服气,钦慕比他小几岁,从前还对他恭恭敬敬的,可是自从他跟小美在一起,完全不一样了。

    钦慕眼神犀利,直勾勾的望着他:“你好好想清楚了,即便你们明天和好了,但是如果婚后你还是这么畏手畏脚的,我还是希望你不要跟小美求婚。”

    钦慕觉得,赵淮应该快要跟小美求婚了,经过这件事。

    但是她一向最讨厌男人犹豫。

    婚前就犹豫的话,婚后的犹豫会更多。

    “我现在不想跟你说大话,等她醒酒后我先跟她道歉,求她原谅。”

    赵淮知道自己今晚的沉默显得有些无能,让钦慕失望了一次,所以他不想再这么口头的保证什么。

    钦慕没再说话,只是转身朝着前面,自己车子那里走去。

    穆熠宸双手插兜,在冷风里看着自己老婆走掉,然后转眼看着赵淮:“别有什么压力,她只是把自己当成陈小美的姐姐才会那样!”

    “我知道!”

    赵淮点点头,声音很轻。

    穆熠宸看他什么都明白,才转头慢慢的向着自己的车子那里走去,那时候钦慕已经坐在副驾驶座等他。

    赵淮上车后转头看向小美,小美醉的已经不省人事,脸通红通红的。

    不过看小美没绑安全带,他便转身去给她绑安全带,小美的身子顺势就倒在了他怀里,赵淮下意识的低下头,感觉着她微不可闻得呼吸,突然觉得心口一疼。

    干哥哥当了那么久才敢跟她在一起,以为自己早就想好了一切。

    赵淮走的时候有些烦闷,都是自己突然的让她求婚搞的,其实自己早就想跟她过一辈子,现在搞的,全世界都以为他是打算临阵脱逃。

    “陈小美!你可真是我的小祖宗!”

    赵淮心里不无烦闷,他其实一直知道小美的脾气,他对小美的了解,应该比对自己还要深,平时里他总喜欢呵护着她,总喜欢哄她开心,她很容易就满足,更容易开心,可是……

    心里暗暗地发誓,这辈子,绝对不再惹她一次。

    ——

    “你以为我今晚不送她回同事们住的地方去,明天他们就能和好吗?”

    钦慕跟穆熠宸回去的路上问穆熠宸。

    “两个人在一起,总比分开的结果好!”

    穆熠宸想着,一边开车,一边淡淡的回应。

    “唉!其实我一直对赵淮很有信心,一直觉得他特别稳重。”

    钦慕忍不住叹了一声,她又何尝不明白,只是心里也有些替小美委屈。

    “本来赵淮只是跟她开个玩笑!”

    穆熠宸想着赵淮对自己说的那些话,跟她说了句。

    “玩笑?”

    钦慕轻笑了一下,不敢苟同。

    “尽管这个玩笑开到最后认真了些,但是也只是个玩笑,他并没有真的要陈小美必须跟他求婚的意思,所以,这只是一个小误会,陈小美应该不会很难哄?”

    穆熠宸解释了一会儿后转眼看向钦慕,晓有幸致的。

    钦慕也不抬满意的看着他一眼,然后又看向车外:“的确!”

    估计赵淮几个蜜枣喂下去,就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唉!女人啊!总是受不了男人的甜言蜜语的攻势!

    “那你就不用在挂心了!反倒是,多看看自己的男人!”

    穆熠宸一边认真开车,一边提醒了一声。

    钦慕又转眼看他,这才看明白,他这一晚上那么沉闷,原来是因为自己关注小美多了些,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笑了起来。

    穆熠宸听她笑,便也微微笑了起来,有点骚气的。

    “你吃醋吃的莫名其妙!”

    钦慕笑着跟他说道。

    “嗯!在你看来我吃的醋都是没有道理!可是我就是不乐意看别人碰你,女人也不行!”

    穆熠宸半眯着眼看着前方,非常认真。

    “唉!”

    钦慕靠在座位里仰着头重重的叹了一声,将心里的烦闷全都沉叹了出来,至于穆总的话,她真是习惯了!

    穆熠宸抬手将她的手握住,挪到自己的腿上放着,十指紧扣。

    钦慕便靠向他的肩膀。

    ------题外话------

    五一假期开始了!最近更新可能会不太稳定,祝大家节日快乐哦!

    看完更新无聊的小伙伴们别忘了去追飘雪的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