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章 沙发有点硬
    “就是不知道穆太太这一晚过的如何?”

    穆熠宸轻吮着她的指尖,漆黑的眸子盯着她,询问。

    “彻夜难眠!所以才起晚!”

    钦慕很是认真的跟他解释,特别特别诚恳。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就那么淡然的望着她,好似在微笑,但是又带着某种邪虐的杀气。

    “老公,人家好想你!”

    钦慕突然就抵着他的额头,一本正经的在他身上撒起娇来。

    没错!是被他那眼神给吓到了,知道自己骗术不够高明了,在神武睿智的穆总面前,所以立即就转换政策。

    穆熠宸轻轻一笑,感觉到她的唇瓣贴到自己的唇瓣上的时候他才稍微平复了些,好好地享受着她给予的,那样轻柔地,如春风的轻吻。

    “沙发有点硬!”

    穆熠宸压住她的时候,手抵着钦慕的头顶轻轻地说了声。

    钦慕看他那明明想的要死又担心她的脑袋被撞开花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被穆熠宸又狠狠地吻住了嘴唇。

    ——

    晚上两个人一起去了钦家吃晚饭,钦慕把王家让她带回来的礼物都拿到了钦家。

    钦海明站在旁边看着茶几上放着的那些礼盒,轻笑了一声:“还是你的公婆比较让我喜欢,这两位亲家总爱搞这些面子上的事。”

    “能这样也不错啊!”钦慕倒是觉得没什么,本来嘛,钦明珠婆家远一些,关系也陌生一些,像是穆家跟钦家,就算没有钦慕跟穆熠宸结婚,也是一座城市生活了这么多年,曾经关系也颇好,所以穆子豪才会时不时的跟领导大人喝个小酒聊个家常什么的,方便些。

    如果王家也在荣城,这些爱喝酒的男人,总会凑到一块吧?

    钦慕心想着,幸好钦明珠没在荣城结婚,否则这群老男人凑在一起整天喝酒,像是穆子豪她可能还能说上两句,像是王家那位大神,她是万万不敢开口阻拦半个字的。

    穆熠宸坐在旁边帮钦海明倒茶,顺便说了句:“这几天给您添了不少麻烦,辛苦了!”

    “这麻烦不是你添的,不过这次你这么快把王学武的事情处理好我倒是很意外。”

    钦海明坐下的时候端起茶,抬眼看向他们夫妻俩。

    阿姨来将礼物都拿走,他们便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不敢怠慢了!”

    穆熠宸不知道什么时候抓住的钦慕的手,说这话的声音很轻,但是手,却捏着钦慕的手指一根根把玩着,很是烫。

    钦慕转眼看他一眼,知道他是担心她出意外。

    就连钦海明也看了眼钦慕,不过并没有捅破,只是端着茶轻抿。

    三个人正喝着茶,穆熠宸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溪梦,穆熠宸转眼对钦慕说了声:“溪秘书,可能工作上的事情,我去接一下!”

    说完又看了眼钦海明,然后起身离开。

    钦慕看他走后无奈的叹了一声,心想,这么晚还不放过溪梦,也不怕秦逸跟他抱怨。

    “怎么突然到明珠那里去了?”

    钦海明看到穆熠宸走后放下茶杯,问起自己的女儿。

    “还不是她总打电话抱怨我不去看她,本来前阵子就想去看她,结果出了王学武的事情,就拖到现在。”

    钦慕像是抱怨般的,孩子气的跟他解释着。

    钦海明听完笑了笑:“明珠是比较爱撒娇!”

    钦慕没说话,只是下意识的抬眼看他一眼,钦海明也看着她,只是那刚刚还带着光的眼神,这会儿竟然有点失落了。

    钦海明只是想到,他的小女儿特别爱撒娇,特别蛮横,而他的大女儿呢?

    钦慕刚走那几年,钦慕的监护人跟他抱怨过钦慕的孤僻性格,钦海明那时候就想,这孩子是因为她妈妈的事情才变成那样,需要慢慢改变,可是后来,她好像乐观了些,失去的快乐童年,如何还能改变?

    穆熠宸打完电话又回来坐下,钦海明也就收起了那些失落的心思,只问他:“这么晚还要工作?”

    “有个合同需要修整!”

    穆熠宸回应道。

    “这么晚还不放溪梦回家,穆总却自己下班来岳父家串门,是不是过分了些?”

    钦慕轻声问他,看他的眼神却是百分百的爱意满满。

    “溪梦视财如命,加班是有加班费的。”

    穆熠宸微眯着眸子看着钦慕一会儿,才好不容易想出这个借口来。

    不久后阿姨准备好丰盛的晚饭,三个人一起吃了晚饭,穆熠宸带着钦慕回去,路上钦慕有点犯困的在他肩上靠着。

    晚风徐徐地吹着,冷的好像马上要下雪了。

    过两天就是圣诞节,不知道今年圣诞节会不会下雪。

    “那俩小家伙有没有想我?”

    钦慕突然想到如果下雪的话,家里那两只小家伙肯定会很高兴,突然想到,他们一整天没见面,不知道那两个小家伙会不会很想她,尤其是橙橙。

    穆熠宸认真开着车,听着那句话后想起来早上他在女儿房间里听到女儿说的话,还有女儿那很是担忧他的眼神。

    “你可以回去问问他们。”

    穆熠宸想,我还是不要告诉你,那两个小东西压根没有想念你,反而都因为你不在而玩的很放肆。

    而那个想她想的要死的人,竟然没有被问到。

    穆熠宸有点伤感的叹了一声,然后又苦笑了一声。

    想来自己这辈子就砸在了穆太太的手里,然,穆太太心里,……

    她曾说他排第一。

    不过穆熠宸现在非常怀疑他老婆口中那个第一的位置。

    开车回家后两个小家伙都已经洗完澡准备睡觉,钦慕先去了橙橙房间,小家伙一看到她立即用被子盖住自己的小身板,还大喊了一声:啊!

    “穆程阳,有点夸张哦!”

    钦慕轻声跟她儿子提醒着,抓着门框的手松开,把挡住半边脸的长发拢到耳后,走过去在床边站着,低着眼,很是温柔的看着那个怕被她看光的小家伙,然后转眼看向门口双手插兜靠着墙边的男人:“你小时候也这样么?”

    “忘记了!”

    穆熠宸轻笑一声,如今被一身西装掩盖着的强大身躯,好像不曾渺小。

    钦慕微笑着,又看向儿子,抬手摸了下橙橙的小脑袋瓜:“要不要去跟妈妈睡觉?”

    橙橙下意识的就看向穆熠宸,然后用力摇头。

    钦慕……

    “一晚没见我,一点都不想我么?”

    钦慕有点失落的问儿子,又转头看穆熠宸,用眼神告诉他,此时她真的很伤心。

    穆熠宸并不说话,只是看了眼自己的儿子,心想,还好这小子懂事。

    钦慕硬是抱着橙橙在他额上用力的亲了一下,橙橙看着钦慕嘴巴上的口红,然后用力的擦自己的额头。

    钦慕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嘴唇,心想这个唇膏是不会掉色的,这小子竟然这么嫌弃,真是让她的心都碎了。

    还好女儿是热情的,钦慕刚过去,欢欢就在床上抱着钦慕亲昵的叫她。

    “妈妈,欢欢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欢欢悄声在钦慕耳边说,然后下意识的看了眼站在旁边沉默着看她们的男人。

    “嗯?什么事?”

    钦慕低眼看着女儿,然后把自己的耳朵凑向女儿的唇边。

    话还没听清楚,先被欢欢的呼吸给弄的有点受不了,钦慕只得稍微远离,欢欢看她的眼神像是没有听懂,又仰着头对她说了一遍,说完后咬着自己的嘴唇看了眼她爸爸。

    钦慕想明白女儿的话之后才又看了眼穆熠宸,也不过是轻轻地笑了下。

    “你们快去睡觉啦,我也要休息啦!”

    欢欢突然拉着被子躺下,准备睡觉。

    钦慕便从床边站了起来,走到穆熠宸身边后低声说:“我们回去吧!”

    “嗯!”

    穆熠宸答应着,走之前又看了眼他女儿,他猜测这丫头肯定说早上的事情了。

    不知道为什么,钦慕不在的时候,他就特别愿意守着欢欢,总有点嫌弃橙橙。

    回到房间后钦慕关上门,双手抵着冷硬的门板,看着走在前面的男人的背影,穆熠宸感觉她站在门口没再动就转了头,漆黑的眸子看到她温柔如水的眼。

    钦慕的唇角微微动了下,然后对他说:“看来穆总在穆太太离开家的这一晚,真的没睡好呢!”

    穆熠宸也不矫情,走回去在她面前,遮住她眼前的光以后低声对她讲:“忘了曾经因为你我有过好多年的失眠症?”

    他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听了的人心里却是刺刺的。

    钦慕看他的眼神,都带着一层水雾。

    房间里很温暖,温暖的叫人觉得眼前有一层水雾也没什么,穆熠宸抬手轻轻地抚摸她的脸:“我也以为,过了这么多年,我们如今过着这么幸福的日子,我早已经不会有那样的情况。”

    可是,他还是高估了自己。

    她不在的日子,无论他们的关系多么好,他还是会失眠。

    他想,会不会前生,他们是连体婴儿,这一世分开的每分每秒才会叫他这么痛苦。

    穆熠宸低下头,抵着她温暖的额,轻声对她说:“以后还要不要丢下我自己去看那个女人?”

    钦慕觉得穆熠宸的脑袋特别硬,让他抵着额头,稍微沙哑的嗓音对他说:“你这样,很像是粘人的小孩子呢!”

    “我在女儿面前都不要面子了,在你面前……”

    穆熠宸垂着的眸子望着她的眼睫,鼻尖,然后低下头去,轻吻她的唇。

    钦慕稍微抬了抬眸,就看到穆熠宸漆黑的眼里的嘲笑。

    他这种嘲笑,好像是在嘲笑他自己?

    又不同于普通的嘲笑,好像是幸福的嘲笑。

    钦慕情不自禁的抬起手来,从他的颈上往上,去抚摸他的脸:“幼稚鬼!”

    她的声音那么轻,轻的好像是在给穆熠宸挠痒痒,穆熠宸轻笑着,丝毫不以为然,只是在又亲了她几下后,呼吸开始混乱起来,像个着急的大男孩,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让她骑在自己的腰上,抱着她转身往床边走去。

    “幼稚鬼现在要干的你哭着哀求了!”

    穆熠宸把她压在床上,一只手抚着她上衣里,一只手抚着她细长的腿直到她的膝盖处,将她的膝盖内侧握住,盘在他的腰上,那低沉的嗓音,像是一个捕猎者,谨慎的又骄傲的捕猎者。

    ——

    早上钦慕早早的就起了床,果然老爷子已经在窗外跟管家打太极了,因为好久没有去工作室,所以今天蓝色的条纹西装跟白色的衬衫,钦慕出门的时候套了个羽绒马甲,走去跟爷爷他们打招呼。

    “爷爷早!李叔早!”

    “少奶奶早!”

    李叔礼貌的跟她打了招呼。

    “怎么不多睡会儿?这么早起,可不是你们年轻人的作风!”

    老爷子却比较实在的问她。

    “您这么说,以后我更不敢睡懒觉了,我也来跟爷爷学两招如何?”

    钦慕看着他们的招式动作都很缓慢,便站在边上认真的瞅着他们的样子跟着学起来。

    爷爷稍微转眼看她,然后有点赞许的嗯了一声:“还带着那么点样子!”

    “是吗?”

    钦慕听后更是开心的跟着学了。

    冯芳华下楼后在一楼的窗口看着,落地窗外那个女孩子笔直的一双大长腿弯曲着,跟着两位老年人学太极的样子,只让她想到平易近人这四个字。

    外人都说钦慕不爱言笑,甚至有些可怕,但是冯芳华却觉得,这个女孩子还不是随便她怎么欺负?而且,她到底哪里不爱笑了?分明是那些人跟她不合拍而已。

    谁要跟不合拍的人在一起说说笑笑?那未免也太无聊!

    那天冯芳华出门刚好遇到上次慈善活动一起吃饭的几位女士,几个人见到她全都客客气气的,不过她可是一点也没客气的讽刺了她们一顿。

    在小辈面前说话还那么没分寸,亏她们活那么大年纪。

    早饭后钦慕便自己开车去了工作室,小美看到她后以为自己认错人呢,激动地立即跑到她跟前去,一楼大厅里,用力搂着钦慕的脖子抱着:“你是我的好姐姐吗?我快要想死你了!”

    钦慕忍不住轻笑了下,抱着外套站在她面前,轻轻地拍了下她的肩膀低声在她耳边说:“我不是你的好姐姐,我是你的坏上司。”

    小美下意识的立即就松开了她,钦慕情不自禁的笑了下:“干嘛反应那么大?真不认识我了?”

    “你!你!你!现在我手里有一百分文件等着你签字,你别想今天上午能休息,还有,我们咖啡机坏掉了,你别想今天上午喝咖啡!”

    小美结巴了一会儿,终于说出话来。

    “哇哦!我就不在这么几天,竟然这么多事情?不过我们是时装设计工作室,你确定你有一百份文件要我签字?”

    钦慕也震惊了一下子,不过跟小美比起来,她还是太平静。

    小美被她戳穿,无奈的看她一眼:“那,咖啡机是真的坏了!”

    “带我去看看!”

    钦慕说着,搂住小美让她转身,然后两个人一起去了小厨房。

    咖啡机果然是坏了,钦慕有点苦恼的摇了摇头:“找人来看过吗?”

    “嗯!说是可以修,也可以换,所以我等你回来问你!”

    小美点点头,跟她说道。

    钦慕……

    这点小事,电话里就可以解决了,这丫头最近很仔细啊。

    “可以修,也可以换,那就是修的话要花差不多的钱了?”

    钦慕漂亮的大眼睛望着小美脸上的表情,认真的,不错过她任何的一个细微表情。

    “嗯……是啊是啊!”

    小美反应过来后用力点头。

    “那就换新的吧,如果你喜欢,就买两套,找财务报账就是,另一套,算是工作室送给你跟赵淮的结婚礼物。”

    钦慕又看了眼那个看上去还崭新的咖啡机,虽然他们用了几年了,但是外表看上去还跟新的一样。

    不过坏掉的,终究要扔掉,不然留着也只是占地方,久而久之还会碍眼。

    小美却是在钦慕出去后还有忍不住看了看那台咖啡机,忍不住嘀咕了一声:“那这一台该怎么办?”

    小美原本是想这一台她抱回家去凑合着用的,结果钦慕一回来,竟然说要送给她一台当结婚礼物,小美就觉得,扔了的话好可惜,而且她用了好几年已经用出了感情。

    所以去买咖啡机的时候,她还是只买了一台。

    虽然老板可以坑,但是姐妹不能坑啊。

    小美觉得自己好有良知。

    不过在她快乐的在外面买咖啡机,吃冰激凌的时候,钦慕却是在办公室里忙碌的,真的一个上午都没干别的。

    一百分材料到是没有的,不过,三五十份还是有的。

    钦慕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要扩展她的工作室,不过现在,她却又觉得,自己干这么多活真的好累啊。

    所以,最起码还可以再招一个进来。

    中午好不容易捞着休息一下,她便叫餐厅给她送午餐过来,自己坐在一楼会客室等着吃饭,顺便刷手机,然后就刷到小美拍的朋友圈。

    钦慕轻叹了一声,心想这丫头的心怎么这么大啊?上班时间发的这种朋友圈,她得有个多好的老板啊?

    餐厅来送午餐的时候,赫连好刚好赶到。

    赫连好今天穿着白色的毛衣,蓝色的牛仔裤,把白色的大衣放在沙发边上后就坐过去跟钦慕一起吃。

    “我来碰碰运气,没想到你真的已经来上班了!”

    “再不上班的话,我得发霉了!”

    钦慕轻笑着回答她。

    “钦明珠在京城如何?还像是过去那样张牙舞爪吗?”

    赫连好知道她去看钦明珠,就问了声。

    “在她公婆面前,还挺收敛的!”

    钦慕想起在王家吃晚饭的时候,钦明珠大概在家的时候从来没有那么安静过。

    “也好!嚣张了那么多年,也该收敛收敛了!”

    赫连好一边吃青菜一边跟她说。

    “嗯!”

    钦慕点点头,然后抬眼看着赫连好只吃青菜,问了句:“又减肥?”

    “最近不爱吃米饭,不是特别减肥!”

    钦慕对此不想发表意见,心想不是才怪。

    “对了!景晴要生了!”

    赫连好想了想,还是跟钦慕说了这件事。

    钦慕下意识的抬起眼:“这么快?”

    “他们俩结婚的时候她就怀孕俩月了!”

    赫连好轻笑了下,对她解释。

    钦慕条件反射的点点头,心里想着,原来不爱也可以生孩子,也或者……

    景晴已经爱上了甄桀?

    钦慕在照片上看到甄桀,觉得还是不错的,说不定景晴终于遇到自己的真爱了呢?

    “曾经爱穆熠宸爱的死去活来,好像就算天崩地裂也要爱着他一样,没想到那么倔强的景大小姐还是跟别的男人结婚生子过起了平静的日子,慕慕,你说人生到底有什么不可能的?”

    赫连好突然有点伤感,不自觉的想,如果有一天自己不在了,景峰,会不会也在几年后,就爱上别的女人,跟别的女人成立新的家庭。

    “还是有的!”

    钦慕柔声回应。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