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5章 二人游戏
    “穆熠宸……”

    钦慕难过的叫他,声音沙哑到她自己都听不清自己的声音。

    “不说就要接受惩罚!这是我们从今往后的规矩!”

    “什?嗯!”

    钦慕还不等问出来这不公平条约谁承认了,又被咬住。

    ——

    穆熠宸玩半个小时到酒店,直接去了楼上雅间,几个男人早就点了菜,并且喝了好几杯,见他来大家也没客套,他自己坐在中间的椅子里,有点闷的做了几秒,然后倾身去拿了酒杯就先喝了一杯。

    给自己找不痛快!穆熠宸认为自己应该是天下最蠢的男人!

    江之远端着酒杯绕到他身边去搂住他的肩膀:“谁惹我们宸哥不高兴了?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说出来,我们给宸哥报仇!”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有点犯愁的看了江之远一眼,然后又无奈的垂下头。

    “熊心豹子胆也不是谁都敢吃的,也就我们小慕妹妹敢惹他!”

    老秦坐在一边看着穆熠宸回了声。

    老秦今天出门的时候答应了溪梦绝不喝酒,所以这会儿他还没喝过一杯呢,独自保持冷静的坐在一旁看着一群人喝来喝去的,后悔自己干嘛要对溪梦口出狂言,因为溪梦并没有对他提出任何要求,是他自己主动跟溪梦报备,说绝对滴酒不沾。

    “呃!那真没办法了,小慕妹妹还对我跟安楠的事情有莫大的帮助,我如今是站在哪头都不合适啊!”

    江之远想了想,颇为苦恼的皱了皱眉头,拍了拍穆熠宸的肩膀就又坐回自己的位置去。

    有个跟钦慕年纪一样大的男孩子听他们说钦慕便小声问:“小慕妹妹是钦慕么?话说我已经好些年没见她了呢?听说她成了我们宸嫂,她还好吗?”

    那小子眼神有点花痴。

    穆熠宸只是听声音就知道他的心思,所以根本没抬头,倒是赵淮:“弟啊,嫂子能不好么?有宸哥照应着,你就别多管闲事了!”

    “是是是!赵哥说的是!”

    那位小帅哥立即低下头,不敢再乱问。

    年少时候的感情,总是不牢靠!

    虽然曾经总是牵挂着,可是后来回来,人家早就是别人的妻子,还是他们城里大佬的人,而且看样子,真的是不能多问呢。

    ——

    钦慕被穆熠宸扛到楼上去了,自己在楼上点了餐,然后一边吃饭一边等穆熠宸,吃饭的时候不小心烫到嘴,差点疼死。

    可是,她却是半点怨念也不敢有的。

    她爱他,其实已经不需要口述了,可是他偶尔执拗。

    钦慕知道自己有问题,应该跟他掏心掏肺,何况只是区区我爱你这三个字。

    以前是因为有顾忌,可是现在,好像在一起太久了,久到她忘记那三个字该怎么念出来。

    就像是她能在领导病危的时候激动地叫爸爸,那却也是这些年唯一的一次。

    钦慕还是吃了比寻常都多的东西,或者是因为心里想得多了,忘了自己在做什么。

    小美他们也在楼下的某个包间里一起吃吃喝喝,工作人员来上菜的时候提醒过她,她也只是点了点头,没让人告诉楼下她也过来了。

    她想,现在自己这样,还是低调点的好,毕竟家都不敢回的人。

    如果穆熠宸不在,晚一些她就自己悄悄地回家去,等长辈们都睡下。

    她还有些小孩子的心性,好像在内心里,还挺顽固的。

    穆熠宸十一点才回来,她已经洗完澡,穿着整齐的衣服,等他带她回家,结果……

    ‘砰’的一声巨响!

    开门声大到她以为进来了逮人,等她站起来,转头看去,却发现是她老公的时候,钦慕张着漂亮的小嘴巴,却是半个字说不出来。

    他那直直的,幽暗的眼神,分明是喝多了!

    “你怎么穿成这样?”

    穆熠宸问道,然后慢吞吞的解着衬衫扣子向着她走去。

    钦慕突然有种如临大敌的感觉,怎么觉得他好像要扑上来,再把她重新揉碎了吃一边呢。

    嘴巴突然疼的要死,钦慕抬手轻轻地压着自己被咬的嘴唇,眉眼间微有些慌:“你怎么喝这么多酒?”

    “一人一杯,就这样了!今晚人实在是太多!”

    他走过去,然后扑通,倒在了沙发里。

    钦慕往旁边一闪,一颗心都差点因为他这一下而蹦出来。

    低着一双大眼认真盯着他:“你,你没事?”

    “我没事?什么事?我有事!”

    穆熠宸慢悠悠的抬眼,恍恍惚惚的眼神看着她,突然捕捉到她眼神里的慌张,然后抬手一把捏住她的手腕。

    钦慕听到自己的手腕好像发出咯噔一声,整个人转了半个圈,落在他膝盖上。

    钦慕紧张的望着他,呼吸都有些乱:“穆熠宸,你又喝多!”

    她带着恼意的声音,穆熠宸却是轻笑了下,在她颈上用力啃了一下,钦慕想自己的脖子应该要断了。

    穆熠宸缠着她:“你总不肯面对你自己的内心!钦慕!”

    钦慕的心一颤,突然就安静了下来,低低的望着他,看他那漆黑的眼眸中带着些疼痛,钦慕也不自觉的疼了。

    “那三个字有那么重要吗?”

    “我问你!你有没有在我睡着,或者喝醉后,偷偷对我说过这句话?”

    穆熠宸没理她,重要不重要的,他认为不是傻子应该都知道,只反问了她一声。

    钦慕点点头:“嗯!”

    她说过,好多次!

    她自己数不清楚了!

    穆熠宸没再说话,只是轻笑了下,抵着她的额头一再的研磨。

    “睡觉!”

    他低声对她说了声,钦慕觉得自己好像没有听清楚,却是下一刻就被他横抱着往卧房走去。

    不是该回家么?

    她又没喝多,完全可以把他载回去。

    可是……

    好像,还没等跟他说,就已经被他带到了床上,然后……

    穆熠宸鲜少的这样快入睡了。

    钦慕躺在他身边静静地看着他睡着的模样,因为喝了酒,眼睑下竟然有些泛红,钦慕抬手,轻轻地帮他揉了下。

    起身靠在床头的时候,穆熠宸条件反射的就到了她怀里,在她小腹抱着她躺着。

    倒是方便了她抚摸他的脸,钦慕轻笑了一声,然后就忍不住像是哄小孩睡觉那样哄着他,直到他睡熟以后。

    十二点,她开车回了家。

    不是不想跟他睡,而是女儿等着她明天早上送上学,既然答应了穆程欢小朋友,她不想失约。

    而穆总这位大朋友,应该没问题的!

    钦慕回到家后就把高跟鞋给脱了,然后悄悄地往里面走去,直到上楼,才听到有人在旁边低低的叫了她一声:“少奶奶吗?”

    钦慕听到是张姨的声音,转过头去:“您还没睡呢!”

    “这就睡了!”

    张姨低声跟她说道,钦慕跟她道了晚安,然后又轻手轻脚的,拎着鞋子上了楼。

    钦慕悄悄上了楼后去欢欢房间看了看,那小丫头抱着她外公给的布偶睡的好不香沉呢!

    又去看了看儿子,然后悄悄地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心想幸好现在黑灯瞎火的,谁也看不清她嘴巴被穆总要糊了。

    明天,应该就好了!

    钦慕期待着,然后回到房间里,换衣服,睡觉。

    穆熠宸还独自在酒店的套房里睡着,完全不知道他老婆已经丢下他悄悄地回家了。

    早上钦慕六点半醒过来,贴了面膜跟唇膜,弄干净后把颈上也擦了一层遮瑕才敢下楼去。

    嘴唇没有好,不过她擦了深色的口红。

    在这个冬天里,显得跟这个温暖的家格格不入。

    不过她就当没看出大家看她时候的疑惑眼神来,只像是寻常那样跟大家打招呼:“大家早啊!”

    用人们也只得像是往常那样跟她打招呼,然后个自己忙开。

    钦慕又去外面跟着老爷子练太极了,老爷子看着她像模像样的,忍不住叹了一声:“慕慕啊!你要是我孙女!我肯定在你高中的时候就把你送进部队去了!”

    “为什么?”

    钦慕好奇的问他,动作依旧很稳。

    “能吃苦!能受累!还好学!就凭这三点,你就能在部队里混个小官,等你服兵役期满,我就可以给你在相关部门找个工作,咱们家也算是有个当兵的出身。”

    老爷子对女孩子其实也没怎么寄予厚望,不过他说着说着,竟然有了那样的想法,如果钦慕当年去当兵了,说不定后来,还真的是个那方面的人才。

    “那您怎么没让倾心去当兵?”

    钦慕听后,眼眶有点热,撇开话题,好奇的问他。

    “倾心啊!那丫头可吃不得苦!就喜欢吃巧食。”

    老爷子想起来穆倾心上高中的时候,他不是没有提过啊,可是那丫头一听当兵就像是腿上给她装了两个风火轮,跑的比谁都快,扬言要出国留学,但是穆熠宸已经离开家那么多年,冯芳华哪里舍得女儿再出国,当兵的事情便那样不了了之了。

    “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家里没再有去当兵的!唉!”

    老爷子想着,不自觉的叹了一声。

    “那也未必啊!以后让穆程阳去!到时候他就算不想,我跟他爸爸也肯定把他绑了去!”

    其实没能去当兵,穆熠宸好像也挺失落的,至于钦慕嘛!是觉得小孩子在部队锻炼一下,出来后整个人都会不一样,虽然儿子的事业她没怎么想管,可是儿子的学业,她觉得自己还是能管上一管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