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章 屡试不爽的招
    “穆太太,让我来提醒你一声,这样下去,你马上就要没力气了,现在投降的话,我还会对你从轻发落!”

    “我才不需要你从轻发落!”

    钦慕眼神一闪,趁他不注意,撒腿就往靠近楼梯的地方跑。

    穆熠宸立即追上去,他那大长腿追钦慕……

    好在钦慕的小身板够灵活,穆熠宸又怕伤着她所以不敢追的太紧。

    钦慕到了楼上就去书房,因为怕自己跑去卧室被他追上,那就太方便他行凶了。

    却没料到,往书房跑,同样是死路一条。

    她打开书房就躲进去,穆熠宸却是小半的身子也都贴着门缝。

    钦慕怕把他炸成两半,立即不敢太过分,紧张的浑身发颤,声音也很不稳妥:“你,你这样算是耍赖!不算抓到我!”

    “宝贝!你这招真是屡试不爽呐!”

    穆熠宸微笑着,特别委婉,特别宠溺的,又特别坏心的,望着她提示。

    钦慕……

    “书房里也不错!”

    穆熠宸进去后立即将她困住在自己的怀里,低眸看着因为刚刚一路跑上来还在气喘吁吁的妻子,在她耳边低喃。

    钦慕的脸上烫的厉害,穆熠宸的双臂在她胸口压着,她低眸就能看到的呼之欲出。

    这场雪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才能停,但是书房里的暧昧却是在不久之后就停了,钦玻幕里,挺拔的男人霸道的横抱着女人通往房子里的最大卧室,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展开最温柔的攻击。

    ——

    穆宅!

    雪后的早上,老爷子难得没有出去打太极,而是在客厅里关注起了本市新闻。

    果然不出冯芳华所料,昨晚太冷,路面有积雪的地方迅速上冻,本市已经在昨晚到今早之间发生十几起车祸。

    冯芳华从厨房出来也听见了新闻里记者播报,迈大了步子走过去。

    老爷子皱着眉头看着那些事故车辆,有两辆车子几乎是被撞碎了,而那一块的路面,还是昨晚的那块薄冰,后来下的那场雪厚厚的一层,却是因为来不及融化所以没有成冰。

    “唉!”

    老爷子叹了一声,有点感慨这样的天灾。

    “幸好这小两口昨天晚上没回来!”

    冯芳华本来还对那夫妻俩有点怨念,但是看了新闻后却只剩下庆幸。

    “唉!昨天下午这雪下的不紧不慢的,晚上又停了一阵,今早的路面还在打滑,估计很快就会有封路的通知。”

    老爷子寻思着,跟儿媳妇讲着。

    “嗯!那我们今天就不出去了吧?欢欢学校反正也放假了。”

    “那姐弟俩早就跑院子里去玩了,今天不用出门也能让他们玩的尽兴。”

    老爷子想着那俩小的从楼上爬起来就让阿姨带着他们去外面玩,不自觉的轻笑了下,平日里不见他们起的那么早,这种天气他们倒是总能最早的爬起来。

    也不找爸妈,也不找爷爷奶奶,下楼的时候就抱着最暖的羽绒服,跑的那叫一个快。

    那姐弟俩的腿都很长,还真是当兵的好苗子。

    老爷子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又想到这件事,然后又偷着乐了一回。

    不过电视机里,记者还在继续报道今天的路况,冯芳华坐在了边上认真的看了起来。

    钦慕跟穆熠宸八点多才醒来,打开了主卧的投影仪,没人想起床,仿佛外面的冷,在室内也感觉得到,两个人搂在一起,窝着被子里看新闻。

    看完新闻后钦慕转了个身,直接去搂住了穆熠宸的身上,只想一直跟他睡下去,就这样一直睡下去算了。

    穆熠宸低头看了看她,任由她继续睡,然后自己继续认真的看新闻。

    没多久钦慕的手机就响了,钦慕刚要睡着,所以不愿意接,穆熠宸便稍微动了动,拿了她枕头边上的手机,看到是领导两个字,他低了低头:“领导打来的!”

    钦慕没说话,只是在他胸膛蹭了蹭,穆熠宸便接起了电话:“您早!”

    “嗯!你们还没起?”

    钦海明突然有那种想法,那小两口还在被窝里吧?

    “我起了!慕慕没起,您要跟她说话吗?我叫醒她!”

    穆熠宸低着眸子看着在自己胸膛抵着的女人问电话里。

    “不用不用!天冷,让她在家睡觉也好!她这两天心情还好吧?”

    钦海明犹豫着问了后面那句话。

    “嗯!还不错!您不用挂心!”

    穆熠宸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又沉稳的作答。

    “那就好!今天上午路滑,你们俩还是能别出门就别出门了!”

    钦海明挂断前又多交代了两句。

    穆熠宸没有反驳,主要是也真的没打算出门。

    挂了电话后又躺下,就当自己跟怀里的这个,是两个无所事事的人,两个人抱着一起,睡个昏天暗地就好。

    穆熠宸又把投影仪关了,然后埋头跟钦慕继续睡觉。

    钦海明的电话里,还在担心钦慕会因为下雪而心情异常,穆熠宸睡觉前想着钦慕昨晚的反应,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任何问题。

    本来是没问题,可是看了那些车祸后,她却在又一次进入梦乡后梦到了当年的那场车祸。

    梦见了她的母亲躺在血泊里的样子。

    她想起雪里因为鲜血的流出,被血里的温度感染冒出的热气……

    这场噩梦,叫她浑身像是洗了个澡没擦就出来一样,更让她浑身发凉。

    “慕慕!慕慕!”

    穆熠宸感觉着她的身体抖得厉害,又不停的出汗,就知道她在做噩梦,怕她在梦里呆的太久,赶紧的叫她。

    钦慕听到声音后很努力的才睁开眼,然后晕乎乎的仰起头,紧紧地抱着身边的男人。

    没有言语,她只是嗓子里干的发疼,努力的咽了口口水,才稍微好了一点。

    穆熠宸只是拥着她,一只手轻轻地压住她的悲伤,一只手搂着她的后脑勺处,让她不至于在惊慌。

    呼吸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平稳的,之后安静的空间里,传出来她低弱的声音。

    “我以为我已经放下了!”

    “没事的!”

    “穆熠宸!爱我!”

    像是要以这种最快的方式去忘记那场噩梦,她求助的望着他。

    穆熠宸也想,但是却不是在这种时候,他只是轻吻她的额头:“大概是太饿了!我去帮你煮饭!早点起床!”

    他的声音那么温柔,眼神里却没有半点要顺着她的意思。

    钦慕在他起床后心里顿时一阵失落,冷冰冰的,难受的,空落落的要紧。

    不过他大概是不会一直像是哄小孩子那样哄她,钦慕明白,她自己早该从这些事情里走出来,所以还是爬了起来,埋着脸在手里冷静了一会儿,然后下床。

    小区里的雪被清理的很快,不愧是超豪华小区。

    钦慕站在窗口俯视着楼下,那里差不多已经被清扫的干干净净,只余一些草坪里有些积雪没被处理。

    那些草,需要这条冰的人会死掉的被子来让它们明年更加生机勃勃吧?

    钦慕慢吞吞的在洗手间里洗漱,穆熠宸却是早已经在厨房里将要做的食材都准备好,点火。

    等她不急不缓的下楼的时候,穆熠宸已经将两菜一汤都准备好,刚好摆放在桌上。

    钦慕走到餐厅,看着他正在专注的摆盘,忍不住就看的有点痴了。

    “我们无情的穆总煮饭还挺快的嘛!”

    穆熠宸抬了抬眼,看她眼中含着笑意,还有些讽刺,也不生气,只低声说:“过来吃饭!”

    她是真的饿了,而且他又不以为然她的样子,所以钦慕就走过去拉开椅子坐下了。

    吃饭最重要。

    这么冷的天,吃饭当然要先喝汤了,她很积极的帮自己盛了汤,然后又抬眼看他的空碗:“我帮你盛汤么?”

    “我自己来!”

    穆熠宸说了声,漂亮的手端着碗自己盛汤。

    钦慕端着热腾腾的碗,觉得在这样冷的日子里有碗热乎乎的汤,简直是太美了。

    而对面还坐着一位美男子,从那巧夺天工的五官,到那双漂亮的长手,每一个地方都叫人看了忍不住胃口大开。

    吃过饭之后两个人也没再看新闻,穆熠宸当然是不愿意勾起钦慕不好的回忆来,而钦慕,跟小美通了个电话,然后就一直抱着画板在穆熠宸身边画图了。

    穆熠宸在看体育节目,不过他没办法专心,偶尔,他老婆画图的声音不经意的传入他的耳朵里,他总情不自禁的转眼看身边的人。

    也或者,不该用偶尔这个词。

    穆熠宸偶尔的,眼神里带着浅笑,那种欣赏的眼神,望着他老婆。

    钦慕却是一直低着头,从来没抬抬眼看她老公。

    中午一点,太阳出来了,他们俩三点多便回了老宅去,路上的薄冰滑的还算快。

    两个人回到家后正在家嗑瓜子聊天的长辈们看着他们,还问他们:你们俩怎么这个天回来了?

    “天气不是不错吗?”

    穆熠宸走过去坐下,看了看窗外的夕阳无限好。

    冯芳华磕了几颗瓜子,没再说话。

    钦慕坐在穆熠宸身边,跟长辈们打过招呼后便安静的在旁边喝茶。

    “外面的冰都化了?”

    老爷子问了声。

    “嗯!”

    钦慕点着头答应。

    “还想跟你们打个电话让你们今天别回来,等这路面都清理干净了再回来。”

    老爷子又说道。

    让人有种,好像隔着的不是半个城市,而是好几个城市那么远的路。

    但是,里面又全都是大家对他们浓浓的关心。

    “外面的路面全都清理好了呢!”

    钦慕回应道。

    也不得不承认,领导大人下达的指令,部下还是完成的很好的,这是不是也能说明,领导大人的能力还是有的呢?

    “这天,还真是让人提心吊胆的,不过咱们市里的落实能力一向是比较靠前的,那我晚上出去跟老李他们一块吃个饭去?”

    穆子豪点着头说着话,然后又小心翼翼的问他老婆大人。

    冯芳华一听他说要去吃个饭就有点不高兴,昨晚穆子豪就跟她说过了,要跟那几个老朋友一块吃个饭,冯芳华因为慈善活动的事情就想跟那些人断了关系,穆子豪又总是扮演好人的角色,叫她很是不高兴。

    “钦慕你说说,像是那种在活动上当着你的面嘲笑我的人,我还有没有必要交朋友?”

    “啊?”

    冯芳华突然跟她说话,完全没理穆子豪,钦慕有点懵。

    穆熠宸也好奇的看向自己的小妻子。

    钦慕回过神后定睛望着冯芳华:“如果是我的话,那自然是不会与那些人再去交什么朋友了!”

    冯芳华听她说完后才看向穆子豪:“连她这个年纪都懂的道理,你还能不懂吗?”

    “你们女人之间的事情,怎么还非要牵扯到我这里来,我们几个老朋友多少年的感情了,再说了,他们那几个太太身上的问题你早些年就知道了,怎么现在突然这么介意起来。”

    “我要是还不介意,人家还当我是个软柿子呢!”

    冯芳华跟他顶撞起来。

    “谁敢把你当软柿子啊?我看这荣市找不出一个来!”

    老爷子突然插了一句。

    原本冯芳华咔在喉咙里准备对穆子豪说的那些话一下子都被堵了回去。

    “爸!”

    冯芳华无奈的叫了他一声。

    老爷子哼笑了一声:“哎呀!累了!起来活动活动!”

    老爷子把手里的茶杯终于舍得放下,慢慢起身来,绕到窗口去站着,双臂舒展着。

    穆子豪已经不敢再说话了,因为他老婆的脸色实在是太差了,至于钦慕,就更不敢乱说了,穆熠宸嘛!这些家长里短的他从来不过问。

    只是忍不住多看了他老婆一眼,赞赏有加。

    钦慕坐了会儿就去了游乐场,那俩小的在里面坐着,低低的在交谈着什么。

    她走过去在他们俩背后,抬着眼才好不容易看清楚了,一人怀里抱着一个小罐子,里面被堵的满满的,白色的东西。

    雪?

    钦慕猜疑着,然后轻轻绕过去站在他们俩面前,认真凝望着他们俩。

    姐弟俩本来正在争执谁的雪会先消失完,突然觉得眼前的光被挡住,两个人下意识的都抬起头,然后就看到了钦慕。

    “妈妈!”

    “妈妈!你挡着我们了!”

    橙橙乖巧的叫了钦慕一声,欢欢却是有点不乐意被挡住光。

    “我帮你挡住光,你的雪就会化的慢一点啊!”

    钦慕低声说道,眼神非常认真。

    俩小家伙都当了真,不过却因为他们妈妈的眼神太过严厉,所以把罐子往怀里用力抱了抱。

    钦慕心想,这倒底谁帮他们找的这个东西?

    谁想出来的主意把雪装在这些玻璃罐子里?

    “妈妈!我们把这个放在冰库里好不好?这样就算到了夏天,我们也能看到雪了!”

    “你们想让它一辈子都在冰库里?未免太狠心了些吧?”

    钦慕眼眸微动,对他们提出质疑。

    姐弟俩单纯的望着他们的妈妈,对他们妈妈的话竟然也产生了质疑,彼此都在想,难道他们做错了吗?他们只是想雪在夏天的时候还能存在呀!

    ——

    晚上穆子豪还是出了门去约饭,冯芳华碍于老爷子在场,所以也没敢唠叨。

    吃过晚饭后穆熠宸陪着老爷子下象棋,钦慕陪着欢欢去睡觉。

    第二天上午,钦慕早早的就去了市政,领导大人的办公室。

    父女俩像是有一阵子没见,钦海明见到钦慕过来看他当然也很开心。

    “坐下!要喝茶还是喝白开水?”

    钦海明说着也坐到了沙发里去,慈爱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女儿问道。

    “白开水吧!”

    钦慕想了想,等下去工作室还要喝咖啡,这会儿喝了茶,等下再喝咖啡,肯定今晚要失眠的。

    “嗯!”

    他转头去摁了内线,秘书很快送进来一杯白开水。

    钦慕捧着水杯坐在沙发里,整个办公室都是以黑白为主,弧形的沙发让人不敢懒散,她情不自禁的挺直着腰板。

    “听王叔说您昨天腰疼的厉害,今天好些了吗?”

    钦慕不想两个人就这么干坐着,便问了起来。

    昨晚八点多,王叔突然给她打电话,说领导大人腰疼的厉害,听说是旧疾,钦慕当时没有给他打电话过去,今天想了想,便直接来了这里。

    “老王这人呐!”

    钦海明笑了笑,无奈的叹了一声,心想他让王叔千万别跟钦慕说,王叔还是说了。

    “您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跟我说的?您也会打电话来关心我不是吗?”

    钦慕问了声,一点也不喜欢他跟自己见外。

    “我那都是老毛病了!人上了年纪,哪有几个身上没疼的?这点小毛病还得让你操心?我这个当父亲的还没到让你真的操心的年纪呢!”

    钦海明说着这话的时候,钦慕听着就感觉,处处都是在为她着想。

    钦慕想,他大概总也不想麻烦她,因为他很多年没有在她这个当女儿的身边。

    但是他们既然是父女,其实就不该这样。

    她虽然不爱跟他倾诉心事,但是还是希望自己的父亲在遇到问题的时候找自己帮忙,哪怕他是去找穆熠宸也好啊。

    “但愿您这辈子都别叫我这个当女儿的操心才好!”

    钦慕忍不住率性的说了一声。

    钦海明眼瞅着她,似是没懂她的意思的样子。

    钦慕却看到他眼神里,像是以为她在嫌弃他,顿时心里一阵针扎,低下头去,眼睛躲闪的望着手里的水杯。

    钦海明也垂下眸,看着钦慕的一双手捧着水杯,大拇指在杯沿轻轻地抚摸着。

    “我的意思是!您的身体要一直好好地!”

    钦慕的声音有些乏味的,枯燥的,但是却很真实的,传入了钦海明的耳朵里。

    钦海明的唇瓣微动,随即轻轻笑了出来:“我会的!”

    “我还得去工作室,就不多呆了!”

    钦慕说着突然急急忙忙起来,放下水杯后把自己背着的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两盒从国外带回来的保健品放下:“这是圣诞的时候去巴黎带回来的,您拿去按时吃!”

    钦慕站了起来,也不敢再去看钦海明。

    钦海明便也站了起来:“我知道了!你开车慢点!”

    “嗯!”

    钦慕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其实并不想就这样离开,多想像是别人家的父女那样,有个可爱的小举动,但是她做不到,所以开始有些犹豫着走,后来却是大步离开了。

    而钦海明就站在沙发边,在她走后还许久不能移开眼睛对着自己的办公室门口。

    好些话,都埋在心底里,不论是钦慕,还是钦海明!

    ——

    钦慕开车去工作室,却意外地接到溪梦的电话。

    路边她把车子停稳,听着电话里溪梦对他说的话,眼神敏锐的望着前方,挂掉电话后就将车子调了头。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婚后霸占娇妻》

    今天两更!祝大家周末愉快哦!有票票的记得看完更新投票哦!么么哒!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