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8章 穆太太还是嫩了点
    穆熠宸给景峰使眼色,让景峰赶紧结束这场战争。

    “你不妨给小好打电话,让她过来找我!”

    那个女孩子一愣,下意识的转头看向景峰。

    钦慕还没等从这个‘可爱’女孩这里回过神,然后又木呐的望着景峰,以为他会不愿意赫连好出现的。

    “她如果不同意,你就说我喝醉了,顺便提一提小李!”

    景峰说的小李就是旁边的女孩子,景峰的表情一直挺严肃。

    景峰走后钦慕还傻站在那里,那个女孩子收起自己摆好的要打架的姿势,转身就紧跟着景峰身后。

    钦慕突然觉得那个女孩子有点粘人,景峰应该不喜欢这种类型,那女孩子应该没戏的。

    只是才跟赫连好见过面没两天,没听赫连好说她跟景峰吵架啊,为什么她从景峰的表现里,觉得那小两口在冷战?

    “你听到了,刚刚他叫我打电话的!”

    钦慕抬眼看穆熠宸,呐呐的声音对穆熠宸说。

    “是!”

    穆熠宸无奈一笑。

    钦慕跟穆熠宸去了楼上,穆熠宸在沙发里坐着休息,钦慕就站在窗口给赫连好打电话。

    “他的事情我懒得管了!既然他愿意叫那个女孩子跟着,我一个外人,无需多言!”

    赫连好在电话里跟钦慕急急地说着,像是正在赶着去什么地方。

    “你们真吵架?你不是说只有景峰甚和你意吗?你这样把他往外推,你确定这是明智的决定?”

    “慕慕!我——算了!反正今天中午我不会去的,马上有场手术,我没时间了,挂了!”

    赫连好站在走廊里,看着前面已经往手术室里跑的同事,她感觉自己力不从心,只得结束了电话。

    钦慕看着被挂断的电话,不由自主的就转头看向沙发里的那个男人。

    “他们好像吵架了!”

    钦慕有些烦闷的走过去,从穆熠宸身后将他搂住。

    穆熠宸一只手翻着手机,一只手去捏她的手臂,轻轻地捏着,像是安抚。

    “夫妻之间哪有不吵架的?就连我们不是也尝尝吵吗?”

    “可是那个女孩子你也看到了!景峰又不表态!”

    钦慕跟他低声提醒,有点替赫连好委屈。

    “也或者不是景峰不表态呢?”

    穆熠宸转眼去看她,温柔的眸子里像是在对她说,大家需要被谅解。

    钦慕想到以前也有女孩子不管穆熠宸怎么表态都紧贴着,转而又无奈的叹了一声。

    “那现在怎么办?”

    钦慕问穆熠宸,她是没辙了。

    “静观其变!还有就是你要相信景峰,无论如何,他都不会给别人拆散他家庭的机会!”

    “可是我不相信那个女孩子!”

    钦慕绕过去坐在他身边,她相信景峰,但是她不能相信其他人。

    穆熠宸也无奈的轻叹了一声,感情这种事,向来难办。

    不过他也是因为怕上班后总被领导欺压,所以才没毕业就开始创建自己的公司。

    他从来就是一匹别人无法驯服的野马,家里的长辈那么凶悍的,都无法阻挡他去追求自己喜欢的女人,何况别的人。

    不多久穆熠宸点的午餐被送上来,两个人便一边吃一边聊,钦慕问他:“要不要给景峰打个电话,等他吃完饭让他上楼来喝杯茶?”

    穆熠宸微微一笑,眼神里全是宽容:“穆太太,我们才刚刚说过要静观其变!”

    钦慕无话好说,便低头安静的吃饭了。

    只是她得找个时间去跟赫连好深入的交谈一下,那丫头竟然瞒着她自己不开心。

    不过下午景峰自己到了他们那里。

    钦慕已经在午休,穆熠宸在看邮件没睡,听到敲门就立即去开了,却是看到景峰的时候疑惑了一下。

    让出位置让景峰进去的时候顺便问了句:“你怎么上来了?”

    “钦慕没有给小好打电话?”

    景峰进去后也没再往里走,在门口问穆熠宸。

    “打过!不过小好拒绝了钦慕的提议,据说是有场危机的手术在等她。”

    穆熠宸看景峰那么上火,就如实说了。

    “又是手术!你知道现在在她心里,工作永远比我重要?”

    景峰双手叉腰,忍着愤怒吐槽。

    “赫连好那份工作还挺神圣的,而且去医院工作不是你支持她的吗?”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低低的望着他,好心的提醒。

    景峰不被提醒还好,被提醒后无奈的轻叹,抬手捂着自己的胸口用力的揉了揉,然后又无奈的低头苦笑。

    “什么叫自作自受?”

    穆熠宸轻笑了下,抬手拍了下他的肩膀。

    “这些都是你们夫妻内部斗争,但是那个女孩子那么明显,你不会没有拒绝过吧?”

    “我说我已经拒绝过,你信么?”

    景峰认为自己一向还是特别严谨的人,他从不在同事那里透露半点感情,更是有些男下属甚至是怕他的,但是那个女孩子……

    “我当然信!只是这个女孩子你还是要想办法早点摆脱的好,否则以赫连好的性子,还有钦慕,估计你往后的日子不能好过。”

    景峰正头疼的也是他说的这事,赫连好一个他已经难对付了,钦慕又帮着赫连好一起折腾他。

    “你就不能管管你老婆?”

    景峰为难的问他。

    “这件事,我不能管!”

    穆熠宸忍着笑,一本正经的对替讲。

    “是不能管,还是不敢管?”

    景峰对他当然了解,除非是跟他切身利益有关,否则穆熠宸永远不敢管钦慕的事情。

    “都有吧!”

    穆熠宸抬手抓了抓自己的额头,羞愧啊!

    “下次你们在吵架,别再找我!”

    景峰有点失望,叹了一声,然后转身就走。

    穆熠宸一只手用力的拍了下自己的额头:“喂!我中午已经跟钦慕说过让她静观其变!”

    “谢了!”

    那个已经往外走的男人没再停留。

    穆熠宸也没追,景峰了解他,他也了解景峰,所以不需要停留,不需要去追。

    景峰晚上回家后赫连好还没回家,那台手术,整整七个小时,赫连好午饭都没吃。

    景峰给她打了个电话她也没接,半个小时候她托着沉重的身体回到了公寓。

    然后一开门就看到景峰正拿着外套想要出去的样子,本来就身心俱疲的赫连好突然眼眶就发烫起来,心里有些隐隐作痛。

    “出去?”

    天早已经黑了!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景峰皱着眉头走上去:“怎么才回来?”

    “要去加班?还是同事聚餐?”

    赫连好没理他的话,只是低声问他。

    这几天他总是因为这些事情而跟她吃顿饭都没时间的样子。

    “找你!”

    景峰知道她是误会了,低声两个字。

    赫连好看着他好一会儿,然后一句话也没再说,低着头往沙发那里走去。

    包包随便一扔,然后就把自己丢了进去。

    “帮我倒杯水再走!”

    她现在渴的要死,也饿的要死!但是不指望他留下来帮她煮饭了。

    景峰先去帮她倒了杯温水出来。

    赫连好没交情,抬了抬眼,看到水杯后接过去,然后仰头就把整杯都喝完,好像一下子身体就有了点力量,然后又低下头:“你可以走了!”

    “我说了,是要去找你!刚刚给你打电话你也没接!所以……”

    景峰没有说下去,但是他以为她会懂了,他只是出于担心,想要去找她。

    “今天中午有位产妇出了车祸,被送到医院去之后就已经岌岌可危……”

    她没说完,突然就哭了!

    “小好!”

    他突然有点不知道说什么,走上前去,手轻轻地摸着她的头。

    “整整七个小时!孩子死了!产妇也还没度过危险期!”

    累的要死!可是还不知道能不能救活一个。

    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她觉得快要死掉。

    她突然来不及顾忌他要去干什么,只是已经虚弱到需要依靠,便抱住了他的腰上,忍不住哭起来。

    这不是她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手术,但是这是第一次,一个足月的胎儿死在了妈妈的肚子里,而妈妈能活过来的几率,也只有两成。

    她抱的越来越紧,景峰的心也因为她低低的抽泣而发疼起来。

    他突然有些后悔了,为什么要让她去医院工作?

    她本来时常开开小差,不怎么正经上班,他还觉得挺好的,可是现在,她越来越专注,几乎已经把那当成了上天赐给她的责任。

    “我饿了!”

    她哭的快要昏厥,但是胃里火辣辣的,提醒着她,已经一天没正经吃东西,在终于理智之后,低声对他讲。

    “已经准备了晚饭!还有力气吗?”

    他低声问道,垂着眸看着那个哭肿眼的女人。

    “要出去,还嫌帮我准备了晚饭?”

    声音虽然虚弱,但是她的确是不理解他的做法。

    他还想做个好老公,可是又不利落的处理掉外面的女人。

    “不出去了!陪你吃饭,可好!”

    景峰发现自己的解释不被相信后,终于放弃了解释,只这样说。

    赫连好仰着头看他,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却差点又倒下,双手条件反射的抓住了他的手臂,站起来后却是抬眼就看到他,近在咫尺。

    景峰突然心疼的要死,叹息里都带着些轻颤。

    他抚着她去了餐厅里,她坐下后看着他早就准备好的饭菜,眼眶再度发烫,视线再次模糊。

    “坐下!”

    景峰对她说了声,让她坐下后他在旁边站着打开了那个一直被扣着的盖子,那里面的汤还热腾腾的。

    “先把汤喝了,我去把才热一下!”

    赫连好低着头喝他盛的汤,一个字也没力气说了,她现在就想好好地吃顿饭。

    景峰从来没看她这么可怜过,好像快要累死了。

    景峰的外套在椅子上搭着,景峰去煮饭后,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来,赫连好下意识的抬了抬眼,厨房是开放式的,所以他肯定能听到,赫连好就佯装自己没听到,继续喝汤。

    景峰去热完菜出来才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眼,然后又放在了旁边,并没有给人家回过去。

    赫连好一直低着头吃饭,看也没再看他,这会儿她有了点力气,但是她想保存,这一晚,她得时刻警醒的,同事说一有状况就会给她打电话。

    她知道,那位母亲醒过来发现自己的孩子没了会很痛苦,会恨不得自己也死了,可是,她还是希望那位母亲醒过来。

    吃过饭后赫连好给钦慕发了个信息,然后澡也没洗就躺在床上挺尸了。

    景峰站在门口看了会儿,她半个字也没再过问他,看了眼时间,才不过八点她就躺下,想必是累坏了吧,既然这样……

    景峰便解着衬衫扣子往床边走去。

    赫连好胳膊压着眉眼,听着动静就抬了抬眼,仰头就看到他躺在了身边:“不出去了?”

    景峰轻轻一笑,却是没有说话。

    赫连好不知道他还要不要出去,只是自己累的要死,所以就又继续用手臂压着眉眼,睡觉。

    “头疼?”

    景峰转眼看她,发现她很难受的样子,问道。

    “眉心更疼!”

    她低声抱怨,却是对他没有要求的。

    他坐了起来,然后去搂着她的肩膀让她枕在自己的腿上。

    赫连好不想把手拿开,因为他太贴心的举动让她有点想哭,眼眶已经湿润了,她不想被他看到自己这幅样子。

    “我帮你揉一下!”

    他说。

    “不用!”

    赫连好拒绝,感觉自己的嘴唇都是烫的,扭头费力的移动着,离开他的腿上。

    “这么好的机会不用?真的想让我去参加什么同事聚餐?”

    赫连好没有说话了,把脸埋在双臂之间,侧着身一点声音也不发出来。

    景峰又躺下,从她的身后将她搂住:“你怎么变得这么傻了?儿子都那么大了,你还犯傻呢?”

    赫连好听到儿子,忍不住苦笑了一声,用衣袖擦了擦眼泪,低哑的嗓音对他说:“那小子说周末叫我们陪他去动物园。”

    “你周末有空?”

    景峰低声问她,手依旧搂着她没松开。

    “你有就好!”

    她早就把周末的空投出来,就是怕景检太忙,没空。

    “我当然也没问题!”

    景峰对她说,手,习惯性的往她衣服里伸过去。

    她的体温有些异于常人的烫,景峰皱起眉头来。

    “你发烧了?”

    景峰问她!

    “就是有些累!睡一觉就好了!”

    赫连好回他。

    “那你快睡!”

    “我在等电话!”

    赫连好对他讲,声音还是很紧绷,低哑。

    “等谁的电话?”

    景峰皱着眉头问她,手继续在她身上,却是从前面到了背后,力道适中的帮她上下抚着。

    “同事!晚上如果产妇有意外,她会立即给我打电话。”

    “我帮你守着!睡吧!”

    景峰心里松了一口气,还以为又是哪位病人的家属追她。

    赫连好听完没多久就睡着了,她太累,太困!

    后来景峰的手机又响了,他调到了震动,但是还是听到,拿起手机后看到还是那个号码,眼内有些恼意,他把那个号码挂断,然后直接拉黑。

    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明天得把那位女下属调离职位了。

    他从来没有想让赫连好跟着他吃苦,他们青梅竹马,二十多年一路走来。

    ——

    “慕慕,我好累!”

    赫连好给钦慕发的信息,钦慕洗完澡后从浴室里出来才看到。

    钦慕下意识的就给赫连好回电话过去,不过接的是景峰,跟景峰聊完之后她挂断了电话,然后独自坐在床沿看着手机发了会儿呆,然后释然的微笑。

    后来她刚躺下,穆倾心又给她发信息:“好嫂嫂,刚刚从你朋友圈盗了一张图,谢谢哦!”

    钦慕:“?”

    倾心:“卖给了我们市最大的媒体。”

    钦慕:“……”

    倾心:“嘿嘿!最近手头有点紧!”

    钦慕:“……”

    倾心:“好嫂嫂,什么时候跟我哥再生个小宝贝啊?我保证送你们份大礼。”

    倾心:“好嫂嫂,是不是跟我哥爱爱去了?怎么不理我了呢?”

    倾心:“好嫂嫂,太晚了,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哦!我知道你最爱我的,么么哒!”

    钦慕看着穆倾心发过来的一条条微信,简直欲哭无泪,那丫头隔三差五就要帮他们夫妻做个宣传什么的,可是卖给荣城的媒体也就算了,现在连同别的城市也要被他们夫妻的秀恩爱给覆盖?

    钦慕想起来就觉得烦闷,那丫头这辈子都会把她吃的死死地吧?小姑子的权利总是大过嫂嫂。

    钦慕正在想穆熠宸怎么还不回房间的时候,看到微信下面一通讯录那里有个好友添加通知,便点开看了看。

    安娜!

    安娜?

    钦慕眉头紧皱,然后不知道该不该加她。

    “安娜!交个朋友!”

    钦慕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从哪里得知的她的手机号什么的,她记得中午走的很急,所以根本没来得及互相留住号码。

    可是现在看来……

    “亲爱滴,下午跟安娜一起喝了个下午茶,她问我要了你的微信号!”

    钦慕正在困惑的时候,温如暖的微信发过来。

    最后钦慕还是接受了好友请求,因为安娜现在正在跟穆熠宸合作,而且两个女人聊个天,总比让安娜跟她老公聊好。

    安娜立即给她发了一颗大大的爱心。

    钦慕没有回,安娜又发了几朵玫瑰,然后才是文字:“穆太太睡下了?”

    “正准备!”

    钦慕回。

    “哎呦!我已经联想到了穆太太在穆总身下像只小野猫那样乱叫的模样,肯定很撩人!”

    钦慕:“……”

    安娜:“太晚了,我就先不打扰了,明天再聊,晚安!”

    钦慕没给她回一声晚安,因为觉得有点瘆得慌。

    穆熠宸从书房回来,刚躺在她身边,钦慕就对他说:“刚刚安娜加了我微信!”

    “嗯!嗯?”

    穆熠宸躺好,转头看她,满眼的不理解。

    钦慕笑了笑,看穆总懵逼的状态她就觉得很逗。

    “要不要看看她发的内容?”

    钦慕笑着问他,心里猜测着穆总看到内容后会是什么表情。

    穆熠宸接过了钦慕递给他的手机,看完内容后眉头就紧皱了起来:“果然是男女通吃!”

    “我觉得她不是男女通吃!”

    钦慕跟穆熠宸说,其实本来钦慕也怀疑安娜是不是有那方面的问题,但是转念一想,这大概是安娜的一种战术,只是想要先稳定她,然后再趁虚而入,把穆总扑倒在床上,沙发上,又或者某条走廊里什么的。

    “你确定?”

    穆熠宸转眼,对他老婆的话,半个字也不信。

    “差不多吧!”

    钦慕不敢保证,但是据她查到的新闻,那个女人几乎夜夜换新郎,哪里还有空招惹女人啊!

    “唉!穆太太还是太嫩了点!”

    穆总抬手抚摸着她的额头,用那种孩子你要愁死我的眼神看着她。

    ------题外话------

    第二更哦!亲爱的们看完书别忘了投票哦!爱你们!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继续求全订!求全订!求全订!

    商业联姻,互惠互利,两个人商定的互不干涉,她以为这一路他们定然是能各自过好。

    但是那两个萌包子的出世彻底把她的计划全部打乱。

    大萌包:爸比,妈咪你们会爱爱吗?

    小萌包:会亲亲吗?

    大萌包:妈咪,爸比爱爱是什么啊?能给我们看看吗?

    小萌包:别的小朋友说我们的爸比妈咪不爱爱,我们俩是你们从山上捡来的。

    爱情或许可以是孤独的酒精,自由的疯狂,一场不动声色的游戏。

    正如婚姻是一种生活方式而并非结局。

    那会绚烂的,会幻灭的,铸就了最美的婚姻……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