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9章 夫妻互相算计的小把戏(上)
    钦慕觉得自己的猜测是有几分道理的,总有些女人会剑走偏锋嘛!

    安娜这边在酒店里拍广告,又一边给钦慕发信息。

    钦慕那天上午在工作室跟同事开会呢,接到安娜的视频电话,她懊恼了一阵,不想接。

    安娜,竟然叫她有点发憷!

    钦慕把手机静音,放在了旁边同事的桌上,继续开会。

    有些人,并不是那么好交往!

    钦慕觉得自己好像并没有能力招惹这号人物!

    毕竟,安娜的心思,她还是了解太浅。

    ——

    中午钦慕去找赫连好吃午饭,赫连好这时候才向着钦慕吐露了心事。

    “我当然知道景峰一直都很拒绝别的女人,可是他本来就是个比较冷漠的人,我有时候,的确感觉不到他对我的感情,而且面对那样热情似火,又有脾气的女孩子,我觉得自己简直是弱爆了!”

    赫连好戳着碗里的米饭,却是一粒米都吃不下去。

    钦慕听着她说的那些话,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声。

    “昨天遇上的时候景峰叫我打电话给你,还提醒我跟你提一提那个女孩子,他当时肯定很渴望你去!”

    “有什么用?我不是没有参加过他们的同事聚餐,而且不止一次,可是那个女孩像是看不到我那样,照样的在他身边,不言不语的,我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反正我很不舒服。”

    所以,赫连好不打算再去参加他的什么聚餐。

    “你是没有遇上这样的女孩子,你要是遇上,也得崩溃!”

    赫连好无奈的苦笑了一下,抬眼的时候看到钦慕也没吃东西,低声提醒她:“先吃午饭。”

    钦慕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碗,又看了眼赫连好的,再看赫连好的起色,她也没什么胃口了。

    “昨天你打电话的时候我跟你说我在准备一场很重要的手术,还记得吗?”

    既然俩人都没胃口,赫连好索性就跟她多聊点事情,只是声音一点力气也没有。

    钦慕听后点点头。

    “那个产妇的孩子在她肚子里就没了呼吸,她产妇今早醒来后得知自己的孩子胎死腹中,就直接跳楼了!”

    赫连好又是苦笑了一下,只是之后却再也笑不出来,眉眼早就变了形,努力的忍着哭,可是眼泪早就哗啦啦的往下掉。

    钦慕也是很震惊,甚至在赫连好呼吸都不能自由之后,也有些紧绷起来。

    “我五点接到的电话说她醒了,庆幸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又接到她跳楼的电话。”

    赫连好想想自己昨天下午动手术时候就已经在担心,整晚睡觉都在梦着那个女人挂了,结果……

    “慕慕,有时候我觉得,我们那么努力的长大,想要寻求的开心,为什么看似那么近,却不能触手可及?”

    赫连好眼前浮现出她跑到医院的时候,看到楼下女人的丈夫抱着女人的血淋淋的尸体哭到没有声音的情景,她突然觉得自己跟景峰的那点小打小闹,根本就是无理取闹,她多想跟景峰平静的把事情解决。

    钦慕抬起手,抓住赫连好的手,用力的握着。

    “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景峰心里只有你!我们这群人里,他一直是活的最理性,又最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他不会葬送你们的感情!”

    钦慕眼神坚定,且又耐心的望着赫连好,柔声安抚。

    赫连好突然破涕而笑,景峰的确一直都是最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他也承诺过她一生一世。

    “我真不知道你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那么多女人围在穆熠宸身边!”

    赫连好突然笑了下,为难的望着钦慕。

    “他爱我!我就跟他一起扞卫我们的感情!”

    钦慕也轻轻一笑,给赫连好解开这道谜题。

    曾经她不确定他们的关系的时候,她什么都不做,只看他的表现。

    现在,钦慕知道他的心,确定他们的关系,所以她会扞卫,那些个想要挑拨离间的女人,她不会让她们得逞。

    “唉!我现在真的是!没有你这么乐观的态度!”

    赫连好无奈的苦笑着摇了摇头。

    一顿饭,两个人几乎都没怎么动筷子,后来钦慕陪着赫连好步行去医院。

    到了医院门口,钦慕拉着她的手,低头对她说:“如果太累,就给自己放个假吧?或者,如果这份工作给你带来太大的压力,就换一份!”

    “还是不要了!我现在很喜欢这份工作,只是最近所有的事情都赶到了一起……慕慕,抱抱!”

    赫连好看钦慕今天这么陪她,像是比她还要懂事的多,突然有点小感动,姐妹果然会在另一半沉沦的时候就变的懂事呢。

    钦慕看她张开了双臂,便去抱她,两个人紧紧地抱着,用力抚摸彼此的后背。

    然后在这个寒冬里分手。

    钦慕看着赫连好进了医院后转了身,也是在转身通往餐厅的停车场的时候,开始阴云密布。

    总不是又要下雪吧?

    钦慕猜测着,然后不自觉的将自己大衣不了往怀里拽了拽,双手环胸抱着自己大步走在风里。

    下午她从店里拿了几件衣服,直接回了家。

    正好杨柏到家里来,钦慕下车的时候碰到杨柏也下车,两个人惊喜的互相对视一眼,钦慕很少见杨柏笑的这么开心,不自觉的也笑起来:“杨大哥!”

    “这么早下班?”

    杨柏笑着点点头,问她。

    “今天是早了点!这是……”

    钦慕只是无意间低了低眼,然后看到杨柏手里拿着的几张请帖。

    “要结婚了!还是跟陆妃!”

    那个他千方百计摆脱的女孩子,现在还是如愿的做了他的妻子。

    钦慕惊喜的望着他,接过喜帖后看着新娘新郎的名字,不自觉的就又笑起来:“真的是恭喜你们了!当初我们还闹出那样的乌龙!”

    钦慕想起当初,穆熠宸帮着杨柏退了陆家的婚事的时候。

    不过缘分这种东西,本来就是这样奇妙。

    “是啊!不过我想,这辈子大概再也没有一个女孩子会像是陆妃那样对我用心了。”

    太久了!久到他终于习惯了陆妃的存在,习惯了陆妃的大小姐脾气,习惯了陆妃一天三遍给他打电话,时不时的闹个小乌龙找他帮忙,如果隔几天陆妃一直没有动静,他竟然会浑身不自在了。

    所以,他忍了!

    或许他们距离相爱还差很远,但是也不一定谁的婚姻都是爱情开始。

    何况爱情那么麻烦,他早也不向往了。

    两个人说笑着,一起进了穆宅。

    穆子豪跟冯芳华去接欢欢还没回来,老爷子自己在沙发里看报纸,听到家里用人跟别人打招呼,便抬了抬眼,透过老花镜,看到杨柏高瘦的身影,然后慢慢的摘下老花镜来,把报纸也放在了腿上,仰头看着杨柏。

    “爷爷!我回来了!还有位贵客哦!”

    钦慕打着招呼走上前去。

    “小柏叫什么贵客?”

    老爷子淘气的问了声,其实在他心里,杨柏是他孙子的朋友,也算是他半个孙子了,尤其是杨柏还是这么懂事的好孩子。

    “爷爷!我来给您送喜帖了!”

    杨柏站在旁边,毕恭毕敬!

    “你小子!当初不是怎么给你你都不要吗?”

    老爷子知道他跟陆妃要结婚,所以就寻他开心。

    杨柏微微笑着,总是任凭君说的模样,老爷子无奈的轻叹了一声:“你的婚礼我是一定会出席的,只是,你可得给我好好表现呐!”

    老爷子说道。

    钦慕站在老爷子身边看向杨柏,总觉得杨柏比穆熠宸还像个孙子。

    “以后在一起了,好好过日子!那丫头就是闹腾了点!不过心肠不坏,也会讨老人开心!”

    老爷子实实在在的对他讲道。

    杨柏点着头答应着,最近他听这样的话听的有点多。

    杨柏送完喜帖离开,钦慕去送了他,然后才想起车子里还放了几件衣服,又打开车门从里面拿出衣服来。

    雪花儿一片片的落了下来,在她关上车门转身要走的时候,钦慕情不自禁的仰头,然后屏着呼吸望着那些往下落的雪花。

    她不敢呼吸,怕雪花遇到她温热的呼吸,会立即融化!

    穆熠宸总是担心她在下雪的时候心情别扭,钦慕低了头,看着手上的素戒,然后微微一笑,迈开步子大步往里走去。

    时光,会带走所有的悲伤!她确定!

    雪花在她的身后继续飘着,然而,却怎么也打不湿她的消瘦的肩膀了。

    穆熠宸晚上回家就看到爷爷穿着钦慕刚带回来的衣服在显摆,无奈的眼神从爷爷身上飘到了旁边自己的老婆脸上。

    钦慕感觉到他的视线,转眼与他对视,微微一笑。

    “我的呢?”

    穆熠宸抬手,把她脸前的碎发给捏住一点勾到她耳后,低声问她。

    “在楼上!”

    因为担心他又抱怨,所以她今天聪明的带了三个人的衣服回来。

    冯芳华下午接了欢欢自己去店里拿的衣服,嫌弃钦慕选的不够合适她。

    穆熠宸听到钦慕的话之后心里才舒服了些,不过还真没想到,他老婆现在竟然开始想着他了呢。

    给他亲自设计外套,还别出心裁的在纽扣上做了手脚,现在给长辈们拿衣服的时候也知道替他拿一件,穆熠宸突然也笑了下。

    “爸爸!妈妈!唔!”

    两个小家伙看他们俩眉来眼去的,叫着他们,在得到他们的注意后却是突然手捂着嘴,做出呕吐的样子。

    钦慕……

    “臭小子!”

    穆熠宸不必钦慕那么沉默,立即那眼睛瞪他儿子了,不过看向他女儿的时候,眼里立即没了那么凶悍。

    俩小家伙捂着嘴就往游乐场那边跑去了,才不管他们俩生气不生气。

    冯芳华看着自己孙子孙女那么淘气也忍不住偷笑了下,心想这俩小家伙学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啊,还会嫌弃他们爸妈了!

    不过好像也是时候让他们尝尝被嫌弃的滋味了,当年,她跟穆子豪可不就是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遭到穆熠宸的嫌弃嘛!

    “对了!听说倾心又卖你们俩的照片了?”

    穆子豪突然问了声。

    对于这件事……

    钦慕不敢发表意见,站在边上无奈的笑了下。

    “你知道?”

    穆熠宸转眼看她那样子,问了她一声。

    “哦!”

    钦慕低着头答应了一声。

    “哦什么?”

    穆熠宸不高兴的皱了皱眉头。

    钦慕无奈的看向他,问他:“倾心说她最近手头有点紧!”

    那是小姑子啊,她一个当嫂子的能说什么?

    而且穆倾心这么明目张胆的卖自己哥哥嫂子的照片,还不是哥哥给的权利嘛?

    又不是头一回了!

    穆熠宸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心想那丫头最近卖照片卖的好像有点频繁。

    “那丫头还能缺钱?我上个月还给了她十万!”

    冯芳华听着钦慕说自己女儿手头紧,一点也不信,条件反射的把上个月的事情说了出来。

    穆子豪转眼看冯芳华,钦慕跟穆熠宸也好奇的看了眼。

    “哦!我是说……她说她手头紧,借我的!”

    冯芳华是怕钦慕不高兴,毕竟她没给过钦慕零花钱,都是钦慕给她。

    “上个月还问我要了二十万!”

    穆熠宸眉头皱的紧了些,站在旁边,双手插兜,略微苦恼,想着那丫头这段时间花钱如流水啊!

    只是这会儿,全家人都犯嘀咕,她干嘛不花她老公的,她老公赚那么多钱就是给她跟孩子用的呀。

    “什么?她还从你那里要了二十万?”

    冯芳华一扭身子,抬头看着站在旁边的儿子,顿时火冒三丈。

    “我看你还是把她的零花钱停了吧!她都结婚多久了?江宴那小子就是做小金山,够她挥霍了!”

    穆子豪无奈的笑了下,对他老婆说道。

    “我是得给她停了!那丫头,又是问她大哥要钱,还敢收我的,这又是卖照片又是什么的,把咱们家当取款机了啊?”

    冯芳华吐槽起来。

    钦慕在旁边听着,总觉得心里好爽,当然了,表面上她是不敢表现出来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钦慕爬到床上,转身到穆熠宸怀里,对他说:“哎!今天妈说要断了倾心的零花钱,你信不信?”

    “怎么了?”

    穆熠宸看自己的小媳妇这么认真,忍不住好奇起来。

    “那丫头处处压我一头,仗着自己是小姑子就欺负我,妈要是真的不给她零花钱,我当然高兴啊!”

    钦慕在穆熠宸面前,没有虚伪的面具,孩子气的跟他聊起来。

    穆熠宸看着她那精彩万分的表情,抬手捏住她漂亮的下巴,先在她唇瓣亲了一下,然后才又抱着自己的后脑勺,依着床头跟她说:“应该会真的停吧,你要是不喜欢,下个月我也不给她了!”

    穆熠宸说道。

    “别别别!万一让她知道了,我的日子就难熬了!”

    钦慕立即拒绝穆熠宸说对穆倾心撤资。

    穆熠宸看钦慕吓成那样,忍不住笑了下,又低声对她说:“知道你现在有多可爱么?”

    “不知道!”

    钦慕把他的手从自己的下巴上撤掉,两只手抱着他的手指,带着点小蛮横看着他。

    “以后多跟爸妈撒撒娇,你想要零花钱也不是不可能的!”

    穆熠宸对她说。

    “我要什么零花钱?我都当妈妈的人了,要给长辈零花钱了呢!我只是随便说说嘛!你千万别当真去找爸妈谈啊!”

    万一闹大了误会,她可就惨了!

    钦慕扑在他怀里紧紧地抱着他:“穆熠宸,你千万别乱来啊!”

    “要被你勒死了!”

    穆熠宸觉得她那两根细弱的手臂,从来没有这么有力气过。

    钦慕低头:“快点说,我是不是很可爱?”

    “嗯!很可爱!”

    穆熠宸忍着笑,看她闹。

    “你老婆这么可爱,你以后多给点零花钱吧!”

    钦慕突然对他眨眨眼,撒娇起来。

    穆熠宸不说话,只是那么静静地望着她继续闹。

    外面的雪还在继续。

    夜风冷的刺骨,路边的行人寥寥。

    而穆家宅邸里,二楼的那个还亮着暗光的房间里,穆熠宸突然翻身将钦慕压在了身下,一只手抬着她细长的腿:“宝贝,你越来越知道我喜欢什么是不是?”

    钦慕看着他那灼灼的眼,大气不敢喘一口,像个要被吃的小东西那样怕怕的凝望着他,眼内又带着某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俏皮。

    “嗯?”

    穆熠宸听不到她的回答,又问了一声。

    “穆熠宸!你只能喜欢我!”

    钦慕抬手捧着他的脸,无比深情的!无比认真的!

    穆熠宸握住她抚摸他轮廓的手,下一刻,俯下身去,性感的薄唇霸道的堵住了她柔软的唇瓣。

    玻幕外的雪景仿佛成了最美的陪衬,身材较好的男人将身上多余的衣物都褪去,露出精壮的胸膛,再次扑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小羊羔。

    ——

    欢愉后,穆熠宸忍不住继续搂着她亲了又亲,安抚了再安抚。

    钦慕被他密密麻麻的轻吻给折磨的呼吸又要紊乱。

    穆熠宸低声对她问:“下次买什么口味的?”

    家里的套套,今晚是最后一个。

    “清新就好吧?”

    钦慕虚弱的跟他商议,总觉得放到那里的东西,不太需要什么特别的味道吧?

    “嗯!我记得有一阵子你很喜欢柠檬味,现在不喜欢了?”

    穆熠宸低沉的嗓音仿佛悠扬的大提琴声,缓缓的倾泻而出,好听的让她快要醉了。

    只是,钦慕竟然想不起自己曾经无耻的自己去买柠檬口味的套套,然后只能跟他呵呵了两声。

    “我们网上订如何?”

    穆熠宸突然别出心事,搂着她起来靠在床边,然后拿过手机,抱着她跟她一起打开了网站,选套。

    钦慕虽然靠在他温暖的怀里,但是这一刻她是羞臊的。

    钦慕看着他搜索的店铺,总觉得他好像很熟悉,这里面真的是什么用品都有啊,一应俱全啊。

    钦慕的小心肝忍不住扑通扑通的,快要跳出来的感觉。

    穆熠宸的大手一滑,随便打开一个连接,然后钦慕就看到那东西……

    “我们不是要看套套吗?”

    钦慕忍不住低声问他,也是提醒。

    “嗯!随便看看!”

    穆熠宸一副很专注的样子,声音也又低沉了几分。

    钦慕有点口干舌燥,不自觉的舔了舔自己被他啃的肿了的嘴唇。

    “看上去还不错?看一下评论里,使用效果!”

    穆熠宸继续跟她说,不过眼睛一直很专注的望着手机上,并没有去看钦慕的脸。

    不过他的脸始终贴着钦慕的脸,并且越贴越紧。

    钦慕觉得自己好像有点难以呼吸了,忍不住皱起眉头来。

    穆熠宸稍微动了动,一只手在被子里‘温柔’的乱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评论区,然后给她念了几条。

    “大部分评论还算不错,你觉得呢?”

    穆熠宸询问她的意见,像是她要是说个嗯字,他就可以买回来,然后让她试一试。

    钦慕的内心呵呵了一声,脸上的表情有点紧绷,非常的不自然。

    “穆熠宸,你返回去首页,我看到一个东西很适合我们呢!”

    ------题外话------

    第一更!晚上六点前第二更!爱你们哦!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求全订!求全订!求全订!

    那一天,民政局门口她手里捏着一个红本静望他远去的背影。

    二十三岁的卓幸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嫁给了二十九岁的傅执,这场商业闪婚让众人始料未及……

    她跟他的第一次,无边的疼痛是她的最深记忆。

    深黑的夜,一场算计,制造出一对可爱的萌包子……

    她跟他的第二次,是在结婚生完宝宝后,

    幽暗的房间,狭小的床上,他霸道的不留余地……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