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爱的kiss
    “妈妈,给爸爸一个爱的kiss!”

    欢欢人小鬼大的,一眼就看穿钦慕是在心虚,立即做出超级可爱的表情来鼓励钦慕。

    “妈妈加油!”

    橙橙超级呆萌的抱着自己的碗,给他妈妈加完油就又捧着那个大碗喝汤。

    冯芳华看着她孙子孙女都那么可爱忍不住笑了下,转眼又下意识的看向那小两口,然后才突然发现不太对劲。

    “熠宸,你要是真生病的话,可不要不当回事啊!”

    于是,她只淡淡的提醒了一声,没再执拗。

    穆熠宸抬了抬眼,听冯女士的声音知道可能是被看穿了点什么,无奈的抬手,大拇指稍微压了压眉心。

    钦慕已经羞臊的抬不起头来,都怪那两个小家伙,当着长辈乱说,叫她都没脸见人了,可是偏偏,小孩子是不懂这些的。

    吃过晚饭后钦慕被穆熠宸连推加踹的赶到外面去了,长辈们跟小家伙坐在沙发里保持安静看热闹。

    钦慕极不情愿,又无可奈何,被他一脚从门口踹出去后不高兴的回头,在家里不敢对他凶,出了门口她却立即把嘴巴撅了起来,用眼神以及表情抗议。

    “瞪什么瞪?”

    穆熠宸眉眼一抬,更是不理她,只是站到她身边让她没办法逃跑,冷冷的一声:“把后备箱打开!”

    钦慕不高兴的嘴巴里碎碎念着,却还是从口袋里掏出来车钥匙,将后备箱打开。

    穆熠宸又抬手推了她的肩膀一下,让她往前走。

    像是回到小时候,清冷的夜里,穆熠宸习惯性的冷漠的折磨钦慕,让她去做她极不愿意的事情。

    钦慕虽然生气,又特别不愿意服从,可是因为打不过,只得听他摆布。

    穆熠宸双手环胸,漫不经心的跟在她背后,只是看她后脑勺就知道她会碎碎念。

    钦慕走到后备箱前面,看着里面的那一大箱,然后又转眼看他。

    “总不是要我一个这么‘瘦弱的女人’抱着这么大的箱子进屋子里去吧?”

    钦慕扭头看他,心想你踹我推我都算了,可是你要我抱着这么大个箱子进屋,未免太没绅士风度了,这种粗活重活,要是有男人在的话,一般都是男人干的。

    “你的能力,我还是信任的!”

    只是穆总那么冷血的,淡淡的一声信任,就回绝了她。

    钦慕条件反射的又瞪他:“虽然不是很沉,但是抱着真的不好看,再说,要是我抱着进去,爸妈跟爷爷肯定会问你为什么不抱着,爷爷一定会骂你小混蛋的!”

    穆熠宸听到后面,眼神半眯,浅笑着看她:“是爷爷要骂我,还是你心里早就骂了我千百遍?”

    钦慕……

    “乖!快点抱起来进屋,外面呆久了会着凉!”

    她的毛外套里只有一件衬衫,穆熠宸略微担心。

    “你还管我会不会着凉?”

    钦慕有点不信任,然后转身去,只得抬手去抱那个箱子。

    她一点也不想把箱子抱到屋子里去,她想扔到外面的垃圾桶去。

    钦慕看他一眼,穆熠宸一直在盯着她。

    “别耍花样,快进去!”

    穆熠宸把后备箱关上,钦慕趁着他关后备箱的时候抱着东西就要往外面跑,穆熠宸却是及时的一只手捞住她那纤细的小蛮腰。

    钦慕没有跑的了,而且还因为箱子太大差点把箱子摔了,后来她几乎是用尽力气把箱子抱着,心想这要是摔出来,呵呵,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出现在这里了。

    “在耍花样的话,我就要就地正法了!嗯?”

    穆熠宸在她耳边低喃,要挟。

    钦慕垂着眸子,却是半点也不想服从。

    “记住了吗?乖一点,就少吃一点苦头!”

    穆熠宸轻轻地抱着她,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就像是摸他女儿一样。

    “放开我!回屋了!”

    钦慕心烦意乱的,既然孙悟空飞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那就算了,认命。

    所以穆熠宸一放开她,她立即就抱着箱子往里走了。

    钦慕心里抱着必死的决心,像是要英勇就义一样往里走。

    穆熠宸站在那里看了会儿,把笑憋回去之后,大长腿迈开,去追她。

    钦慕走在门口还是停了停,感觉着屋里飘出来的一阵阵暖意,钦慕心想,要是长辈们问起来,就说是一些小东西,然后拔腿就跑,绝不给他们说下一句的机会。

    “穆太太这点胆子都没有?曾经怎么一个人在巴黎带着我们的女儿撑过来的?”

    穆熠宸站在旁边看笑话。

    “嘁!”

    钦慕瞅他一眼!

    穆熠宸轻笑了下,看穆太太这么脸红脖子粗的,真的觉得可爱死了。

    “穆熠宸,跟你说啊,就你这种冷血无情的动物,对女人这么粗鲁,要不是我,真的没人受得了你!”

    钦慕气的数落他。

    “哦?前几天是谁因为一个安娜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去破坏我们的午餐?”

    穆熠宸轻笑着,像是在等待看穆太太出丑,眼神又温暖,又邪魅。

    钦慕气的一口凉气吸进肚子里。

    “还是穆太太不记得多少女人排着队想要爬上你老公的床。”

    “你少臭美了!那是她们不知道你有多坏,一旦她们知道你有多坏,立马就会掉头离开!”

    钦慕的脸色越来越差,讽刺他的同时,自己其实都没有说服自己,是自己说的这样。

    “哦?那穆太太怎么还爱的要死?”

    穆熠宸的声音突然压低。

    眼神更是那么热切的望着穆太太。

    周遭的一切都突然变的安静,除了那风,超级不给穆总面子的继续刮着。

    钦慕一口气上不来,差点憋死,然后立即迈开腿往里走。

    穆熠宸见她吃瘪,不自觉的笑的更开心了,然后快乐的跟着她后面往里走。

    钦慕经过客厅的时候,果然,大家都在瞅着她呢。

    “妈咪,是什么宝贝?”

    “妈咪,是给我跟姐姐买的玩具么?”

    两个小家伙立即从沙发里站了起来,眼睛冒光。

    钦慕轻笑了一下:“一些碎布!”

    钦慕微笑着,轻轻地一声,敷衍了事。

    “妈妈,我要看!”

    欢欢立即感兴趣,钦慕的两条腿好像要被钉住了,但是她其实想要逃的。

    穆熠宸走过来,在欢欢跑到钦慕身边以前把她怀里的箱子抱走,冷着脸对他女儿说:“这不是给你玩的!”

    欢欢停住脚步,木呐的看着她爸爸。

    “上楼!”

    穆熠宸淡淡的一声吩咐穆太太,然后先自己抱着箱子走了。

    钦慕手里一松,还有些不适应,但是回过神来之后对长辈们笑了一下,然后立即屁颠屁颠的跟着穆总后面跑上楼。

    她还以为他打算不管她。

    不过再仔细一想,他又不傻,怎么会真的让大家去看箱子。

    关键时候替她解围,钦慕觉得自己简直要感动死了。

    回到房间后她便轻轻关好门,然后笑吟吟的走到沙发前,穆熠宸把箱子放在茶几上,然后拿旁边的剪指刀,用磨指甲的那里轻巧的将胶带划开。

    钦慕脸上的笑意,渐渐地,越来越少,然后越来越烫。

    说实在的,看到这种东西,哪个女孩子不得脸红?

    钦慕其实有点没眼看,还别了别身,只是又有点好奇,所以还是扭了头。

    穆熠宸打开箱子后,拿出一个漂亮的包装盒,盒子有点长,然后又看向旁边站着的女人。

    钦慕忍不住轻咳了两声,然后又扭头不再看。

    穆熠宸轻笑一声,稍微低头在她耳边:“等下我们先试试这个!”

    钦慕眼睛乱飘,腿也有点打颤,不敢看那个包装盒,因为上面画着呢,更不敢看穆熠宸,活到这么大,头一次这么窘迫。

    穆熠宸故意拿着盒子在她眼前晃,钦慕往哪儿转身,他就立即跟过去,这件事,他小时候没有做过。

    钦慕被他搞的有点晕头转向,只得抬眼看他。

    “穆熠宸,你不搞死我就活不下去是不是?”

    “嗯哼!不过准确来说,应该是我不搞你就会活不下去!”

    “你!”

    钦慕气的抬起手指着他的鼻子,穆熠宸漆黑的眼那么诚恳的,坦然的面对着她,丝毫不躲避,钦慕明明气的要死,却只得将手放下,然后转身背对他,双手环胸。

    “既然已经认输了!那就乖乖承受吧!”

    穆熠宸看她那样子,也不再折腾,只是迅速将她横抱起来,直奔床上。

    这个深夜,外面在呼呼的大风!房间里,在嗷嗷惨叫!不可描述!

    ——

    下半夜两个人去洗澡,穆熠宸才想起来她的手机,然后把手机还给她,不过当时钦慕没来得及看,直到第二天早上去上班的时候她才看到安娜给她发的微信。

    “明天不能在躲了哦!一定要吃顿饭,接下来我就要七八个城市去路演了,再见不知道什么时候。”

    钦慕关上手机,继续好好地开车,一路上都在安慰自己,肯定是她想多了,就算安娜男女通吃,也不一定就是想要吃她嘛!

    而且本以为安娜是要勾引穆熠宸,也完全没有,所以,她想,算了吧,别把人家想的那么饥不择食。

    而且约饭地点就在am,所以钦慕便坦然的去跟她一块吃饭。

    安娜要了一个大的雅间,虽然就两个人。

    钦慕敲开门后第一眼先看到了安娜。

    “请进!”

    安娜让开门口请她进去,钦慕第一次到这个雅间,进去后站在窗口看了看,这应该算是很不错的雅间了吧,看位置,外面大半个城市的样貌都在眼前。

    安娜走上前去,递给她一支酒杯,里面装着香槟,跟钦慕轻轻地一碰杯子,轻抿了一点。

    “能请到穆太太真是不容易呢!”

    钦慕其实有很多话想要说,最后却都只化作一个微笑,然后也轻抿了一点酒,香槟的味道还不错,安娜点的酒,相信肯定也都是优等品了。

    “听说你师父是在法国鼎鼎大名的jy,其实我特别好奇,在法国会有更好的发展前景,你为什么会回到荣城呢?”

    安娜好奇的问了声。

    “为了!穆熠宸!”

    钦慕想了想,她回来的初中,是守住她母亲的墓地?还是穆熠宸?一个已经离开的人,一个能陪伴她一生的男人,所以,当然是穆熠宸。

    安娜轻笑了下,转眼看向窗外:“原来穆总的魅力这么大!”

    那一声低喃,像是自言自语。

    钦慕没听清楚,不过也明白了她的意思,垂了垂眸,然后听到雅间门被敲响,就转眼看向门口。

    “请进!”

    安娜转眼之前说了声,表情有点寡淡了。

    服务生进来上菜,特别的西餐。

    “入座吧!边吃边聊!”

    安娜抬了下手,搂了下她的腰,然后又先往桌子前面走去。

    钦慕等她走了几步才跟过去,入座后看着那些美丽的食物,心情稍微不那么忐忑。

    “我看过你在巴黎的时候拍的广告,老实说,比你回来后拍的几支都要好得多,对了,有没有兴趣再去过过戏瘾,过阵子我有部姐妹大戏,还不错哦!”

    “那时候接广告只是因为手头太紧,后来我就没有再接广告的打算了,更何况拍戏这种事,其实我并不擅长!”

    钦慕轻轻的捏着酒杯,对她解释。

    “可是我听说的却是,你去帮李郁那小子客串,结果每条几乎都是一遍就过的,这就算是专业演员,恐怕都并不寻常!”

    安娜笑了下,特别赏脸的又捧她。

    “我记得那件事,那时候我没钱请得起大明星,才有了客串他那部电影的故事。”

    或者是自己内心想的太多吧,所以琢磨人物性格的时候比较准确些。

    “那不然你下次找我代言你们的品牌如何?这样我就也可以请你客串我的戏了!”

    “我以后再也不会客串了,甚至广告也不会再拍了!”

    钦慕并没有得罪她的意思,只是比较直接的实事求是。

    “唉!你是我见过最难搞得女人!”

    安娜摇了摇头,然后拿起刀叉,吃东西。

    钦慕放下酒杯,也安稳的享受美食。

    安娜吃饭的时候显然话就少了很多,似乎很喜欢享受吃东西的时候,尽管她吃的很少。

    “再回来恐怕要好几个月以后,到时候再约如何?”

    安娜吃完饭的时候对她讲,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尽是要当好朋友相处的样子。

    “好啊!总会有机会的!”

    钦慕轻轻点头。

    于是出门的时候有了那一步,安娜自然的搂着她的腰,跟她谈笑着一起到了电梯口,钦慕下意识的挺直着小细腰杆,总觉得自己的腰上麻麻的。

    老实说她跟赫连好有时候也会这样,甚至更亲密的举动,但是她真的没有这种感觉。

    钦慕心里想,会不会是自己想太多了?所以才有这样的感觉,其实朋友之间这样互相拥着很寻常的。

    到了电梯里的时候,因为有位贵宾也走了进来,所以安娜放开了钦慕,手却又放到钦慕的臂弯里。

    当即钦慕就松了一口气,果然,挎着手臂的感觉让她舒服了许多。

    “那,我们就此分别!”

    两个人到了停车场,安娜松开她,站在她的对面,微笑着望着她。

    钦慕总从她的眼里看到那么善意的,又很刻意的神情。

    “嗯!祝你们演出成功!”

    钦慕点点头,想说就这样结束了吧。

    安娜却突然伸开了双臂,在钦慕怔愣的眼神中,她已经倾身去,先将钦慕抱住。

    “我会想你的!”

    安娜的手轻轻地搂着她,在她耳边低喃了一声,然后轻吻她的侧脸,才告辞。

    钦慕……

    钦慕几乎是石化在了原地,直到安娜的车子走了她还没办法行动,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那里。

    安娜开着车从后视镜里看着钦慕站在那里木呐的表情,眼神里却透着傲娇。

    钦慕不懂,这,算是国际化的礼貌问候?还是……

    钦慕回去的路上就给赫连好发了信息:“好像要出事!”

    好大夫:“嗯?”

    大慕慕:“有个女人看上我?”

    好大夫:“?”

    大慕慕:“只是猜测,她刚刚抱了我,还吻了我的脸颊!”

    钦慕一边往车子那边走去,一边低着头给赫连好发信息,一颗心已经要跳出来。

    好大夫:“你确定?”

    大慕慕:“不太确定?”

    好大夫:“你是钦慕吧?”

    大慕慕:“不然,我是谁?”

    好大夫:“……”

    大慕慕:“安娜,听说过吗?”

    好大夫:“最近在给穆熠宸的新汽车做广告的女演员?”

    钦慕开车出了停车场,赫连好的视频邀请发了过来,钦慕接通。

    “亲爱的,你是认真的吧?那个女人亲了你?为什么?”

    赫连好刚吃完饭回到办公室,穿着白大褂坐在了椅子里抱着手机问她。

    “听说这个女人男女通吃,穆熠宸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她最近总约我,今天我应约了,吃完饭离开的时候她突然抱了我一下,然后又——,会不会是我想多了?”

    钦慕犯着疑,在国外的时候,的确很多人之间这么贴面客套。

    “我的天!穆熠宸说的,那肯定是真的了!没想到你不仅招男人喜欢,还招女人喜欢,这么说来你也是男女通吃啊!”

    赫连好把腿放在椅子里盘着,忍不住痴痴地笑起来。

    “我听到了嘲笑的声音!”

    钦慕无奈的苦笑了一声。

    “哈哈哈哈!不是嘲笑,是真的好好笑!你在开车?”

    “呃!”

    “我说的不是那个开车,是汽车!”

    钦慕……

    人生难得一损友!

    “话说回来,如果跟男人约会穆熠宸会吃醋,如果跟女孩子约会,哈哈哈,穆总应该不会吃醋吧?女人抱你一下,亲你一下,穆总要是知道的话……”

    “估计得让我把脸皮给洗破了!”

    钦慕无奈的摇头,前面的路那么顺,为什么她的身边,却乌烟瘴气。

    “被女孩子喜欢是什么感觉?”

    赫连好问她。

    “我喜欢你,你什么感觉?”

    钦慕便表白了一拨!

    “呃!好像除了很恶心之外,没有别的感觉!”

    赫连好仰起头盯着屋顶,想了几秒后回应。

    钦慕叹了一声:“我觉得浑身发麻!”

    “哈哈!这件事千万别告诉穆熠宸,真的!否则他肯定会把你搞垮的!”

    赫连好提醒。

    钦慕心想,昨晚,穆总已经把她搞垮了。

    今天她起床的时候还隐隐作痛,后来去了工作室便一直坐在办公室里没起来过,好不容易身体恢复了些,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又让她毛骨悚然。

    “我先不跟你说,我们主任过来了!”

    赫连好听着门响,立即从椅子里把腿放下,把手机也关掉。

    钦慕又继续开车往工作室的方向,在到了工作室后有位穿着快递公司服侍的小哥正好骑着摩托车过去,在停车场将她堵住:“是钦小姐吗?”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

    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