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5 被谁家野狗亲了一下
    钦慕收到了一个小礼物,是一个粉色的单肩包。

    “看你的包包好像已经有些年头了,这个是新的,还没用过,放心用吧!安娜!”

    钦慕打开包随便看了看,却发现了那张卡片,她站在办公桌前烦恼的转了两圈,然后又走过去把卡片放进包里,把盒子合上。

    “哇!哇!哇!别藏,我看到了哦!”

    小美进来给她送咖啡看到她盖上盒盖的时候那个粉色的单肩包,超喜欢的立即就一只手指着钦慕的手,一只手端着咖啡大步走上前,脸上那小表情别提多惟妙惟肖。

    “这个不能给你!要退回去!”

    钦慕看她一眼,无奈的轻叹了一下,抬手抚着小美的肩膀,轻声跟她讲道。

    钦慕这么一本正经的说要退回去,小美便立即不再执拗的,她还是懂钦慕严肃时候的,只是忍不住好奇的小声问:“追求你的男人送的吗?”

    “安娜!”

    钦慕轻笑着回她,转身将盒子扣好,然后拿着手机给快递公司打电话。

    “麻烦来一趟jy工作室!是的!越快越好!”

    钦慕简单的报了地址后挂断电话,然后又抬眼看小美。

    小美听赵淮说了点关于安娜的事情,虽然有点懵,但是还是了然的点了点头:“哦!”

    “领证后不是一直在闹别扭吗?赵淮怎么把你哄好的?”

    这时候,钦慕才想起那件事,轻声问道。

    小美听后哼哼笑了两声,难掩尴尬的扯了扯嗓子。

    “那个嘛!其实也没怎么哄,就是,就是大概就像是穆总哄你那么哄吧!”

    小美想了又想,说不出口,只能讲出大意。

    钦慕本来还以为赵淮给她买了包包什么的,陈小美同学可是有她的遗传,见财眼开,没想到是睡觉。

    小美不知道钦慕是怎么想的,但是赵淮的确送给她一个包包,当然,床单也滚了滚。

    小美还记得自己那晚半推半就的,就被赵淮摁在了床上,然后就,一切都顺理成章。

    “谢谢你的咖啡,工作吧?”

    钦慕低声问她,决定结束这个令人尴尬的话题。

    “好嘞!”

    小美看了眼钦慕,然后就脸蛋红红哒转身离开了。

    钦慕看她走后便把盒子放到一旁去了,然后打开电脑上网。

    今天一点要工作的心情都没有,而且还要等快递公司过来,她便决定先放松一下。

    却是刷个微博,刷到安娜跟她在a地下停车场拥抱再见的热搜。

    钦慕点开那一条后看着里面。

    著名影星安娜与某集团老板娘在a酒店共进午餐,两人举止亲密。

    什么鬼?

    那两行大字简直要吓死她,下面的小字更是叫她觉得惊魂动魄。

    小编编写:大家都知道安娜的私人生活一向很混乱,换男人如换衣服,不过其实在两年前就有人拍到她在某酒店跟某八线女星共度良宵,虽然之后被她的公关给用借口遮盖过去,不过这一次又被拍到跟某集团老板娘在地下停车场相拥,吻别,这男女通吃的事情应该可以落实!据了解,安娜这几个月并无交往男友,此女子应该就是她的现任女友,无疑!

    照片并不是很清楚,她的脸正好在安娜那边,被安娜挡的差不多,但是熟人应该仔细看就能知道那是她。

    她就这么成了著名影星安娜的现任女友?

    钦慕一阵头疼,眉眼间有些烦乱,不过却也不过几分钟,之后她很快冷静下来,然后将网关掉,然后拿出上午自己已经接近收尾的图稿。

    只是谁能告诉她,消息为什么传的这么快?

    现在,无论是上班的,还是不上班的,难道都是一整天都在刷微博?

    先是温如暖打电话来关心她,怎么会跟安娜单独吃饭?还被拍到这样的照片。

    然后是许久未联系的黑道大小姐打来电话问她这是不是真的,说真的太刺激了,还说羡慕她活的这么洒脱。

    然后是安楠打来电话关心,钦慕头疼的抬手捂着额头,回答:“假的!只是一块吃了个饭,临别前抱了下!”

    “你干嘛抱她?你们很熟了?”

    安楠好奇的问了声。

    “我没有跟她很熟,只是她突然抱我,我”

    “这种事,你可以起诉这个乱写的编辑,钦慕,有需要尽管找我!”

    安楠说道。

    钦慕无奈的苦笑:“到这么严重的地步?”

    “当然!你也可以当做一个乌龙就这么过去,反正这个编辑应该也是针对安娜,而且,你一向不太在乎绯闻这种事。”

    安楠说着这话的时候也有点头疼,她是真的很讨厌被人乱说,如果是她,一定会运用法律武器,将这个乱写的人给告到再也不能再这一行混下去。

    钦慕跟安楠刚聊完挂掉电话,手机立即又响起来,钦慕一扭头看到是江之远三个字,无奈的轻笑了一下,又接了起来:“远哥?你也看微博了?”

    “妹妹,你一句话,哥立即去替你砍掉这个王八蛋的手爪子,让他这辈子都再也写不了文字!”

    江之远豪爽的对她说道。

    “谢谢哥!不过,暂时应该不需要?”

    钦慕忍着笑回答他,不得不说,在她帮江之远追安楠的时候,她的确收获了江之远满满的信任,以及哥哥的爱。

    再后来,一些乱七八糟的人,甚至旗袍协会的人都打来电话,她都没接了,不过李郁也打了个电话过来,她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告诉他没事后又问了下他跟李蔓的事情,他沉默了一阵子,然后对她说,会好起来。

    很晚,她才接到赫连好的电话,赫连好对她说:“我刚刚从手术台下来,上厕所刷个微博,没想到刷到这么劲爆的消息,原本抱着侥幸的心理以为是别人,没想到真的是跟你!”

    “唉!是啊!真的是我!”

    钦慕苦笑了一声。

    “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赫连好询问她,已经出了洗手间,在走廊尽头的窗口站着。

    “还能怎么办?随机应变呗!”

    钦慕轻描淡写的,她身上不是第一次有绯闻了,以前只是男人,现在女人也有了,她想,她大概没有澄清的必要,至于那位小编,还有那位摄影大哥,应该自求多福。

    因为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穆熠宸肯定会看到这条微博,即便他看不到也会有旁边的人告诉他,那么,那两位报道的神秘人物,应该就离吃不了他们那碗饭不远了。

    “我看下面评论有些说像是你的,还有人说一定就是你,你一定小心点,别一出门全是媒体在等你。”

    “嗯!”

    钦慕倒是没想到这个,不过下意识的就从椅子里站了起来,走到窗口去,除了航子的车在对面的湖边停着,别的什么都没有。

    钦慕略微放松下来,对赫连好说:“刚下手术台还是先好好休息吧,我的事情别放在心上了,没事的。”

    “嗯!知道这点小事你不会放在心上,就是想打电话找你聊聊,那先挂了!”

    赫连好说道,正好那位产妇的老公从前面过来找她。

    晚上她开车回家,穆熠宸早几分钟到,一根烟抽了大半,靠在车前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有车子回来,漆黑的眸子抬了起来。

    钦慕停下车在他的车子旁边,从车子里出来后挎着包,抓着大衣前面往怀里掖了掖,好奇的问他:“干嘛站在这里?”

    今天格外的冷,风像是刀子一样刮在脸上。

    “没看手机?”

    穆熠宸疑惑的问了她一声。

    “手机?看了呀!”

    钦慕明白他的意思,所以也没隐瞒。

    穆熠宸皱着眉头看她,在确定她是否看到那条热搜。

    “啊!你说热搜的事情是不是?我承认,我很后悔跟她去吃那顿饭!”

    钦慕看他颇为苦恼,便没保留。

    穆熠宸无奈的轻叹了一下,还是靠在那里不动。

    钦慕走上前去,一只手抱着自己胸前,一只手去搂住他的手臂:“走啦!又不是第一次出绯闻,进屋再说!冻僵了我,你还要给我暖呢!快进去!”

    钦慕硬是拉着他回了房子里。

    只有老爷子一个人在家里,正无聊的在看电视呢,电视里在唱越剧?

    钦慕不太懂,穆熠宸也不太懂。

    “咦!你们倒是回来的很早!”

    他们俩一下班,准时到家。

    只是那老两口又带着孙子孙女在药厂里吃饭。

    “刚刚你爸妈打电话回来说晚上不回来吃饭了,晚上又是咱仨!那瓶酒我还偷偷留着呢!”

    穆熠宸刚坐下,老爷子就稍微倾了倾身,对他小声说道。

    穆熠宸抬眼

    钦慕也是忍不住笑出来。

    “爷爷,您好可爱啊!”

    钦慕刚夸完老爷子,穆熠宸就冷冷的一眼扫过去,似乎是嫌弃她没心没肺的不知道心烦。

    钦慕立即努力绷住脸,只是她想,她在乎那些做什么?

    “你等下去把你的脸给我洗一万遍!”

    穆熠宸冷淡的一声,声音不重。

    “嗯?洗脸?洗那么多遍还能看吗?”

    老爷子疑惑的皱起眉头,问他。

    钦慕深有同感的点点头,小心翼翼的眼神看穆熠宸。

    穆熠宸叹了一声:“能不能看我都能接受,但是必须洗!”

    后面那句绝对是给钦慕下的死命令。

    钦慕只得点点头:“知道了!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洗一万遍!爷爷,你们先聊!”

    老爷子看钦慕快快乐乐的走后才又犯疑的看着自己孙子:“怎么啦?”

    “没事!”

    穆熠宸看老爷子好奇心这么重,却不想说,他老婆被一个女人亲了,靠!这种奇耻大辱。

    老爷子眉头皱着,用那种你小子敢敷衍我的眼神看着穆熠宸。

    “真的没什么!就是她被不知道谁家的野狗亲了一下,消毒!”

    穆熠宸又回应。

    老爷子的后背稍微停了下,不太信任的看着自己的孙子。

    “不过如果真的是被外面的野狗亲了的话,那多洗几遍也是应该的,可是一万遍也太夸张了吧?”

    “只是一种表达方法而已!”

    穆熠宸只得低调的回应。

    “哦!”

    老爷子似懂非懂的答应着,穆熠宸低了头,有点无奈的抬手捏了捏眉心。

    有人敢动他的女人,特么的,穆熠宸心想,这个人真的是不想混了。

    穆熠宸的眼神越发的阴狠,真的是很久没人敢这么惹他了。

    钦慕去洗了把脸,然后贴了个面膜,想着,等下美美的下楼去。

    穆熠宸却因为时间太长等不到她下楼就上了楼,老爷子继续专注的看他的戏,还跟着有节拍的敲打着沙发扶手上。

    穆熠宸上的楼后才发现他老婆竟然光着脚丫躺在床上,贴面膜。

    呵呵!

    谁能告诉他这个女人是谁借给她的胆子,敢把他自己晾在楼下,她竟然这么享受起来了。

    钦慕听到开门声,稍微侧了侧身去看他,然后笑着打了个招呼:“嗨!”

    嗨?

    穆熠宸眼角抽了抽,慢悠悠的往她床边走去。

    “热搜的事情别在放在心上了,反正大家也不知道是我,有人问起来我就否认就好了!”

    钦慕轻松的跟他说着,抬手摁着自己脸上的面膜。

    “我是不是没有告诉你,那位写八卦的小编已经被辞退了,另外那位去拍照的摄像师刚刚也已经被找到,以后恐怕没人敢再买他的照片。”

    钦慕按摩脸的动作停下,然后慢慢的坐了起来,仰头看他,眼神有点呆滞。

    穆熠宸看她脸上贴着面膜就觉得不舒服,总觉得这样子太傻,但是不是那种可爱的傻。

    “你的速度快的惊人!”

    钦慕忍了半天,只说出这一句。

    “哼!”

    穆熠宸浅浅的笑了一声。

    “那你干嘛还不高兴?人都被你查到,并且解决掉了!”

    钦慕问道。

    “我被别的女人亲了的话你会高兴吗?”

    穆熠宸反问,漆黑的眼神犀利的,盯着她。

    “嗯”

    钦慕想了想,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你都会不高兴,我难道会高兴?”

    穆熠宸看她的表情,就又说了一句。

    “嗯!虽然你被女人亲我会不高兴,但是如果你被男人亲,我其实还是挺高兴的!”

    钦慕忍不住笑出来。

    穆熠宸

    钦慕顿时发现不好,穆熠宸拿他那双骇人的大眼瞪她,瞪的她心里咯噔咯噔的,一阵阵发凉。

    “哦?看来穆太太的口味很重啊!”

    穆熠宸又稍稍往前,抬起一只手去抓住她的领口,钦慕不得不往前挺着。

    “开玩笑!开玩笑的!”

    钦慕喉咙一紧,赶紧的解释。..

    “开玩笑的?我看你分明是认真的!”

    穆熠宸不高兴的眼神看着她。

    钦慕的内心其实已经哭了,她真的没想到这个男人这么可怕啊,不是,不是想不到,而是太突然了。

    “你别生气了嘛!早知道我就晚点回来啦!”

    钦慕紧张坏了,知道再跟他装疯卖傻的没有用,也不能再故作大度,一下子就蔫了,用那种有些可怜,又很无奈,很难过的眼神看着他,求他。

    穆熠宸的眼神这才稍微没那么冷漠了。

    “要分开的时候她突然就把我抱住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亲在了我的侧脸,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松开我,很客气的跟我说再见,那我能怎么办?她又没表示什么,而且在国外的时候,不管是女孩跟女孩,还是男女之间,不是”

    “哦?原来穆太太在国外的时候还跟别的男人也这样了?”

    钦慕顿时嘴巴张大,面膜不知道怎么的,就从她脸上掉了下去,穆熠宸看着她湿润的脸上表情惨痛。

    钦慕真的是恨不得剪掉自己的舌头,她刚刚到底在跟他说什么?

    干嘛要提那种事?

    “呵呵!我还以为穆太太是那种很死板的,只跟人握手的女人,没想到原来穆太太这么放得开!”

    钦慕的内心哭的肝肠寸断,心想,我才不是你想的那样,但是嘴巴里却半个字也发不出来。

    “既然这样,这件事就过去了!”

    穆熠宸突然轻轻一笑,跟她表态。

    钦慕眼睛一动,想说感谢的,可是再看他的表情,下一秒她立即又很吃不消的怂了,怕怕的对他笑着,然后抬手就要去拉他的手。

    “去把脸洗了!”

    穆熠宸推后一步,冷冷的吩咐!

    “好嘞!”

    钦慕赶紧的答应着,心想,现在的确应该先去洗把脸,好好冷静冷静!

    她得好好地理理思绪。

    不过就在她在用凉水洗脸冷静,整理的时候,穆熠宸其实也在外面低着头深思。

    钦慕洗完脸抬起头,看着镜子里,脸蛋超级完美的女人,不由的感叹了一声,哎呀,她怎么可以这么美腻呢?

    却是没几秒就又无力地叹了一声,唉!现在不是臭美的时候啊!

    穆熠宸肯定还等着质问她呢,刚刚安娜的事情还没解决,结果又冒出来当年的事情。

    法国人本来就很热情,还有些上了年纪的绅士大叔又更是热情,但是都过去了这么多年。

    不过总不能躲在洗手间里一辈子,钦慕忍不住吹了口气,然后生无可恋的赶紧把脸给擦了,护肤后更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给自己打气结束,然后转身出去。

    “我还以为你要在里面藏到天荒地老!”

    穆熠宸低声问了句,双手叉腰,眯着眼狡黠的望着她。

    钦慕微微一笑:“不用说天荒地老了,一个晚上我也忍不过去的,毕竟,没有你的夜晚我自己怎么睡得着!”

    “你要是能在洗手间里睡着,那这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穆熠宸突然说了句。

    “真的?”

    钦慕立即激动万分。

    穆熠宸

    本来还因为她说离开他睡不着而有点小感动,结果她突然这样,穆熠宸觉得心都凉了,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你这幅表情是什么意思?是宁愿在洗手间里睡一夜?”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她,凶狠的像是要吃人。

    “呃!怎么会?”

    那声怎么会,因为太紧张,所以稍微高了点。

    穆熠宸更是嘲笑了一声,然后稍稍望去:“钦慕,你给我自己趴到床边去!”

    钦慕

    穆熠宸一只手叉腰,一只手指着床沿,钦慕吓的心肝乱颤。

    “这!不要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钦慕觉得屁股有点痒,穆熠宸想打她屁股,她知道的。

    曾经,他不是没干过这事!好吧!实际上他们婚后他也没少干这事!

    不过她都多大年纪了!这要是被女儿跟儿子看到了,她这张老脸真的没地方放了!

    “呵!还敢反抗是吗?”

    穆熠宸直接走过去,钦慕下意识的就往后逃。

    钦慕的表情因为太紧张,像是在笑,又像是要哭,眼神内更是精彩万分!

    天!要是被他抓住,钦慕敢保证,自己明天早上绝对别想从床上爬起来。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

    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