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 再像是昨晚那样?
    可是,总是事与愿违!

    当她被抓住,直接被穆熠宸扛在肩膀上,然后又被完美的抛到床上的时候,钦慕体会到了完美的头晕目眩,身不由己!

    “现在可以好好地来跟我说说,以前还跟哪些男人亲吻过?”

    穆熠宸瞬间扑上去,却,依旧居高临下。

    威严到让她不敢忽视,提心吊胆的凝望他。

    “不是亲吻!只有你亲过我的嘴!”

    钦慕眼睛里虽然是畏惧,但是又很坦白。

    “喔?那么,那些吻过你脸颊的混蛋,的名字,说出来!”

    穆熠宸换了问法,漆黑的鹰眸直逼她的眼底深处,让她根本无法掩饰一丝一毫。

    “名字……”

    钦慕灵动的大眼睛望着穆熠宸的阴气沉沉,喉咙里一阵发干,此时,记性差到,自己都怀疑人生。

    “哎呀!以前跟简俨在一起应付那些外国客户,你干嘛这样嘛!难道简俨会让我吃亏不成?”

    钦慕心里一阵烦闷,这句话,根本就是毫无预料的,脱口而出。

    又是简俨!

    穆熠宸突然轻笑了一声,眼神越发的幽深。

    “是啊!师父怎么舍得让他的小徒弟吃亏?是我多虑了!”

    穆熠宸突然温柔的一声,还对她笑的那么该死的,让她心肝发颤,浑身都开始麻木。

    再这样下去……

    钦慕认为自己承受不了这种低气压,肯定会爆炸。

    “好老公,我们不要再讲这些了嘛!说安娜就说安娜,不然就……再像是昨天晚上那样?”

    钦慕突然停顿了一下,眉目一抬,想起让他消气的功能来。

    穆熠宸……

    那冰冻三尺的眼神,瞬间就表现了出来,慢慢从她身上爬起。

    “你自己玩吧!”

    穆熠宸淡淡的一声,然后起身就去浴室。

    钦慕撑着床上坐了起来,双手往后用力压着床上,楚楚可怜的望着去浴室的男人的背影,顿时就一阵挫败,难过。

    他刚刚身体状态还挺硬的,可是现在这突然的,就去洗澡了?

    他该不会是今晚要大发善心,就这么放过她吧?

    哦!她突然想起了,穆总每次气急的时候,可能就不会想跟她滚床单了,甚至,不想跟她一起睡。

    钦慕突然想到他彻夜不会,下意识的就浑身一紧,然后条件反射的跳下床去,不管不顾的光着脚就往浴室门口跑去。

    “穆熠宸,我帮你洗!”

    钦慕推开门,火急火燎的。

    穆熠宸正在脱衣,那好看的背部线条从上往下,喔!

    钦慕突然就滞住了,呆呆的站在门口。

    这……

    “帮我洗?站在那么远的地方帮我洗?”

    穆熠宸本来只想淋浴,但是既然她进来了,穆熠宸突然改变主意,去打开了浴缸的水,然后扭头,冷眼看她。

    “还愣在那里?”

    她冲进来的那一刻,他的气就消了一半。

    一听到简俨两个字他真的是立即就火冒三丈,何况她又那种说辞,他当时的气焰,这间屋子根本都压不住。

    为了防止自己粗暴的发火,他只得找个能轻易灭火的地方。

    却没想到他亲爱的穆太太竟然会主动跑进来,求和!没错!他认为她的确是因为他生气来哄他的。

    而钦慕也果然,一边给自己脱着衣服,一边往他身边走去。

    将上衣脱掉的时候,还学着他某些时候,用力握在手里,然后再抬高,最后狠狠地扔在地上。

    “我来了!”

    穆熠宸突然就忍不住笑了下,钦慕却是因为他那一笑,激动地立即就跑了过去,直接跳到他身上,两条腿用力攀在他结实的腰杆上。

    只要穆总开心,她便觉得什么都是美好的。

    原来!她的心里最重要的,也不过是他不生气,他的开心。

    他笑的时候,钦慕觉得自己的心都化了,哪怕他是被她的表演所迷惑。

    穆熠宸将她搂住,眉头还皱着,这样在浴室里很容易滑到,到时候他受伤不要紧,她要是被伤到,他比自己受了伤还得疼痛一万倍。

    “冒冒失失!”

    穆熠宸低低的四个字送给她。

    “穆熠宸!我要你永远都开心!”

    她的声音更小,甚至还有些情迷。

    “你要我永远都开心?”

    穆熠宸的嗓音,有些不自然的浑厚。

    “嗯!”

    钦慕答应,额头抵住他的额头,呼吸有些不畅。

    穆熠宸也垂下眸,却只是温柔浅笑,静静地感受着她的呼吸。

    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意外收获。

    “穆熠宸,不要再为了任何人跟我生气好不好?我也一样,不会因为任何人跟你生气,嗯?”

    她微微抬眼,长长地睫毛轻轻地触碰到他的,然后换来他温柔而又热切的亲吻。

    钦慕的呼吸更加不畅,好在穆熠宸并没有立即就将她的呼吸都夺走,而是一点点的,引导着她。

    后来浴缸里溅起满满的水花。

    穆总笑称:“穆太太你胖了!”

    穆太太听后发奋运动,瘦身!

    不过后来被抱到床上去的时候,穆太太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几乎好像被车子碾压了几遍的状态。

    穆熠宸修长的身材躺在她一旁,轻轻地拥着她,轻轻地抚着她额前的碎发,静静地感受着她温热的体温。

    “困了!”

    钦慕往他怀里抵过去,却是刚闭上眼睛又睁开,突然想起来还没吃晚饭,爷爷还在等他们吃晚饭吧。

    结果两个人换好衣服从楼上下去的时候,餐厅里,爷爷正一个人在喝着小酒。

    管家在旁边陪着,不过管家一个劲的在劝他少喝两口,提心吊胆的。

    老爷子怕别人,却是不怕管家啊,毕竟年纪跟身份都在那里摆着,所以就像是没听到一样,反倒是劝管家别整天这么低眉顺目的,半点脾气也没有。

    管家看钦慕跟穆熠宸下楼后就站了起来:“少爷,少奶奶!”

    “坐吧!”

    穆熠宸点点头,管家却是笑了笑:“既然你们下来了,那我就去忙了,别叫老太爷喝太多了!”

    管家刚刚被叫过来的时候其实就不愿意过来,虽然家里人都把他当自己人,但是他毕竟是拿钱做事的,但是又怕老爷子自己喝多了,这才不得不过来了一趟,看穆熠宸他们过来,他便功成身退了。

    管家走后钦慕跟穆熠宸又坐下,碗筷本来就摆好的,老爷子没让阿姨去叫他们下楼而已,不想打扰他们小年轻的生活。

    这时候他们下来,老爷子抬了抬眼:“这点酒,你今晚就别跟我抢了吧?”

    老爷子抬了下桌沿的小酒瓶,对穆熠宸说道。

    “我跟钦慕喝点红的陪您吧?”

    穆熠宸听后笑笑,问他。

    “我去拿酒!”

    钦慕说着,起身去拿红酒。

    老爷子看穆熠宸那样子,忍不住哼笑了一声:“臭小子,上楼的时候还冷这张脸,这会儿就要拿红酒庆祝了?”

    “您孙媳妇有办法让我开心!”

    穆熠宸更是得意的一笑置之。

    “哼!我看是你小子有本事让慕慕让你开心吧?”

    老爷子对自己孙子,不犯浑的时候,还是超有信心的。

    穆熠宸也不反驳,毕竟,这话他是超级爱听的。

    钦慕没把整瓶酒都拿出来,老爷子的酒就还剩下一杯,她便把自己跟穆熠宸的酒杯里各自倒上了一杯。

    “来了!”

    钦慕把两杯酒放在穆熠宸面前一杯,她自己一杯。

    “那咱爷仨先喝一点?庆祝一下冯女士不在家?”

    老爷子顽皮的很,虽然钦慕不敢庆祝这事,不过穆熠宸举起杯子来跟老爷子喝酒,她便随着。

    三个人吃完饭便去下象棋了,钦慕陪着老爷子下象棋,穆熠宸一个劲的给钦慕使眼色,钦慕要输,几步棋走不好,把穆熠宸急的想要骂她。

    就像是老师在嫌弃自己的学生。

    钦慕很认真,所以没看他。

    不过今晚穆太太的状态,的确不行,不过这都是拜谁所赐?

    老爷子赢了一局后慢慢的往沙发里靠过去,胜利者的姿态十足,慢悠悠的敲打着沙发扶手对钦慕说:“慕慕啊!今晚不走心啊!”

    “呃!这几天手生了,不过下一次,可就指不定了哦!”

    钦慕看老爷子心情那么好,忍不住逗他。

    “哦?那我可等着了!”

    老爷子眉眼一抬,超有精神的。

    “笨死了你!”

    穆熠宸直接嫌弃脸对她说了句。

    钦慕……

    “你怎么说话呢?”

    老爷子一听孙子骂他孙媳妇笨不高兴了,立即替他孙媳妇问了声。

    钦慕小人得志的扬起下巴望着穆熠宸,那笑眯眯的眼神仿佛在说:你说呀!有爷爷在,我看你还敢不敢说!

    穆熠宸漆黑的鹰眸望着她那嘚瑟的小模样,竟然一下子也忍不住笑了下。

    真是服了她这种恃宠而骄的本事。

    欢欢他们十点多才回来,穆熠宸抱着欢欢上楼睡觉,欢欢迷迷糊糊的趴在他肩上。

    “爸爸,欢欢好喜欢你哦!”

    欢欢被放在床上之前,搂着穆熠宸的脖子,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

    穆熠宸有点疑惑,不知道她干嘛突然表白,将她放下后,欢欢翻个身就睡着了。

    穆熠宸回到楼下后才听冯芳华说了欢欢突然对他表白的原因,药厂那边有位老职工的女儿离开家十多年没回去,今晚一块吃了个饭,酒多喝了几杯,那位老职员便说起这事来,让欢欢跟橙橙那两个小家伙都很有感触。

    穆熠宸听后忍不住笑了下,心想,难道那丫头已经懂事到那种地步了?已经知道心疼她的爸爸妈妈了吗?

    ——

    第二天胡小妍跟胡小彬约了她去店里拿衣服,中午一起吃饭,钦慕第二天上午便没去工作室,跟小美打了个电话,从家里直接去了店里。

    胡小妍已经怀孕,店员去帮她们做了三杯咖啡端到休息区,胡小妍摇了摇头:“我是不能喝了!”

    “我姐怀孕啦!”

    胡小彬笑嘻嘻的对钦慕讲道。

    “哦?”

    钦慕一听,也很惊喜的,下意识的就看向她的肚子。

    “才两个月!”

    胡小妍回应她,情不自禁的,手就轻轻地放在自己的小腹上。

    “这是好事啊!中午我请客好了!庆祝你怀孕!”

    钦慕立即把她们姐妹要请客的事情揽过去,这种大喜事,怎么能让她们买单呢。

    “那我们怎么好意思,说好要请你吃饭的!”

    “我们之间就别这么见外了!一顿饭钱而已,去am记在穆总的账上,这样好吧?”

    钦慕转念一想,这话一出,三个人立即全票通过,蹭穆总的饭啊,那谁不乐意。

    可惜穆熠宸还在开会,压根不知道他老婆又宰他。

    穆熠宸开完会,秦逸跟赵淮便去了他办公室,还有江之远,这位大少爷,总算有空来找兄弟喝茶了。

    “昨天小慕妹妹的事情你们怎么说?我今天来主要就是想跟你们商量下,咱们得替小慕妹妹报仇啊!”

    江之远坐在沙发里,抱着自己的一条腿,煞有其事的,俩大眼等着对面的赵淮跟秦逸,又看向独自坐着的男人问道。

    穆熠宸稍微抬了抬眼,看了他一眼,却没说话。

    江之远眉头一皱,不过他习惯了穆熠宸的故作神秘,所以看向那两位:“你们俩说说嘛!”

    “等你来想办法,什么都晚了,昨天宸哥就找人把写热搜的人给抓出来了,并且已经做出处置。”

    赵淮跟他解释。

    “啥?就这么过去了?也没个人通知我?不用狠狠地揍他们一顿?这么大的事情,让咱们小慕妹妹受这么大的屈辱?”

    “我们觉得是屈辱,钦慕不一定那么想!”

    秦逸突然开口,像是颇为了解,转眼看向穆熠宸。

    赵淮跟江之远便也看向他。

    穆熠宸轻笑了下。

    “的确是这样!”

    钦慕的确是没当回事,至少到了晚上,她早就把那件事情放下了。

    江之远……

    他这爬起来就火急火燎的飞过来,早饭都没吃。

    “中午跟我们一块喝几杯?也好久没过来了!”

    穆熠宸对江之远说了声,然后又转头看向赵淮,赵淮点点头,“我给后面打个电话!”

    赵淮安排了丰盛的午饭,招待江之远。

    江之远跟安楠结婚后,出门都少了,好像已经把酒给戒了一样,除了赵淮跟小美领证的时候他去喝了些,很少在跟他们聚在一起。

    “不过,小柏的婚事,我们倒是可以操心操心!”

    穆熠宸坐了会儿,放下手里一直拿着的文件,抬眼看着他的兄弟们。

    秦逸跟赵淮都没说话,江之远也等着他指示。

    如今杨柏的地位在警局自然还不算是最高,不过,将来却,肯定是的,不管是杨柏自己会很怒力,还是他们兄弟,都不允许杨柏只是现在的杨柏。

    “你说!我们都听你的!”

    秦逸开口。

    穆熠宸点点头:“他的性子肯定不想大张旗鼓,不想麻烦我们,可是想想这些年我们惹了多少事,我们麻烦了他多少事?尤其是我跟之远,所以,他既然不找我们,我们就找上门去。”

    秦逸跟赵淮听了后都点了点头,江之远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小柏这事咱们好好给他办办,这哥们平时太低调,咱们哥几个可不能便宜了他。”

    秦逸坏笑着说道。

    穆熠宸也笑了下,大概是太久没有人举行婚礼了,突然就想要大办一场。

    相信杨家跟陆家肯定也是很乐意的。

    “不过,你不跟你媳妇办个婚礼?”

    江之远抬眼看着赵淮,突然问了声。

    赵淮眼眸动了动,微微一笑:“我们就免了,年假的时候我们打算请客吃顿饭,然后就去度蜜月。”

    赵淮想着把这几年的年假都给用了,用在这次蜜月上。

    他跟小美都没什么亲人,所以并不期待婚礼,兄弟姐妹们能在一块喝个酒庆祝一下,然后看遍国内外的大好河山,这就是他们结婚后最想做的第一件事。

    “其实我本来也想带着安楠去旅行,结果那女人竟然说她哪里也不去,过完年才能举行婚礼也就罢了,她竟然还拒绝在我家过年。”

    江之远叹息着,说起安楠来,第一次用那女人三个字。

    其余三个男人都看着他,忍不住轻笑。

    跟安楠在一起,江之远自然是要被安楠的一些规矩所框住的。

    不过爱情,就是会把一个人圈住,让人情不自禁的陷入某个漩涡里,即使累的要死,即使遍体鳞伤,可是还是不舍的放弃。

    “婚礼其实并不重要,并不是所有人都在乎仪式感,就比如安楠,再比如外面那位,或者连同我们小慕妹妹,还有陈小美,都不太在乎这些。”

    秦逸说道外面那位的时候特地低了头,并且把声音压的很低,他是吃够了被溪梦听到他说她什么话的苦头,两个人刚和好没几天,他可不想再出什么意外。

    “反倒是我们这些男人,比较注重仪式感吧?”

    秦逸又说道,颇为感慨。

    听完他的话,其实没人想要承认,但是所有的沙发周围,却突然都变的安静起来。

    的确,他们很在乎仪式感。

    穆熠宸稍微皱了皱眉头,他对仪式感这件事,不是一般的在乎。

    钦慕曾经根本不想结婚,她甚至连去民政局领证那件事都不在乎,更何况是婚礼,是他非要的,一步步的,两个人在一起该有的,每一个步骤他都不落下的,仪式感十足。

    可是,他不觉的仪式感有什么不好!

    若是一点仪式感都没有,那将来回忆起来,这一路,总觉得缺了些精彩的瞬间。

    不约而同的,秦逸跟赵淮还有江之远都去看穆熠宸,因为他们几乎是同样的,认为穆熠宸是他们之间最注重仪式感的,再就是景峰,不过景峰在乎仪式感,只是因为在乎赫连好,而穆熠宸,是真的不想让自己的人生留有遗憾啊。

    穆熠宸抬眼的时候就看到几双眼睛在看自己,顿时冷着脸:“干什么?”

    “跟你说话呢,你也听不见,你在想什么?”

    秦逸眉头挑了挑,坏笑着问他。

    “几点了?去吃饭吧!”

    穆熠宸突然站了起来,他还能不知道这几位哥们在想什么?

    兄弟们都能看穿他的心思,他习惯了!没脸没皮的先往外走去。

    他刚出门,办公室里就传出一阵不厚道的笑声,溪梦一抬眼,就看到他出来,下意识的站了起来:“老板!”

    “好好管管你老公!”

    穆熠宸目视前方,一边走一边对她说了声。

    秦逸一出门就听到有人在跟溪梦告状,顿时胆战心惊,耗子见了猫一样笑嘻嘻的走出来,跟溪梦小声说:“他开玩笑的!”

    溪梦没说话,人太多,所以她会保持沉默,在老板的秘书,状态里。

    ——

    餐厅雅间,午餐时间!

    赵淮问:“热搜出来的时候安娜刚刚好离开了荣城,现在想想,被偷拍,被放上热搜,会不会是她提前安排好的?她是故意,丢下这么一个火热的八卦离开?”

    ------题外话------

    大家周末愉快!感谢娃娃姐送的钻石跟鲜花哦!狠狠地摁倒,狂亲!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求全订!求全订!求全订!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