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闯入
    当初工作室刚成立,制定婚假两个月的时候,钦慕的确同意。

    “婚假两个月?做什么?虚度光阴?浪费时间?可耻!我不同意!”

    那时候的钦慕是这样说的。

    那时候的钦慕觉得结婚本来就是件令人头疼的事情,还要放假,整天跟那个男人在一起相对着,干嘛?

    那时候面对感情,胆怯,无能的她,真的很讨厌别人提出关于婚假的问题。

    还有个重要的问题就是,他们工作室里,迄今为止,这个原来被大家认为会最后一个结婚的女孩子,竟然成了第一个有婚史的。

    ——

    婚礼现场,新郎新娘已经在配合司仪玩游戏,下面看热闹的看热闹,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也并不少。

    “谁说我没同意!只是一直没人结婚而已!”

    钦慕搂着小美的肩膀轻声告知,低垂的眼眸里,隐藏着别人看不见的睿智。

    小美听后嘴角抽了抽,有点为难的笑了笑。

    其实小美也想放假了,想要休息了,想要跟赵淮好好地出去逛逛,赵淮说要趁着这段时间好好放松下,顺便……

    造个小宝宝!

    虽然造宝宝这件事情听上去有点可怕,但是小美竟然想要了,想要跟赵淮创造出一个完整的家来,她想跟赵淮生很多很多的孩子,一个很温馨的家庭,好像马上就要诞生。

    所以钦慕给她机会的时候,她就没有反驳。

    婚礼上太多熟人,后来很多比穆熠宸年轻点的弟弟们都过来他们这桌敬酒,大家便也喝多了几杯。

    钦慕后来被灌的已经不知道东西南北了,而且,穆熠宸在旁边一直看着,也并未阻拦。

    其实穆熠宸只是觉得今天难得开心,钦慕也难得这么放得开跟他的朋友们喝酒,另外,楼上就有房间,喝多了还可以早点脱身去休息。

    不过他的手后来一直在钦慕的腰上,总是担心钦慕喝多了。

    赫连好也被景峰搂着,随时都要倒下的样子。

    安楠就比较理智,一直都是静静地看着他们喝,说自己现在在待孕,不适合喝酒,江之远刚喝了三四杯,就被她用眼神给喝住了。

    这晚过后,比他们小一些的弟弟们,都知道江之远怕老婆。

    后来大家很多都醉了,当然,也连同新郎新娘,杨柏这辈子第一次喝醉,就是在婚礼上。

    不过陆妃倒是没喝醉,这晚他们没有回家,而是去了楼上早就给他们准备好的婚房。

    只是……

    陆妃后来无聊的坐在床上看着杨柏睡觉,说不清自己是处于哪一种心态,将杨柏的衣服都给扒了。

    虽然婚纱有点难脱,但是也还是被她脱了下来,自己跑去浴室洗了个玫瑰花瓣澡,然后又钻进被窝里。

    新婚夜,陆妃静静地趴在杨柏的胸膛上,两个人盖着一条被子。

    这是第一次,陆妃这么近距离的看他,还感受着他的体温,陆妃发觉自己的心脏在狂跳,好像随时都可能因为心跳过快而挂掉。

    但是她管不住自己的心,她情难自控的那么痴痴地望着他,柔软的手指更是忍不住开始从他的脸上轻抚,描绘,不知道暗恋了他多少年,不知道追了他多久,终于,这夜,她可以拥着他,虽然只是入睡。

    ——

    翌日!

    杨柏绝对没想到会在自己的婚礼上喝醉,他一直以为自己一定会特别严肃的结束这场婚礼,结果……

    再醒来,已经是日晒三竿。

    外面刺眼的光芒照进来,他睁眼的被光刺痛,下意识的就抬了手遮了遮眼睛,另一只手要动的时候却突然觉得麻木,沉重,然后下意识的转头。

    有个女人躺在他怀里,睡的正香。

    女人……

    杨柏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分开,但是他才刚一动,却看清了眼前的人。

    陆妃!

    他的心狠狠地颤着,可是他却认清了,这个女人不是陌生的女人,也不是以前只是被他当成小妹妹的人,而是……

    他的太太!

    是的!就在昨天,他们举行了婚礼,之后……

    他记不清楚了,甚至连同自己怎么上楼都不知道,只是此时,两个人在一起,还……

    他感觉着被子里不同于自己的身体温度,眉头死死地皱起来,下意识的悄悄地掀开被子。

    他发誓,他这辈子还没看到过这么惊险的一幕。

    陆妃要是看到他此时的表情,肯定会联想到唐僧被女妖精给上了的场面。

    不过,杨柏总也不是唐僧的,他虽然为人正经,但却也是个非常正常的男人,眼前的女孩子,肌肤水嫩,吹弹可破,眉目间带着种让他放下烦恼的超能力,她这样年轻,又这样生动,生生的将他的心,在此时,给霸占了。

    原来,她睡着的时候,比醒着的时候,更有魅力。

    杨柏这才发现,这些年,他都不曾好好注视她,也或者该说,这些年,其实他不曾把她当做女人来看待,只是把她当成那个没长大的毛丫头。

    可是现在……

    陆妃有点难过的动了动,杨柏却已经没办法躲闪。

    等她慢慢睁开眼,看到的就是杨柏在她眼前,那一刻,被吓到的人,是她,陆妃。

    她下意识的立即就远离了他,上半身直接到了床边,黑溜溜的大眼珠动来动去,像是六神无主。

    杨柏却还是那个姿势侧躺着。

    陆妃的嘴巴张了张,想了想,虽然羞红了脸,但是却慢慢的又靠了过去。

    而且她靠过去的时候,心里想的,唯一的一件事,只是他会不会嫌弃她,推开她。

    然,没有!

    他只是那个姿势躺着,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陆妃悄悄地又贴着他的胸膛,感受着他剧烈的心跳的同时,自己的心跳也有那么迅猛起来。

    “早!”

    杨柏特别正经的说了一声。

    “嗯!早!”

    陆妃的声音刹那间就沙哑了。

    杨柏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两个人总不能就这么一直下去。

    “是不是该起床了?”

    杨柏低声问她。

    陆妃不说话,这时候,跟平日里那个能把这荣城闹的人仰马翻,鸡犬不宁的女孩,好像一点关系都没有。

    “嗯!”

    陆妃答应着,一双大眼睛动来动去,但是身体,却是丝毫没有动。

    她一点都不想起床,就这样静静的感受着他的体温,这是她最幸福的时刻。

    杨柏稍微低眼,手轻轻地捏住她的肩膀。

    陆妃下意识的抬眼,杨柏从容的微笑:“昨晚,我喝多了!”

    陆妃看他一眼,然后又羞答答的低了头:“是我帮你脱的衣服!”

    杨柏忍不住笑出声,然后,粗糙的大手,试探着,第一次去捧起一个女孩子的脸来,这张脸,是滚烫的。

    杨柏知道,这一天,他肯定不会像是平时那样的冷静,但是当自己感觉着自己有点颤抖的时候,却还是对自己有些失望。

    不过,他好像顾不得这么多了,当陆妃的脸被他捧起来,四目相对,他再也不想当个严肃的警官,而是……

    她的丈夫。

    他的手轻轻地摩擦着她的唇瓣,他想要感受她的唇瓣上的温度,于是,便在陆妃木呐的时候,慢慢的低下了头。

    哪怕是他们都是第一次,但是,好像只要是男女在一起,做这种事,就是自然而然的,以为自己会不懂,但是,却做得还算是顺利。

    杨柏把陆妃压在了身子底下,缠缠绵绵的亲吻着,两个人的呼吸纠缠在一起,情难自控。

    “杨太太,第一次可能默契度没有那么高,你要努力!”

    他轻吻着她的唇瓣,眼睫,声音虽然很低,却又很柔。

    但是陆妃却不争气的笑了下,过度紧张。

    “你也要努力啊!”

    陆妃的手紧紧地抓着身下的床单,仿佛这一天已经等了很多年,但是真的到了这一刻的时候,她像是从来没有做过准备的小姑娘,吓的身体紧绷着,又毫无力气。

    ——

    而这个早上,钦慕爬起来的时候,也是筋疲力尽,昨晚仿佛什么都没做,但是酒喝了太多之后,她的身体颓废起来。

    穆熠宸已经梳洗好,从洗手间出来后看到她坐在床上发呆放空,一边系着衬衣扣子一边问她:“要不要去玩游戏?”

    “嗯?”

    钦慕抬眼看着他,状态还没睡醒。

    “杨柏跟他的新婚妻子在楼下的套房里,昨晚上喝太多,恐怕今早上正在恶补。”

    穆熠宸走过去,笑的有点坏。

    钦慕条件反射的皱起眉头来,对这群人的恶趣味真的是一点都不理解。

    “不去的话就继续睡,不过现在就缺我们夫妻了!”

    昨晚大家全都留在了这里休息,原来不是因为喝多了,而是因为今早要去搞破坏。

    钦慕从来没干过这么坏的事情,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很感兴趣。

    所以掀开被子,下床去洗漱,十五分钟后他们夫妻便也一起下了楼,果然那对新婚夫妇的门口已经堵着很多人,好奇的坏小子们还耳贴着门在偷听呢。

    大家都用嫌弃的眼神看他们,穆熠宸总那么临危不乱的,钦慕又有点小紧张,毕竟是要去搞破坏。

    “房卡已经准备好,你们都准备好了吧?”

    江之远手里拿着房卡,看了看他一侧站着的几对。

    景峰跟赫连好,赵淮跟小美,还有安楠,穆熠宸跟钦慕,全都围在一起,不过江之远刚要开门,突然又一群小子从电梯里冲了出来。

    所以,在那两个人搞的正激烈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有人把他们客房的门给打开了,并且正悄悄地往他们卧室的门口走去。

    卧室的门并没有关住,所以那几个比他们小几岁的男孩子更是迫不急的握住了门把手,然后慢慢的往前推。

    然后一群人的眼睛都情不自禁的放大。

    江之远跟赵淮更是坏坏的掏出了手机录视频。

    直到有个人在后面着急看里面动了动,然后一群人前挺,前面的甚至趴了进去。

    景峰跟穆熠宸条件反射的拉着自己的女人闪到边上去,站在墙根静静地听里面的动静。

    杨柏警觉地立即就转了头,震惊的同时却是立即拉过被子盖住了陆妃身上。

    陆妃也是,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窘迫,跟自己的老公干事竟然被闯进来,还都是熟人,下意识的就立即用被子遮住了胸口,瑟瑟发抖。

    而杨柏拿了条浴巾将自己的腰上缠住,钦慕跟赫连好还有安楠小美都下意识的别开脸,没眼看啊。

    杨柏冷着脸站了起来:“都干嘛?”

    那种大哥的临危不乱,魄力,叫那些拿着手机的小子们都情不自禁的放下了手机。

    “今天有一个算一个,以后见到我都给我把脑袋提着走,嗯?还有刚刚谁拍的视频,该删的都给我删了。”

    景峰跟穆熠宸知道会被杨柏要挟,所以这会儿站在卧室外面的他们颇为侥幸的互相对视了一眼,承担事情的只剩下那几个比他们小的小子。

    “让他们出去啦!”

    陆妃快要哭,把被子蒙在头上之前对杨柏说了一声,这哪里是讲那些的时候。

    “要我再重复一遍?还不快滚?”

    杨柏听了自己妻子的话之后更是冷冷的对他们说道。

    “哥!我们都是来送祝福的!”

    “对!祝哥哥嫂嫂新婚快乐!”

    “早生贵子!”

    “祝哥哥一辈子都像是今天这么雄伟!”

    几个小子聪明着呢,有一个还立即转头:“哥,其实今天是宸哥他们的主意!”

    几个人全都回头找穆熠宸他们,而赵淮跟江之远在里面的墙根站着,早就低着头开始装死,安楠轻轻地拉了下小美的衣袖,跟小美不动声色的往外挪动。

    一直站在外面的男人被提到后,条件反射的立即抬起眼来看,只是安楠跟小美才刚出去,那几个小子就也都跑了出来,而且是接着往外跑,一个比一个快。

    “穆熠宸!”

    杨柏失望的叫了一声。

    钦慕她们几个女的低着头也悄悄地往外走了,当自己是透明都。

    但是穆熠宸跟景峰在这种被抓到的情况下,显然没有那个能力,所以就……

    “现在不是算账的时候!”

    杨柏听到卧室外面有熟悉的声音,是他的好兄弟穆熠宸。

    “先好好洞房!”

    然后又是景峰,特别从容淡定。

    两个人说完就轻轻地往外走了,像是从家里往外走那样,超级轻松的走了出去。

    杨柏低了低头,气的要没办法喘气,直到看到自己的精壮的腰腹,然后又转眼看向床上的女人。

    不过他没有立即去床上,而是下意识的就去了外面先把门反锁,然后才又回去。

    陆妃慢慢的又把脸给从被子里露了出来,此时她已经憋的满脸通红,杨柏毁了后她也没眼再看。

    杨柏却是躺在她身边后低低的说了声:“吓到你了?”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陆妃当然很介意,介意自己被看光。

    “等他们结婚的时候,我也带你去看热闹。”

    杨柏轻声哄着。

    陆妃这才又抬起眼,却是好奇的问了声:“穆熠宸跟景峰他们结婚的时候,你们也这样闹吗?”

    “没有!不过总有一天我得讨回来!”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杨柏跟陆妃说话的时候虽然温柔,但是,却是真的把这仇记在心里了。

    陆妃很信任他,便没再说话。

    不过杨柏后悔了,后悔当初景峰跟穆熠宸结婚的时候,竟然没有闹死他们。

    ——

    后来大家都走了,只剩下钦慕跟赫连好还有穆熠宸跟景峰,在咖啡厅里坐着。

    “我就知道这样做杨柏会生气!”

    钦慕马后炮的嘟囔了一声。

    “那你为什么不留住我在房间?”

    穆熠宸一直在望着咖啡发呆,听到他老婆那一声后抬起眼来看着她问。

    钦慕……

    “不过,刚刚的确挺刺激的!”

    赫连好忍不住轻笑了一声,看他们夫妻那么能互怼,觉得有意思。

    “一群而立之年的人,做这么不成熟的事情。”

    景峰也检讨了一下。

    “谁而立之年了?那是你跟穆熠宸,我跟钦慕还小着呢!”

    赫连好立即反驳。

    景峰……

    穆熠宸……

    钦慕抬了抬眼看对面的女人,然后抬起手,两个人击掌。

    穆熠宸跟景峰更是额头上全是黑线。

    被嫌弃年纪的感觉,真的并不好。

    “你这是嫌弃自己的老公?还是嫌弃你闺蜜的老公?”

    景峰问了声,其实是想让赫连好说嫌弃穆熠宸。

    “我干嘛嫌弃慕慕的老公,我当然是嫌弃自己的老公。”

    赫连好转头看着跟自己坐在一起的男人,相当正经的说道。

    景峰……

    “你呢?”

    穆熠宸转眼看着钦慕,不等钦慕说话,他便先问了。

    钦慕对他这种先入为主,非常不满意。

    而且,打死她,她也不敢嫌弃穆总老啊。

    “我觉得,我们的年纪刚刚合适凑做一对!”

    钦慕聪明的回应,讨好的笑着看着穆熠宸。

    赫连好立即就皱起了眉头来,没想到钦慕会说出这么‘不知廉耻’的话来。

    “喂喂喂!你什么情况?”

    赫连好轻轻地拍了拍桌子问钦慕。

    “呵呵!你嫌弃景峰老啊?其实景峰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多了啊!”

    钦慕看了赫连好一眼,给她使个眼色,然后又看着景峰说。

    景峰的脸已经像是阴郁的天,黑的不像话。

    赫连好下意识的又看了一眼:“当然!看上去好像二十岁出头!”

    刚刚端起咖啡要喝的男人,还不等喝,就因为那句话被呛到了。

    连同穆熠宸,也听不下去,只得端起咖啡杯来,低头掩饰住自己超级不好的表情。

    “不过,没想到他们发展迅速!”

    穆熠宸突然提了一声,转移了话题。

    “是啊!之前杨柏还一直看不上陆妃!”

    钦慕也连连点头,生怕景峰想要剖腹自尽。

    “所以,只要两个人脱了衣服躺在一张床上,就会有感觉?不知道,是不是不管什么样的男女,哪怕是素未谋面,也会有这样的自然反应!”

    赫连好突然好奇的嘟囔起来。

    景峰立即就忘了刚刚被他老婆嘲笑的事情,只是下意识的看向赫连好,最近他们关系一直不太好,不管他怎么做,赫连好都不开心。

    钦慕也略微好奇,下意识的抬眼看向穆熠宸。

    “是吗?”

    她觉得穆熠宸一定能给她一个答案。

    穆熠宸转眼看自己的老婆,幽深的眸子里带着些疑惑,让钦慕看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

    “不知道!”

    突然,穆熠宸回了一声。

    “不知道?”

    两个女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两个男人吓的有点懵,这种话题,真的是太敏感。

    “的确是不知道!”

    这话题很敏感,又像是曾经谈过,穆熠宸低垂的眉眼略带恼意。

    钦慕抬着眼注视着他,略有深思,然后突然笑了下!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求全订!求全订!求全订!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