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撒娇
    钦慕抬着眼注视着穆熠宸,清澈的眸底泛起某种质疑,突然笑了下。

    穆熠宸低着头喝咖啡,心里感觉很不好。

    穆太太要生气了!

    “为什么会不知道?这种时候不是该回答,绝对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吗?”

    钦慕好奇的问他,其实心里已经竖起一个尖。

    “如果我那么说了,就是在撒谎!”

    穆熠宸耿直的回应,然后转头看她。

    “撒谎?穆总什么时候变的那么耿直了?”

    钦慕嘲笑了一下,又继续反问。

    赫连好跟景峰突然沉默起来,其实本来是他们夫妻在闹别扭,而现在,好像连同另外一对也被他们连累了。

    “穆太太,你在干么?”

    穆熠宸看她认真了,连忙改变口气。

    “以前的穆熠宸,就不会说这种话!”

    钦慕又说了一句,然后不再对着他,自顾的端起咖啡来喝两口。

    “那个……”

    赫连好手捧着咖啡杯,突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然后求助的看向景峰。

    “的确,以前的穆熠宸肯定会说,绝不会发生那样的意外!”

    景峰却是没给赫连好面子,只是‘非常和蔼’的实话实说。

    赫连好……

    钦慕也忍不住不友善的看向景峰,怎么突然觉得景检一本正经的有点让她觉得,发混呢?

    穆熠宸更是皱着眉头看着对面的男人,俩男人的眼神相交,仿佛就要打起来,不过最后又都放弃了。

    所以,等杨柏跟陆妃从楼上依依不舍的出来后,那边除了四杯已经空了的咖啡杯,再也没有别的。

    服务生说他们不欢而散,杨柏笑了声,郁闷的心情总算好了些,低头对陆妃说:“回家?”

    陆妃看他一眼,然后羞答答的点了点头。

    杨柏便牵起她的手,领着她走了。

    新婚夫妻的腻歪,连同这一对夫妻都不曾想过会是这样。

    ——

    中午钦慕直接去了工作室,穆熠宸去了办公大楼,钦慕还来不及想穆熠宸今天上午的话,就已经被暂时失去助理这件事给搞的有点头昏。

    她收到了小美发来的信息,说他们已经上飞机了。

    钦慕震惊的同时,上了楼去,抬眼就看到玻幕外一辆飞机从那边飞过,倒是没想到赵淮急成这样,钦慕收起手机,转头又往外走。

    “燕子,放假前这段时间你先替小美帮我一阵。”

    钦慕下楼后对前台的姑娘说了声。

    “好嘞!”

    燕子答应着,然后就拿着小美昨天放在台前的资料跑到楼上去找钦慕。

    这一天,阳光明媚,仿佛是连续阴郁了一阵子后的第一个大晴天,太阳大的太突然,让人们不太适应。

    下午钦慕一直在办公室里画图,收到安娜的微信的时候,她便给安娜回了一声:“礼服已经准备好!”

    “ok!过几天我回去,去找你拿!”

    安娜回应。

    “这阵子要闭关,如果你回来,可以直接到工作室拿,不必再联系我。”

    钦慕看后又会给她。

    虽然今天对穆总有点失望,但是这还是无法影响她的正确价值观。

    “听说我走后有不好的热搜,是因为那件事在生气吗?我们朋友之间,用不着因为外面那些八卦新闻不开心吧?别把那些当回事好吗?你知道,女明星的一举一动本就这样,让媒体轻易拿来乱写。”

    “是我真的要闭关,为年后的秀做准备!”

    钦慕便编了个理由。

    其实她甚至都不打算在参加什么秀了,就连简俨也说要休息几年,所以,她想,这几年就专心设计时装,别的活动能不参加的,就坚决拒绝。

    “这是年前都不打算跟我喝一杯了?”

    安娜问道。

    “嗯!”

    钦慕回。

    安娜给她发了个哭泣的表情,然后却又突然笑了笑,给她发了一句:“那好吧,朋友就是要互相尊重,不过,你不介意我找你老公喝酒吧?”

    钦慕举着手机看着屏幕上突然出来的那行字,不高兴的皱起眉来。

    “介意!”

    钦慕心想,你还真的男女通吃啊,女的吃不到,就转而去吃男的?

    不过穆熠宸那里,哪个女人也别在想进他的身,作为他的正室太太,她的心眼可是小着呢,谁敢去碰他,钦慕绝对要以她为敌。

    “吃醋?”

    安娜又问。

    “不止!”

    钦慕又回给她两个字,之后安娜又给她发了几条微信,不过她都没有回了。

    关于穆熠宸,她不需要跟别人多讲什么。

    晚一些,钦慕要回家,穆熠宸却是在她刚到楼下的时候,就开车到了她工作室门口。

    钦慕站在门口看着他的车子停下在自己面前,很耐心,又很从容的看着他从里面出来,挺拔的身材直接向着她的方向走来。

    钦慕两只手轻轻地捏着包包的带子把玩着,眼神平静的望着他。

    “下班了?”

    他走过去,问了一声,将她的包从她手里抽走。

    钦慕点点头,没说话。

    “那我这个司机还算称职,来的时间刚刚好!”

    穆熠宸轻笑了一声。

    钦慕又多看他一眼,不过他搂着她往下走,钦慕便垂了眸,也没跟他说话。

    不知道他在搞什么,上午说那种话气的她要死,现在又突然跑来哄她,真的是想一出是一出,真的是心思,变幻莫测。

    路上,穆熠宸专注的开着车,偶尔抬眼看向后视镜里,坐在副驾驶的女人始终保持着安静,并没有任何不好的表情,穆熠宸眼眸又望着前方,不知道她还生不生气,其实今天上午他不是故意惹她不开心,后来想想也后悔。

    有时候,善意的谎言才会让她开心。

    钦慕知道他一直在看她,不过她依旧云淡风轻的看着窗外的风景,那天的大雪后,路边的绿植上现在还挂着些白色,草坪里也还是白茫茫的一片。

    最近的天气,总是很冷的,冷的,雪都无法融化。

    不过孩子们都那么开心,仿佛希望雪能留到冬天才好呢。

    快到家的时候穆熠宸把车子停在了路旁,转头去扶着她的座位低声问她:“上午我不对,现在道歉,是不是太晚?”

    钦慕听他提起上午的事情才转眼看他,看他那俊逸的脸上,漆黑的鹰眸,她突然笑了下:“那你再重新说一次!”

    “那种事绝对不会发生在我身上,我只对一个女人有反应!”

    穆熠宸特别认真的对她说道。

    钦慕却在想,他真的会只对她自己有反应吗?

    据统计,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的男人,全都对好看的异性有感觉。

    不过她从前就没有在乎过这些,何况现在,为了一句话跟他吵架犯不着。

    “回家!”

    钦慕没多说什么,虽然内心里想了很多,然后又目视着前方。

    “这是还生气还是不生气?”

    穆熠宸没动,眯着眼望着她,猜不透她的心思,叫他颇为苦恼。

    “你很在意我生不起生气?”

    钦慕问道。

    “嗯!”

    穆熠宸点头。

    “不生气啊,这有什么好生气?你说实话或者假话,我都能从你的眼神里,一眼分辨出来你的真实想法。”

    钦慕聪慧的大眼睛望着他,有点骄傲的小样子,对他炫耀。

    “是吗?”

    穆熠宸的心里有点瑟瑟发抖,没有他外表看起来那么镇定自若。

    “回家啦!干嘛在路上僵持着?”

    钦慕推他一下,受不了他突然这样。

    “唉!我今天就叫马失前蹄。”

    “焉知非福啊?”

    钦慕便回了他一声。

    穆熠宸听后轻笑了下,发动车子又往家的方向。

    正如钦慕说的,他也是那么想。

    钦慕靠在座位里,望着外面的景色,内心里突然有点想念某个人。

    她已经好久没有去钦家坐坐,也不知道钦海明好不好。

    不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到钦海明,那个家对自己来说,真的有那么点重要了吗?

    钦慕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掌心里,想不通。

    穆熠宸当然感觉到钦慕的心情不对,万分后悔的同时,却只能将车子开回家去。

    欢欢跟穆子豪出去逛还没回家,冯芳华今天腰不好就没出门,橙橙也愿意在家里玩玩具,还有老爷子,也一直在家里吃吃喝喝,没有出门。

    他们进了客厅后就看到冯芳华在陪老爷子看军事新闻,橙橙自己坐在沙发边上的地毯上玩玩具。

    看到他们回来的时候橙橙抬了抬眼,然后又继续低头忙他自己的了,仿佛那些积木是他的丰功伟业,他得好好看着。

    “爷爷!妈!我们回来了!”

    钦慕习惯性这样打招呼,然后走到儿子身边去蹲下,低眸看着儿子垒的积木。

    橙橙忙着把一块原木积木放到已经很高的地方,钦慕便帮他了一下。

    “外面冷吧?”

    穆熠宸坐下后,老爷子问了声。

    “有点!”

    穆熠宸回应,转眼看向旁边,钦慕还在陪儿子,不肯过来坐在他身边。

    “这几天冷的要命,昨天小柏的婚礼倒是暖和一些,今天阳光也不错,不过温度倒是又一下子低了呢。”

    冯芳华虽然在看电视,但是思绪却很好。

    穆熠宸认真听着,但是眼睛总忍不住往钦慕那里看。

    钦慕发现穆熠宸在看她,心里轻叹了一声,然后起身走了过去,坐在他的身边。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里有些邪魅的笑意,手轻轻地搭在她身后的沙发靠背,她能坐过来,就证明她真的不是那么生气了。

    钦慕看了眼电视,然后又慢悠悠的看向他,忍不住对他笑。

    穆熠宸也笑,不过眼神里总是有些邪魅不羁。

    那种眼神,像是被耍后的郁闷,又像是紧绷过后的泄气,带着一股邪劲,他抬手去抚摸了穆太太的长发,钦慕望着他那样子,轻轻地扯了下嗓子,然后转头去看电视。

    好像也没有人留意到他们俩在做嘛,反正大家都挺专注的,在自己的事情上。

    穆熠宸便也去看电视,只是手却一直搂着她的肩膀,把玩着她的头发,胸膛总是向着她那边敞开着。

    吃晚饭的时候,欢欢才跟她爷爷回来,一进门就往里面跑,跑到妈妈的怀里去。

    钦慕早就准备好了怀抱,只是没想到她身上那么凉,那一双小手直接钻到了她的衣服里,贴着她温暖的肌肤。

    顿时,钦慕的脸色就被冰的变了,却是因为长辈们在而没叫出来,克制着,哭笑不得的看着她女儿。

    “妈妈,凉不凉?”

    “你说呢?”

    钦慕咬着牙跟,努力让自己淡定点。

    欢欢嘿嘿笑起来:“就是好冷才要让妈妈帮我暖一暖呢!”

    欢欢说着又立即往钦慕的怀里贴过去。

    钦慕没敢松开她,因为刚刚从外面走进来,这小丫头冻坏了。

    穆熠宸在旁边却是一把将女儿捞到了怀里,钦慕转头看他,欢欢更是吓坏,以为爸爸要打她的屁股。

    “我看看!”

    穆熠宸攥住她的一双小手在掌心里,将欢欢稳稳地抱在他怀里。

    欢欢突然不那么害怕了,因为爸爸的胸膛更暖呢,然后她就安稳的在爸爸身上坐着,还在爸爸帮自己暖手的时候抬头去在爸爸的脸颊轻轻地亲了一下,以示感谢。

    钦慕在旁边看着,忍不住吃醋起来,她刚刚那样帮忙暖身子都没有被亲呢。

    穆熠宸也是看了欢欢一眼,眼神不由自主的就变的温柔。

    橙橙抬了抬眼,不太赞同的眼神看了他姐姐一眼,然后继续往他自己的,直到积木实在是承受不了那高度,突然崩塌。

    橙橙无辜的双眼看着毯子上的地毯,并未有太过伤心。

    倒是穆子豪跟冯芳华,怕他会伤心,担忧的望着他。

    橙橙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像个小大人一样,翁稳妥妥的把装积木的箱子搬到眼前,然后自己又把积木一块一块的放到箱子里去。

    冯芳华跟穆子豪都惊喜不已,这小子总是有条不紊的样子。

    穆熠宸跟钦慕也看的有点感动,不过也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尤其是穆熠宸。

    “我去帮弟弟!”

    欢欢看了会儿,觉得地上积木太多了,她得去帮忙才行,所以就从爸爸怀里走开了。

    穆熠宸松开她后看着他们姐弟一起捡积木,又转眼看钦慕,钦慕没看他,只是望着她的一双儿女轻笑了下。

    “这俩小家伙倒是感情很好呢!”

    老爷子也忍不住夸赞。

    “可不是嘛!这是我见到的,感情最好的姐弟。”

    冯芳华很安慰的,连连夸赞。

    “我们穆家的孩子,当然是会感情好的。”

    穆子豪也很骄傲的。

    钦慕跟穆熠宸听着,都有点无奈,长辈们总爱这么夸赞自己家的小家伙,好像全世界就他们最好。

    晚饭后钦慕陪老爷子下了两盘棋,一盘都没有赢,老爷子问她怎么回事,最近怎么总输,钦慕心里也奇怪,心想,再这么输下去,该从头再重新学一遍了。

    十点多,钦慕才回到房间,穆熠宸在床上躺了一个小时,早就有点不耐烦,看她回来后,立即抬起眼,那灼灼的目光,像是要立即将她给生吞了。

    “赢了几局?”

    穆熠宸问她一声。

    钦慕有气无力的走过去坐在他身边,无奈的叹了一声:“唉!一局都没赢!奇怪了!最近总是输棋!”

    “既然棋运不佳,这阵子先别陪爷爷玩了,天气这么冷,晚上早点上床才是。”

    穆熠宸说着,抬手握住她的手腕,立即将她脱到自己怀里。

    穆熠宸身上特别温暖,钦慕一靠过去,立即没了反抗的情绪,只拥着他,开始犯困。

    “穆熠宸!”

    她有气无力的叫他,温暖的房间里,那有些颓废的声音,却是叫的心里很舒服。

    “嗯?”

    穆熠宸轻声答应着,低眼看着她有些疲倦的样子。

    “抱紧我!”

    钦慕低喃着,带着点倔强的。

    穆熠宸便把她抱紧了,却是忍不住低着眼一直看她。

    “怎么了?”

    穆熠宸低声问。

    “可能是大姨妈要来?浑身无力!”

    钦慕回应,然后又在他怀里贴的用力了一些。

    穆熠宸转眼去拿了手机看了眼上面的日历,果然,再过五天,是她上个月来例假的日子。

    穆熠宸更是立即将躺在他一侧抱着他的女人给用力抱到了身上,钦慕有点不情愿,不想都被动来动去的,很累。

    “我们得抓紧时间了!亲戚又要来串门。”

    “哼哼,不要嘛!人家好乏力!”

    钦慕撒着娇,一点都不想动。

    “那今晚你在下面还是上面?我自己来。”

    穆熠宸低声问她的意见。

    钦慕闭着眼趴在他身上,想了想,然后又开始哼哼:“我不要!什么都不要!”

    “那可不行!”

    穆熠宸低喃着,又抱着她翻了个身,她便到了他身子底下。

    或者是床太大,滚来滚去好像还是在中间。

    “哼哼,人家不情愿,你这是强迫。”

    钦慕继续撒娇。

    “哦?我还挺喜欢强迫的。”

    穆熠宸突然咬着她的耳朵一下,然后就开始亲吻她最敏感的地方。

    “流氓!”

    钦慕哭笑不得的嘟囔。

    穆熠宸轻笑,却是继续撩拨着她心里那缓慢上来的**。

    “等下!上午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钦慕突然捧住他的脸,睁开眼望着他。

    穆熠宸……

    “上午?上午什么事?”

    穆熠宸突然像是得了失忆症一样。

    钦慕……

    “嗯?上午什么事?”

    穆熠宸一边上下其手,撩拨着,一边继续低声询问她,那低沉的,让她亢奋的声线,钦慕快要把持不住。

    “穆熠宸!你坏死了!”

    “想起来了,上午杨柏打电话来,怨你把我带坏了!”

    穆熠宸将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扒掉,扔到床下去,然后在她身上对她低喃。

    钦慕有点醉意,抬眼,迷离的眼神望着他:“嗯?”

    “总勾引我做坏事!”

    穆熠宸轻吻着她的颀长的美颈,低喃。

    钦慕……

    “穆太太,叫出来!”

    他吻到她的耳边的时候就忍不住诱哄她。

    “嗯,才不要!”

    “不喜欢吗?还不够?”

    穆熠宸的手一边不停的给她,低沉的嗓音不停的询问。

    钦慕觉得自己快要挂掉了,在这样被他弄下去。

    “穆熠宸,你……”

    “我喜欢听,乖!”

    他又去温柔的轻吻着她的唇瓣,一下下的,引着她说出他喜欢听的话来。

    “你哼给我听好不好?很刺激呢!”

    钦慕突然捧着他的脸,迷离的眼神里闪烁着些活泼的因子。

    “你确定?”

    穆熠宸低声问她,突然停下。

    “嗯!你叫起来更好听,真的!”

    钦慕很肯定的告诉他,眼神越来越热切的渴望。

    房间里越来越暗沉,空气仿佛都凝聚在了某个不能打扰他们的空间里,是他们的身体,上方。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盯着她那双染着情,欲的眼,然后突然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城里流言四起,传闻那天会议室里血肉模糊,傅太太因出轨被傅家赶出门。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