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3章 你总知道怎么治我!
    “是你不够努力,不信你再试试!”

    钦慕抬眼的时候,穆熠宸让她再试试。

    “我还不够努力啊?整颗心都跟着你走,看你冷着脸,我连句完整的话都不敢说!”

    钦慕眼眸看他一下,有点抱怨的,又不是很过。

    穆熠宸便认真的凝视着她那张写满了倔强的脸,尽管有点弱弱的。

    “你是不敢吗?你怕我怕到这种地步了?”

    穆熠宸轻笑了下。

    房间里,两个人的声音低低的,像是最动听的旋律。

    “是啊!”

    钦慕答应着,眼睛也不抬。

    “这么怕我的话,昨天为什么还连名带姓的叫我?眼睛瞪得那么大,好像要吃了我一样。”

    穆熠宸低沉的嗓音缓缓的倾泻而出来,那动听的声音,钦慕下意识的把头埋得更低了。

    “今天做错事情,心虚了,又说怕我!”

    穆熠宸继续说道。

    钦慕觉得他把她看的透透的了,自己身体好像已经被枪林弹雨了n个窟窿,透风起来。

    “你啊!总知道怎么治我!”

    穆熠宸抬手轻轻地抚着她的长发,对她低喃。

    钦慕眼眸稍动,然后长睫掀起,望着他动情的眼眸。

    他的眼里,此时已经没有一点寒气,只剩下温柔。

    钦慕把他眼里的柔情全部收到自己心里去,也忍不住轻笑起来,抬手捧住他棱角分明的轮廓,那完美至极的五官,叫她情不自禁的动心。

    一个吻,轻轻地落在他的鼻尖,钦慕孩子气的又去啄他的薄唇,一下下的,从他腿上离开,又分开坐在他身上。

    继续捧着他的脸去主动的亲吻他。

    穆熠宸被她撩的意乱情迷,那一双温柔的手,不需要多久,就从他的脸上移到他的胸口,将他的衬衣扣子解开几颗,便钻了进去。

    她的手,其实很温暖,不过钦慕自己还是觉得自己在找他捂热。

    穆熠宸受不了她的撩拨,任由她骑在身上折腾了一会儿,就抬手搂着她的细腰将她压在了沙发里,缠缠绵绵的亲吻一个个的落在她的额头,眼,唇,舌尖轻易的撬开她柔软的唇瓣,将那个亲吻无限加深。

    “小妖精,越来越坏了!”

    穆熠宸望着她动情的眼眸,情不自禁的,嗓音都有些沙哑。

    修长的手指,在她美妙的肌肤,断断续续的,一点点的撩着,眼神,更是情难自控的,上上下下的将她的妙处打量。

    “小妖精当然是坏的啦!”

    钦慕抬手搂住他的脖子,一点都没客气。

    穆熠宸没有笑,反而眼神更加桀骜,下一刻便又望着她那柔软的唇瓣,然后霸道的覆盖住她的唇瓣,这一次的亲吻不同于刚刚温柔的缠绵,力道,带着他特有的强势霸道,将她一寸寸的攻陷。

    钦慕总也想不到他要从哪儿开始,沙发里的沦陷后,大床上,他更是肆无忌惮起来,当他尽情的发挥,钦慕已经虚脱的嗓子都哑了。

    那天小美问她,穆熠宸会不会一直不停的要她,她会不会受不了,唉,那天她没能回答小美,但是心里却在想,受不了也得受啊!

    床上这种乐趣,你一旦领悟不了,就只剩下痛苦,但是你一旦领悟了,那就爽了。

    欢爱过后,钦慕趴在他身上奄奄一息,穆熠宸轻轻地抚着她的肩膀上,听着她难过的喘息。

    “真想给你做人工呼吸!”

    穆熠宸半眯着眼望着她低喃。

    “哼!”

    钦慕勉强给他一个反应,其实她想说,:“如果你再给我做人工呼吸,我大概会死的更快。”

    “以后别再自己开车去那么远了?嗯?”

    钦慕费力的点了点头。

    穆熠宸的心情却是有点复杂,其实他只是太担心她,哪怕她现在是个成年人,有自己准确的判断力,但是,他还是会担心。

    为了给女儿买一把吉他跑那么远去,穆熠宸其实知道她很在乎女儿的感受,虽然她嘴上嫌弃女儿事情真多,想了会儿,他突然笑了下。

    然后看了眼手机,已经十一点多,想必大家也都睡了,所以他也没再下楼,只是低眸看钦慕睡着后又把被子往她身上拉了一下,在她额上落下一个吻之后悄悄地掀开他那边的被子下了床,去洗澡。

    钦慕是真的累的没办法再思考,只是下意识的想要睡觉,然后没用两分钟就睡死了。

    穆熠宸到了浴室里去淋雨,温热的水将他精壮的身材给迅速打湿以后,他立即涂了沐浴露,几乎没用几分钟就把自己冲洗干净。

    随意拿起一条浴巾将自己的结实的腰腹给遮挡住,转身又拿了条毛巾擦着头发便往外走。

    洗手间的门紧关着,吹风机响起,穆熠宸刀削斧劈的轮廓在镜子里浮现,长臂抬起,一只手随意的抓着精短的黑发,一只手拿着吹风机迅速将头发吹干,关掉吹风机,抬眼看了眼镜子里冷峻的男人,然后转头回到卧室里。

    回到他女人的被窝里。

    一切都回归平静,这个,深情的夜晚。

    ——

    第二天早上。

    钦慕从车子后备箱里取出了从鄌郚带回来的特产,老爷子刚好练完太极,便好奇的过去看,钦慕打开了盒子,里面放着很精致的一小瓶一小瓶。

    “那对小夫妻很有心的给您准备了这些,说您一定会喜欢,说不定还认识呢!还说这个自己炒的茶,长时间喝的话还可以降血压,但是我也不知道准不准!”

    钦慕看老爷子拿了点放在手里认真研究,便对他解释了一下。

    老爷子点了点头,像是什么都看得懂。

    “您真认识啊?”

    钦慕好奇的问了句。

    “嗯!都认识,都给我拿进去吧,以后我每天泡一点自己喝,从中医来讲,这些的确是能降血压的良药。”

    老爷子把手里几根发黑的茶叶棒放进了小瓶子里,对钦慕说道。

    钦慕心想有那么神奇吗?

    可是还是拿了进去。

    里面还有两只土鸡,一筐土鸡蛋,阿姨在后面帮她拿着。

    其实本来她可以自己拿,但是没有炒熟的鸡,她真的不敢拿呀!

    早饭后她带着吉他去了工作室,有位男同士弹的超棒,一首不知道什么歌,被他轻松弹出来,一个个音符像是从琴弦上跳跃下来,听的大家心神荡漾。

    钦慕觉得自己要完蛋了,在百度搜了一下,入门的一些东西,她看的脑袋疼了好久,不过同事帮她贴了1、2、3,让她先练习简单的曲目。

    她便在网上搜了一首小星星,一个上午,慢吞吞的,关键是,她的脖子,她的半边后背,她的手指,她的腿,全都僵了。

    如果以后还有人说学设计苦的话,钦慕觉得可以让他们来试着学学吉他,哼哼,到时候他们就知道画图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中午钦慕跟大家一块去就近的餐厅吃饭,听他们讲过年要接父母过来过年,准备订酒店什么的,钦慕便说了声:“订酒店的话,你们不找我吗?”

    大家当然想找她,但是又怕给她添麻烦,毕竟这么多人都利用她的关系,总觉得不妥。

    “我们可是在一起好多年了哦,从在巴黎的时候跟着jy开始,到现在,来荣城又这么多年。”

    钦慕轻声跟他们说道,然后又微微一笑。

    她眼神里的失望跟无奈,还有真诚,都叫大家一下子沉默了。

    “那我们可就要麻烦你了哦!给我妈妈订一个漂亮的有大窗口的房间。”

    秋香先开口的,很激动地跟她提要求。

    钦慕点了点头。

    “现在小美不在,你们把想法都报到燕子那里去吧,燕子!”

    钦慕转眼看向另一个桌上正在埋头吃饭的女孩子。

    “好嘞!我下午就挨个记下来。”

    燕子抬起眼,点点头,认真的回应。

    大家吃完饭便说说笑笑的经过马路回了工作室,由于现在白天越来越短,中午大家也没怎么休息就开始工作了。

    钦慕回到办公室后就把最近的图全部都整理了出来。

    安娜:“把我送的礼物又送了回去是什么意思嘛?该不会是因为知道我男女通吃就排斥我吧?做个朋友不用考虑那么多吧?”

    钦慕把图纸都保存好后看着手机上安娜发过来的信息,想了想,然后又把手机放下。

    安娜现在想如何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不喜欢的,就拒绝,无论是朋友也好,还是生意也好。

    现在钦慕有了选择的权利,更不会像是以前那样含蓄的隐忍。

    钦慕去休息室一趟,今天感觉肩膀有点凉,便想找件毛衣套上,然后就看到里面放着的那个大盒子。

    已经多久了?

    她把那个盒子从里面拿了出来,然后看着里面那件深色的西装。

    真的像是远古时候做的。

    她坐在了床沿,捏着一根袖子在手里,沉静下来,想着设计这套西装之初,一年又一年,曾经是没有勇气送出去,现在呢?

    过时了!

    算了!

    钦慕又把袖子撞进盒子里,然后再次将它塞进了橱子里去,套上一件灰色的毛衣之后便关上门又回到办公室去。

    有些东西,错过了赠送的最佳时期,后来再送,就没有了意义。

    钦慕想再帮他设计一套新衣,在新年的时候,应该可以穿上。

    嗯!她得赶紧开始设计了,不能延误了。

    钦慕想着,过几天工厂就要停产放假了,希望工厂放假之前能帮他把衣服做好。

    穆熠宸下午下班的时候准备要给钦慕发微信,问她几点回,打算关上电脑的时候,一抬眼看到了网上弹出的娱乐新闻,安娜在路演中结识新女友,两个人在酒店房间暧昧相依,畅谈一整夜。

    穆熠宸看完后就立即关了网页,然后又捏着手机一边给钦慕打电话一边出了办公室。

    溪梦看他出来后下意识的抬了抬眼:“老板!”

    “嗯!我先下班!”

    穆熠宸转了转头,对她说了一声。

    “好的!”

    溪梦点头,然后看着穆熠宸大步离开,看他那背影,像是又要去接钦慕了,溪梦不自觉的轻轻笑了一下。

    秦逸从另一电梯里出来,来找她下班,溪梦还没等收回眼神就又看到秦逸,却是看了一眼就垂下了眼眸又望着电脑上。

    比起跟秦逸聊天,她更想工作。

    “下班吧?差不多了!”

    秦逸走过去跟她说。

    “再过半个小时,我这份文件还没整理完。”

    溪梦一本正经的对他说道。

    秦逸轻笑了一声:“那我进去喝杯茶!”

    “你当那是你家茶室啊,而且老板早走了!”

    溪梦听不下去她老公整天上来喝茶,就吐槽了一句。

    “什么?已经走了?这么早?”

    秦逸刚要去穆熠宸的办公室,又退了回来,绕到她办公桌前去,半坐在那里问她,非常不满的表情。

    溪梦没理他,心想你还不是不到下班点就想要回家?

    溪梦最近跟婆婆关系不太好,所以不愿意回家太早,但是秦逸倒是很喜欢早点回家,好像在家里让他更有归属感。

    “肯定是又去找钦慕了,钦慕自己又不是不开车,他还每天下午去接,搞的好像钦慕的司机一样。”

    “那么,你每天跟我坐一辆车回家,我们俩谁是谁的司机?”

    溪梦抬眼看着他,特别认真的问他。

    秦逸……

    “你干嘛这么上纲上线的,最近总好像对我有意见一样,我做错事了?”

    “你有没有做错事情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在你身上安装眼睛,别打扰我工作。”

    溪梦又说道。

    秦逸……

    “真的是对我有意见!”

    秦逸说道,然后刚要哄她,又手机响起来,他看了一眼,然后下意识的又看了溪梦一眼,然后轻轻扯了扯嗓子。

    “是景晴!问我最近荣城是不是下雪了!”

    秦逸说道。

    溪梦看着电脑屏幕上,手指在键盘上用力敲打着,好像没有听到一样。

    她对景晴这俩字,其实内心很亢奋,可是表面上,没有任何不该有的表情。

    秦逸匆匆回了一个下了,然后就把手机又放到口袋里,正有隐隐的不安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又想起来,他的眉头不自觉的紧拧,虽然溪梦没有什么表情,但是他还是情不自禁的一直注视着她。

    “看我干吗?我脸上写着景晴给你发的信息内容?”

    溪梦便一边打字一边问了他一声。

    后来,景晴不再给穆熠宸发信息,却是常常会给秦逸发,虽然都是问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比如穆熠宸最近在忙什么,比如下雨了或者下雪了没有,比如他一定很幸福吧。

    有时候,他是会告诉溪梦的,比如像是现在这样,溪梦在他面前的时候。

    但是有时候他也不说,因为作为一个已婚男人,他非常知道有些话该不该跟自己的女人说。

    ——

    穆熠宸去接钦慕的路上便接到秦逸的电话。

    “救命!”

    秦逸在洗手间里给他打电话。

    “怎么了?”

    穆熠宸开了免提,问了声。

    “景晴最近总给我发信息,她到底什么意思啊?溪梦知道了不高兴呢!”

    秦逸问穆熠宸。

    “你跟景晴还在联系?”

    穆熠宸也是刚刚知道。

    “呃!都是她主动联系我,熠宸,她是不是想回来过年不敢跟你说,所以就天天来烦我,她这样下去,我这婚姻都快保不住了!”

    秦逸很有危机感的跟他讲着,真的是需要穆熠宸帮他。

    “这种小事你自己处理吧,别问我了!”

    穆熠宸回了一声,然后挂断电话,车子到了工作室外面,他停好后便下了车。

    尽管那不是小事,但是穆熠宸真的不想再跟景晴有任何关系了。

    穆熠宸站在下面看向楼上,以为穆太太会在窗口站着等他呢,结果竟然没有。

    所以他只得迈开大长腿往里面走去,这时候其余人都下班了,但是穆太太还在办公室里忙碌。

    穆熠宸轻轻地站到她办公室门口,稍微倾斜身子往里看了看,她正埋头画图呢,他站在这里都能听到铅笔有力的在纸张上描绘的声音。

    不知道该不该进去打扰她,下意识的抬起了手,一只手还放在背后,轻轻地敲了敲门板。

    钦慕半晌才反应过来是有人敲门,一转眼就看到穆熠宸站在那里,几秒后对他突然笑了下:“这么快?”

    “倒是你,这么晚还在画图?”

    穆熠宸双手放在背后,慢悠悠的,像是领导视察那般,走了进去。

    “我在帮某人设计衣服啊,要过新年了嘛!我们全家,我可是只帮这一个人亲自设计呢。”

    穆熠宸眉头稍微太高,半眯着眼看她,其实有点不敢想,她是设计给他的,但是她那眼神,穆熠宸似笑非笑的,沉默着。

    钦慕站了起来,绕过办公桌到他身边去,手轻轻地挂在他的手臂:“怎么了?你不喜欢啊?”

    “给我?”

    穆熠宸低沉的嗓音,询问。

    “嗯!不然还能给谁?爸妈跟爷爷都比较好说话,那两个小的更是没有要求,只有你,对我有这方面的要求。”

    钦慕点点头,跟他解释。

    “这话听着,为什么好像不是在夸我?而是嫌弃?”

    穆熠宸皱了皱眉头,低垂着幽深的眸子凝视着她问。

    “你听出来了?就是这个意思!”

    钦慕笑的更开心了。

    穆熠宸长舒一口气,然后无奈的哼笑了一声,伸手将她的小蛮腰给拦住,直接搂在了怀里。

    “穆太太有心了!”

    穆熠宸覆唇到她耳边,低喃着,温热的呼吸轻易撩拨的钦慕的耳后粉粉的。

    钦慕一双手也包裹住他抱着她的手,然后转眼看向背后的男人:“所以,穆总是高兴了吗?”

    “嗯!很高兴!”

    他慢吞吞的说着,说完才低头看她,然后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他怎么能不高兴?

    他老婆现在能想到给他设计衣服了,而且不是第一次了。

    “我还以为那一件大衣将是这辈子你帮我设计的最后一件,我打算往后的每年冬天都穿呢!”

    他抱着她,继续跟她低喃着。

    “难道我要再设计几套,你就要把那一件给扔了吗?”

    钦慕问他。

    穆熠宸低着眼看她,然后将她抱的又紧了一些。

    她给的,哪怕是一根线,他都不会舍得扔。

    “钦慕!”

    “嗯?”

    “现在越来越像一个居家女人了!”

    穆熠宸温柔的眼神望着她的侧脸,轻声提醒她。

    钦慕下意识的又扭了扭头去看他的眼,这是在夸她吗?

    “这样不好吗?”

    钦慕好奇的问他。

    “这样很好!我很喜欢!”

    穆熠宸轻轻地亲了她一下,然后拥着她往前走去。

    没几步,就到了她的办公桌前,钦慕下意识的将手撑着桌沿,穆熠宸却已经在她身后轻吻着她粉色的颈上。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

    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傅缓低语。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

    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