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章 始末(1)爱的那么执着
    “就算挖地三尺,我也帮你把他找出来,但是你若是离开荣城半步,别怪我不念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

    穆熠宸在窗口站了很久,后来不知道是处于什么目的,突然跟钦慕提起了那件事。

    ——

    钦慕转眼看着玻幕前冰冷的背影,又看着玻幕里那个薄情的男人,呼吸突然像是静止。

    整栋房子里,好像都突然安静了,他还没有挖地三尺,地上已经冰冻三尺,她没有问他为什么突然那样,因为想起以前每每提到简俨会发生的状况。

    穆熠宸那么阴沉的从玻幕里望着她不敢置信的脸,穆熠宸却必须先把丑话说在前头。

    因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简俨在她心里的位置,因为他决不允许她为了别的男人离开他,哪怕她对那个男人的感情并不是男女之情。

    钦慕本来心心念念着他的胸膛,依靠,以为他回来后一定会温柔的安慰她,一定会叫她别担心,因为有他在,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可是他却一开口便是这样的话,她绝对已经忘记了那个冷酷无情的穆熠宸。

    这一夜,她甚至连睡觉都睡不好,她又给简俨打了几次电话,但是那头依旧是关机。

    他那种身体状况,自己跑出去,怎么会不跟她交代一声呢?

    全世界的人都说简俨最爱的人是钦慕,可是,他就这样去流浪,却是连一句都没有对她提。

    穆熠宸躺在她一侧,其实知道她没睡,她的呼吸那么微弱的,好像是怕打扰了他休息,又好像是因为心情所以才有了某种隐忍。

    穆熠宸轻叹了一声,然后侧身到她背后,额头低着她的背上。

    一句话也没有,就像是睡梦中一个无意的动作。

    钦慕的身子僵了下,转瞬却又慢慢放松下来,因为他的呼吸很均匀,应该是睡着了。

    只是她不知道,其实他并没有睡,在她失眠的时候,他又如何睡得好。

    何况,巴黎那边一直没有电话过来,也就是说简俨的确是消失了,简俨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在那儿,所以不管是航空公司,又或者火车站,都不会有他留下的痕迹。

    简俨那个男人,当初是他求着简俨教钦慕的,可是现在,穆熠宸悔不当初。

    为何要给自己挖了那么大一个坑,如今他们师徒情分深不可测,穆熠宸觉得简俨这次离开,简直就是对他们夫妻感情的一大考验。

    穆熠宸不敢睡还有一个原因,他怕明天早上睁开眼,钦慕就不在他身边了。

    他心里明白,钦慕很容易做出那种冲动的事情来。

    亦如当年,他们刚领了结婚证后,她没有一点为人妻的自觉。

    她总是分得清轻重缓急,可是对穆熠宸来说,没有轻重缓急,只有她留在他身边。

    凌晨三点多,钦慕才好不容易睡着,早上爬起来却是下意识的立即去摸手机。

    穆熠宸刚从洗手间洗漱后出来,看到她那极端的反应后立即就皱起了眉头。

    钦慕看完手机上,空荡荡的,一个电话也没有,然后又看微信,除了安娜,没有任何人给她发过信息。

    等她发现穆熠宸的时候,穆熠宸已经在床边,恼着,站了好一会儿。

    “帮我设计的新衣服怎么样了?”

    他突然问了声,声音不冷不热的。

    钦慕木呐的眼神望着他好一会儿,他开口后她才回过神,收起眼神,低着头说了声:“嗯,快好了!”

    她的声音有些暗哑,说着话便掀开了被子,慢吞吞的下了床去洗手间。

    “把衣服准备好,换简俨的消息!”

    穆熠宸皱着眉头想了下,在她从床尾经过的时候,低声对她讲了句。

    钦慕下意识的回头,伤神的眼神望着他:“你有他的消息了?”

    穆熠宸没再说话,只是转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便出了门。

    钦慕却一直站在那里,想要再问他,却一点力气都没有,昨晚没睡好,现在头疼的要死,加上姨妈期。

    可是都不重要,只要简俨没事就好。

    她早上吃过饭就急急忙忙的去了工作室,那时候同事们还没过去,可是她却已经进了办公室里,把设计图收尾。

    她突然不能再花心思在这件衣服上,她给穆熠宸发微信,:“真的有他的消息了是不是?”

    没有回信,她不确定穆熠宸看到她的消息了没有,又或者穆熠宸正在开会,根本没带手机。

    钦慕头疼的要死,画完图后便拿着图纸去工厂,下楼的时候刚好碰到大卫跟秋香也要过去,便搭了便车。

    只是一路上,她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大卫跟秋香坐在前面,都发现今天她的身体状况不太好,秋香是知道她姨妈期了,但是也没见她姨妈期这么沮丧过。

    “钦钦姐,要是不舒服的话,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秋香在前面,扭着头看着钦慕说道。

    钦慕看着外面的眼神没有收回,靠在车旁轻声说了句不用。

    甚至,她的唇瓣好像都没怎么动过,那声音,太轻。

    晚上六点多,穆熠宸又打开手机看了眼,钦慕给他发过那一条微信后便没再发别的。

    他们夫妻都太了解彼此的秉性,所以并没有人会纠缠着对方,穆熠宸站在办公室的玻幕前,猜测着,钦慕此时,应该是在工厂,因为他早上的一句话,而疯狂的赶制那套衣服。

    不用多想,他心里清楚,这次的惊喜,已经没有了她的真心。

    她肯定是匆匆忙忙的画了张图纸,然后就拿到工厂去加工了。

    穆熠宸低下头看着脚底下,下意识的嘲笑了一声。

    一遇到简俨的事情,她就不能冷静思考,简俨遇到任何问题,她的第一想法就会是,飞去简俨身边。

    可是就算她飞去巴黎,又有什么用呢?

    巴黎人口说多不多,但是也够她大海捞针了。

    穆熠宸还是轻叹了一声,然后转身捞起外套往外走。

    钦慕从工厂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工厂的司机载着她往回走,她手里抱着刚刚做好的,叠的整整齐齐的棕色西服套装,想着,回到家就可以跟他换消息。

    然,当她回到家,发现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

    “少奶奶,你怎么才回来啊?大家都在等你吃晚饭呢!”

    阿姨听到动静从里面出来,担心的问她。

    “穆熠宸回来了吗?”

    钦慕低声问了句。

    “少爷?少爷早就回来了!把衣服给我,你先去餐厅吧。”

    钦慕点点头,但是衣服在她手臂上搭着,却并没有交给阿姨。

    “爷爷,爸妈!我回来晚了!”

    钦慕到餐厅旁边,要上那两个台阶的时候才稍微提起点精神,进去后便像是寻常那样跟长辈们打招呼。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冯芳华问了声,看她脸色不好,也没大声斥责她。

    “哦!我!去了趟工厂!”

    钦慕欲言又止,然后又看了看穆熠宸,把手臂上搭着的衣服放在了自己的椅子后面,然后入座。

    一切,都得等到跟长辈们吃完饭再说,尽管她根本没有胃口。

    其实穆熠宸也没胃口,不过他像是寻常那样吃了晚饭。

    长辈们的眉头都有点紧,看不出他们夫妻俩哪里又出现了问题,但是两个人的表情,一个落寞,一个冷漠。

    吃过晚饭,穆熠宸坐在沙发里陪老爷子下棋,钦慕在他旁边坐着,却是坐如针扎。

    他一点都不着急给她个回复的样子,应该是知道简俨的下落了吧?

    钦慕心里猜测着,也没有刚刚那么紧张了。

    因为只要他知道下落,她可以等,不就是几局棋嘛!

    “你先上楼去洗漱吧!”

    穆熠宸突然说了声。

    感觉她没动,才转眼看了她一眼。

    那不深不浅的一眼,钦慕的心却是砰地一声,然后乖乖的点点头。

    “好!那爷爷,我先上楼了!爸妈晚安!”

    她有点不情愿的上了楼。

    冯芳华已经在楼梯上看不见她,才转眼看着斜对面自己的儿子问了声:“你跟钦慕又吵架了?”

    “没有!”

    穆熠宸认真的盯着棋局,声音里并没有什么特别。

    “那你们俩这是怎么了?一晚上一句交流也没有,钦慕那模样,明明就是失魂落魄,至于你,你可以去照照镜子,咱们家都快要被你冰住了。”

    冯芳华看着她儿子说道。

    “我有那么夸张吗?”

    穆熠宸轻笑了下,低沉的嗓音问冯女士。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就去照镜子啊。”

    冯芳华又说。

    穆熠宸没再说话,老爷子抬了抬眼,看到他的表情后只哼笑了下,却是半个字也没多讲。

    “女孩子经期难免心情烦躁,你要是这时候跟她一般见识,那你就大错特错了,知道吗?”

    穆子豪跟自己的儿子说起来,想当年,冯芳华来大姨妈就肚子疼,他又想不到那么周全,就总挨骂,他是真的从女人的经期走过来的。

    “说的自己好像多大度一样。”

    冯芳华一听他那不急不缓的,过来人的口气,就知道他想到她当年了,忍不住吐槽了一声。

    “钦慕跟妈不一样!”

    穆熠宸拿着两个象棋轻轻地合着,眼睛虽然望着棋局,却是把他们老两口的话听的清清楚楚。

    “哈!这会儿又不一样了?刚刚她就坐在你边上,看了你不下一百次,你理都不理一下。”

    冯芳华听后忍不住嘲笑了声,又说他。

    穆熠宸又开始保持沉默。

    等他陪老爷子下完棋上楼已经十一点多,钦慕在楼上等的心如火烧,听到房门响,立即就站了起来。

    穆熠宸知道她着急,但是着急有什么用?

    所以进屋后也不急着理她,只是扫了眼床边上放着的衣服。

    “哦!衣服坐好了!”

    钦慕看他的眼神,然后立即去把衣服拿在手里,走上前去:“你要不要先试试?”

    “谁做的?”

    穆熠宸一点试穿的**都没有,还记得那天她告诉他她在帮他准备新衣的时候他激动地心情,可是现在,他只觉得好笑。

    “工厂的师父!”

    钦慕茫然的望着他,眼眸稍微动了动,然后诚实的回答。

    可是她的诚意,现在换不来他的好感。

    “那我为什么还要试穿?”

    穆熠宸冷笑了一下,望着她的眼神那么的绝情。

    钦慕突然体会到心灰意冷,她屏着呼吸,忍着暴脾气,可是她知道,她哄不好他,一触即到简俨的问题,她永远不可能真的哄得好他。

    “你到底有没有简俨的消息?”

    钦慕放弃了哄他,虚弱的声音问他。

    穆熠宸垂着眼看她一眼,然后又转身,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往浴室那里走去。

    钦慕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他进了浴室,关了门,怒火中烧,却是半点脾气没有发出来。

    他这样吊着她,肯定是有消息的。

    钦慕内心里这样想着,然后又退到床边坐下,却是有些力不从心的低了头,双手抬起来,摁住自己的眉心。

    穆熠宸并不急着洗完澡出去,所以洗完后他又刮了个胡子,然后在镜子前仔细端详自己的脸。

    的确如冯芳华说的那样,冷漠的没有半点温度,不过他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明明是有温度的。

    钦慕听到门响又立即扭头过去,却是没再站起来。

    “不睡觉,傻坐在这里干什么?”

    穆熠宸终于好心的,跟她说了句话。

    只是这句话,却如此的戳心。

    “等你告诉我简俨的消息!”

    钦慕说了心里话,声音虽然很无力,但是她的愤怒已经包含在里面。

    “谁说我现在有他的消息?”

    穆熠宸站到自己床边去,掀开被子,上床。

    钦慕转头看过去,他已经转身,背对着她那边。

    钦慕放下他的衣服,然后起身走了过去,就站到他的身边。

    “你耍我?”

    “耍你?我没那么无聊!”

    穆熠宸低沉冷漠的声音,眼也不抬一下。

    “你明明说让我准备好新衣换消息的!”

    钦慕有点心烦的提醒他,她克制不好自己的脾气了,她委屈,她别扭,她难受,她想要知道简俨的消息,而她老公现在竟然刻意折磨她。

    “我要的,不是你用这种态度给我准备的新衣,如果是这种,我在哪儿买不到?”

    穆熠宸又翻了个身,他不想看她委屈的模样,故意背对她。

    钦慕却是气的要死,转个身就在他边上坐下,然后半个字再也不与他说。

    房间里就这样安静下去,两个人谁也不说话。

    不过穆熠宸后来往她那边挪了挪,钦慕累了以后就躺在他一直躺的地方。

    只是缩在那一方小天地里,忍不住将两个人的被子用力的往自己那边拉了下。

    穆熠宸胸口一凉,下意识的就抬手抓被子,钦慕却更用力,像个小孩子在互相抢心爱的玩具。

    “还睡不睡了?”

    钦慕抢不过,上半身往他那边一转,好大脾气的对他问了声。

    穆熠宸……

    被子成功被钦慕抢到手,钦慕立即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半点被子角都没给他留,睡觉。

    穆熠宸冷的瑟瑟发抖,其实橱子里有几条被子,但是两个人谁也没有想要下床再去拿一条。

    到后半夜,钦慕睡着了,穆熠宸才悄悄地转了身,然后一点点往她那边靠。

    只要不分床,抢被子算什么?

    都给她!

    等她睡着了,他再钻进去,就ok!

    穆熠宸心里这么想着,也的确这么,悄悄地做了。

    钦慕还是动了动,因为他身上冰凉,一贴到她的背上,她无意识的举动就是要反抗。

    不过穆熠宸抬着手臂没敢立即抱她,等她渐渐地熟悉了他的体温他才去抱了她。

    大半夜的,穆总黑灯瞎火的,终于躺进被窝里之后,轻轻地哀叹了一声。

    不容易啊!

    一连三天,每天早上她起来的第一时间都是去找手机,每次都被穆熠宸撞见。

    只是他不是每个早上都可以忍耐,比如第三天早上,他突然就走了过去,然后将手机从她手里夺走,一气呵成的扔到了远处沙发外的地上。

    钦慕来不及抢,也是一气呵成的,眼睛跟着他的手一直飘向她的手机落在的地方,然后立即掀开被子下床。

    “穆熠宸你疯了吧?”

    她不高兴的吼了一声,然后抬手将他往后一推,低着头就去捡自己的手机。

    穆熠宸也跟着上前,在她刚捡起手机准备看是否还能用的时候,他却在下一刻抓住了她的手肘,直接将她拉了起来。

    钦慕觉得半根手臂好像被从肩膀上卸下来,不敢置信的望着他。

    手机屏幕碎了,她的心好像也跟着碎了。

    “你这样有意思吗?”

    钦慕推他一下,把手机扔到他怀里。

    穆熠宸铁青着脸看着她,也没去接怀里的手机,手机又掉在地上,这次碎的彻底。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直直的望着她。

    “你刚刚说什么?我疯了?钦慕,自从你知道简俨失踪之后,在发疯的人一直是你,而不是我!”

    穆熠宸皱着眉头,冷冷的批判。

    钦慕气的抓狂,眼睛都模糊了,但是还是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自己说,你每天早上抓着手机像是抓着救命稻草的模样,到底是做给谁看?”

    穆熠宸把她往沙发里一推,冷声质问。

    钦慕的脑子里一晃,黑漆漆的,心好像差点从嗓子眼里跳出来,还好嗓子眼小。

    “我不做给任何人看,我只是在等待我师父的消息,怎么了?”

    钦慕轻笑了一下,仰头问他。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死死地逼迫着钦慕那带着些怨恨的眼眸,然后也嘲笑了一声,双手叉腰,望着坐在沙发里依旧那么气势凌人的女人。

    “怎么了?你在你丈夫的床上想别的男人,想的发疯,你说怎么了?”

    几乎每一个字,都是咬牙切齿。

    他像是恨毒了简俨那个人!

    钦慕的眼眶沉甸甸的,里面的东西滚烫的好像是刚刚烧开的水。

    她的呼吸,也跟着发烫,望着站在那里高高在上的男人,然后默默地垂下了自己的头,抬手擦着留下来的让自己觉得眼睛发干的眼泪。

    “为什么要突然跟我生气?你只要帮我把他找出来,我们是我们,简俨是简俨,之前他生病你甚至鼓励我去巴黎看他不是吗?为什么这次又突然——这样?”

    钦慕想问他为什么这次又突然的不冷静理智,为什么突然这么愤恨,可是话到了嘴边,又突然都停下了。

    穆熠宸听着她沙哑的嗓音,望着她的眼神也终于看向别处。

    “因为你以往从来都是从容的,而这次你没有!”

    穆熠宸的声音突然变的很轻,带着某种醋意,却没有像是刚刚那样极端。

    “他不知道去了哪里!他甚至没有跟我提过一声他要消失一段时间,他也没跟任何人提,肖薇怀着身孕在找他,万一她因为担心他而有什么意外,还有简俨自己的身体,你我都清楚的,我们必须马上找到他。”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那一天,民政局门口她手里捏着一个红本静望他远去的背影。

    二十三岁的卓幸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嫁给了二十九岁的傅执,这场商业闪婚让众人始料未及……

    她跟他的第一次,无边的疼痛是她的最深记忆。

    深黑的夜,一场算计,制造出一对可爱的萌包子……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