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6章 始末(2)以你为世界中心
    “如果他死在外面,你会怎样?你还会跟我继续这段婚姻下去吗?”

    穆熠宸听完她的话后嘲笑了一声,转眼就这么问她。

    钦慕的内心像是又把刀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的心脏切成了千万片,片片心脏间,血液慢慢渗出。

    他们的婚姻,简俨,她一直觉得没什么关系,可是这一刻,她突然明白,在穆熠宸心里,简俨跟他们的婚姻,是联系在一起的。

    她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然后瘫坐在沙发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为什么每次都在以为最好的时候,变成这样?

    天堂到地狱,转眼的事情!

    ——

    钦慕开车去上班,一路上脑袋里都空空的,早饭过后两个人一起出的门,却像是陌生人一样各自上了各自的车子,一个招呼都没有,就那么在熟悉的岔路口背道而行。

    中午吃饭的时候,钦慕便说了提前放年假的事情,大家倒是都挺乐意,就是看钦慕有些疲惫,再加上简俨的事情大家也都听说了,所以有点担心她。

    有同事安慰她,简俨以前也会自己出去一阵子找灵感,不用担心的。

    可是以前,从来没有打电话找不到人过。

    可是以前,他的身体好好地。

    但是现在,其实除了想开,她还能干什么。

    钦慕查了一家巴黎比较有名的私家侦探社,然后打电话过去找他们帮忙查找简俨的下落,然后她在荣城的生活就这么继续。

    穆熠宸晚上没有回家,杨柏请客,叫了他跟景峰一块吃饭。

    景峰跟穆熠宸餐厅的停车场相遇,两个人的车正好停在一起,景峰下车后抬眼就看到出来的穆熠宸神色不太好,穆熠宸也抬了抬眼,然后又若无其事的垂下了。

    “今天心情不高啊!”

    景峰一边走一边说。

    “嗯!你好像比我好一点?”

    穆熠宸转头看他一眼,又大步往餐厅里走去。

    景峰落在后面,却是不自觉的笑了声。

    宸哥的脾气一上来,那自然是你说一句,他怼一句的。

    杨柏在餐厅里已经等了他们俩一会儿,他来的时候,天还没黑的彻底。

    而这会儿,嗯!这两个人什么时候成了没有时间观念的。

    景峰跟穆熠宸入座后心情更不爽了,因为,他们面前坐着的,竟然成了他们三个里心情最好的那个。

    杨柏婚前还哀声连连,婚后却是滋润的,天天跟刚当了新郎官一样,那是体验到结婚的好处的模样?

    景峰跟穆熠宸鄙视的看他一眼,然后两个人打开菜单看着,一句话也不跟他说。

    “你们俩怎么了?”

    杨柏忍不住轻笑了声,好奇的问道。

    “你怎么突然想起请我们俩吃饭来了?”

    景峰正经的问了他一声。

    “结婚的时候你们俩没少帮忙,自然是得请你们单独吃顿饭的。”

    杨柏说道,眼神从景峰脸上又移到穆熠宸脸上,然后眉头稍微的皱了皱:“你跟小慕妹妹吵架了吧?我结婚那晚不是还挺好的?”

    杨柏试探着询问他。

    穆熠宸听到小慕妹妹四个字,心情更是不美丽了,然后点了一瓶对杨柏来说有点贵的红酒。

    杨柏听完酒的名字后就皱了眉头,心想你小子是想一顿宰死我?

    “我可不比你们这些大佬,你们俩给我悠着点!”

    杨柏还是忍不住说了声,然后话刚说完,景峰立即点了人家餐厅里的招牌菜。

    “刚结婚的人,的确需要好好被我们宰一顿!”

    景峰放下菜单后说了声。

    “不错!”

    穆熠宸也合上了菜单,淡淡的一声。

    杨柏看着他二人的样子不由的苦笑起来。

    “行,你们高兴就好!今天兄弟我认栽了!”

    “认栽就好!”

    穆熠宸听后眼也没抬,只那么不轻不重的一声。

    景峰跟杨柏都疑惑的看着他,前几天还好好地,突然的这是又怎么了?

    “你怎么一副死人嘴脸?”

    景峰问他一声。

    服务生在旁边帮他们三个倒酒,敬业的很,一个不对的表情也没有,但是内心活动颇多。

    “有吗?”

    他无精打采的问了一声,然后自嘲的笑了笑。

    景峰跟杨柏互相对视一眼,杨柏猜想,肯定是跟小慕妹妹吵架了,否则不会这样。

    “其实钦慕算是比较难得的女孩子了,又聪慧,又漂亮,还懂事,绝不会给你惹麻烦,你到底还想怎样啊?”

    杨柏猜测着是因为钦慕,便也就这么问了他。

    穆熠宸抬了抬眼皮,却什么话都没有说。

    “你们俩这像是更年期一样,一阵阵的闹别扭,有意思啊?其实正如小柏说的,这两年钦慕的性子比刚回来的时候不知道收敛了多少,处处为你着想,以你为世界的中心,你还想怎样啊?”

    景峰也难得的替钦慕说话。

    “她那么好?以我为世界的中心?”

    穆熠宸轻笑了一声,长长地呻吟了一声。

    “是啊!”

    景峰答应。

    “那是因为你没有听你老婆提过钦慕的另一番言论吧!”

    穆熠宸一只手伸出去够着桌沿的酒杯,轻轻地捏着,然后抬眼,犀利的眸光看向旁边坐着的男人。

    “什么言论?”

    景峰跟杨柏异口同声。

    “钦慕亲口对赫连好说过,如果没有我,她会选择简俨做丈夫。”

    穆熠宸皱着眉头,轻言轻语。

    杨柏……

    景峰……

    此后大半生,赫连好都在后悔自己逼着钦慕非要给她的那个答案,在景峰回去跟她说过今天发生的事情之后。

    杨柏多看了景峰一眼,那眼神是在问:到底什么情况?

    景峰毫不知情,但是听完后眉头也皱了皱,那两个女人在一起,什么都敢聊,但是聊的时候怎么不看看周围有没有人呢。

    “简俨突然消失了!钦慕现在每天都在为他担惊受怕,跟神经病一样整天抱着手机等简俨给她电话。”

    穆熠宸说道,然后把酒杯端了起来,也不管是多贵的酒,一饮而尽。

    景峰跟杨柏互相对视着,俩人也是懵了,什么叫简俨消失了?什么叫钦慕跟神经病一样?

    “简俨消失了是什么意思?”

    景峰犹豫再三,还是问出来。

    “就是没留一句话就消失了!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在他消失之后肖薇来电话给钦慕,钦慕给简俨的主治医生打了电话得知他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好,肖薇又说他一直没有按时吃胃药,所以现在……”

    他放下酒杯,然后自己起身,迈着大长腿去旁边的柜子上拿了酒瓶,自己给自己又倒满一杯,然后把酒瓶放下,人也坐下,轻轻地摇晃着自己酒杯里红色的液体。

    雅间里,冷的让人不敢轻易再张口。

    “钦慕心里,我跟简俨,谁轻谁重?你们俩猜!”

    穆熠宸又喝了口酒,然后锋利的眼神看向他的两个好兄弟,问道。

    突然抛出这样的问题,景峰跟杨柏都有点慌张,这让他们怎么猜。

    “虽然我不知道钦慕心里你们俩谁更重要,但是我的想法是,跟钦慕结婚的人是你,跟钦慕生孩子的人还是你,跟她相伴到老的人也应该是你吧?”

    杨柏皱着眉头想了会儿,但是他怎么想都觉得钦慕不可能逃出穆熠宸的五指山,也或者说,钦慕根本不会逃,她喜欢他那个牢笼。

    “当初是你去求着简俨教她,你还记得吧?”

    景峰问了句,景峰是知道穆熠宸那年突然跑去巴黎找简俨的人。

    穆熠宸没说话,算作默认,又给自己倒了杯酒。

    杨柏看着酒下的那么快有点心疼,想要自己也赶紧喝一杯,然后再倒一杯的,但是酒杯放到唇边他却一点也不想喝,然后又苦恼的看着穆熠宸。

    “当初我就跟你提过,小心他们日久生情,你当时是怎么跟我说的,你还记得吗?”

    景峰又问。

    “日久生情?他比得上我们久吗?”

    穆熠宸低着头想着当日自己说的话,如今在把这句话念出来,竟然觉得讽刺。

    感情的事情,无关时间长短。

    “所以,你现在在这里自寻烦恼有什么意义?”

    景峰看他都记得,又问了句。

    “自寻烦恼?那是因为你没有遇到让你自寻烦恼的情敌,我原本以为钦慕会从容的面对这件事,但是当我看到她像是丢了魂一样的时候,我便知道,她不会了,她想飞去巴黎,她想亲自站在简俨站过的每个地方,她想去找他,她想找到他。”

    穆熠宸说道后面,情绪稍微激动起来,声音也不由自主的更恨了一些。

    景峰跟杨柏也又都沉默了,当爱的人想要去找别的人,这的确很让人伤神。

    “其实她要去找简俨又如何?找到了不就行了吗?你帮她一起找,找到了不就ok?”

    杨柏又问他,也是提醒。

    “找遍了整个巴黎都没有找到他的人影,机场,车站,所有渠道都反反复复的找了几遍,也是一无所获!”

    这才是他今天更加烦躁的原因。

    他也不想随时发火,所以他一直压抑着内心的某根弦,他想让自己表面上看上去,至少表面上看上去,稳重一些,不要显得那么在意。

    “没有在巴黎,也查不到他离开的消息,那他能去哪儿?”

    景峰眉头紧皱,低喃着,也在猜测着简俨可能会去的某个地方。

    “或者他只是在巴黎的某个小地方呆着,只是你们找不到而已?”

    杨柏用找犯人的心理说出来自己的想法。

    “所以巴黎那边还有人再找,据我所知,钦慕已经请了那边有名的侦探也再全巴黎的搜寻他的消息。”

    穆熠宸认真烦乱,冷淡的声音回应他们俩。

    景峰跟杨柏听到钦慕也在找的时候,不由的眉头都皱了皱。

    很显然,钦慕的确很担心简俨!

    只是穆熠宸这么焦虑的,还叫杨柏跟景峰有点心疼。

    “我今晚后悔叫你们出来吃饭了。”

    沉默良久后,杨柏说了声。

    “熠宸你这时候其实应该跟钦慕在一起的,晚上不回去吃完饭会不会被误会?”

    杨柏担忧起来。

    “我现在还怕她误会?”

    穆熠宸端着酒杯又喝了口酒,心想,现在他们俩之间还有什么误会,比简俨更能让他们暴躁的?

    “赶紧吃饭,吃完饭大家都回去冷静冷静。”

    景峰想了想,然后先拿起了筷子。

    穆熠宸是半点胃口都没有,所以只顾着喝酒了。

    ——

    钦慕跟长辈们在家吃过晚饭他还没回去,后来老爷子让她陪着下棋,她也心不在焉的。

    “你不给你老公打个电话?问问他几点回来?”

    冯芳华坐在旁边玩着手机,玩了会儿就觉得脖子疼,玩不下去,抬眼看着她儿媳妇在那里认真的下棋,有点捉急。

    “他跟景峰在一起呢,不用担心!”

    钦慕吃了爷爷的一个小卒,从容的回应。

    “这都九点多了!”

    冯芳华又嘟囔了一声,直到穆子豪给她使眼色,她才闭了嘴。

    两个小家伙从游乐场跑出来,像是赶着要干什么大事一样,风风火火的,阿姨在后面跟着,他们俩往楼上跑,阿姨在后面不断的提醒他们慢点。

    冯芳华十点的时候给穆熠宸打了个电话,穆熠宸说已经往回走了,冯芳华便回了房间里去休息了。

    十一点多穆熠宸的车子才在家里停下,冯芳华听着楼下的车子响,在穆子豪身边叹了一声。

    “别担心了,他们俩又不是第一次!”

    穆子豪搂着她低喃。

    “唉!我想起来他们俩闹大了我就发憷!”

    冯芳华对穆子豪低喃。

    钦慕没有听到车子回来的声音,不过她从窗户那里看到了车灯亮了又灭了,然后就知道他回来了。

    其实都很简单的道理,只是谁也想不通。

    穆熠宸上楼的脚步很轻,因为知道孩子们都睡了,长辈们也应该已经睡下。

    至于钦慕。

    他不敢想了,他总觉得钦慕应该不会等他,甚至,她可能也已经睡了吧。

    但是,她如何睡得下?

    简俨的事情先不说,这几天他的表现,她如何能睡得下?

    今天她自己去换了手机,换手机的时候一直在想,应该让他给换的,他摔碎的。

    可是想了想,现在俩人为了简俨闹成这样,她还怎么开口叫他帮忙换?

    她现在突然不会撒娇,她现在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话。

    因为,他好像浑身都是刺,比刺猬还可怕。

    那一身刺都是为她生长,只要她一发出声音,那些刺就会冲着她飞过来,把她身上扎的全是洞。

    她该怎么办?

    钦慕把自己缩在被子里,听着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然后呼吸也卑微的听不到了,甚至她自己都要感知不到。

    只是被子里的身体那么僵硬。

    钦慕听着他的脚步在一点点的靠近,但是没有到她身边。

    如果是以往,他们关系好的时候,他回来第一件事应该是亲吻她,跟她道晚安。

    可是现在,他只走到床尾,就停下了。

    钦慕不知道他停下后会干什么,他不在靠近,她的呼吸也可以稍稍放松。

    房间里的暗灯不足以叫他看清躺在床上的女人的样子,穆熠宸将外套脱下,低着头把马甲背心也脱了下来,然后就开始解开衬衣的纽扣。

    钦慕感觉自己脚上一重,是他把衣服放下的感觉。

    她的呼吸再次屏住。

    穆熠宸后来去了浴室,她听到浴室的门响了,然后整个人再次放松。

    不由自主的,内心开始嘲笑自己,干嘛这么紧张?

    自己的丈夫。

    为什么感情突然就有这样的变化?

    钦慕想不通,眼角,好像湿润了。

    穆熠宸洗完澡出来后就躺在了她的身边,两个人盖着一条被子,却是没有人想要靠近对方。

    甚至,曾经立下的家规里,有着明确的规定,无论发生什么不愉快都不能背对着彼此睡觉,——可是现在,没人提起,或者是没人记起吧。

    漆黑的夜,越来越冷,钦慕试着放松了自己的神经,慢慢的,在他背后睡着。

    穆熠宸这次没有再去拥抱入睡的钦慕,只是躺在那里望着屋顶,漆黑的眼神,在这样深黑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深沉。

    房间里的暗灯终于关上了,然后什么声音都不再有。

    除了,偶尔辗转反侧的声音。

    突然之间,好像就找不到了一点点相爱的痕迹。

    像是一对老夫妻,厌烦了彼此,对彼此没了感情,只等着接下来,或者是结束,或者是无情的继续。

    外面的风用力的刮着,像是有什么妖精在作祟。

    房间里已经熟睡的人,一阵阵噩梦,像是所有不好的结局,都在这场梦里出现了。

    钦慕清晨被惊醒的时候,头上还阵阵的冷汗。

    她梦到一个女人,好像是她自己。

    “小慕,你师父在我这里喝茶,别担心了!”

    梦里的女人柔声对她讲着那样的话,钦慕看不清她的眼眶,但是又觉得熟悉无比。

    她已经太久没有再梦到她母亲,她早就忘记她母亲本真的模样,可是又如此熟悉。

    她掀开了被子,让自己暴露在被子之外,屈起膝盖,默默地抱着膝盖把自己的脸埋在膝盖里。

    她的确是很担心简俨,她无法不承认。

    她转头看向旁边躺着的男人,他已经睁开眼睛,就躺在那里那么冷冷的望着她,或者他已经看了太久,从她坐起来的那一瞬间开始。

    可是他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不知道他是当他自己不存在她的时空里,还是当她的痛苦是透明。

    四目相视了不知道多久,钦慕又默默地躺下,背对着他。

    依然没有言语。

    想想,他们好像很久没有好好地说一句话了。

    哪怕还能这么从容的躺在一起。

    钦慕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只是觉得事情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控制。

    那么,就随便往哪里发展吧。

    这一天她不用再去工作室,假期正式开始。

    早饭后她在楼下陪着老爷子聊天,十点多去了接到钦明珠的电话,然后换了身衣服去了钦家。

    钦明珠跟王环宇带着孩子来给父亲大人送礼品,她背着包带着补品回去,钦明珠在家门口看着她的车子,立即激动的向她的车子跑去。

    “爸!姐回来了!”

    钦明珠对房子里喊着,然后继续往外跑。

    钦慕打开车门的时候刚好听到那句话,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点荡漾。

    “你可算是回来了!爸爸还怕你白天太忙呢,我却不管的,我就要白天找你,吃过中饭陪我一起逛街,让我刷爆你的信用卡才好!”

    钦明珠走过去搂着她的手臂,跟她恃宠而骄。

    钦慕无奈一笑,然后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了补品出来,跟钦明珠一起往里走。

    “对了!你没给姐夫打电话吧?我刚刚让环宇给他打过了,中午到爸爸这里来一块吃饭!”

    钦明珠一边跟她走着,一边对她说着。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求全订!求全订!求全订!

    那一天,民政局门口她手里捏着一个红本静望他远去的背影。

    二十三岁的卓幸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嫁给了二十九岁的傅执,这场商业闪婚让众人始料未及……

    她跟他的第一次,无边的疼痛是她的最深记忆。

    深黑的夜,一场算计,制造出一对可爱的萌包子……

    她跟他的第二次,是在结婚生完宝宝后,

    幽暗的房间,狭小的床上,他霸道的不留余地……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