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1章 始末(7)
    “我在气些什么你不知道?问问你自己的心,在你想去找你师父的时候,你男人有没有权利生气?”

    穆熠宸抓着她的手腕轻松将她带到了身边,落坐在他的腿上,低沉的一声声质问,将整个空间的空气都凝聚。

    钦慕垂着眸看着抱着自己的男人,他的控制欲极强,她从来都是知道的。

    “为什么上次简俨生病,你说要带我去巴黎看望他?”

    钦慕又问道,这一声里,带着许多的沉默。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洞察秋毫的望着她的杏眸里,然后浅笑一声:“因为你那时没有想去奔向他。”

    “你自以为你看透了我的心思,你自以为你这一辈子都能一直那么看穿着我,但是穆熠宸,你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钦慕听后浅浅的一笑,却是道不尽的嘲讽,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嘲讽谁。

    “哦?是我错了?你没想去巴黎找他?”

    穆熠宸半眯着凤眸,威慑力十足的,质疑她。

    “我想!我无时无刻不在想!”

    钦慕就那么直直的看着他,这一刻,她发现他这么的自私,而自己,竟然还想给他留有余地。

    他们之间的爱情,是势均力敌?还是男强女弱?

    其实在爱情里,不管是哪种,都不打紧,要紧的是彼此能不能容得下对方的缺点。

    因为所谓的势均力敌,所谓的男强女弱,不过是外人的评价,而在当事人心里,配不配得上,合不合适,并不是那几个字就能说清楚。

    穆熠宸突然不再说话,只是抓着她的手的手上力道,不自觉的加大。

    而钦慕明明感觉自己的手要被他捏断了,却也说不出半个服软的字来。

    ——

    之后,漫长的下午里,他们俩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钦慕去卖烤地瓜的地方找那位大爷买了几个烤地瓜,穆熠宸忙着在办公室里不知所云。

    晚上穆熠宸没有回家吃晚饭,一个电话打给了穆子豪,然后就不见人影。

    钦慕在游乐场里陪着孩子们玩了会儿,然后就在给他们读小猪唏哩呼噜听,两个小家伙听的很专注,钦慕便也全心投入。

    穆子豪接完电话后坐在沙发里:“熠宸说不回来吃晚饭了。”

    冯芳华跟老爷子的心里都是一怔,冯芳华叹了一声,焦心的问道:“还跟我说没事,这是没事的样子?”

    “每次吵架都不回来吃晚饭算怎么回事?你给他回个电话,就说我说的,咱们家没这个规矩,一吵架就不回家吃饭,我不准!”

    老爷子低着头想了会儿,让穆子豪给穆熠宸回电话。

    “今晚就算了吧,看样子是跟景峰在一起呢,等他回来我说说他。”

    穆子豪跟老爷子说道,心里也担忧,他这个儿子,每次跟儿媳妇吵架都爱往外跑。

    “我就说,钦慕那丫头平时也不爱去游乐场跟孩子玩,总嫌闹腾,今晚怎么突然跑去了,唉!可是这次是为什么?”

    冯芳华十分纠结的问他们父子。

    然,这一次,没有人知道原因,因为他们夫妻半个字也不肯多说。

    “问了好几遍也没问出来,算了!只要他们俩不分开,过阵子就好了吧!”

    穆子豪说道。

    “也不是我说,你那儿子脾气是真的大!”

    老爷子听穆子豪那么纵容儿子,忍不住训斥了一声。

    穆子豪抬了抬眼,那眼神仿佛在说:可是一点也不随我,比较像是您年轻的时候。

    “你看我干什么?我就你这么一个‘好儿子’!”

    老爷子大眼一瞪,像是看穿儿子眼里的心思,立即就补了一声。

    穆子豪无奈的浅笑了下:“爸,您可是难得夸我!”

    “哼!你还真不要脸了!”

    老爷子听后更是笑的夸张,心想你这不要脸的毛病是什么时候学到的?

    冯芳华听着他们父子说话,也有点懵,怎么突然扯到要不要脸的事情上?她老公那么腼腆,怎么会不要脸呢?

    不过那父子俩哪里知道她在想什么,还在互相不服的对望着呢。

    “既然他不回来,我们就开饭吧!”

    老爷子眼睛累了,然后遥望着餐厅那边说了句,在一阵奇怪的沉默之后!

    “也好!张姐,去叫少奶奶跟孩子们出来吃饭!”

    穆子豪点点头,看向正好出来的用人,吩咐了一声,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还以为他老子要骂他一句混小子才算完事!

    “是!”

    阿姨点着头,然后就转弯往里面走去了。

    ——

    晚饭的时候特别安静,钦慕看到穆熠宸的座位空着,什么也没问,只是抬眼看着对面的橙橙:“橙橙,坐到妈妈这里来!”

    “哦!”

    橙橙看了看爸爸的座位,想了想,还是从自己的椅子上跳下去,然后坐了过去。

    钦慕便帮着橙橙夹菜什么的,长辈们端着碗看着钦慕在伺候她儿子吃饭,自己也不吃几口,心里也是无奈。

    可是他们夫妻不打算让长辈们管,当长辈的也不好多说,再就是真的见他们夫妻吵的多了,习惯了,也慢慢的学会了隐忍。

    钦慕也习惯了,习惯他在冷战的时候很少在家吃饭,这么多天过去,钦慕才发现,他们的冷战今天开始正式开始了。

    在中午两个人交谈不欢而散之后。

    不过穆总不管交谈欢不欢的,那方面倒是一定要欢乐了。

    不过中午做完的时候她祝他以后不举来着,难道是因为这个,所以晚上才不回来吃饭?

    不过仔细想想,好像也不重要了!反正他总有理由折磨她。

    欢欢今天开始自己洗澡,她好像很得要领的样子,就是钦慕一直站在旁边看着,叫她有点奇怪。

    “妈妈,你出去吧,我自己洗就可以!”

    欢欢忍不住跟她说了一遍又一遍,因为她真的觉得很尴尬,妈妈就那么木呐的盯着她,她感觉自己身上要被看光光了。

    “不行!”

    钦慕却每次又都是这一句回应,简单的两个字,缓慢却有力的念出来。

    “可是我真的很尴尬唉!”

    欢欢又跟她说道。

    钦慕只是那么无聊的盯着她,心想你身上哪一出我没有看过?你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好吗?

    可是嘴上却一个字也懒的多说。

    欢欢无奈的叹息,被钦慕那要死不活的表情给气的没办法,只得转过头去,只给她看个屁股,自己继续洗。

    钦慕因为看了她屁股上,情不自禁的笑了下。

    “妈妈!你出去啦!”

    欢欢听到被嘲笑,立即背对着她吼了一声。

    钦慕只得稍微推出去,站在门边,等欢欢不注意的时候她在看。

    欢欢洗完澡出来后立即把她给赶出门去了。

    钦慕忍不住低声埋怨:“现在就开始不喜欢我!以后长大了是不是还想长翅膀飞了啊?”

    不过自己也乐的轻松,她便要回房间去洗澡睡觉,却碰巧在楼梯口碰到冯芳华上来,冯芳华低声问她:“睡下了?”

    “嗯!自己洗完澡之后换了睡衣就把我轰出来了,我刚刚偷看她是躺下了。”

    钦慕轻声答应着。

    “哎呀!没想到一眨眼我们小欢欢就自己洗澡了,越来越像个小大人!”

    冯芳华感慨着,却是满心的感动。

    “那我回房间了!”

    钦慕点点头,柔声说道。

    “你回房间倒是很着急,都要十点了,你老公还不回来,你不挂心啊?”

    冯芳华嘟囔了一声,不太高兴的。

    “刚刚小好跟我通过电话了,说他跟景峰在一起呢!”

    钦慕回应,穆熠宸跟景峰在一起,喝酒少过聊天,所以她还是挺放心的。

    冯芳华虽然生气儿媳妇心这么宽,不过大家都知道景峰是个多么克制的男人,所以也就没再数落钦慕,让钦慕去睡觉了。

    钦慕回了房间后却是长舒了一口气,其实她根本没有跟赫连好通电话,她只是在一楼的时候听到她公公跟老爷子聊天了而已。

    还是赶紧的去洗澡睡觉,却是在浴缸里泡着的时候,看到自己胳膊上被咬的痕迹。

    她咬他的手,他就咬她的胳膊,还真是以牙还牙。

    钦慕心里不服气,不过却是很习惯,身上经常留着他的牙印,幸好别人看不到。

    她失神了一会儿,然后又泡了一会儿,冲出来便去了床上睡觉了,连手机都没看。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晚她入睡的特别快!

    ——

    穆熠宸跟景峰还在餐厅的雅间里坐着,酒倒是喝的不多,就是烟一根又一根的,差点把景峰一个大男人给呛死。

    “你这抽烟的毛病不是戒过一阵子嘛?我看你还是继续戒的好!”

    景峰看着烟灰缸里的烟头,有点闹心的跟他叮嘱。

    “现在不能戒,指着它解闷呢!”

    穆熠宸抽了口烟后淡淡的说了句。

    “解闷?简俨出事,钦慕担心,你就受不了了?”

    景峰苦笑了一声,对穆熠宸这种霸道的只想钦慕心里只有他的心情,丝毫不理解。

    “是啊!”

    穆熠宸颇为懊恼的皱了皱眉头,抬手用力的压了下眉心。

    “那可想而知,这些年钦慕守在你身边,跟你生儿育女,对简俨来说是多大的压力,不知道他是怎么解闷的,哦,他好像也很喜欢抽烟,这么说来,你们俩还是有一些共同之处的!”

    景峰又笑了声,有意无意的挑衅了穆熠宸的耐力。

    “我跟他?相似?”

    穆熠宸不可相信的嘲笑。

    “最起码你们都很爱钦慕,还都很爱抽烟!”

    景峰提醒他。

    穆熠宸听后立即就倾身把烟碾灭在烟灰缸里了,他是幼稚了些,但是他的确不想跟简俨有什么相同之处。

    “就算是钦慕的父亲出事,钦慕担心的话,你恐怕也会烦躁吧?”

    景峰又问他。

    穆熠宸皱着眉头看向他,却没有回应。

    “这些年,我们大家都很习惯你这种心理,你是她丈夫,但是更像是一位独裁者,她的心里除了你,就连她多爱孩子一些,恐怕你都会吃醋吧?”

    景峰又继续问他。

    穆熠宸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却是半个字不说。

    “你得学会接受,就像她能接受跟你在一起后承受了那么多女人的欺辱一般。”

    “那么多女人?不就是你那个宝贝妹妹吗?但是坦白说,如果不是你一直袒护景晴,钦慕用得着受那么多委屈?”

    穆熠宸终于开口,一张嘴却就开始毒辣起来。

    景峰……

    “景峰,说真的,如果是赫连好对别的男人存着钦慕对简俨的那种心思,我不信你不抓狂!”

    穆熠宸突然轻笑了一声,像是终于扳回一局。

    而景峰开始保持沉默,因为他敏捷的眼早就看穿了穆总要报复他啊。

    后来两个人分开,景峰没能说服穆熠宸对钦慕放宽点心,却反而被怼的气不打一处来。

    穆熠宸倒是开心了一些,只是有一点他很不痛快,他老婆居然祝他不举,这个老婆,恐怕是个假老婆吧?

    当他回去后,大家都已经入睡。

    他悄悄地上了楼,推开房门后一点动静也没有,甚至落地灯都没有为他留一盏。

    穆熠宸心里有点失落,却是站在床边静悄悄的观察着他老婆,他以为钦慕可能是假睡,可是她均匀的呼吸,自然的翻身,却告诉他,她是真的睡了,他更失望了一些,眉头都不自觉的拧了起来。

    落地灯被他打开,他当然是故意的,想要吵醒她。

    可是这晚钦慕睡的出奇的好。

    他去洗漱,感觉自己嘴里没有一点点酒味才上了床,然后靠近她,去悄悄地观察她的脸。

    她真的睡着了,浓密的睫毛合着,却也还是那么翘,她的脸蛋有些泛红,发烫,一切都证明她睡的很好。

    他这么晚才回来,她竟然一点都不焦虑?

    穆太太的心,果然如他说的那样,宽着呢!

    “钦慕!”

    他孩子气的叫了她一声,她动都没动。

    “哈!”

    穆熠宸心里一口气上不来,然后伸手,轻轻地拍了下她的脸。

    钦慕下意识的皱了皱眉,他吓的手在她脸边一下子没再动,只是钦慕却翻了个身,又接着睡了,刚好到他怀里。

    穆熠宸……

    漆黑的眸子看着她的样子,感受着她的呼吸在他胸膛,他突然就躺在了那里,像是没了力气一样,傻傻的看着她。

    她睡着的时候,真的温柔的让他快要发狂,恨不得将她弄醒了,再痛痛快快的要她一次。

    但是想到中午两个人那么不欢而散,他决定还是算了吧。

    毕竟是被祝福过的人,得克制一下。

    让她担心担心也好,用不了几天,估计她就得怀疑他了,怀疑他这个色情狂怎么突然就对那方面失去了兴趣,到时候他再告诉她,被她的祝福感化,真的不行了,她肯定得吓死。

    穆熠宸怀着那种目的,然后就那么静静地睡了,手臂放在她的头顶上,拥着她的姿势。

    ——

    第二天早上下着雪,钦慕醒来的早了些。

    一抬头就看到他的睡颜,钦慕愣了愣,好像不知道自己是在梦境还是现实,回过神来以后才发现,自己竟然都不知道他昨晚是几点回来的。

    不过看他睡的那么沉,再看看两个人的姿势以及距离,钦慕下意识的悄悄地开始退后。

    穆熠宸睡着,根本不知道她做了什么,钦慕悄悄地下了床,洗漱,换衣服,出门。

    穆熠宸听到关门声才醒来,却是眼睛也没睁开,只有点烦恼的抬手摸了摸旁边,那是很多年养成的习惯,习惯的找她的存在。

    但是当没有感受到她的身体,只摸到她睡觉处残留的温度的时候,穆熠宸条件反射的睁开了眼。

    她不在!

    穆熠宸头疼的要死,所以也没起床找她,猜着她肯定是下楼去了,便直接把她的枕头抓住,抱在怀里,继续睡。

    外面的雪下的不算大,但是却足够让人们感觉到它的魅力了。

    钦慕站在书房的小窗口,静静地看着外面的雪,眼眸中却带着些惆怅跟茫然。

    她不知道该怎么才能找到她师父,她一直以为自己对简俨了解很多,直到简俨这次消失,她突然发现,自己对他的了解,不过是知道他是个工作狂而已。

    他喜欢去些什么地方,她想破脑袋,竟然也没有任何线索。

    而肖薇快要生了。

    简俨要是再不出现,就不能看到他的孩子降临的那一刻。

    她不想那样,每个女人都希望自己在生育的时候能有爱她,或者她爱的男人在身边,也没有父亲想要错过自己孩子出生的那一刻。

    还有他的身体,钦慕渐渐地相信了,相信他肯定不会有问题,尽管对自己的这个相信,她还是心慌的。

    如果简俨再不出现,那么,新年过后,她肯定要去一趟巴黎的,肖薇生产,身边不能没有人。

    到时候穆熠宸这边……

    钦慕想起他那句希望简俨死在外面就心寒,不知道还要不要跟他解释,还是过完年,自己直接买张机票飞过去好了。

    ——

    早饭前穆熠宸还没下楼,冯芳华有点担心的对钦慕说:“我看他的车子在家呢,他是一早走了,还是没起?”

    钦慕跟孩子们洗手出来,听到冯芳华的话抬了抬眼,然后故作轻松的说:“哦!他还在睡!”

    “这么晚还在睡,你去叫他起来吧!”

    冯芳华皱着眉头,低喃了声后又对钦慕吩咐。

    钦慕……

    “你愣在那里干嘛?快去啊!”

    冯芳华抬眼看着钦慕木呐的站在那里犯傻,又催促了一声,然后牵住孙子孙女的手:“我们去餐厅等爸爸下楼一起吃饭。”

    两个小家伙跟着奶奶走,还不忘担忧的转身看妈妈,总觉得妈妈有点可怜呢。

    而钦慕内心,此时也的确有点难过。

    但是她好像也没有退路了,便木呐的转了身,然后皱着眉头上楼去。

    不过穆总怎么会这么晚还没起床?还是已经起了,只是在等她去叫而已?

    不会是跟冯女士串通好了,故意耍她吧?

    钦慕心里想着以前被他们母子俩串通折磨的几次,却还是迫于冯女士的威严,只得一步步的往台阶上走。

    穆熠宸啊穆熠宸,我要是提前挂掉了,肯定是被你气的。

    钦慕心里那样想的,却已经来到门口。

    一抬眼看到自己卧室的门口,钦慕简直怀疑自己是飞过来的,为什么会这么快?她明明已经故意放慢了步子。

    用力深吸一口气,然后手抓住门把手,心想无论他现在躺在床上光着还是已经穿的完整,她就只传达冯女士的话,然后立即关门离开。

    所以一打开门,她便匆匆的一声:“穆熠宸,让你下楼吃饭!”

    没有回声,她想往外退出去,可是背后却像是一股强风顶着她,让她没办法后退。

    钦慕下意识的抬起眼,不太情愿的看向床上。

    他竟然……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某天会议室里夫妻俩突然谈不拢大打出手,最终分道扬镳。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