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 始末(10)
    “钦慕?”

    安娜立即回了一条,钦慕看着她回的两个字,眉头一皱,烦闷的将手机直接扔在了旁边。

    只是她这头才刚扔了穆熠宸的手机,她的手机上又立即有了安娜的微信。

    “钦慕,我知道是你!那语气不会是穆熠宸,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安娜问她。

    钦慕看后不由的苦笑了一声,然后直接打开手机,然后将安娜的微信拉黑,永生不再添加。

    安娜再给钦慕发信息已经显示不能发送,看到被删除的提示后安娜更是苦笑不堪,然后又立即给钦慕打了电话。

    却没料到,电话也被拉黑了!

    钦慕本来不想拉黑她,可是想到安娜的性子,要是微信找不到她,肯定要电话她,所以她立即就又拉黑了。

    有些人,既然不能做朋友,何必加装友好?

    做个无情的人,做个冷漠的人,挺好的!

    钦慕站起来走到窗口去,突然想到冯芳华给自己打的电话,然后立即就拿起两个人的手机,拿了外套就往外走。

    车子被打开,她上了车后便开着车离开了家,她得去找他。

    am!

    钦慕知道,那是他唯一可能去的地方。

    不过走到一半的时候,她出家门的时候坚定的想法就变了,在路口缓缓地调了头。

    还有两个人的小公寓,他很有可能回去呢。

    钦慕想着,车子很快便到了公寓。

    虽然大路两边还有些冰,很滑,但是中间已经干了。

    也就是说,路还算顺畅。

    钦慕到了地下停车场,在那里看到了他的车子,心里松一口气,慢慢的将车子开了过去。

    下了车后她关好车门便拿着两个人的手机装在她蓝色的大衣口袋里,往电梯那儿走去了。

    他在!她的心就安稳了!

    像是回家那样,很是平静的上了电梯。

    穆熠宸到了公寓才没多久,喝了杯啤酒,然后在沙发里坐下,准备看点新闻或者体育打发时间。

    在家既然不被人待见,不如就在这里一个人好了,让人家眼不见心不烦。

    钦慕打开门的时候他便听到了,转头看了眼,她背对着他轻轻地关门,她来的倒是快,在穆熠宸的意料之外。

    钦慕听着电视响,走过去看到他坐在沙发里,松了口气,便朝着他走过去。

    “手机都不带就出来,这种天气你就一点都不怕我担心坏了?”

    钦慕走过去从口袋里掏出他的手机给他。

    穆熠宸冷眼看着她,过分的沉默,抬手,有些犯懒,接过手机后便长腿往沙发里一放,自己占着整个沙发,转头看电视。

    钦慕看着他那薄薄的脚板,然后又看向电视,电视里并没有引人注意的好节目,所以他就是故意晾着她了。

    “我想到了找到简俨的办法,既然你也不想我一直为他的事情操心,那么我想到办法找他出来,你不是该开心吗?”

    钦慕看他那样子,却依旧很耐心的跟他解释。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想跟他赌气的,但是当他被气的离家出走,她的心里就难受了,她不愿意他这样。

    穆熠宸却依旧不理她,尽管她觉得自己解释的够详细了。

    “穆熠宸,你到底怎么想的?难道非要我对他的事情不管不问?他是我师父,我今天的成就都是他给的,还有肖薇,也是我们造成的她怀孕啊,难道你就觉得自己一点责任都没有?”

    钦慕坐在旁边,抬手抓住他的手,眼瞅着他认真询问。

    “他那么大一个人,我对他有什么责任?肖薇怀孕是因为我?还不是因为他人面兽心,表现的心里深爱着一个女人,却跟另外的女人上了床,这样的男人,我到底对他有什么责任?”

    穆熠宸转眼看她,眼神冷的如刀子那般,又杀人不见血的那种。

    钦慕心里一下子凉滋滋的。

    “所以,他在你心里那么的不堪?那你当初为什么去求他教我?”

    钦慕质问他,声音虽然不高,但是她眼内的质疑,是不容他怀疑她的。

    “为什么?还不是你死死地守在他家门口一定要拜他为师?否则我疯了让自己的女人去跟一个样样都不错的男人学什么时装设计?”

    他当时可以给她找到多少优秀的师父,可是只因为她佩服简俨,他便去找简俨,低三下气的,他这辈子都没有对几个人那般过。

    钦慕的眼睛突然的模糊了些,她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下去了。

    “我没想到你心底竟然是这么想的!是我错了!”

    钦慕突然失落的笑了下,松开了他的手。

    也正是她突然的放手,穆熠宸才又认真的看她,发现她眼里的失望之后他的心里也有些难受,烦闷的看向窗外。

    “我以为你也是敬佩他的!”

    钦慕又笑了下,说话的声音都变的没什么力气了,低了头坐在那里,再也不发一声。

    除了电视上的声音,再也没有了别的声音。

    国际频道突然播放了人鱼小姐,钦慕的耳朵悄悄地竖起来,却是在扭头看向电视后突然又觉得没什么可看。

    别人家的悲欢离合,与她有什么关系?

    她站了起来:“今天要是就在这里,我先上楼去躺会儿!”

    “不要让我找不到你!”

    钦慕想了想,走之前又转头看着他说了一声,然后才离开。

    穆熠宸在她上楼的时候才又抬了抬眼,看着她有些颓废的背影,穆熠宸也是烦闷的叹息。

    他没想过要让钦慕这么难受,可是有些话就这么冲口而出了。

    可是对简俨,后来,钦慕真的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后悔。

    钦慕睡醒的时候已经天黑,爷爷给她打电话是穆熠宸接的,告诉爷爷他们今晚住在公寓后穆熠宸挂了电话,看了眼时间,然后又去了厨房。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不管吵的再凶,他们都要吃饭。

    毕竟,民以食为天。

    钦慕睡醒后下了楼,发现他不在客厅里,但是电视还在想,她快步下了楼,整个空间里都没看到他的人,家里静悄悄的。

    她下意识的去了厨房那边,不是因为听到声音,而是看到灯开着。

    当发现他正端着汤到饭厅的时候,钦慕的心才又放松下来。

    这一天,他已经吓她两回了。

    她不知道她能不能哄好他,可是现在,她想试一试。

    所以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朝着他奔了过去,从他身侧,将他紧紧地搂住。

    “穆熠宸,我们不要再冷战了好不好?我一点都不喜欢!”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垂着眼看着她抱着他。

    “我们好好地不好吗?我们一起帮肖薇找到师父,我们好好地过自己的日子,好不好?”

    她眼泪汪汪的抬眼看着他,那么柔弱的需要帮助的模样。

    穆熠宸却特别特别的平静的望着她。

    他知道她想要哄好他。

    “我只问你一句,你是不是想要去巴黎?”

    穆熠宸的声音沉闷,又沉重。

    钦慕的大眼睛直直的望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只这一句,你要说你没有这样的心思,我们立即就能和好,否则,你让我心里怎么过得去?”

    穆熠宸问她,非常一本正经的,严肃的,不容她质疑的。

    钦慕却是渐渐地松开了他。

    “前几天我的确想了,年后我就要立即飞过去,不过不是找简俨,而是照顾肖薇,简俨既然是我师父,肖薇是我师父的女人,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去陪她待产。”

    钦慕对他解释。

    “先吃饭吧!”

    穆熠宸淡淡的一声,看着她的冷漠眼神终于移开,自己拉开了椅子先坐下。

    钦慕却是站在他身边许久,他不再说话,她也不想动。

    并且她半点胃口都没有,尽管他很用心的煮饭。

    不过最后,她还是坐在他身边,拿起了筷子。

    这种时候,谁都可以倒下,她不能。

    不管是穆熠宸又或者是简俨,这段时间都不能叫她有任何的不适,她得等一切都平静下来,才允许自己有一点点意外。

    饭厅里那么的安静,安静的好像根本没有人在。

    两个人都那么冷漠的,各自吃着各自碗里的饭。

    那一粒粒的米饭,本来是奇香无比,而此刻,却是每一粒都那么难以下咽。

    男人有时候看起来,总善解人意,可是有时候……

    钦慕悄悄地抬眼看他,然后又无奈的垂眸,继续如同嚼蜡的吃着穆总亲手准备的晚饭。

    要知道,这样的机会现在这样难得,她本该很有心情的大吃特吃才对,可是,面对他那张冷漠的脸,这顿饭,就注定不消化。

    晚饭后钦慕也没试图回去,看穆熠宸也没有回去的打算,她索性就留下了。

    倒是冯芳华跟穆子豪带着孩子们回去了,但是也没有多打电话打扰他们。

    现在,长辈们倒是盼着他们俩独处。

    这样他们快点和好的几率大一点。

    在长辈们眼里,夫妻就是在一起睡一觉,一般情况下就都好了。

    好像以前每次也都是这样。

    可是这次……

    每天都睡好几遍,但是两个人的心里却也还是那么膈应。

    “给她雇月嫂!雇多少都可以!但是你没必要去照顾一个不相干的人。”

    穆熠宸突然吃不下去,在她正想用力吃完这顿饭的时候,他突然放下了碗筷,沉闷冷漠的对她说出这句话。

    “不相干?不是说了是我师父的女人嘛!”

    “师父的女人就相干了?总之你不准离开荣城!”

    穆熠宸还是那么冷漠的,说完就起身往外走。

    钦慕却还没有放下碗筷,也没办法做出别的动作来,就那么木呐的坐在那里,低了低眼,看着桌上没怎么动的菜。

    所以晚饭过后,她收拾了桌子,然后转身出去,看着他还在沙发里坐着,貌似专注的看着电视新闻,钦慕瞅了一眼电视,然后从沙发旁边拿起自己搭在那里的外套。

    “爸妈回去了,我也回去了!你自己不要再出去!”

    钦慕没什么力气的对他交代了一声,然后穿着衣服拿了手机往外走。

    穆熠宸没有开口拦她,就那么冷冷的坐在沙发里看着电视上,那眼神,似是要将电视机给用眼神看炸裂!

    ——

    钦慕又开着车回了家,长辈们正坐在沙发里喝着茶聊天。

    钦慕站在门口好几秒才收拾好心情,微笑着走了进去。

    “我回来了!”

    像是往常那样打着招呼,她没坐下,孩子们没再这边,肯定是上楼休息了。

    “怎么回来了?熠宸呢?”

    冯芳华看着她,又牵挂的看她身后。

    “没有谈妥!”

    钦慕微笑着,不失礼貌的四个字,短暂的停留在沙发旁,却没有坐下。

    穆子豪都有些疑惑地看她,但是又没多问,这四个字,要明白,也容易。

    老爷子眉头微微皱着,也有些失落。

    “我去看看他们姐弟!”

    钦慕又轻声说了句,等老爷子点头她才转身离开。

    冯芳华看着她走远,不由自主的哀叹了一声。

    “这叫什么事?”

    冯芳华的眼眸垂下,眼内的烦闷被遮掩。

    “算了!看慕慕心态还不错,应该没什么大事!”

    穆子豪突然开了口,低低的一声,却是叫旁边两个人心里都放松了一点。

    “钦慕多会装啊!可是看熠宸连家都不回,能是那么简单吗?”

    冯芳华想了想,又嘟囔着。

    “那能怎么办?他们小两口的日子,我们又不能帮着过?”

    穆子豪为难的问了声。

    “子豪这话说的对,让他们年轻人折腾去吧,折腾够了就好了,上次闹了大半年,还不是和好了?”

    老爷子提到上次的事情。

    冯芳华心想,当然知道他们会和好,只是他们什么时候才会和好呢?

    “我去睡了,你们俩慢慢想吧!”

    老爷子看冯芳华放不下,起身的时候便懒懒的说了声,然后走人。

    冯芳华却是在老爷子走后,脸色彻底垮下来,嘟囔着:“我给熠宸打电话。”

    “别打了!估计这会儿正自己在生气呢!”

    穆子豪看她拿手机,就伸手拦住了她,轻声提醒。

    “可是……”

    “你儿子的脾气你不知道啊?这时候你说什么他也听不到,慕慕还装一下,他连装都不会装的人,会告诉你什么?”

    穆子豪知道冯芳华性子冲动,所以又跟她解释。

    冯芳华不得不放弃了给儿子打电话的事情,心里想着,儿子在公寓里就好,就怕他在外面喝坏了。

    钦慕在楼上跟女儿待了会儿,被女儿赶出去以后就去陪儿子了,橙橙没有赶她,或者是因为年纪小一些,就闷闷地在她怀里睡着了。

    钦慕低头看着橙橙睡的那么香,心里被平复了许多。

    后来回到自己房间去,也是洗洗就躺下了。

    没有睡不着,或者是身体太沉,躺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不再过问,穆熠宸也好,简俨也好,肖薇也好,又或者是别的任何人,安静的在自己的卧室里,躺在自己熟悉的床上,睡着。

    穆熠宸却是一直没有睡着,下半夜又突然抓起车钥匙离开了公寓。

    曾经最喜欢的房子,但是没了她的温度以后,好像已经没那么喜欢了。

    车子在路上还算平顺,有些地方虽然路滑,但是好在这个点没什么人了,所以他还是熟门熟路的到了家。

    此时家里的灯都已经关掉了,他的车灯,成了最亮的地方。

    后来还是躺在了她身边,黑暗里,他的眼角微微上扬。

    仿佛只有躺在这里,才是他的归属。

    尽管脸上表情还是会不经意的冷漠,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他的心里,是暖的。

    钦慕的手机最近都放在枕头边上,以前都是放在床头柜上的,可见她有多想接到简俨的电话。

    她想的这个主意倒是不错的,用这种方式逼迫简俨出来,那么对他们俩来说这都是件好事。

    他突然有点后悔了,干嘛要让肖薇怀孕,搞的现在还成了他老婆的负担。

    他绝对不会让钦慕去照顾肖薇,她又不是谁的老妈子。

    ——

    早晨,阳光明媚!

    钦慕翻身的时候就感觉背后暖烘烘的,一抬眼看到自己面前躺着的人,心砰地一声。

    她这是做梦呢?

    穆熠宸竟然就躺在她身边?

    她身上这么暖,一定是做梦。

    因为昨晚明明他没有跟她回来的,她回房睡觉也已经快十二点,但是他都没有回来,所以,这一定是做梦。

    钦慕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全是质疑,然后被子底下那双脚却是突然动了动。

    “嗯!”

    穆熠宸被踹,闷哼了一声,皱着眉头,把眼睛眯成一条缝,看着眼前踹他腿的女人。

    “干嘛?”

    穆熠宸沙哑的嗓音问她一声。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钦慕声音有点难受,却是很直接的询问他。

    “当然是昨晚!”

    穆熠宸不耐烦的回应,然后转个身,抱着被子继续睡觉。

    钦慕身上的被子没了,她便坐了起来,却是一直扭着头看着他。

    脾气还挺大,一边对她冷着脸,一边还知道回来跟她睡觉。

    钦慕突然就忍不住轻笑了一下,起床的时候也没觉得有多累了。

    穆熠宸却是在她起床去洗手间洗漱的时候又悄悄睁开了眼,看着她消瘦的背影往那里走,他的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只是在她进去洗手间后又闭上了眼睛,继续睡!

    这么好的天,不睡觉太可惜了!

    年假,真是个好假期!

    钦慕去洗漱时候却一阵阵牙疼,忍不住皱着眉头开始对自己的牙膏起了疑心,是不是一种牙膏用的太久,就不管用了?

    长睫颤了颤,想了会儿之后还是坚持把牙齿刷干净,然后下楼。

    准备晚一点让阿姨帮忙买新的牙膏,不能再用这种了。

    那么,穆总要不要换呢?

    钦慕一边下楼一边想着,下去的时候刚好碰到阿姨端着果盘到客厅。

    “阿姨!晚点帮我换一只降火的牙膏吧!”

    钦慕走过去,跟她商议。

    “好的啊,家里就有几支,我等下找出来让你选,牙齿上火了吗?”

    阿姨担心的问她。

    “应该是,很疼!”

    钦慕抬手摸了把自己的侧脸,感觉那里热乎乎的,好像肿了。

    “我看看!”

    阿姨抬手拿开钦慕的手,瞧着她的脸上,然后忧心的皱起眉头来:“吃点消炎药吧?或者去医院牙科看一下,让大夫帮忙开点药!”

    “嗯……,我就在家吃点消炎药吧,大过年的别去医院!”

    钦慕低喃道,她本来就讨厌医院,这种时候,她更是连挨着医院的路都不想走,能绕道就绕道。

    吃饭的时候钦慕受不了热,一阵阵的牙疼让她不得不放下了手里精致的小勺子,冯芳华看她脸色有点发白,就问她:“身体不舒服?饭菜也不和胃口?”

    “不是的!就是牙龈上火吧!”

    钦慕低声解释。

    “帮少奶奶把粥换成温热的牛奶!”

    穆熠宸突然开口,对斜对面站着的阿姨吩咐了一声。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求全订!

    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