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 始末(11)
    长辈们听着穆熠宸对用人的吩咐后都像是没事人那样低头吃着自己碗里的粥,可是心里却都安了些。

    钦慕想要拒绝他的好意的,粥凉一凉就可以喝了,可是想到长辈们会担心,她便又闭了嘴,只在阿姨帮她端过热牛奶的时候道了句感谢的话。

    “熠宸呐!你打算哪一天去给你岳父送新年礼?等你岳父有空了,还是早点过去的好!”

    老爷子快吃完早饭的时候终于抬起头来,看着穆熠宸,缓声,叮嘱提醒。

    “这件事,你说呢?”

    穆熠宸听后突然转头看向钦慕,钦慕的手里捏着牛奶杯,听着他的询问后也没有木呐,只抬了抬眼皮,然后又冷静的对他说:“打个电话问问他吧!”

    钦慕心里倒是不急,前两天才刚刚过去吃饭,现在钦明珠也还在那边,她想到了年根再去也不迟。

    “嗯!先跟你爸爸商议一下也好,他最近应该很忙!”

    穆子豪点着头跟钦慕说道。

    “是!”

    钦慕更是乖乖答应着,没再多说一句。

    穆熠宸却情不自禁的看她很久,那种深不可测的,让钦慕一转眼,就心里哐当一下子。

    今天上午天气还不错,穆熠宸便约了景峰一起去打球。

    钦慕在家陪长辈带孩子,其实孩子倒是不怎么用带,房子够大,玩的地方够多,他们时常一上午也回不到客厅,阿姨们会好好照料他们。

    只是,长辈们,就有点难陪。

    “我就实在闹不明白了,这都好一阵子了,你们俩又是因为什么,就一个字也不能跟我们说?”

    冯芳华不顾老爷子跟穆子豪的反对,执意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

    钦慕听后抬了抬眼看她,稍微紧张的低了低头,却又很快平静。

    “简俨!因为简俨!”

    钦慕突然说了这个名字。

    三个人全都齐刷刷的看向她,无比震惊。

    “也或者不是因为简俨,只是因为穆熠宸心里其实从来对我跟简俨的关系都存在质疑,简俨突然从巴黎消失了,他身体不好,所以我很担心,穆熠宸怕我去巴黎找简俨,所以这阵子我们便一直话不投机。”

    其实总结起来,竟然这么几句话就能说完。

    三位长辈更是脑子空空,他们想破头也没想到是因为这个。

    “今天上午我已经找各大媒体帮我发了一则头条新闻,我希望能找到简俨!或者再过几分钟你们都能在手机上,还有电视上看到这个新闻。”

    钦慕又解释,既然已经说到这里,索性就都说开了。

    “什么?报道些什么?”

    冯芳华一听钦慕还弄大了新闻,心头狠狠地一震,仿佛被人给狠狠地砍了心尖一下。

    “简俨的女友过完年就要生了,如果他再不出现就要错过自己孩子的出生日。”

    钦慕又跟冯芳华耐心的解释。

    “什么?他有女友?”

    冯芳华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差点笑出来,不过还是忍住了,用震惊压制住内心的惊喜问钦慕。

    “嗯!”

    钦慕点头。

    他跟肖薇的种种不合适她一个外人来说太多,但是钦慕想,简俨是赖不掉了,肖薇对他的付出,他不想认也得认了。

    而且,简俨一定会幸福的!

    “这么说,是要快点找到他!”

    穆子豪低头考虑着,说道。

    “是啊!这女人生孩子,男人是得在身边才行。”

    冯芳华也认可的说。

    钦慕忍不住好奇的打量着这夫妻俩,觉得现在,他们一大家人除了穆熠宸以外,心都是一样的了,只有穆熠宸自己不跟他们同流。

    “那小子就因为这件事跟你冷战了这么久?”

    老爷子疑惑的问钦慕。

    钦慕没在回应,这会儿心里一句穆熠宸的坏话也不敢乱说,怕爷爷生气的时候会像是景家爷爷那样拿起拐杖来就揍人。

    “给他打电话,叫他回来,我问问他,是跟谁学的那么小肚鸡肠!”

    老爷子抬了抬头,谁也不看,不高兴的发号施令。

    穆子豪跟冯芳华都看着他,却没人打电话。

    他们就那么个宝贝儿子,可不想被老爷子打成残疾。

    还有就是,小肚鸡肠这事还能是跟谁学的?

    “这小子就是被你们俩给惯坏了,怎么着?都不打是吗?慕慕你打,他要是不听你的,我来跟他说。”

    老爷子数落完儿子跟儿媳妇,又对钦慕发号施令,声音虽然不像是刚刚那么霸道了,但是还是让人有点心惊。

    “爷爷,算了吧!他才刚出去不久!”

    钦慕轻声跟他说道。

    “你就让他那么欺负你?”

    老爷子不理解的问钦慕。

    “他的性子就是这样,也谈不上什么欺负不欺负的,昨夜里我们都睡下以后他就回来了,说明这次他心底还是很明白的。”

    钦慕又对老爷子解释道。

    “是啊!爸,您不是说他们俩的事情我们都别管了么?怎么突然又要叫熠宸回来,管他?”

    冯芳华连连答应着,低声跟老爷子提醒。

    穆子豪是不敢跟他老子唱反调,所以就看着,听着,保持沉默。

    “如果是小事我当然不管,可是这都闹成什么样子了?不过慕慕说的也不是没道理,就等他回来再找他麻烦。”

    老爷子嘀咕着。

    冯芳华竖着耳朵听着,下意识的就握住了自己的手机,想要给儿子透露消息,让儿子晚上都别回来了。

    冯芳华又抬眼看钦慕,那眼神仿佛在说:“瞧你干的好事!”

    钦慕也有点心慌,有点后悔跟爷爷说这些了,可是刚刚,她只是想坦白了叫长辈们放心而已。

    “那简俨离开的时候是不知道他女友怀孕?”

    穆子豪想起关键的问题,问钦慕。

    “嗯!他女友怀孕的时候就跟他分开住了,所以他们很久也没再见面。”

    钦慕简单的解释,但是长辈们却从中听出了很多的问题,对于别人家的事情他们也不好过问的太详细,穆子豪便点了点头:“那他能去哪儿呢?怎么都联系不上他?”

    “我跟穆熠宸都在找人查,一点消息都没有,电话什么的都就更别想了,所以我才不得已想到这个主意。”

    “唉!”

    穆子豪叹了一声,听后觉得很无奈。

    “这个简俨也是,看上去特别的老成稳重,却做出这么让人着急上火的事情来,又不是小孩子,怎么还说走就走,连个信也不给亲近的人留一个呢?”

    冯芳华怕儿子受委屈,一着急又开始吐槽起来。

    钦慕心里也在想,简俨到底是想到了什么,才会突然一个人消失不见?

    她想了很久,她想不通,也想不明白。

    “好了!他一个人的确有他自己的苦楚,我们就别再多问了,慕慕你好好找你师父,不用在意熠宸。”

    穆子豪跟冯芳华说完又对儿媳妇说道。

    “谢谢爸!”

    钦慕很感激穆子豪的体谅,只是她怎么能不在乎穆熠宸。

    “瞧你这话说的,像是个当爸爸的该说的话吗?”

    冯芳华问穆子豪,一点也不喜欢穆子豪向着外人。

    “就是论事嘛!”

    穆子豪很是和气的说了声。

    冯芳华无奈的叹息,她当然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气,她也曾经对简俨很是敬重,可是现在,她还是觉得委屈的是她儿子。

    全家人都站在钦慕那边,她怎么想怎么替自己儿子生气。

    下午钦慕出了家门,钦明珠跟王环宇要离开,她要去送。

    钦明珠点了名要穆熠宸也来,但是只有钦慕一个人来,有些失落。

    王环宇跟钦明珠耳边低喃:“我就说你姐夫不能来吧?”

    “那就是他们俩还在闹别扭啦?我怎么跟爸爸说?”

    钦明珠带着些责任的,突然觉得亚历山大。

    领导有急事去了办公室,拜托她试探一下那夫妻俩感情好了没,若是好了,钦慕一句话,穆熠宸肯定会跟着一起来相送的,可是穆熠宸没有来。

    “你们俩嘀咕什么呢?”

    钦慕下了车,走到家门口看着他们来站在车边交头接耳的,好奇的询问着,走过去。

    “没有啊!就是,姐夫怎么没有来?”

    钦明珠又往她车子那里看了眼。

    钦慕也条件反射的转了转头看自己的车,然后笑着一本正经跟她说:“他忙工作呢,临过年忙的要死,你们俩要走就走,还要我们夫妻俩十八里相送不成?”

    钦慕背着包走到钦明珠身边问她。

    “嘿嘿!就是想让你们夫妻俩相送一下嘛!下次见面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钦明珠一把抓住她的手,有些不舍的。

    王环宇在旁边看着,一句话也不打扰。

    “哎呀!没想到你现在越来越粘人,真是好烦!王环宇你赶紧把她带走,以后少让她回来烦我!”

    钦慕无奈的叹了一声,跟王环宇聊起来,看也不看钦明珠一眼。

    “哇哇哇,我是你妹妹唉,你不要喜欢错了对象好不好?”

    钦明珠听钦慕的口气,以及钦慕的眼神,立即酸溜溜的说道,然后狠狠的瞪了王环宇一眼,好像王环宇是她的情敌一样。

    王环宇无奈苦笑:“我去车里等!”

    钦明珠这才不再拿眼睛折磨他,钦慕却是看向钦明珠:“回去后好好跟婆婆过年,少耍大小姐脾气啦!”

    “知道啦!爸爸都讲了n遍了,你又讲起来没完,喂,你这么年纪轻轻的像个老太婆一样唠叨,怪不得姐夫要跟你吵架了!你再这样罗里吧嗦下去,小心他给你弄个小三出来啊!”

    钦明珠表现的好像很心烦一样,却又很耐心的提醒她。

    钦慕听着小三那两个字不自觉的笑了下:“他要是弄个小三出来,我就把他一个人丢在荣城!”

    “你是不是想回巴黎去找你师父啊?我早就知道啦,你心里肯定不止装着一个男人,这要是在古代,男人可以三妻四妾,你说不定还能左右逢源呢!”

    钦明珠说起来就没个尾,钦慕却是听不下去了。

    “你赶紧上车了!王环宇等着回家呢!”

    钦慕故意板着脸催了她一下。

    “这就走啦!多替我照顾爸爸啦,别忘了过年的时候把他接到你们家去过年,或者你上半夜在婆家过年,下半夜在爸爸这里,也或者,反正你跟姐夫在冷战,索性自己回来陪爸爸过年,这样,爸爸会开心,姐夫也会忧心,一举两得!”

    钦明珠走之前冲她眨眨眼,上车之后把车窗打开,手搭在旁边,又探出脑袋对钦慕说:“好好考虑我说的哦!”

    “我们走了!千万别听她的!”

    王环宇歪了歪脑袋对着钦明珠那边站着的钦慕说了声。

    “路上慢点,拜拜!”

    钦慕对他笑了下,自然知道不能听钦明珠的,目送他们俩的车子离开。

    钦慕又上了车,把车子开到了家里去。

    领导不在家,整个家都安静的要命,她买的那只鸟倒是还侥幸存活着,而且看上去好像还挺肥的。

    “你再肥下去,改天把你烤了,给领导当下酒菜!”

    “慕慕是好孩子!是好孩子!”

    钦慕以为自己出现幻觉,刚转身要走,又回到窗口,认真听着笼子里鹦鹉在说话。

    “丫头你什么时候才叫爸爸呀?你什么时候才叫爸爸呀?”

    钦慕的心一动,然后又认真研究起这只鹦鹉来,它竟然可以说这么多话啊。

    这些……

    都是领导平时跟鹦鹉说的吗?

    钦慕的心里开始有些澎湃起来,她知道,他想她叫他爸爸,可是从鹦鹉嘴里听到,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大小姐,家里有新鲜的水果,您坐下吃点吧!”

    钦慕听到声音后一转身,阿姨已经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在茶几旁边。

    “嗯!”

    钦慕知道肯定是钦海明叫阿姨备下的,而且真的很新鲜,钦慕就坐下了。

    “这次明珠小姐回来住了几天,领导心情也不错,就是总忍不住要念叨你,总跟明珠小姐说你孝顺,懂事,不让他操心,明珠小姐啊,就一直嚷嚷着要被烦死了,却也总粘着领导身边。”

    “钦明珠就是那性子,你习惯了就好!”

    钦慕一边吃水果,一边不太在意的说了声。

    “是呢!就是看着明珠小姐在这里,也总想你在这里就好了!看得出,领导也很想你在家陪他!”

    阿姨站在边上跟她絮叨了好一会儿才离开。

    钦慕说不上什么心情来,反正每次来这里,心情都很复杂。

    不过她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了,或者是已经像是小时候那样珍惜钦海明,已经不想听到他不得已的话,不想听到他想自己而不得的话。

    可是她给不了。

    年前,是她母亲离世的日子!

    一到这种日子,她就更是没有能力跟钦海明见面,心里像是插着一把刀,一见着钦海明,那把刀就往她的心口使劲的戳过去。

    那年她母亲走的时候,是下雪,不知道今年还会不会下雪。

    她但愿不要再下了,过去的,就过去吧!

    钦慕后来跟温如暖约了去am喝下午茶,却不成想,刚停下车子就看到站在酒店门口的安娜,安娜像是也是突然发现她的车,便站在那里不动了。

    钦慕下车后就看到她,看高个子的安娜站在那里笑着迎她,钦慕却是没再特意的笑出来,只是非常寻常的往里面走。

    “微信拉黑,手机拉黑,我想我真的是得罪了你!所以我只是道个歉!”

    她看钦慕停在她旁边后,就开始解释。

    钦慕就转头看了她一眼,既然只是道歉,钦慕点点头:“我接受了!但是从此以后我希望跟安娜小姐井水不犯河水,其实我真的不是个特别会交朋友的人,如有得罪,请见谅!”

    钦慕说完,又低了下头,然后便转身大步朝着里面走去。

    安娜没有追她,只是忍不住笑了下,不知道是嘲笑,还是太难过。

    温如暖在酒店门口下车后便是疑惑的喊了一声:“安娜?”

    “温如暖?这么巧?”

    安娜一怔,随即笑着打招呼。

    “是挺巧,我跟钦慕约了在楼上喝下午茶,你呢?”

    “我来见个朋友,明天就要继续奔波了!”

    安娜跟她解释。

    温如暖背着包,轻轻地勾了下包包的带子,晓有幸致的望着她笑了下:“刚刚碰到钦慕了?”

    “有点小误会,不过好像她不打算再原谅我,不过算了!反正我现在也没空处理感情……,的事情!”

    安娜没想到自己会说出感情两个字来,所以停了一下,之后又很洒脱的对温如暖说完。

    “你现在终于坦白了!不过你真的找错人!钦慕那么耿直的女人,怎么可能跟你有什么,还有穆熠宸,活到三十多岁,身边女人无数,可是你问问他碰过别的女人吗?就说当年景家那位二小姐,无论怎么倒贴,死皮赖脸的追,下三滥的手段使出来,可是你看看他们夫妻,可有谁背叛过谁?”

    温如暖对她提醒了一声。

    安娜笑了笑:“看来我得转移目标了!”

    “是啊!进去了!”

    温如暖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先走在了前面。

    温如暖跟钦慕约了个雅间,进去之后看到钦慕已经在里面泡上茶,便开心的大步走了过去坐在她对面。

    外面是大半个城市的美妙风景,温如暖放下包包在一旁,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忍不住感叹道:“我发现我在am玩了这么多年,竟然还有好些地方没有见识到,这里也太特别了吧?”

    “不俗气就好!”

    钦慕帮她倒了茶,并没有叫服务生在里面服务。

    “俗气?我并不怀疑宸少的眼光,更不敢怀疑你这个大设计师的眼光!”

    温如暖看她那么稳重如山的,却是忍不住对她多说两句。

    “你说酒店的名字跟我有点关系我还能点个头认了,但是你要说这里的装潢设计也跟我有关,这个荣耀我是不敢担的。”

    钦慕笑起来,眼睛像是明亮的星星,把茶壶轻轻地放在一旁,对温如暖说完这句话。

    “唉!你一向认真,真是半个玩笑都不好跟你开,刚刚遇到安娜,想必你们俩已经碰撞过了?”

    温如暖问她。

    “嗯!我把她微信拉了黑名单,还有她的电话也被我拉黑了,所以刚刚说了一两句。”

    钦慕跟她解释着,很是淡定自如的。

    “怪不得她那么失落,原来是被你各种拉黑了!不过这样也好,把话说白了最好!”

    温如暖一边说着还一边点着头,然后端起茶来放在鼻间闻了闻,不自觉的点头:“好香啊!”

    “尝一下,你会更喜欢!”

    钦慕说着也端起那只特别精致的小茶杯来,轻抿。

    那种清香甘甜,特别的纯,像是回归到大自然里的感觉,叫温如暖尝过之后非常赞同的点了点头。

    两个人正聊着,钦慕放在旁边椅子里的包包里的手机响起来,钦慕跟温如暖打了个招呼,然后打开包包拿出手机。

    是穆熠宸!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