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 始末(12)
    穆熠宸打电话叫她晚上一起去景峰那里吃饭,见赫连好的话,她没什么好拒绝的,就答应下来。

    跟温如暖喝茶结束后她便上了楼去,自己在床上躺着想穆熠宸。

    如果说简俨是叫她担忧的话,那么穆熠宸现在的确是叫她很头疼。

    天黑前穆熠宸的车子停在了酒店门口,钦慕从楼上衣着光鲜的下来,走出去看到他的车子,便大步走过去。

    “少奶奶!”

    工作人员跟她打了个招呼,去帮她打开了车门。

    穆熠宸侧着脸,眼神刁钻的盯着她一身精致,忍不住又多看了她的脸蛋几眼,却是什么都没问就开着车子往外走。

    钦慕把包包放在一旁,系好安全带,然后靠在椅子里看着外面的景色。

    “今天一直跟景峰在一起?”

    “嗯!”

    穆熠宸答应了一声,不过几秒后又轻笑了一下。

    钦慕好奇的回头看他,像是钻石般闪耀的大眼睛看着他那棱角分明的半边轮廓。

    穆熠宸却依旧沉默着,只是开着车子通往景峰跟赫连好的公寓。

    钦慕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沉默,只是想着,千万不要掉坑里。

    穆熠宸一身很深沉的青黑色西装,钦慕跟着他到了景峰家楼下后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问了声:“你今天上午出门的时候好像不是穿的这一套。”

    穆熠宸等电梯的时候才回了回头,不太稀罕的看她一眼:“你今天早上穿的是这一套?”

    钦慕……

    “我下午跟温如暖喝过茶,又在楼上睡了一觉,醒了当然就换了,你呢?”

    钦慕的眼睛里写满了好奇。

    “我?跟景峰运动了一天,出过汗洗过澡,自然就换衣服了。”

    穆熠宸淡淡的回答她,电梯一开就迈着大长腿走了进去。

    钦慕跟着他后面,却是忍不住抬了抬手抓了下自己额心的地方,觉得穆总那句运动了一天的信息量好大,她竟然情不自禁的就往那里想了。

    ——

    “他们俩真的要过来?”

    刚下班回来的赫连好听在厨房的男人说穆熠宸跟钦慕要到家里来还不相信。

    “嗯!这会儿大概已经在路上了!”

    景峰一边准备晚饭一边回应她。

    赫连好连忙脱掉了大衣,正准备洗个手去,挽着毛衣袖子要往洗手间走,就听到门铃响。

    “不会是这么快就过来了吧?我去开门!”

    赫连好震惊的看了眼门口,就要往外走。

    “哎!他们俩有点小问题,到时候见机行事!”

    景峰小声提醒她几句。

    赫连好一副了然的模样点了点头,然后就去开门了。

    果然是他们俩,两手空空的就到了公寓。

    “哼哼!来的匆忙!忘记带礼物!”

    钦慕站在前面,笑嘻嘻的跟赫连好打招呼。

    “我很习惯!请进吧!”

    赫连好笑了钦慕一下,然后站到边上去请她进去,却是在她进去后不自觉的又用不太欢迎的眼神看穆熠宸。

    “原来穆总也来了呢!我还当只是我们家慕慕来串个门会忘记带礼物!”

    赫连好连嘲带讽的。

    “我上你们家什么时候带过东西?你记性好像有点问题了!”

    穆熠宸两手插兜,大摇大摆的往里走。

    赫连好……

    “从来没见过像是你老公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赫连好跑到钦慕身边去,在钦慕耳边对钦慕低声说道。

    穆熠宸就当自己什么都听不到,这种话听得多了,就没感觉了。

    “同感!”

    钦慕便跟赫连好交头接耳。

    “你们来了,随便坐!”

    景峰说了声。

    穆熠宸当真是在他们家最大的沙发里随便坐下了。

    赫连好刚要拉着钦慕坐到那里去,只得对钦慕说了声:“陪我去趟洗手间!”

    赫连好有好些事情想要问钦慕,而且她回来还没有洗手,所以,一举多得了。

    钦慕本来就觉得一起上洗手间有点奇怪,赫连好又神秘兮兮的关了门,钦慕就更怀疑了。

    “你们俩怎么回事?听说是因为简俨?”

    赫连好关好门后一转头就对钦慕低声质问起来。

    “嗯!”

    钦慕轻声答应着。

    “你疯了?”

    赫连好紧张的继续追问。

    钦慕无奈的轻笑了一声:“麻烦你先别冷静一下好么?”

    “我……”

    赫连好觉得自己好像也有些过分紧张,只是她能不紧张吗?她的好姐妹在感情危机啊。

    “她们俩呢?”

    景峰从厨房出来看不到两个女人,好奇的问了眼在他们家沙发里瘫坐着摁遥控器的男人。

    “洗手间!”

    穆熠宸闲散的,一声回应,继续拿着遥控器折磨电视。

    景峰条件反射的往洗手间看了眼,俩女人上洗手间这么久,肯定是聊天去了,只是家里这么多地方,竟然要选在洗手间那么特别的地方啊。

    赫连好还在跟钦慕唠叨着,外面有人开始敲门,赫连好转身去,有点心烦的把门打开,看到是景峰后眼睛一瞪。

    “还不出来?洗手间要开花啊?”

    景峰低声问了句,顺便往里看了眼,钦慕正笑眯眯的在里面望着他。

    “洗手间有两朵金花!”

    赫连好跟他说道,然后又把门关上了。

    景峰正要跟他老婆皮两句,没想到又被关起来,无奈的笑也笑不出来,只得又回厨房去。

    等赫连好跟钦慕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已经要开饭了。

    不过穆熠宸还坐在沙发里,扬了扬眼,说了声:“你要是再不出来,我要报警有人挟持我妻子了!”

    “穆总这是吓唬谁呢?”

    “听不懂!”

    赫连好扭头问了声她身后的钦慕,钦慕有点懵的摇了摇头。

    穆熠宸狠狠地睨了钦慕一眼,然后又无伤大雅的继续看着电视节目。

    “大少爷,大小姐们,可以入席了!”

    外面下着微薄的小雪,家里四个人在饭厅入座,各怀心思,又各自有趣。

    “景峰的厨艺还不错!”

    钦慕吃了点菜后说了声,是真心夸赞。

    “听你这么说,以后我都不想煮饭了!你都没夸过我的厨艺!”

    赫连好坐在钦慕对面对钦慕说道。

    “那是因为你的厨艺的确有待考证!”

    景峰坐在赫连好身边,转眼看着赫连好提醒。

    “哈!我连孩子都能接出来,做菜这点小事还能难住我?”

    赫连好表示不服。

    “事情无关大小,否则钦慕也不会这么多年都没学会煮饭!”

    景峰又对赫连好说道。

    “嗯!听上去竟然有点道理哦!”

    赫连好听后特别认真的思考。

    而钦慕就有点,这夫妻俩聊天为什么要把她带上?

    “声明一下,我不是不会煮饭,只是有点差强人意而已!但是你们也看到了,我女儿跟儿子都活的很好!我自己带过他们的!”

    钦慕立即替自己辩解。

    “慕慕啊,你这样说的话,其实我觉得欢欢跟橙橙真的长这么大挺不易的,被你的厨艺摧残了不止一星半点呢!”

    赫连好突然又兴奋起来,几句话叫钦慕就没得好说了。

    钦慕觉得胸口闷着一口血,马上就要喷出来了。

    穆熠宸却特别的沉默,就在旁边安安静静的品尝着景检煮的菜,味道的确还不错。

    “哎呀,你说你,自己过了那么多年,还煮饭那么差,到底是怎么搞的?”

    赫连好又对钦慕提出质疑。

    “我突然发现,今晚来跟你们吃饭就是个错误!你们夫妻是打算羞辱我致死么?”

    钦慕抬了抬眼,给赫连好使了个眼色。

    赫连好情不自禁的笑了下,看钦慕那么吃瘪,突然有点心疼钦慕了,于是就没在挖苦她。

    “厨艺不好没关系,我们人品好嘛!不像是某些人哦,看似高高在上,各种优异,实际上呢?各种尖酸刻薄!各种小肚鸡肠!”

    赫连好又给钦慕使了个眼色,然后瞟了一眼低着头吃饭的穆熠宸一眼。

    “景峰你这厨艺一般呐!”

    穆熠宸像是没听到赫连好的话,只是突然批判了景峰的厨艺。

    “你们夫妻一个夸我厨艺好,一个嫌我厨艺一般,我到底该信谁的?”

    景峰抬眼看着对面的夫妻,问道。

    “你说呢?”

    夫妻俩一起抬起眼看向景峰,异口同声,甚至表情都差不多。

    景峰……

    赫连好咀嚼食物的动作都停下了,不解的看着他们夫妻俩。

    就这种神同步,还要说他们俩感情不好的话,反正不管别人信不信,她赫连好是不信的。

    穆熠宸跟钦慕也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两个人又各自不服的不在看彼此。

    “你们俩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找到简俨,别再为他的时候这么僵下去了!你们俩又不是傻子,不该这点小问题都不懂吧?”

    景峰大哥似地关心他们,满眼愁闷。

    “我是懂的!”

    钦慕轻轻地一声,对穆总不太服气的。

    景峰对钦慕的态度不太喜欢,但是看钦慕貌似真的懂,就又看穆熠宸。

    穆熠宸皱着眉头看景峰,总觉得景峰不是自己这边的人,怎么在打球的时候说好的帮他教化钦慕,结果现在,却在对他质疑了?

    “我今晚为什么要跑这里来吃饭?”

    穆熠宸对景峰提出质疑。

    景峰抬眼,跟穆熠宸互相对视,突然明白过来,自己被钦慕夸了句厨艺不错,然后就站错队了?

    “对啊!今晚你们俩干嘛要过来吃饭?”

    赫连好也好奇的问了句,看看钦慕,又看看穆熠宸。

    钦慕……

    穆熠宸……

    景峰……

    赫连好也呆了,四个人大眼瞪小眼,沉默了许久,互相看不到答案后,两个男人先默默地低了头,端起酒杯。

    “这酒还是可以的!”

    景峰低声跟穆熠宸说了句,举杯相邀。

    穆熠宸给了他个面子,跟他碰了碰杯,默默地喝了口酒。

    “钦慕你师父的事情有消息了吗?今天我在微博看到有关他的报道,说真的,那是在逼他出来的的寻人启事吧?”

    赫连好吃了点菜后又问钦慕。

    “现在还没消息!”

    钦慕低眼看了一下旁边的手机,她以为只要她师父看到报道,肯定会给她打电话,或者给肖薇打,无论是打给谁都好,可是……

    简俨好像并没有看到那个消息。

    否则他不会一点动静都没有!

    “唉!要我说,你们还是别再找他了,他如果想要见你们自然就会见了,你们把他逼得太紧,起了反效果怎么办?”

    赫连好又问。

    “他又不是小孩子,肖薇现在大着肚子等他,就算他不为肖薇考虑,也该为他们的孩子想想,他一定会出现的。”

    “那或者他到了什么偏远地区呢?听一个去支教的同学说,他去教书的那个地方,三年,他每次上网都要跑到最高的那座山上去,不知道要爬多久,才能有点网络。”

    赫连好继续打击。

    钦慕听后心里受到强大的打击,然后又垂了眸。

    “钦慕担心的恐怕是她师父的身体吧?”

    景峰抬了抬眼看钦慕一下,说道。

    赫连好这才想起什么,看了看景峰,又看钦慕,钦慕苦笑了一下,却沉默了。

    关于简俨的事情,在穆熠宸身边聊太多,对她没好处。

    她可不敢在穆熠宸身边说她怕简俨出事,因为只要她那么说了,穆熠宸肯定会说一些不好的话对简俨。

    钦慕不想让他对简俨的怨恨再加深了。

    “简俨如果出事,你作为他最亲的徒弟,应该已经接到有关部门的电话了,所以从另一方面讲,没消息也是好消息。”

    景峰说。

    赫连好坐在景峰身边,突然都不敢说话了,觉得自己说的话好像没动脑子一样,而景峰的每句话,好像都能安抚人心。

    钦慕轻笑了一下,的确被安抚了些。

    “谢了!”

    钦慕举了举酒杯。

    景峰也同她喝了一点。

    从景峰跟赫连好那里离开,钦慕坐在穆熠宸的车子里,安静的,只听到风的声音。

    两个人谁也不说话,像是在景峰那里时候一样,安安静静的。

    钦慕望着外面飘摇的小雪,那些细碎的雪花一片片的,被车灯照耀的,像是在通往轮回的隧道。

    如果生命可以重来一次,那么他们还会选择过现在的人生吗?

    到家后两个人便往房间里走,没有人需要等,低着头走着最熟悉的路。

    钦慕今天打扮的很漂亮,唯一不精彩的,应该是她有点消沉的脸。

    回到家里后孩子们已经睡了,穆子豪跟老爷子在客厅里喝茶看新闻,听到他们俩的脚步声便抬了抬头。

    “爷爷!爸爸!我们回来了!这么晚还不睡吗?”

    钦慕轻声问道。

    “嗯!再看会儿新闻,你们俩这是去景峰那里了?”

    穆子豪宽容的声音问她。

    “嗯!”

    钦慕点点头。

    “有点累,我们先上楼了!”

    穆熠宸没有客套,只是跟长辈说了一声,然后手随便一抬,刚好落在旁边钦慕的腰上,自然而然的拥着钦慕往楼梯处走去。

    那父子俩看着他们夫妻俩那么和谐的背影,不自觉的互相对视一眼,隐隐约约的笑了一下,那眼神里像是在说,他们是和好了吧?

    然,刚从楼梯上拐个弯,穆熠宸就松开了钦慕细瘦的腰上,而钦慕也无关痛痒的继续走着。

    当别人以为的,已经不是他们的生活,其实,一切都在悄悄变化。

    ——

    新年的前一天,穆熠宸跟钦慕收拾了东西,带着两个孩子,非常正式的,去了钦海明那里送礼物。

    这个夜晚有些阴郁,阴冷,但是却并没有下雪。

    钦慕心情也还可以,尤其是当那两个小的飞奔往屋子里的时候,她不自觉的就笑了下。

    在她身边的男人已经好久没见她笑了,忍不住去看她一眼。

    钦慕对他微微一笑,如当初她刚回荣城的时候那么陌生,又充满距离感。

    穆熠宸不自觉的停住了几秒,看着她从后备箱里取了些东西拿着后还没回过神来。

    “剩下的你来拿!”

    钦慕没对他客气,平淡的跟他打过招呼,然后拎着大包小包的先往里走。

    这种她自以为的风度,叫穆熠宸心里说不上来的难受,但是他还是抬手去提起那些剩余的礼品。

    手一从口袋里抽出来便被风吹凉了,不过心千万别凉。

    穆熠宸在最后面进去。

    钦海明早就迎着自己的外孙跟外孙女,看着他们都跑到他怀里去,钦海明更是激动地不行。

    “外公,欢欢超级想你哦!”

    欢欢搂着钦海明的老腰说道。

    钦海明听后低头看着自己的外孙女,笑的合不拢嘴:“好好!外公也很想欢欢呢!”

    “橙橙也很想外公!”

    橙橙立即就也学着姐姐,只是语气却慢上许多。

    但是他那双纯粹的,乖巧的眼睛里,怎么能叫人不喜欢?

    “外公也很想橙橙呢,还给你们买了礼物,要不要去拆礼物啊?”

    钦海明看外孙跟外孙女都对自己表示爱意,立即也忍不住要将礼物提前拿出来。

    果然,那姐弟俩立即就用力点头,满眼的期待。

    “找王阿姨带你们俩去拿好不好?”

    钦海明低声哄着。

    “好!”

    小家伙很听话,马上就跟着阿姨跑去拿礼物了。

    钦慕在旁边看了会儿,看他们俩走后才坐下在沙发里:“您干吗又给他们买礼物?”

    “你们每次来都带礼物,还不准我给我外孙跟外孙女买礼物了?”

    钦海明低声问她,抬眼看着穆熠宸从外面走进来。

    “熠宸也来了啊!最近不忙了?”

    “嗯!”

    穆熠宸答应着,将东西都交给另一位阿姨后坐在了钦慕身边。

    钦海明端详着他们夫妻俩貌合神离的模样,也只是低头浅笑了一下。

    “你们能记着来给我送礼,肯定也不会忘记你们俩曾经在巴黎的那十多年吧?”

    钦慕跟穆熠宸都是怔了怔,没料到钦海明突然提起那些时日来。

    钦海明却是认为自己必须得提一提,因为他们俩别扭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两天他看着外面的报道猜测到他们是因为简俨,但是他还是得提一提。

    “怎么会忘记?当年您还叫我照顾好钦慕,否则就要我好看呢!”

    穆熠宸对他说道。

    钦慕听后不敢置信的看了钦海明一眼,然后又意外的看向穆熠宸。

    “你那些年脾气坏透了,不过看在你心都在我女儿身上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但是这几年慕慕回来,我怎么看着你,比以前更过分了呢?”

    钦海明又问他。

    “如果您是因为我跟钦慕最近感情不和而这么问我,那我也得问问您,这几天的八卦新闻您都看了么?”

    穆熠宸本就心里不痛快,现在更不痛快了,便也压低了嗓音问了自己岳父一句。

    “简俨早就存在你们之间,你们之间的问题不是因为他!”

    钦海明摇了摇头,对穆熠宸说。

    “那是因为什么?”

    穆熠宸疑惑。

    “因为你这儿!”

    钦海明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却是在对穆熠宸说。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精品文《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