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 始末(13)
    从钦家离开的路上,穆熠宸突然轻笑了一声。

    “你爸爸的话,你是赞同的吧?”

    穆熠宸还是问了钦慕一句。

    钦慕转头看他,看他眼里的愤愤不平,看他脸上的烦闷沉沉,她又看向窗外:“他只是在替自己的女儿说几句话而已,当父亲的不都是这样吗?你有什么好生气的?”

    钦慕没有直面回答,然而,这样的解释以及反问,却是叫穆熠宸又忍不住想要讥讽,不过看在儿子女儿在后面坐着的份上,他便闭了嘴。

    只是一回到家,孩子交给别人,他却是扯着衬衣扣子就上了楼。

    长辈们都不明所以,他怎么那么大的火气。

    而钦慕也只是无奈的轻叹,对长辈们打了个招呼,跟随他上了楼。

    他们卧室的房门被用力关上,穆熠宸看到走到前面的女人:“我真是不知道该夸你足够理智,还是太过薄情,我是你的丈夫!”

    “你用不着时时提醒我你是我的丈夫,这件事,我在几年前就已经铭记在心!”

    钦慕对他说道,眼睛再看向他的时候也带着点恼意。

    偌大的房间里,此时又安静,又沉痛,像是有什么沉重的东西正在从空中落下地面的途中,马上就是破到稀碎的声音。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像是抹了毒药,就那么嫌恶的望着她,这一刻,他是真的被她那看似聪明的样子给挑衅。

    “你什么都铭记在心,跟我的感情是,跟简俨的感情也是!你总能分辨出轻重缓急,现在,我,甚至我们的小孩,连同这个家,都可以因为简俨而牺牲掉!”

    穆熠宸嘲笑了一声,对她说的话,却是咬着牙跟。

    那一字一句,无不伤害着他面前的女人。

    “我从来没有想过为了简俨而牺牲什么,难道我们就不能一起敬重他?难道我们就不能一起找到他?你说你爱我,而那个男人有恩于你爱的这个女人,你总觉得我现在满心里都是简俨,可是如果真的是那样,我现在还会站在这里,哪怕是跟你争执不休?”

    钦慕很苦恼,她觉得自己要被穆熠宸给折磨疯了。

    他可以吃醋,可是,是不是也得有个限度?

    他可以生气,可是,是不是也得等找到简俨之后?

    到那时候,要杀要剐,要怎么折腾,她都随着他。

    可是现在,他们就不能一心只找到简俨?

    她现在有点生气,生气穆熠宸的不理解,不支持!生气简俨的不告而别!让她的生活成了一团乱麻!

    简俨肯定忘记了她老公是个大醋坛,更不会想起来,因为他,原本两个绝对不会交流的女人,却时常通电话,他的徒弟时常听着他的女人的胆战心惊,倍感压力!

    钦慕想起以前洒脱的自己,她干嘛要管谁的死活,简俨又不是小孩子!

    为什么她会变成这么优柔寡断的,这么度日如年,这么愤愤不平的女人!

    钦慕想着自己以前,果断,敢做,从来不会让什么限制住自己的脚步,可是现在,她在她最爱的男人面前,却是寸步难行。

    穆熠宸就那么冷冷的看着她,她的话,是不情愿站在这里了吗?她一定会去找简俨吗?

    穆熠宸又嘲讽的笑了下,眼神里,绝情与无奈,冷漠与痛恨,互相纠缠。

    “现在好像所有人都觉得我太小气,也对,从来我都是小气的,这些年,步步为营,寸寸谨慎,钦慕,我就是太在意你了!”

    他突然低了头,沉闷的声音里带着些失望,与放弃。

    是的,钦慕听到了他的口气里,像是对他们这段感情的放弃。

    “我把巴黎挖地三尺没有找到简俨的人影,我放弃了!我也放手,对你!”

    他突然看向她,漆黑的眸子那么的摄人心魄。

    钦慕直直的看着他,这一分钟里他说的话,他说的每个字,钦慕都没有听懂。

    只是不知道是谁的心跳,突然的缓慢,隐忍。

    只是不知道是谁强大的内心,在一点点的,像是沙滩的城堡,被海浪轻轻地捶打,一点点的瓦解。

    房间里就那么静下来,没有了解释,没有了争执,只剩下两个人站在那里,仿若找不到魂魄的躯壳。

    后来,两个人背对着,分别而睡!

    ——

    穆熠宸会对钦慕说那句放手的话,钦慕怎么都想不到。

    她已经认了!认了穆熠宸对她的执着,他说了太多次,那么意志坚定的对她说过,除非他死,否则他绝对不会对她放手。

    曾经,她那么想要避开他,他却总想方设法的让她在他身边。

    曾经,曾经是过去,现在,跟未来,却还没发生。

    ——

    翌日!

    钦慕没有带孩子,自己开车去往她母亲的墓地。

    只带了一束菊花而已,她穿了一身黑色的外套,里面是白色的内搭,长发散在耳后,光是看侧影就有些憔悴。

    她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一步步的,慢慢,艰难的上山。

    她想要诉苦,她想要控诉,她想要大骂,可是当她站在那块碑前,她却无比的冷静,哪怕眼内含着热泪。

    “本来想要带穆熠宸跟孩子们一起来看您,但是想了想,我们好久没有独处了,就自己悄悄地来!”

    她低了头,内心的言语,让她整个人都觉得沉闷闷的。

    “妈!我怕了!他说要对我放手!”

    她的内心,没有看似的坚强,在想到昨晚穆熠宸说的那句话后,眼泪立马夺眶而出。

    “他会不会像是爸爸当年那样?突然就进了别的女人的怀抱?突然就像是爸爸丢了你一样,把我丢了?”

    钦慕站在墓碑前望着墓碑上笑的慈祥的女人,她看不清那个女人的样子,只是觉得自己的内心,需要有个人给她一个答案,一个‘好’的答案。

    钦慕心想,会不会是简俨的八卦,叫穆熠宸烦了?

    这阵子她是不是忽略了穆熠宸的感受?

    她不断的检讨,不断的问自己的内心。

    她抬手擦掉自己满脸的泪痕,用力的沉吟。

    钦海明的车子到了山下的时候就看到钦慕的车子停在那里。

    他是自己开车来的,今天他不想王叔载着他,因为他想自己来看她。

    其实昨晚,他想邀请钦慕一起过来,他们父女,从来没有一起来看钦慕的母亲,可是他始终没敢开口。

    不过既然这样遇上,他倒是很释怀,想想,内心还有些小激动,便拿着花大步上了山。

    只是当他看到女儿在悄悄地擦拭眼泪,他站在不远处却迟迟的没有敢去靠近。

    昨晚还好好地,今天怎么突然就在这里哭起来?

    因为父女俩在有些事情上几乎是零沟通,钦海明也只能猜测着是夫妻感情出现问题,眉头不自觉的皱起来,昨晚他提醒了穆熠宸几句,实际上只是希望穆熠宸要珍惜跟钦慕得来不易的感情,总不是因为他几句话,就弄巧成拙吧?

    以前他没少威吓穆熠宸,可是不管他说什么,穆熠宸都没离开钦慕,这次是怎么回事?

    钦慕后来一转眼,看到钦海明在不远处,正有些忧心的看着她,她的心里颤了下,像是被人发现了她的小秘密一样紧张。

    只是她的表情却有些木呐,并且,她迅速就冷漠起来,转眼看了眼墓碑上的照片,然后调头就先走了。

    钦海明没有叫住她,他知道这时候不合适,除非他想跟钦慕在一言不合又吵起来。

    只是就这么目视着自己的女儿难过的离开,他远远地看向那块墓碑,竟然有些不敢靠近。

    他对不起她,又照顾不好他们的女儿,钦海明愧疚的皱起眉头,然后慢慢的看向自己手上的花。

    他不知道为什么花在颤抖,是风吹的,还是他的手在抖?

    他还是走了过去,弯腰将花跟钦慕送来的花并排放在一起,然后又长时间的注视着墓碑上的照片。

    他甚至连一句抱歉都说不出口,内心里情绪波动的很厉害,他甚至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可是他就是对上面的人说不出一个字。

    他想要好好照顾钦慕,他想要钦慕此后的年岁里都过的很好,可是他要怎么做,才能确保他的女儿能一直好好地?家庭美满,丈夫宠溺。

    “我们这个女婿的性子啊,真是差的很,不过,他是真心爱着我们的女儿,所以,我们再给他们一些时间?”

    他低沉的声音里有些微颤,他低低的微笑着,只对墓碑上的女人说了那样的话。

    他是相信穆熠宸对钦慕的感情的,但同时,他也怕,他也怕穆熠宸那样的男人,会受不住细腻的感情的折磨,然后突然就放弃了他的女儿。

    不是因为名利,地位,不是因为穆熠宸给他的荣誉,只是他真的想让自己的女儿幸福。

    穆熠宸跟钦慕,那么多年的感情,如果就这样结束了,其实,是真的可惜。

    钦慕没有等钦海明就回了城,却没有回家。

    她现在有点不敢面对长辈们,跟肖薇通过信息后她便去了店里。

    今天,店里比平日里都要忙一些。

    钦慕不懂,人们为什么非要到了过年的前一天才会出来选购自己的衣服,还是购物欲让本就已经添置了新衣的人,利用这样特别的节日再继续买买买的欢乐。

    而她,如今,做什么事,才能内心欢乐?

    她去了商场,刷了n次卡,买了二十多件童装,又去了男士专柜,继续刷卡,再到珠宝专柜,美鞋专柜,各种奢侈品,美包,美表,她没感觉到快乐或者不快乐,她甚至是麻木的,但是刷卡的感觉还是很爽的。

    给钦海明买的大包小包不下十几件,从衣服到腕表,到鞋袜,都让专柜的人送到钦家去,还给王叔,以及阿姨买了礼物,都一同送过去。

    至于穆家的,能放的都放到车子里,放不下的也一并找人送回家去。

    中午她没约朋友,自己在商场上面的餐厅里点了份简单的午餐,然后大口的吃完。

    周围那些低低的欢声笑语,成功的将她包围。

    不过她并不感觉孤独,她好像真的麻木了,什么都感知不到,只是那么机械的在做着某个时间段该做的事情。

    吃过午饭她又去买了些礼物,送给穆熠宸,送给肖薇,送给赫连好,还有小美跟安楠,还有溪梦。

    她还没回家,她买的大包小包的,已经被专柜的人送到家去。

    冯芳华站在沙发旁边看着大批专柜工作人员排着队从外面带着东西走进他们家的大客厅,眉头不自觉的就紧皱起来。

    “这些,都是钦慕买的?”

    “是的!这些都是您儿媳购买,并且让我们送到家里。”

    因为钦慕曾经在商场包了专柜,所以商场很多工作人员都认识她,也认识冯芳华,大家都毕恭毕敬的按照财神说的话把东西送了回来。

    冯芳华看着地上已经满满当当,不自觉的心烦,不知道钦慕这是怎么了,在她的印象里,钦慕从来没有这样过。

    他们家不在乎钱,她疑惑的是钦慕买买买的原因是什么。

    等那些人都离开以后,冯芳华才弯身拿起茶几上放着的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里面一件珍贵的宝石,一打开就让她眼前一亮,却是心也荡了荡。

    “把我手机给我!”

    冯芳华突然低喃了一声,是吩咐旁边看花眼的阿姨。

    阿姨转头将她放在沙发里的手机递给她,冯芳华立即拨了钦慕的号码。

    钦慕还在咖啡厅里喝咖啡呢,这是她这么多年来头一次,自己一个人在外面随便乱买,然后吃吃喝喝,逛逛停停。

    “喂?妈,东西都送回家了吗?”

    钦慕接了冯芳华的电话后就先开了口询问冯芳华。

    “你抽什么风?买这么多东西,还有宝石?”

    “那可不是普通的宝石,我可是花了大价钱买的他们专柜的藏品,送给您做新年礼物。”

    钦慕爽快的说着。

    冯芳华听钦慕说是送给自己的倒是心动了下,不过还是很疑惑。

    “你到底怎么回事?突然买这么多东西回来?”

    “整天忙着赚钱,却也没花过,利用过年,刚好没事,就给大家都买了点,您要是还有想买的就告诉我,我等下喝完这杯咖啡接着去逛,可以给您一并买了!”

    钦慕继续跟她说着,像是对购物这件事乐此不彼。

    冯芳华……

    她还需要什么?

    她儿媳妇都要把整个商场买下来了。

    “你干脆把那家商场买下来送给我吧!”

    冯芳华气呼呼的说道。

    “好啊!如果您喜欢,不过我的钱可能不够,我贷款给您买下来!”

    钦慕只是犹豫了两三秒就说了那话,特别痛快。

    “你这丫头疯了吧?我跟你说着玩呢!”

    冯芳华哭笑不得。

    “妈,您真是越来越幽默了,竟然还愿意跟我开玩笑,嘻嘻!”

    钦慕笑起来。

    冯芳华却是吓的不轻,给她挂了电话后又立即拨给穆熠宸:“你赶紧给我回来!家里出事了!”

    在游乐场里带着儿子女儿玩的正欢快的穆总接完电话后有点不情愿的皱了皱眉头,然后将手机塞到口袋里,继续跟儿子女儿玩碰碰车。

    那两个小家伙都超级高兴,他怎么能败兴?

    而且回去做什么?

    看着钦慕,两个人继续互相生气,然后再吵?

    在这么下去,他丝毫不怀疑他们会对彼此说出更难听的话来,那并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他不回。

    至于冯芳华说家里出事了,他想不到家里能出什么事是她冯女士解决不了的。

    钦慕后来买了件粉色的大衣换上,把黑色的外套让店员给她塞到盒子里,之后她就买了杯橙汁喝着,继续乱逛。

    逛到游乐场其实是意外。

    天都要黑了,她只是不想太早回家,怕面对长辈们,被问,被教育,然后就在旁边听到游乐园里熟悉的声音。

    是她的女儿跟儿子。

    穆熠宸坐在旁边的座位里休息,那两个小家伙在跟小伙伴玩耍着,看上去玩的挺开心的。

    钦慕不想走近,便一直站在那里。

    他的旁边还有个蓝色的儿童车,不知道是谁的,里面的小孩子哭了,他放下了拿在手里的书刊,然后弯身将里面的小孩子抱了起来。

    他不是有洁癖么?

    “钦慕?”

    景晴去买水回来后,远远地就看到一个人的背影酷似钦慕,她便稍微走近了些。

    钦慕听到有人叫自己,转过身去,就看到身材依旧姣好,穿着依旧很时尚,跟生孩子之前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的景家二小姐。

    “真的是你!”

    景晴惊喜的笑了下,走过去,将钦慕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然后笑着说道:“果然是有老公疼的女人,还是这么俊俏,一点都没变呢。”

    钦慕猜她这么说是因为下午自己刚买的,穿在身上这件粉色的外套。

    “好久不见!回家过年吗?”

    钦慕问她一声。

    “是啊,甄桀那边答应让甄桀陪我带孩子回来跟长辈过这个年,没有事先跟你打招呼,不会跟我生气吧?”

    景晴特别留意她的神态,怕她会不高兴。

    钦慕看景晴那么小心翼翼的,像是怕她会吃了景晴那样,忍不住轻笑了声,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有些可笑,景大小姐用得着这么怕她吗?

    “你回娘家过年我为什么要生气?”

    钦慕轻声问了句,很是不当回事的。

    “听你这么说就知道你放下了,不过我还是要说声谢谢,希望以后有机会,我们可以和平共处的在一起坐坐,等你原谅我以后。”

    景晴对她说道,然后转眼看向穆熠宸那边,她有点担心她的儿子会哭,不过看起来,跟穆熠宸相处还不错。

    “景晴,那些年的事情像是一场梦!我忘了,你也忘了吧!”

    钦慕轻轻一笑,然后低着头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景晴还没从震惊里回过神,钦慕已经走远了。

    等她想明白以后,转头就看到钦慕的身影消失在这一层。

    而她在转头看穆熠宸的背影,突然就有些不理解,这么相爱的夫妻,也是吵架了?

    那会儿她问穆熠宸为什么自己带孩子在这里玩,穆熠宸还说什么难得能甩下钦慕,看来并不是他说的那样啊。

    “你跟钦慕吵架啊?”

    她不再虚伪的叫钦慕小慕,也不再叫钦慕钦小姐,又或者穆太太,一声钦慕,过去的,都放下了。

    “嗯?怎么这么问?”

    穆熠宸怔了下子,然后转头看着她问道。

    景晴将水放下,然后坐在他身边的沙发里,将儿子从他手里接过,跟他聊起:“刚刚我看到钦慕了!”

    “哪里?”

    穆熠宸问了声,眼眸立即阴沉了些。

    “就在这里啊!刚刚她就在那里站着,看着你们父子三个在这里也没过来,我们还算‘友好’的聊了会儿呢!”

    景晴抬了抬下巴,往他斜对面。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