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9章 始末(15)
    “别乱动!”

    钦慕刚抬眼看他,他寡淡的一声吩咐,然后就用消炎水把棉签湿润了,看着她伤口处,抬手轻轻地给她的伤口消炎。

    “别乱动!”

    钦慕疼的抬了抬手,还没碰到伤口就被穆熠宸给又命令了一声,不过这次,他的语气显然重了很多。

    “你就不能温柔一点?”

    钦慕疼的有些心烦,问他。

    “我还不温柔?我要是粗暴就直接把你摁在床上了,不听话我就打到你听话为止。”

    “禽兽!”

    面对穆熠宸的霸道,钦慕送他这俩字,很低的!

    “这俩字我认了!但是景晴的事情我还是得解释清楚,我不是刻意跟她遇见!”

    穆熠宸帮她贴好创可贴,虽然声音冷淡,但是的确是解释。

    “干嘛要跟我说?我又没有问你!”

    钦慕看他一眼,问他以后就躺下了,把自己盖的严严实实的,转个身,背对着他睡觉。

    后来穆熠宸躺下,刚好就在她回头的地方,不过钦慕闭着眼装睡呢,虽然能感觉到他在身边,依旧不为所动的。

    穆熠宸倒是看了她一下,好好地,让她受伤,他心里很是不情愿,大过年的,他还是喜欢她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

    他的手轻轻去碰她额头受伤的旁边,钦慕下意识的身子一抖,随即就装作睡着的随意翻身,背对他。

    穆熠宸的手还在半空,看着她瘦弱的肩膀,上前去,直接将她柔软的身子往怀里一勾,用力的,强行的将她留在怀里。

    “怪不得那么多导演想要找你拍戏,演戏功底果然不一般啊!”

    穆熠宸咬着她的一点而言,对她低喃。

    钦慕被他捏着骨头疼,忍不住皱着眉头,却是不愿意说话,光是听着他的话,就觉得刺耳了。

    “所有的朋友都在谴责我,你就不想安慰两句?”

    他将她翻过身,爬到她身上去压着她,霸道的捏着她的下巴逼迫她睁开眼面对他,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些不可抗拒的东西。

    “我安慰什么?我也想谴责!”

    钦慕抬手抓住他捏着她下巴的手,穆熠宸顺着她手的力道,刚好到她柔软的地方,然后用力握住。

    “你也想谴责?你不是时时刻刻都在谴责吗?从表情到呼吸,从行为到具体的一件件。”

    穆熠宸低头去咬她的下巴,钦慕被咬的想死,他却是折磨的越来越起劲。

    “你说的也是,我对你没有安慰!”

    “那我来安慰安慰你!”

    穆熠宸面对钦慕的不屑,却是很有精神,并且力道都快准狠,每一下都叫人欲死不能。

    钦慕后来是累的睡着的,他在那方面那惊人的毅力,她自愧不如,昏昏沉沉的就睡了过去。

    穆熠宸又去冲了个澡,然后躺在她身边点了根烟。

    邪魅的眼神一次次的看她,但凡她温柔一些,或许也不至于这样。

    可是她本就不是个会变通的女人。

    不会变通这件事,或许要追溯到很多年以前,她刚到巴黎那几年,性格越来越孤僻,像是冰川,没办法让人将她温暖。

    他想,那时候她的很多同学或者都想感化她,但是却很难奏效。

    自从被钦海明扔到巴黎去,她就变了个人一样,再也不是小时在荣城那般阳光温暖的模样。

    还好他们的女儿没有像是她小时候那样,欢欢笑起来,是普照大地的那种能量。

    穆熠宸还是习惯性的将手放到她头顶上面,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肩膀,抽完那根烟后,拥着她入睡了。

    这块冰川,他一定要将她给捂热了。

    钦慕后来睡熟了,也是下意识的去转身抱他,在他怀里,最舒服的地方又沉沉的睡去。

    只是下半夜不知道是几点,进入了梦想。

    她梦到自己站在幼时住的地方的门口,那里没有被别人买去,那里是小小的她跟小小的他,他们在那栋房子里过夜,昏黄的灯光下,他在给她讲解她看不懂的题目,那么专注,用心。

    梦境一转,便到了她二十岁之后,她怀孕以后。

    那时候她刚刚发现自己怀孕,他出现在她的小公寓附近,她从医院里检查回去,就看到他,抽着烟,靠在一棵树前,那么邪狂的,那么冷漠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直到他的眼神撞上了她的。

    他夹着烟的手好像抖了一下,像是想要站直,最后却还只是靠在树上,看着她慢慢的,一步步的走进。

    “去哪儿了?”

    那是一个周末,天气不太好的年后。

    “随便逛逛!”

    她淡淡的回应着他,然后继续往自己公寓的方向走。

    穆熠宸便转身跟了上去,抽着烟,迈着比她稍微大一些的步子,直到追上她,跟她保持着半步之遥。

    “你脸色怎么不好?”

    钦慕开门的时候,他站在旁边,深沉的眸子凝视着她问了句。

    钦慕开门的手一抖,眼睛却是直直的望着锁孔,半个字的气息都不敢露。

    那时候,她无能为力,告诉他,她怀孕了。

    她将门推开,刚进去,穆熠宸就跟了过去。

    “你怎么来了?”

    她进去之前转眼看了他一眼,那一眼,她用尽了当时所有的勇气,那时候他已经跟景晴闹的满城风雨,不,全世界都知道他跟景晴的事情。

    “出差!”

    穆熠宸冷漠的一声,漆黑的眼眸却没有离开她半步。

    钦慕没再问他,他既然是出差,顺道路过,来看她?

    钦慕不知道要不要感激他,因为在这里,也没其余人来看她。

    “毕业之后想做什么?我现在在这边做一个项目,你或许有兴趣来试试?”

    穆熠宸问她,跟着她身后慢慢的往里走,连同声音,都刻意的放慢。

    “算了吧,我只想专心做我的事情!”

    她不太在乎的口气拒绝了,其实当时她的第一想法就是,去试试之后,是不是要做他在巴黎的情妇?以他的性子,照顾她这么多年,肯定不会叫她跟别人好,可是他在国内有景家二小姐,来了巴黎,还想在她这里索取温暖?

    当时的钦慕执拗的认为,她不需要卑微到那种地步,更不需要他的怜悯。

    穆熠宸漆黑的眼看着冷漠的女孩,一时沉默了,站在她公寓的小阳台又点了根烟,任由她自己在里面的小厨房里烧水,打扫。

    她嗓子里一阵阵的难受,或许是胃里,不,是肚子里!是因为厨房里有个怪味道,可是无论如何她都不肯出去跟他相对着。

    天黑之前,她想叫他离开。

    可是他一直站在阳台,钦慕想着,阳台的花肯定都要被他抽的烟给熏死了,才端了杯水从里面出去。

    她给他买的专用杯子,虽然他也没用过几次,钦慕端到阳台去给他。

    穆熠宸垂眸看着她端着的水杯,又稍稍抬眼,看到娇小的她有些冷漠的模样,夹着烟的手照常的接过水杯。

    “你喝杯水就走吧,我晚上有约会!”

    她低声对他讲,心里却在狂荡,说完就又进了屋子里,在她那狭小的布艺沙发里坐下,打开电视默默地看着。

    约会?

    穆熠宸靠在阳台门框跟上,想着她那句话,看着她给的水杯。

    哈!

    还是晚上的约会。

    穆熠宸走过去,弯腰将水杯放在桌上,然后跟她并肩坐着。

    “你去约你的会,我晚上住在这里了!”

    他说完就悠然自得的靠近了软绵绵的沙发里,钦慕诧异的转头看他,她做不出太多表情来,只是心里却是有些激动,他从小就那么霸道,目中无人,自然不会将她的话放在心上了,钦慕赌气的又看向沙发里,眼里却写满了固执。

    “你不要住在这里,又不是没有大房子在这里!”

    她不知道是哪一个字泄了气,然后就一直发抖。

    穆熠宸双手放到后脑勺后面,有点疑惑的转眼看她的侧脸,心想,这女孩子他陪了这么多年,怎么就是捂不热她的心呢?

    “这边距离我工作的地方比较近,或者你可以约会后帮我带份晚饭回来,不过我不接受别人吃剩的!”

    穆熠宸想到她会将吃不完的菜打包回家,立即提醒她那一句,然后就又起了身。

    “我去洗个澡,先休息会儿,回来叫我!”

    穆熠宸说着就去了浴室,钦慕还木呐的挺直着后背坐在那里,直到他洗完澡后头也不抬的从浴室去了她的卧室,这一晚,她没敢回家。

    当然,穆熠宸给她的电话她也没回。

    她怀孕了,就算跟他睡在一张床上她也什么都不能给他。

    那晚她在附近的图书馆偷偷地藏了一晚。

    第二天穆熠宸便走了,之后那一年,钦慕都没有再见过他,电话都没有接过。

    她挺着大肚子,不敢见他!

    她也怕自己见到他,她怕她会忍不住难过,她怕她会忍不住扑到他的怀里。

    梦境在一转,就到了他们在她生育完再见的时候,他直接把她扛起来扔进了酒店的总统套房,只是狠狠地做了一场,然后二话不说就撇下她离开。

    不过那次开始,她就吃避孕药了。

    “熠宸,熠宸……”

    清晨,她嘴里低喃着一个熟悉的名字,那么的难舍难分的,像是在拒绝告别。

    穆熠宸躺在她一侧,一只手撑着耳侧,看着她的嘴巴在动,听着她一声声的叫着熠宸两个字。

    她曾经说她不会那么叫他,因为太多人叫了,她就要叫他穆熠宸,可是在梦里……

    “不要走!不要走!”

    她的眼角湿润了,她依旧在低喃着,然后低低的抽泣起来。

    她哭醒了,只是睁开眼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家里,在,跟他的床上。

    钦慕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刚刚是在做梦,而窗外,天已经蒙蒙亮,她下意识的转了头,就看到穆熠宸幽深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她。

    他不知道看了她多久了!

    钦慕的心狠狠地荡着,等好不容易能做出一个反应,她立即转头看着窗口,不敢看他。

    眼泪迅速地在眼周围干了,房间里却安静的没有一点动静。

    如果不是听到她说梦话,或许他还在吃醋,妒忌,但是这一刻,他突然平塘下,很是释怀,虽然眉头依旧皱着,眼睛依旧那么冷漠的望着屋顶上。

    钦慕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那样的梦,是怀念那时候了?

    可怕,怎么会怀念那种时候,自己一个人孤独无助的,看着他跟别人恩爱,让他一次次的在她的世界里不停的进进出出。

    他像是在她的生命里,唯一一个拿了通行证的人!

    后来一直睡不着,所以钦慕就提前起床了。

    阿姨他们都已经回家去过年,不过过年要用的材料,大家都已经帮忙备好。

    冯芳华一大早就起来了,不过对准备早饭这件事,她非常不拿手,后来穆子豪到了厨房,她立即就以要看小朋友为借口从厨房里溜了。

    钦慕下楼后听到冯芳华说:“你不要去厨房帮忙!”

    冯芳华说完就上了楼,钦慕站在楼梯口转眼看着冯芳华的背影,疑惑,为什么她不能去厨房帮忙?

    钦慕好奇的去了厨房,看到穆子豪在准备早饭,立即就走了进去。

    “爸,早!爸,我来吧!”

    钦慕对他说道。

    “我来就行,你也难得能吃到我准备的早饭。”

    穆子豪稍微低头看了她一眼,笑呵呵的对她说道。

    钦慕……

    为什么明明是好事,钦慕却总感觉自己在被嫌弃。

    “若不然你去叫熠宸来帮我,也可以!”

    穆子豪又对她说了句。

    钦慕……

    她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跟穆熠宸说话了,总觉得自己早上梦醒的时候叫他了,他躺在她身边一直看着她做梦,不知道他听到些什么,钦慕心里有点发慌。

    “在咱们家,不是女人就得煮饭的,而且咱们家显然是男人更擅长在厨房里!”

    穆子豪又笑呵呵的跟钦慕解释,希望钦慕知道不是他嫌弃自己的儿媳妇煮饭难吃。

    钦慕听后也笑了笑,她感觉这样的家庭很幸福,点点头:“好,我去叫他!”

    只是她才一转头,出了门就看到穆熠宸正往这边走来。

    她与他擦肩而过之前对他不太自在的说了声:“爸爸找你去厨房帮忙!”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继续往里走。

    钦慕赶紧的溜了,而厨房里,父子两个。

    穆子豪看穆熠宸一眼,然后低声说:“你帮我切点胡萝卜?”

    “嗯!”

    穆熠宸头也没抬,挽起毛衣袖子,帮他父亲打下手。

    “和好了吧?”

    穆子豪还是有些担忧的问了声。

    “嗯!”

    穆熠宸条件反射的答应着,答应完了以后又想到清晨她的梦话,然后便也没在反驳自己下意识的答案。

    “那就好!这都过年了,要是不能和好,那明年说不定要吵一年!”

    穆子豪点着头,继续煮饭。

    穆熠宸却是因为听到穆子豪那句话后有些不高兴的皱起眉头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有点忧心。

    穆太太显然没有跟他和好的打算了,而他呢?

    过年这一天,吵架,的确不是什么好兆头。

    早饭的时候老爷子一坐下,看着不如平日里精致,却又别有一番温情的早饭,不自觉的嗯了一声。

    “看来你们父子的厨艺还可以!”

    老爷子说了声,虽然声音平淡,但是,真的是夸赞啦!

    “你先尝尝再说!”

    穆子豪听到父亲的称赞后也很开心,毕竟老爷子很少夸赞他。

    “也尝不出有什么不一样!”

    老爷子喝了口粥,皱着眉头说了声,有点严肃的又尝他做的小菜,依旧觉得跟厨师做的没什么区别。

    “这话您可别当着老陈说,否则他听了又要有危机感了!”

    冯芳华对自己老公的厨艺还是很放心的,笑着跟老爷子提醒。

    “哼!我得让老陈听听,让他有点危机感,他会更努力!”

    老爷子说道。

    老爷子这两年在城里住的已经很适应了,甚至在这个家里找到了相当大的乐趣,没事就逗逗用人,然后在给他重孙子上上课,让他重孙子小小年纪就有了大男子汗的绝无,以及男孩子长大后一定要当兵的觉悟。

    “对了,慕慕啊,晚上叫你爸爸过来一起吃年夜饭还是怎么着?你们夫妻怎么决定的?”

    老爷子吃了几口,满足之后又抬眼看着斜对面他孙媳妇跟孙子问了声。

    冯芳华跟穆子豪也好奇的看他们,冯芳华跟穆子豪自然是希望钦海明来家里过年,但是也不好多说,便只准备接受他们夫妻的意见。

    “如果爸妈不介意,我想吃过年夜饭再过去一趟!”

    钦慕很深思以后对长辈提出自己的意见。

    老爷子点了点头:“那倒是没什么不可以,就是太晚了,这俩小家伙你们俩怕是带不过去!”

    老爷子看了看旁边坐着的一对姐弟。

    “那就不带他们过去了,年初二我再带他们过去就行。”

    钦慕说道。

    钦慕还记得钦明珠叫她陪领导过年,当然,就算钦明珠不说,她也是要过去走一趟的,钦海明应该并不愿意来穆家过年,毕竟那样特别的节日,该在自己家。

    “那就今天晚上,咱们早点吃完年夜饭,然后你们夫妻俩就过去,明天早上再回来也不迟!”

    老爷子又说道。

    穆子豪跟冯芳华对儿子跟儿媳妇在哪儿过年夜饭其实没什么太大的异议,毕竟他们穆家算是人丁兴旺,不差那几个小时,所以就随老爷子怎么安排,随钦慕要怎么做。

    “嗯!”

    钦慕点点头,其实她不确定穆熠宸要不要过去,不过他不过去也没关系,她跟领导正好可以单独聊聊,虽然她也不确定能聊到好处,穆总要是陪她过去呢,大概领导会更开心一些。

    钦慕心里想得多,嘴上却说的很少。

    “熠宸啊,今晚过去的时候,将前两天我带回来的那瓶酒拿去跟你岳父喝,他喜欢那个牌子!”

    穆子豪对自己儿子交代了一声。

    穆熠宸抬了抬眼看自己的父亲:“嗯!”

    钦慕听到那声嗯后转眼看他,穆熠宸也转头看她:“如果你觉得我过去会打扰你们父女俩,那你就自己带过去。”

    钦慕……

    长辈们也是被穆熠宸这话给雷到。

    “臭小子,说什么混账话呢?”

    老爷子立即骂了声。

    “随便说说而已!我怎么会不去呢?”

    穆熠宸突然哼笑了下。

    心惊肉跳,钦慕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是自己的心里久久的难以平复。

    “是吧?穆太太?”

    穆熠宸又看向钦慕,狡黠的目光叫钦慕不由自主的抓紧了手里的勺子。

    “穆总高兴就好啊!不敢强求!”

    钦慕微微一笑,特别温柔可人的对他说了声。

    “怎么能不去呢?不然我岳父还以为我真的对他的宝贝女儿家暴了,我必须得亲自去解释一声。”

    他也笑眯眯的看着钦慕,并且抬手去抚了抚钦慕额角的碎发。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如果我说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