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一根羽毛
    ,!

    自由落体的两人,此刻脑袋都是蒙的,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太过突然。

    数秒过后,林思意才发出惊恐的尖叫,带着哭腔“呜呜呜,救命阿,救命阿,本小姐还不想死,本小姐还没有成为大帝与神皇,还有无比辉煌的未来。”

    到了最后几乎是哭着说的,喋喋不语的像只蚊子,吵得的脑仁疼。

    “闭嘴。。”王道麟道,非常的生气,也非常的郁闷。

    如果不是对方手贱,要崩断剑祖的古剑,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同时没有想到古剑,既然有如此恐怖的力量,完全是一把王道兵器。

    “难道是我实力不够强大,不能发挥古剑的力量。”王道麟想道,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而后继续想着未来必定实力足够了,看能不能发挥剑祖佩剑的威力,甚是都开始畅想纵横天地的场景,显然王道麟又想歪了,思绪偏离的厉害。

    直到手臂被林思意抱住,才发现自己又走神了,急忙思考眼下的情况。

    一直在坠落,这座山体犹如深不见底的深渊,到了现在连阳光都见不到,无比的漆黑,庆幸这里不是迷雾之海,虚空没有诡异的力量,还是能看到周围的清苦。

    但是两边除了岩壁就没有任何东西,连突出的石头都没有,没有落脚点。

    “你想到什么办法没有。”林思意楚楚可怜,眼中还有泪水在打转。

    王道麟摇摇头,心中想道“对方毕竟还是孩子,就算再暴虐与腹黑,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当然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

    “你怎么这么没有用,别忘记你的身份,奴隶要好好保护主人。”林思意生气道。

    “你妹的”王道麟顿时火气上来,无比气愤道“如果不是你的话,会发生现在的情况,还有别跟我提什么奴隶与主人的,我听着就来气。”

    “丫,你果然是不安好心,既然连我的五六岁的妹妹都不放过,你还说你不是奴隶。”林思意大叫,张嘴咬在对方的肩膀上。

    “我。。。”王道麟满头黑线,感觉太阳穴鼓涨的厉害。

    他发现对方脑洞实在是大,难道不知道那句话是脏话,是爆粗口,而且为什么奴隶的话,就要偷窥女孩子,这完全没有逻辑阿。如果自己真实奴隶的话,也要做一个有出息的奴隶,那么未来必定什么都会有的。

    王道麟再次偏离了,良久才醒悟过来,心中暗骂道“我去,我到底在想什么。”

    “快看下面,快看下面。”林思意突然大叫,情绪激动起来。

    蓝色的光芒取代了黑暗,广阔的湖泊占据视线,无比的纯净,能看到湖内的一切,有许多不同颜色的小鱼,来回的游动,有像是宝石的石头沉积湖底,在光线的作用,显得五彩缤纷。

    噗通。

    王道麟与林思意掉进湖中,掀起了很大的浪花,惊动湖中的小鱼急速的逃离,在惯性的使然下,几乎沉入了湖底,与晶莹的石头极为接近。

    与此掉落的还有古剑,像是木桩直插湖底,随后消失不见,唯有浪花与涟漪存在,仿佛刚刚看到是幻觉,没有任何东西掉进来。

    瞳孔放大,王道麟表情惊疑,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古剑就在眼前消失了,显得非常的诡异,待在原地不敢动弹,精神高度的紧张,警惕注视四周。

    湖水动荡,散开的小鱼很快聚拢在一起,在不远的地方,看着两人,没有任何的害怕,明显这些小鱼不普通,起码它们的眼睛极为的灵动。

    “嘻嘻嘻,想不到这里可以预见,如此灵动的鱼儿,与我家养的那些很像。”林思意道,满脸笑容,显得非常的可爱。

    她没有理会湖中的鱼,因为家族中有很多这样的生灵,自然不会有好奇心,而是向着古剑消失的地方游去,很快如同古剑一样,消失不见,只剩点点的涟漪扩散。

    瞳孔放大到了极致,像是鱼泡眼,王道麟立马游了过去,想要弄个明白,危险是不可能存在的,那个小萝莉便是最好的证明。

    他深知林思意的身份不简单,知道的东西必然很多,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游到这里,王道麟伸手尝试,刹那一股巨大的吸力出现,直接拉扯自己,眨眼消失在湖泊中。

    湖中小鱼对于两人的消失之后,立马游到中央的位置,像是没有事情发什么过一切,根往昔一样,自由的游来游去和嬉戏。

    一阵天旋地转,王道麟只觉得头脑眩晕,随后掉在软弱的东西上,等待眩晕消失后,才缓缓的起身,依旧有点不舒服,身体微微的椅。

    摇了摇头,才去看自己所在的地方,瞬间露出惊讶的神情。

    此时在喷涌乌光的山体内,进入岛屿的各方天才,互相的搏杀,抢夺一路上的宝物与材料。

    山体内有一条沿着蜿蜒的阶梯,仿佛一条蟒蛇向着地下延伸,阶梯上有很多凿空岩壁的山洞,空间很小,有封禁存在,却能看见里面的情况,放着流光溢彩的宝物、珍贵的材料,稀有的药材。

    几乎每一个山洞前,都有年轻的修士在交手,有的地方出现妖族与巫族的修士,显然两族的年轻天才,也秘密的进入这里,没有被外面的人族强者发现。

    然而搏杀最激烈的地方,是在山体最底部的阶梯上,能出现在这里的人族英杰、妖族天骄和巫族天才,实力都是年轻一代的领军人。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激战,是地仙坟出世的少年,一人独战,江左世家的两位少年王者,丝毫部落下风。

    三人近战杀伐激荡虚空,妙术纵横空间,打的无人胆敢靠近,可怕的威力扩散,如涟漪震得碎石簌簌掉落,一路从山口战到山底。

    但是真正恐怖的不是双方,是充斥虚空的威势,仿佛一座高耸的大山,背负在身上,导致跟随来的三族修士,被迫停止交手,一心一意对抗如山的威势。

    嘣。

    地仙坟的少年被震飞出阶梯,两条肥遗紧跟其后,要灭杀对方,速度快如闪电,激射出来的赤芒,犹如鲜红的利剑,从四面八方激射过去。

    地仙坟的少年,脸色平静,双手结印,施展出无上的妙术,仙光绽放,如同仙剑激荡虚空,粉碎赤芒,斩首肥遗,随后落在地面。

    “什么,”

    地仙坟的少年脸色惊怒,地底没有任何的宝物,非常的空旷,唯有一根羽毛落在地面,

    而正在如岩浆喷涌的乌光,便是从这跟羽毛中绽放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