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人族恨,何时灭
    ,!

    人族的历史,从古至今都是一部血泪史,一路上满是累累白骨和鲜血。

    远古时代的结束,根据古献记载,人族并没有迎来和平,反而是更为残忍的屠杀。

    王道麟清楚的记得,一本很普通的人族历史,关于上古时代开始的描述,天地在哭泣,世间失去了秩序,太古遗种接替太古凶兽的霸权,肆无忌惮的屠戮大地上的生灵。

    曾经有博学的大能说过,那是人族的一曲悲歌,举世在哭泣,我难以去想象,我们的先辈是何曾的绝望与愤怒。

    然而历史出现了断层,三古时代的人族到底经历了什么,也许只有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人才知晓。但是不能否定人族走过来了,迎来属于自己的时代,主宰十三州。

    “人族的先贤,我们迎来了自己的时代,却依旧面临危险。”王道麟喃喃道。

    他不由想起自己的家乡,还存在一条生死路,活在荒州的人族为了生存,不惜忍痛奉上亲子,成为太古遗种的食物。

    顿时双手握拳,王道麟开口道“我会去做的,等我强大起来,必将如我王家先祖一般,杀死所有太古遗种,彻底废除所谓的生死路。”

    他在心中发誓,看到为人族生存而战的先贤,理解这座古城的意义,在那个时代守望者人族。

    王道麟首先把百里括三人,藏进傍边的房屋内,随后抱起琅琊郡主,向着大门敞开的城主府走去,走过广场的时候,依稀看见久远的画面。

    这里有一位位人族的修士组成的军队,手持兵戈,面容肃然,神情有害怕,有对死亡的畏惧,然而却没有退缩和胆怯。

    泪水悄声无息的流荡,划过脸颊,滴落在怀中的琅琊郡主脸上。

    他很小的时候就忘记了哭,因为知道哭没有任何的用,反而会遭到父母更为严厉的鞭打,得到亲哥哥冷漠的嘲笑,但是在这里却不能。

    因为,这里是人族先贤的埋骨之地。

    那句话我们做到了,想必是死守这座城池,不让当时的异族踏足一步。

    王道麟如实的想到,走过敞开的大门,走进这座气势恢弘的城主府,夯土作为地基像是一座高山,黑色岩石锻造的阶梯,通往的地方是这座古城权利最盛的地方。

    无论是古城还是这座城主府的建筑风格,与现在的建筑风格有很大的不同,宏伟到极致的大气,简单到极致的朴素,仿佛在诉说那个时代人族的信念。

    走上阶梯,一步一步,王道麟走的很慢,并且非常的沉重,因为是踩着先贤的荣誉,知道那个作为城主的中年人,在离开的时候,为自己打开城主府大门的举动。

    很简单,同为人族而已。

    古城北方金光肆意,莫高城的修士和大雷音圣地修士,共同开启了一座巨大的仓库,这里是古城的保存兵器的地方。

    一件件甲胄,一件件兵器,一个个大型的战争工具,经过时间的冲刷,虽然蒙上了灰尘,却没有任何损伤,依旧如当初锻造时候的模样,是能弑杀异族的怪物。

    古城东方众人闯进营帐,拔掉威严的旗帜,江左二郎更是来到主营帐,得到家族嘱托的东西,上古神朝的组合之阵。

    “哈哈哈。”

    江左二郎放肆的大笑,筑基境气息充斥营帐内,显得无比的狷狂。

    他自然听到了灵魂的呐喊,然而却不在意,因为江左世家的起源,便是上古时代的神朝,而他们则是背叛者。

    此时的王道麟已经来到城主府前,那座气势恢弘的大殿,这里有竖立一块巨大岩石,万古岁月的流逝,在上面留下痕迹,不复原先的样子。

    然而,他依旧可以看到,岩石上的上古文字,明明不认识,却能清楚的读出。

    壮志饥餐遗种肉,笑谈渴饮神灵血。

    铮。。

    刹那古剑轻鸣,轻轻的颤抖起来,仿佛在哭泣和悲伤,默然无语,以此来表达。

    它比王道麟更为悲伤,作为有灵的兵器,跟随剑祖见证了,他们那个时代的悲哀,人族的绝望。

    琅琊郡主悠悠苏醒过来,长长的睫毛在颤抖,感觉脸颊上的湿痕,不由睁开了双眼,看到王道麟在哭泣,神情悲伤,双眼却越发的璀璨明亮。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忽然心中也悲伤了起来,沉默靠在王道麟的怀中,沉默无语。

    “你醒了。”片刻后,王道麟轻声道,非常的温柔,像是丈夫在问候妻子。

    他自然不是惺惺作态,也不是对琅琊郡主有喜欢,而是心境的变化,难以做出往常的冷淡,况且柳青一直在心中,所以不容许任何人进来。

    “嗯,这里是那里。”琅琊郡主低语道,脸色涨红。

    忽然的心跳加速,脑袋更是一片浆糊,让她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只能低着头,手指互相扭捏,小女子姿态暴露无遗。

    琅琊郡主没有想过,成为对方的妻子,或者成为一个小妾,这是自尊绝对不允许的,而且深知所谓大教子弟劣性,看不起所谓的散修,最后只是玩乐而已。

    所以从开始的时候,她就抱着合作的态度,把心放的很平,然而现在不同了,她发现自己对王道麟有好感,特别是刚刚流泪的时候,悠然的爆发出来。

    “城主府。”王道麟回答,把怀中的琅琊郡主放下,看向紧闭的府邸大门。

    眼前的府圮高大,窗户和大门漆黑,根本看到里面的情况,俨然有禁止存在,阻止别人从外面偷看。

    “哦”琅琊郡主乖巧的点头,不断的问自己“怎么会这样,这么会这样,我们注定是陌生人,未来的道路不一样,不可能在一起的。”

    “对,刘妍你和他是不可能,你只是琅琊城的郡主,而他是大教子弟。”

    嘎吱,,

    王道麟没有发现琅琊郡主的异样,尝试去推开府邸的大门,想不到轻而易举的推开,没有遇到任何的禁止反击,不由微微一愣,而后想清楚了关键。

    显然是那位城主,在打开城主府大门的时候,也解除这里的禁止。

    走进城主府邸,发现琅琊郡主没有跟上,依旧待在原地,王道麟不由皱眉,表情疑惑。

    “怎么了,你不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