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炼自身
    ,!

    天机圣地的九天路,第一段路程炼的是修士自身,是世间最浅显的诱惑和**。

    时空倒转,眼前的景色改变,红色典雅的房间,满地薄纱衣衫凌乱,前方有绝色女子端坐,煮茗而待,眼神迷离诱人。

    “公子,很久没有来奴家这里了,今日怎么忽然有兴趣。”绝色女子轻语,宛如春风荡漾人心。

    红尘气息扑面而来,仿佛决堤的洪,涌入王道麟的身体,激起肉身最本能的**,这一刻他不是修士,而是醉梦红尘中的风俗客。

    然而,王道麟并没有迷失,依旧淡定无常,双眼炯炯有神,迈步前行,如果穿过如水的屏障,眼前景色在改变。

    他走过绝色女子的身边,走向没有前路的墙,轻而易举的走出幻境,继续向着阶梯前行。

    “红尘路,多少英杰难过美人关。”天机老人赞赏道。

    他已到山顶,注视王道麟走九天路,这条天机圣地的试炼路,曾经难住了多少人,便是九变境的大能,亦或王道级别的强者,也难以走完全程。

    炼自身容易过,炼神容易过,奈何炼心何其困难。

    第一段的路程很长,走过了红尘的幻境,迎来的是金钱的诱惑,满眼的灵晶堆积如山,浓郁至极的天地能量弥漫,有富态的中年人,一脸掐媚微笑。

    “公子,如果你能保我家平安,这千万灵晶任由你取。”中年人道。

    王道麟顿时怦然心动,如果绝色美人可以拒绝,是因为心中有柳青的话,那么眼前堆积如山的灵晶,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拒绝的。

    修行者在于资源,灵晶也是资源,任何顶尖圣地和古老世家,都有数之不清的灵晶,有独属自己的灵晶矿石。

    眼前的如山的灵晶,完全能造就一个中等圣地和世家。

    “有何困难,我能帮助你。”王道麟不自觉道,明明想要拒绝,想要不予理会的。

    内世界中,心魔咧嘴而笑,宛如饥饿难耐的人,疯狂的吸取出现的红尘**,这是最好的滋补之物,对于心魔来说是无可取代的,远比任何天材地宝有用的多。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如此下去我能很快的恢复过来,等待下次机会,在夺取你的身体。”心魔道,无比的畅快。

    “北方山中有妖怪,吞噬我村族人,我家二小子就是死在其中,希望阁下能杀死妖怪。”中年人道,带着愤怒和悲伤。

    小小的村庄,唯有中年人在,周边的小院安静异常,篱笆栏的院墙内,满是落地的树叶,明显很久没有人居住,并且还有暗红色的痕迹,那是干枯的鲜血。

    王道麟遥望北边的方向,一座矮小茂盛的山林,异常的安静,连虫鸣鸟叫都没有,显然有实力强大的异兽存在,使得低等的动物恐惧,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可知是什么样的异兽。”

    “如蛇般,一个头两个身体,背生透明的双翼,所过之地皆为赤地。”中年人回答,描述异兽的模样,则是太古凶兽肥遗的样子。

    撕撕撕。。。

    突然嘶哑的声音响起,刹那绿草茵茵的大地在变化,水分和生机在迅速的消失,成为赤地。

    数十米长的肥遗游走大地,速度极快,宛如一道赤芒,眨眼从山林来到村庄,张口直接把中年人吞下,而后散发赤芒,如山的灵晶顿时消失不见。

    山顶天机老人微笑,注视陷入幻境的王道麟,喃喃道“接连而至的试炼,这样的炼自身,让人防不胜防。”

    轰。。。。

    烈焰翻腾,王道麟施展朱雀法,演化杀伐手段,攻杀对方,无形的高温在撞击,震得空间颤抖,土石崩开。

    激战很快就结束,他轻松杀死了看似肥遗的生物,然而却深陷愤怒和杀戮中,特别是如山的灵晶消失,仿佛导火索般,彻底引爆自身的**,红尘纷扰的意识。

    这个世界中,王道麟演化朱雀法,双臂如翅,烈焰从肌体中溢出,直飞九天,寻找大地上的生灵,以此宣泄杀戮的**。而后如陨落的星辰,坠落在远处的城池中,毁天灭地。

    “阿。。阿。。。”

    生活在城池中的惊恐,发出悲鸣,抱着死亡的亲人痛哭,悲伤的气氛渲染,空气中弥漫着悲痛。

    他呆滞在原地,左右张望成为废墟的城池,表情错愕和不解,任由活着的人对自己的谩骂和质问,突然间觉的无比的痛苦,仿佛心脏被刀剑刺穿。

    越来越多的红尘入体,侵蚀着自身的意志,连难以触及的道心都发生改变,仿佛有最黑暗的东西,从最深处涌出来。

    “哼,我怎么会有你这个废物儿子,你活着就是丢进我王家的脸。”

    “儿子阿,你太让我们失望了,如此资质活着就是王家的耻辱。”

    这是王道麟父母的声音,冷漠无情,否认他的存在,觉是对两人的羞辱。

    啪。。

    王道麟顿时脸颊红肿,疼的他直接落泪,可想而知,出手闪耳光的人多么的用力。

    “你怎么会是我的弟弟,我没有真么废物的弟弟。”王道麒道,幼稚的小脸满是不屑与掀起。

    时空再变,王道麟回到了小时候,眼前的场景无比的熟悉,是他父母的房间,冷漠无情的态度,仿佛千万把刀剑临身,疼的不是身体,而是幼小的灵魂。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难道就因为我天赋不好,难道我不是你们亲生的吗?”王道麟怒吼道。

    这是他最不愿想起的回忆,此刻却出现在眼前,最后的理智都消失,红尘侵染了所有,黑暗从身体中出现,迅速的占据每一寸地方。

    “哈哈哈,想不到阿,想不到阿。”心魔大笑道。

    他看到内世界被黑暗所占据,中央的灵魂在被侵染,不在像是曾经那样晶莹剔透,知道王道麟陷入黑暗,无法自拔,这是夺舍的最好机会。

    心魔出现,迈步在黑暗的内世界,右手黑雾缭绕,黑刀再次出现,一刀斩向灵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