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一方小世界
    ,!

    内在的王家府邸,可谓是一方小世界,前院还无法看出,只是走过前道之后,到达大厅的刹那,仿佛穿过两个世界的隔阂。

    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天空一轮太阳散发光芒,仔细去看那根本不是太阳,而是强大的宝物。大地上则是辉煌的宫殿群,深处更是高耸如云的高山,直刺无垠的空间中,混沌如瀑布倒倾而下,隔绝高山和外界。

    王玲和幽姬乘坐小型的飞船,前往族长居住的宫殿,一路上可以看到身穿甲胄,手持戈矛的修士巡逻,也有细如发丝的线条若隐若现,路过的宫殿中更是有大型的战争兵器,明显这些宫殿远远不是表面看上去那样,在关键时刻能成为战争堡垒。

    这是必然的结果,王家曾经数次被攻陷过,后人吸取教训之后,便有能如今的情况,平时普通无比,特殊时期则是战争堡垒。

    黑玫瑰殿,王家议事的地方,也是王家族长居住的地方,前殿为广阔的大厅,后殿为居住的地方。

    此时黑玫瑰殿前殿,各房主要人物已经到齐,依次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人数超过百人,广阔的前殿顿时显得拥挤起来,并且各房的年轻一辈领头人,更是站在那里,互相小声交谈,更是观察别房的情况。

    但前殿内的众人,注意力大多都在前方的玉台上,那是族长的位置,按照往昔的规矩,唯有族长能坐在那里,便是身为继承人的王玲,都只能坐在左手首位的地方,然而今日那个位置的两侧,还坐着两名老人,一男一女。

    两人都是白发苍苍,生命气息微弱,双眼浑浊,脸上布满了皱眉,看起来很是渗人,来历却极为的惊人,是王家的众多太上长老,并且更是主脉一系,地位更是上一各层次。

    当然两位太上长老来这里的原因,非常的简单,就是因为王道麟,曾经王家第九房的事情。

    王玲和幽姬走了进来,刹那吸引众人的目光,但是两人没有半点的异样,迎着目光走想玉台前,先向着族长行礼,随后则是两位太上长老,最终转身看向大殿内的众人。

    王玲没有半点的怯场,开口缓缓道“他是荒州王家的人,曾经我百花州第九房的子孙,更是在这次魔花海变故的时候,被魔组送进了魔花海中心地带。”

    顿了顿,没有理会瞬间议论的众人,继续开口道“想必诸位长辈都知道,魔花海曾经是魔族悟道之地,我们就算没有惊世堂知道的多,也清楚这代表什么。”

    “魔祖就算恶名再多,也是成祖超脱的存在,天香圣地得到魔祖的部分功法,还有青铜指环崛起,从而取代我王家成为百花州的主宰。”二房的领头人开口道,很意外居然是一位男子。

    王家多达数百房的人口,然而真正的中坚力量,则是前十房,一房是主脉,九房已经脱离,其余的八房无论如何竞争,但是按照女子在百花州的地位,应该是女子成为一房之主。

    历来二房都是如此,可惜在王玲的母亲继承王家族长之位后,不顾众人的反对,提拔二房的一位男子为房主,则出现了今天的局面。

    然而所有人包裹二房众人都没有想过,在这名男子的带领下,二房居然比之前更为强盛起来,年轻一辈更是人才辈出,涌现不亚于王玲的年轻人,而且还是数位。

    如果不是王家等级制度森严,王家继承人之位,可能还轮不到王玲。

    “没错,魔祖不会做无用之功,那么九房那个小畜生身上,必定有魔祖的功法。”五房的女子咬牙切齿道。

    曾经九房还在的时候,与五房的关系极其恶劣,如果不是碍于王家的祖制,两边已经到了水生火热的地步,后来九房的离开,其中有很大的原因在于当时的五房。

    “两位老祖,你们的看法。”族长没有理会众人,转身看向两位太上长老。

    “无论如何,体内都流淌着黑玫瑰的血脉,就算对方再不承认,这也是无法否认的。”老妪有气无力道。

    “哼。”老头冷哼开口道“主动给予祖家,虽然不能回归族谱,我们也能给出补偿,如果仅就不吃、吃罚酒,就别怪我们不看在同宗的份上了。”

    “也许,别人早已忘记和我们是同宗了。”三房的人默默道,不敢明说。

    有关系的差,自然也有关系好的,三房和九房便是如此,便是九房离开祖家的时候,三房都帮助了很多,只是伴随岁月的流逝,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

    但是三房的后人,一直谨遵先人的话,便是和九房没有了联系,倘若那天九房的人出现,都要保持良好的关系。

    两位太上长老的表态,直接决定王家对王道麟的态度,随即众人起身,前方前院废宅,曾经九房的居住的地方。

    ......

    月悬中天,九房在前院,没有在那方小世界中,依旧保持曾经的模样,如凡人权贵的府邸,宽阔充满大气,却也不失细致。

    然而物是人非,曾经的九房族人已经离开,唯有这座九房府邸存在,默默等待主人回来,年复一年,直至草木植被枯萎死亡,到处都是蛛网和灰尘,更是弥漫腐朽的味道。

    今夜九房的府邸,等待来了九房的人。

    此时睡饱的王道麟甚是迷糊,想要舒展舒展,因为睡觉僵硬的身体,可惜失败了,反而因为动作,使得游龙绳又紧了几分,金色的绳子几乎都勒紧肉里面。

    “怎么回事,这里是那里。”王道麟立马清醒过来,腐朽的味道直接传递鼻子中。

    他抬头看向四周,黑暗的房间,房门大敞,能看到里面的模样,堆积在家具上的灰尘,墙面漆黑满是蛛网,更是有成为异兽的蜘蛛,很是弱小。而后翻身看向前方,是禁闭的大门,两边则是已经死亡的大树,只留干枯的树干。

    随后他开始挣扎起来,想要利用能量崩碎身上的绳索,然而游龙绳立马缩紧,更是压制他的能量,明显继续下去,会直接被游龙绳困的爆体。

    王道麟立马放弃,知道这是一件强大的宝物,转而另外想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