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七位太长平风暴能量(给大家拜年了)
    ,!

    游龙绳崩断为数断,掉落地面,金色的绳线,逐渐从金色变成黑色,最后彻底失去力量,成为废品。

    恢复自由的王道麟活动活动,因为长时间被困住的僵硬,随后抬头看相前方的大院,神情冷漠,嘴角微微翘起,更是透过爆发的九房废宅禁制,注视外面的王家众人,极尽的嘲讽。

    下一秒,他若有感觉,看向身后的主人席位,空旷旷的似床榻的席位,此刻光芒流转,上方有禁制线条在交错,一枚介乎与实质与虚无的东西,悬浮在那里,被禁制线条围绕。

    禁制玉牌,以蓝色的宝玉制作而成,宝玉的材质算是极其的高级,不然不会成为禁制的核心,两面雕刻不同的东西,一面为九字,一面为数十线条。

    咔嚓。。。

    突然响起仿佛东西崩碎的东西,王道麟立马扭头看向院子,脸色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因为黑木铁棍崩碎,无法抵挡禁制成为碎渣。

    风暴骤然爆发,狂暴的能量席卷天地,但九房废宅的禁制真的非常可怕,崩碎的黑木铁棍根本难以损伤分毫,更是被禁制疏导,直冲云霄,与禁制的威力相互配合,形成更为可怕的力量。

    天地晃动,黑玫瑰城犹如遭受灾难,狂暴的能量席卷天地,震碎花岗岩的街道,还有没有堪舆大阵保护的房子,更加恐怖的是城外的各方势力小型楼船,都受到冲击,刻画在船内的大阵爆发,而后崩碎。

    “走,离开楼船。”各方势力为首的人大吼,率先离开将要崩碎的小型楼船。

    顿时各方势力的小型楼船内,鱼贯而出数十位修士,表情有惶恐,有愤怒,更多是惊慌,快速的离开,然而依旧有修士,在小型楼船被冲击的变形,最后爆炸的时候,未能逃出,直接陨落,最晚的更是受到爆炸的冲击,吐血负伤,砸落地面。

    与此同时,王家的众人来不及愤怒,全部第一时间离开这里,全力向着小世界疾驰,王荣武更是提着自己的女儿,不时回头看向远处的风暴,看着崩碎的前院,心惊胆战。

    此刻她终于曾经九房的恐怖,难怪曾经有资本与大房交锋,便是当初其余房的支持,最终还是陵山内的老祖宗们,出面才最终获得胜利,然而结果也不过是脱离家族,自成新的家族。

    相比王容武的心惊,失去黑木铁棍这件至宝的老头,脸色更是煞白,逃离的途中,多次栽倒地面,全然是被吓的,更是第一次感受九房的恐怖,难怪往昔那么多家族,还有太上长老忌惮,过去怎么久,明知当年的九房是荒州王家,也没有任何的动作。

    众人依次进入小世界内,但是那股风暴太过恐怖,冲击的小世界剧烈的椅,无数的宫殿群更是被动做出反应,成为战争堡垒,也有宫殿则是崩塌,刹那小世界内哭天喊地,极度的惊慌失措。

    “老祖宗们,请求你们帮助,平息这场灾难。”王容武大声喊道,向着陵山的位置叩拜。

    随后各房的主事人,都跪拜在地,向着陵山的方向叩拜,这是外界唯一能与陵山沟通的方法,像是传递玉牌跟本不可能,当然陵山内的老祖宗也能感知外面的情况。

    下一刻,七道光芒从陵山冲出,使得倒倾的混沌破开大洞,但很快变回原样,光芒划过小世界的天空,颜色个不一样,宛如彩虹般美丽绚烂,没有理会王容武等人,离开小世界,来到风暴的周围。

    能量化为屏障,各自手持宝物,抵挡风暴能量的冲击,七人中有男有女,有青年,有老人,展露出的模样都不相同,唯有气息都是九变境巅峰,虚空中隐约有异象丛生,这便是九变境巅峰的代表。

    他们沉默,表情各自不同,随后同时出手,借助持有的宝物,直接把风暴能量平息,但是难以压制九房废宅的禁制,其中有一人脸色难堪。

    “不得不感叹,九房曾经主事人的强大。”一人感叹道。

    “是阿,如果不是当初大房的逼得太近,要九房的上交那样东西,也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一人道,目光看向脸色难堪的那人,明显对方是大房的太上长老。

    “哼,同为一个家族的人,交出那样东西又如何,难道我们大房会私吞,还不是为家族做贡献。”大房的女子冷哼道。随后向着九房废宅降落。

    九房废宅的禁制,也许是感觉到对方的来临,爆发的更为剧烈,像是反怒的猛兽,禁制如刀如剑,更是有宛如锁链的秩序规则纵横交织,汹涌的轰杀对方。

    奈何大房的女子有宝物护身,没有伤到分毫,却也难以继续前进,悬停在半空中,不得寸进。

    “放弃吧,就算请出那样东西,我们都无法安然进入里面。”一人摇头道,目光看向九房废宅的前厅,看到遥望的王道麟,表露善意。

    此人是三房的太上长老,在整个王家也只有三房的人,对已经分家的九房后世子孙,还有善意和感激。

    与此同时,王家府邸前,各方势力联通来到王家,看护大门的修士,早已在风暴能量中昏迷的昏迷,死亡的死亡,此刻大门前根本没有人守护,自然也没有人去通报。

    各方势力为首的人,互相看了一眼,她们能感觉到王家府邸内的力量,随即准备走进王家府邸前,下一秒光芒自天空而落,二位太上长老来到降临这里,阻挡前路。

    “各位远道而来,虽是客人,这样不请自入是不是太看不起我王家了。”其中一人冷声道。

    “王容商前辈,是我们失礼了,数十年不见,前辈修为更进一步,未来王道强者可见。”天香圣地的人恭敬道,心中带着震撼。

    她是天香圣地的长老,是与对方同辈的人物,曾在百花州亦是艳名远播,是百花州曾经的十大花魁之一,天赋尚可。

    然而多年过去,她的修为才踏足九变境,但对方却看是期望王道强者,如何不震撼,就算是同辈人,奈何境界的差距,也只能称呼王容商为前辈。

    其余的两家和惊世堂的人,也是心生震撼,并且还有嫉妒和羡慕,王家的容字辈是上一代,他们三人勉强算是上代的人物。

    “请吧,想必你们也带来各家的至宝之一。”另外一人道,请众人进入王家府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