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鬼原存在的原因
    ,!

    朝霞在天边泛起,鬼原上的异象眨眼消失,变得宁静无比。

    如果不是老人还在这里,任何人都以为刚刚鬼原的异象,不过是一场梦境而已,因为此时看不到点滴的痕迹,连一丝风都没有。

    气温在回升,老人慢慢的起身,缓缓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看了一眼沉默的王道麟,脸上有着莫名的笑容,随即转身离开。

    “岁月悠悠,有多少纪元覆灭化为尘埃,有多少惊艳无双的存在灰飞,只有长生才是唯一。”老人默然无奈,向着鬼原深处前进,走的非常的慢,但每一步落下便在数十米外的地方,直到消失在天边的尽头。

    ”鬼原的深处,有高高隆起的土丘,那件东西便埋葬在那里。“然而老人的声音传递过来,人已消失不见。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等待太阳在中天的时候,王道麟回过神来,看向已经熄灭的篝火,发现老人已经离开,但是对方的话却深深烙印在脑海深处。

    ”鬼原深处。“

    王道麟依据脑袋中,对鬼原的了解,看向某个方向,视线看向大地的尽头。

    他非常的犹豫和挣扎,不知道该不该去,后面的长生根本没有听清,全然在意是前面的提升实力。

    这是王道麟当下最为迫切的事情,实力代表一切,能够实现自己想要做的任何事情,包括能抢回柳青。

    然而他没有被直接冲昏头脑,一路走来到今天,已经明白了很多东西,以前认为王道强者是无敌的存在,后面才知道王道强者之上,还有超脱的存在,而想要成为如魔祖和剑祖那般,成祖的存在,更是难上加难。

    但王道麟不知为何,极为相信老人说的那件东西,能让自己成为超脱之上的存在,毕竟那件东西炼制,居然灭绝了一个种族才成功,难以去想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只是有利必然有弊,他从懂事以来就知道一个道理,那便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那件东西自然能提升实力,必然要付出代价,而且代价必定不菲。

    ”该怎么办。“王道麟喃喃道,在自语又是说给古剑和光明舟听的。

    他知道这两件有神抵的宝物,自然知道刚刚发生的事情,期望可以给予自己答案,可惜两件宝物都沉默,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

    ”可恶,为什么每次都有这样的选择。“王道麟苦恼道,与其说选择不如说诱惑。

    此刻他无比的纠结,一直到午后,温度炎热的都扭曲空间,最终下定决心,还是过去看看再做抉择。

    为了安全起见,王道麟取出光明舟,驾驭向着鬼原深处前进,不得不说沙州是十三州最大的州,光是鬼原就等于半个百花州,一天的时间根本难以达到鬼原的中心地带。

    夜幕降临,深夜来临后,鬼原又呈现缤纷的异象,展现普通人的生活百态,并且邪门的是异象缤纷的鬼原,仿佛受到神秘力量的笼罩,根本无法前进,无论你向着那个方向前进,最终都会回到原地。

    在普通人的说法,是鬼打墙。

    无奈每次夜幕降临后,王道麟只能在原地休息,点燃一堆篝火,不是用火焰来驱除寒冷,而是照亮黑暗,以别的世界的身份,去看鬼原呈现出来的东西。

    有争吵、有离别,有开心、有痛苦,一夜红尘世间,给了他别样的感受,长久而来身体内积攒的负面情绪在瓦解,并不坚固的道心坚定,直至后来某个夜晚,抬头看向天空。

    ”我在这里看鬼原的异象,那么会不会有人如我一样,在另外一个地方,看我们这个世界。“王道麟忽然道。

    想起一句话,众生百态,我在看别人的时候,是不是又有人在看我。

    不得不说鬼原的夜晚,是非常好锤炼道心的地方,但是这里的锤炼不是亲身经历,不是面对难以拒绝的诱惑,而是以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的无情。

    王道麟尝试过,能不能与这些异象中的普通人接触,给予过乞丐金子,帮助过一方军队获得胜利,举起拳头打跑过欺压,都依依的实现,被异象中的人奉为神灵。

    然而这样的后果,在悄然无声中在改变,仿佛受到神秘力量的影响,心慢慢的冷了下来,属于人类的情绪在逐渐的消失,越发的享受,直到后来异象的人不在是感激,而是畏惧和恐惧。

    鬼原深处,老人注视发生的一切,展露微笑,平静之下是激动,仿佛已经看见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

    ”帝荒,你镇压不住我的,只要我存在,我们一族便不会灭绝,我们总将卷土重来,君临天地。“老人冷声道,眼中满是仇恨与怒火。

    他永远无法忘记,自己一族被灭绝的场景,被叫做帝荒的存在,横推祖地,轻易击杀一位又一位族内的强者,没有人是一招之敌。

    老人从未想过,自己的种族会有如此的一天,他记得那天下起血雨,连天都在哭,连大地都在颤栗,恐惧亦如汪洋淹没所有族人。

    ”嗯。“突然老人皱眉,遥望一个方向。

    与此同时,鬼原的边地,一名青年疾驰大地,气宇轩昂,在深夜踏足鬼原中,顿时从外界开平静的鬼原,在踏足的瞬间,呈现各样缤纷的异象。

    ”鬼原,看来那卷文献记载的地方就是这里。“青年满意道,直接踏足异象中。

    然而他与王道麟不一样,不是帮助困难的人,而是直接出手杀死所有人,连老幼都不放过,以此锤炼自己的道心,剥离自己属于人的方面。

    ”好,好,好,这个人族修士更适合成为傀儡。“老人看到青年的举动后,情绪激动,欣喜若狂。

    甚至这次都不用自己去蛊惑,他都已经清楚对方,必然对这个地方有了解,对那件东西知道个大概,毕竟自己无法离开这里,却能用别的手段,把某些东西带出去,蛊惑世人前来。

    显然这个青年肯定得到过某本文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