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1
    魂兽森林位于大陆中央区域的东侧,是整个大陆最大的森林,无数强大的魂兽生活在这里,森林深处更是存在有堪比侯级存在的魂兽。

    但是,如果只是这样依然无法让人族,保持对魂兽森林的敬畏,反而是充满无限的狂热,因为世间诸多传说的源头,都是魂兽森林。

    诸如,曾经的神明陨落在魂兽森林的深处,人族的起源同样直指魂兽森林,还有便是魂兽森林中有一件无双的魂器。

    可是无论那种传说,魂兽森林的深处,都是整个魂器大陆的第一禁地,从来都是有进无出的,曾经更是在某个时代,侯级存在齐齐深入魂兽森林中,全部陨落导致那个时代早早的结束。

    苍天震怒,雷霆轰鸣,苦苦抵挡天罚的王道麟,在神念几乎被击碎的情况下,终于艰难的逃离,如光芒一样划过天空,最终坠落在魂兽森林中。

    那道看不见的分界线,深绿过膝的绿草与刚刚破土而出的嫩草,划分了魂兽森林深处和外围,生活在森林中的魂兽,只要没有踏足侯级,是不敢踏足森林的深处的。

    一片残破废墟的部落遗址,倒塌的房屋与建筑,被藤蔓环绕,地面上大片的尸体,保持身前的状态,脸色虽然苍白,却没有腐烂的迹象,显然是死去没有多久。

    这些死亡的人,自然不是这个部落的人,而是进入这里冒险的魂修,只是不敌魂兽全部死亡在这里。

    光芒划过天空,坠落大地上,选择其中一个死亡的尸体进入,随后变得悄声无息,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直至一具极为年轻的尸体,手指动了动,双眼猛然睁开,注视蔚蓝的苍穹许久,才慢慢的起身,看了一眼周围。

    “这里就是小千世界了,天地能量居然如此的充沛。”少年说到,现在应该称呼为王道麟。

    他自己感受自身,发现在心脉所在的地方,存在黑色的碎片,那是死亡后果,少年自身魂器跟着崩碎了,残留的魂器碎片,一直到尸体化为白骨,这些魂器碎片才会消失。

    王道麟感受这些魂器碎片,很是好奇,不由慢慢的研究起来,随即发觉这个小千世界中,有了魂器的存在,很容易踏足成为修士,这是非常好的一点。

    同时坏处在于,有了魂器的存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修士的前进,要比大千世界的修士,更难踏足巅峰。原因也很简单,因为魂器的存在,可以说从出生就已经固定了未来的成就,并且需要耗费巨大的心力,去孕养魂器,让与自身同步前进。

    “成也魂器,败也魂器。”王道麟摇头道,运转魔胎孕神功。

    此刻魂器的破碎,节省了他很多的事情,不然还要想办法,毁灭完好的魂器,无疑与伤害自身,正好魂器破碎,等同于部分灵魂的破碎,给魔胎孕神功孕育神念的机会。

    “还是不够彻底,我必须创造出适合我自己的功法,魔胎孕神功终于是魔祖的,已经有人走了这条路,而且我并不是所谓的凡体、天赋不行,而是被废除了。”王道麟苦思冥想道。

    他发现自己占据这具身体后,运转魔胎孕神功的时候,有了极大的阻碍,发觉出不对的地方,从而寻找其中的漏洞。

    魔胎孕神功是魔祖创造的功法,是一部极为经典与逆天的功法,便是如此依然存在缺陷,无法修炼魔祖的高度,同时也清楚每一位成祖的修士,都会创造一部自己的功法,与自身高度的契合,毕竟最好的永远是自己创造的。

    “嗯。”

    只是,王道麟突然被惊醒过来,发觉有人正在慢慢靠近这里,不由看向一个方向。

    他随即捡起一把铁剑,起身立马离开这里,寻找安全的地方,就算思路被打断,只要存在脑海,再次去思考,不会那么快的就消失。

    等待王道麟离开后,很快有一位女子到来,风姿卓越,长发如瀑,双眸明亮,看了一眼地面的尸体,眉头微微皱起。

    “刚刚我明明感觉这里有生命波动,为何现在没有了。”女子喃喃道,取出一样灰色的宝物。

    宝物是一面镜子,一面是透明能清晰映照景象的镜面,一面则是雕刻繁杂纹路的雕饰,窥天镜,一面能映照过去与未来的镜子,魂侯府被世人知道的侯级宝物之一。

    顿时,窥天镜照耀眼前的天地,镜面如湖水慢慢的荡漾起来,产生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最终浮现数分钟之前发生的事情。

    “死而复生,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难道真的是神明降临。”女子沉声道,看到已经死亡的尸体再次复活,根本不相信就这样的事情。

    如果存在死而复生,那么那些侯级存在的修士,怎么可能会死亡,这个大陆造就乱做一团了。

    “看来,是他发现了我,提早离开这里了。”女子皱眉,取出一样东西,直接隐藏自己的气息,向着对方离开的方向追去。

    王道麟则是没有想到,追赶自己的人会有这样的宝物,终究因为身为大千世界的人,小看了小千世界的人,充满一种难以言喻的优越感。

    他在寻找安全的地方,依靠自己现有的实力,无法战胜那些魂兽,随即避开,不被发现,直至寻找到一个地洞,更准确的说是已经被掩埋的部落建筑。

    走了进去,泥土的味道弥漫,建筑已经塌陷大半,只有一方不大的面积,里面铺满干草,更是存在一些魂兽的毛发,很显然这里曾经是一头魂兽的巢穴,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被遗弃了。

    “就这里了。”王道麟道,随即找地方盘坐。

    他沿着残余的思路,根据魔祖功法的脉络,慢慢加入自己的想法,并且依据自己一路走来的经历,融入其中,说是要创造,却还是在模仿。

    最主要的是王道麟无法像是剑祖那样,太过惊艳,一生从来都是横推,无法无天,而是每次与强者交手都是失败,狼狈的逃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