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1 我想离婚(求收藏!)
    何思月的请求,让顾祁森深邃的眸子迅速潋滟一缕暗光。

    他执起茶杯抿一口,却是没有回应她。

    因爷爷的关系,他与何思月见过几次面,对爷爷这位失散多年的初恋情-人,他打心眼里其实是不排斥的,更甚至,若爷爷想重温旧情再结一次婚,他亦不反对,谁知爷爷却偏偏

    想起这桩荒谬的婚事,顾祁森眼神陡然一黯,握着茶杯的力道也不禁重了几分。

    何思月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心情莫名沉重起来。

    但愿自己与长谦作下的决定是对的,要不然,她如何对得起自家宝贝外孙女?

    虽然那傻女孩一颗心都扑在眼前这位英俊伟岸的年轻人身上,但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那种痛苦又有谁能真正忍受得了

    何思月对顾祁森讲的这番话,顾长谦与沈轻轻也都听到了。

    沈轻轻悄悄攥紧手心,垂眸敛去眼底那抹小害羞。

    此时她心跳如鼓,忐忑不安等着他的答案,那一丝丝期待的小火苗在心间不停地燃烧着。

    见顾祁森迟迟没有出声,她咬了咬唇,眸光瞬时黯淡下来。

    而顾长谦的反应则明显强硬许多,他撂下筷子直接训斥:“你是哑了还是聋了?长辈跟你说话呢!”

    顾祁森放下茶杯,唇角溢出几丝讽刺,“这个问题您要我怎么回答?违背本心答应跟不爱的女人相亲相爱?抱歉,我做不到!”

    “你——”

    顾长谦被他噎住,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想训他却一下子找不到词。

    顾祁森却在这时候霍地站起来:“还有事,我先走了!”

    话落,他再也不看他们一眼,大步流星往门口走去。

    顾长谦气得起身拍桌子,“你给我站住!”

    顾祁森置若罔闻,迈开大长腿出了包厢。

    “混账,真是气死我了!”

    顾长谦捂着心口,语气中尽是浓浓的无奈。

    他下意识望向在一旁始终低着头的沈轻轻,眼底的愤怒渐渐消退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慈爱:“轻轻啊,这小子脾气是有些不好,但他品性很不错的,你放心,爷爷绝对不会让你嫁错人!”

    “爷爷——”

    饶是伪装得再好,沈轻轻在这一刻,还是忍不住哽咽。

    恐怕除外婆之外,顾爷爷应该就是世上对自己最好的人了

    她一岁时,母亲抛夫弃女追求荣华富贵去了,父亲因此将对母亲的恨意转到她身上,对她如何能谈得上好?

    三岁时,父亲再婚,娶了一个富家女,于是把她丢给外婆,从此不管不顾。

    兴许是被父母抛弃这个阴影对她影响太过深重,她表面上看起来虽然乐观开朗,但心底深处,始终是一个极为脆弱的小女孩,对亲情、对爱的渴望,更比任何人都来得强烈。

    所以,四年前才会义无反顾喜欢上如天神般降临的顾祁森,所以,今天才会丧失自尊坐在这儿,被那个男人嫌弃

    可是他的爷爷,怎能对自己如此之好?

    她沈轻轻一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女孩子,何德何能

    越想越是心酸,沈轻轻咬了咬唇,眼眶迅速蕴满了水雾。

    她赶忙吸吸鼻子,将想哭的劲儿狠狠抑制住。

    何思月将外孙女故作坚强的模样看在眼里,心狠狠抽疼了一下。

    这都是她的错

    如果不是她太过心急说那些话,顾祁森或许就不会起身离开;

    如果不是她自作主张让顾长谦撮合他们,如今轻轻也不需要受这份委屈

    她的宝贝孙女啊,是那么地好那么地善良漂亮,可为何偏偏要走这么一条难走的情路思及此,她走过去,将沈轻轻揽入怀。

    “丫头,是外婆对不起你!如果不是外婆——”

    “不是的外婆,跟您没有任何关系,是我是我不该对他有非分之想!”

    生怕外婆自责,沈轻轻赶忙打断她的话。

    说到底,错的还是她,是她痴心妄想、半推半就才会让爷爷和外婆促成这场可笑的婚姻,所以也是时候该结束了!就当这一切没发生过吧

    想到这儿,沈轻轻抬起头,水雾迷漫的杏眸幽幽看向顾长谦,几乎是费尽全力才说出一句话——

    “爷爷,我想离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