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7 他怎么可以这样欺负她?
    见到顾祁森,沈轻轻第一反应就是躲!

    于是,她以最快的速度打开门进去,然而,还没来得及将门关上,男人就已霸道地闯进来。

    沈轻轻往后退一步,手摸到墙上的开关,把灯光打开。

    见男人已经把门关上,她不禁气鼓鼓瞪他:“喂,你想干嘛?”

    “我想干嘛你不是最清楚?”

    顾祁森斜睨她一眼,凉凉开口道。

    沈轻轻听得一头雾水,忍不住摇摇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还装?”

    “我装什么?莫名其妙!快走吧,我家不欢迎你!”

    肚子饿得咕咕叫,她现在只想好好享受美味的鱼旦和车仔面,才没心情听他的冷嘲热讽。

    再说,她又不是欠虐,明知道他有多讨厌自己,哪还傻乎乎往上贴呢?思及此,心,又开始隐隐作痛。

    她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让顾祁森的俊脸霎时冷了几分。

    不想在这浪费时间,他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拿好你的东西,跟我走!”

    “去哪?”

    她条件反射问。

    “我家!”

    “不要!”

    沈轻轻斩钉截铁拒绝。

    笑话,她前两天才刚刚发过誓,再踏进他家一步自己就是猪,若今天去了

    呵,犯贱也不带这样的吧?

    再说,他们不是要离婚了吗?

    现在去他家,又算什么呢?

    所以不去,就是不去!

    “呵,不要?”

    顾祁森半眯着眼打量她,嘴角溢满讽刺的笑意,“你最好认清事实,欲擒故纵这招对我没用!”

    “你”

    未料到他竟这么看待自己,沈轻轻气得牙都疼了。

    她将装车仔面的袋子放在饭桌上,然后,深吸一口气,目光坦然望向他:“随你怎么想,反正我不去你那儿!”

    “”

    顾祁森闻言,原本就阴沉的脸色,此时更加可怕了。

    若说演技,这丫头认第二,绝对无人敢认第一。

    明明耍心机迷惑爷爷逼迫自己来接她,这会儿倒扮清高了?

    哼!

    真以为他得求着她去吗?

    这一刻,顾祁森恨不得甩门而去,只是,理智却告诉他,必须忍!

    是啊,希雅的下落如今掌握在爷爷手里,他还怎么反抗?

    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若不是她,爷爷也不至于这样对待自己

    越想,顾祁森就越觉得眼前这女人无比讨厌,怎么看都不顺眼。

    而沈轻轻呢?

    见他一直站着不说话,脸黑黑的好像谁欠他几百万,她耸耸肩,索性拉开饭桌旁的椅子坐下,伸手打开车仔面。

    刹那间,咖喱的味道香气四溢,勾得她馋虫都跑了出来。

    她很快就拿起筷子大快朵颐,完全把某人当成小透明。

    顾祁森将她没心没肺的行径看在眼里,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他抿了抿唇,突然大步流星走过去,二话不说就抢过她的碗。

    “喂,还给我!”

    沈轻轻被他这一举动吓一跳,起身正想把碗夺回来,谁知,下一秒就见他将碗丢到垃圾桶里。

    轰——

    他怎么可以这样欺负她?

    那是她的晚餐

    他究竟知不知道,她今天一整天只吃了一片面包,现在饿得胃都疼了?难道因为他不爱她,所以就可以任意欺负她吗?

    眼睛,有些酸酸的,层层水雾迅速氤氲,视线,亦开始模糊。

    沈轻轻咬了咬唇瓣,极力不让泪水掉落下来,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受过太多委屈,她一时间竟没能忍住,晶莹的泪滴就这样一颗一颗夺眶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