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8 温柔到让她想哭
    一路上,顾祁森几乎全程把控着车速,抵达公寓楼下时,沈轻轻觉得自己胆儿都快吓破了。

    “混蛋,下次再敢这样,我饶不了你!”

    将车子熄火后,她直接抡起粉拳狠狠捶他一记,又气又恼的小模样不禁逗乐顾祁森。

    他微微勾唇,不怀好意嘲笑她:“以你的水平能拿到驾照,我严重怀疑有水份。”

    “切——”

    沈轻轻被他这话气得跳脚,正想反驳,男人已打开车门走出去。

    她见状,只好作罢。

    第二次到这儿来,沈轻轻的心境与上次完全不一样,毕竟这可是他主动去接自己的呢。

    拉着行李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进电梯,她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发过的誓,滴溜溜的大眼睛不由得望向男人笔挺的背影,虔诚默念:菩萨啊菩萨,是顾祁森逼迫弟子违背誓言的,所以,如果要有人变成一只猪的话,求求您惩罚他吧但他长得那么好看,要不您就发发慈悲,到时候把他变得漂亮一点

    她一边念一边脑补顾祁森变成一只猪的场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顾起森闻声回头,眸光斜斜射向她:“跟我住很开心?”

    “哼,才不是呢!”

    沈轻轻下意识朝他吐吐舌头扮鬼脸,这极其自然又可爱的小动作,让顾祁森不小心再次闪了神。

    察觉到自己又受她蛊惑,他赶忙将视线收回,这时,电梯门刚好打开,他直接抛下她大步流星走了。

    “喂,等等我嘛!”

    ————

    进屋后,顾祁森给了她一把钥匙,简单交代一些注意事项,就径自回房了。

    沈轻轻被安排住在他卧室隔壁的客房里。

    由于来这之前,她就知道他们不可能住同一间房,因此对这个结果,倒是挺满意的。

    嗯,应该算满意吧?

    毕竟,她也不可能真奢望跟他睡同一张牀

    回房间整理好带来的行李,沈轻轻拿着睡衣走到浴室,洗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然后才爬床准备睡觉。

    干了一天活,照理说她会累得直接沾床就睡,然而,事实却恰恰相反。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认床的关系,明明这张kingsize的大床比家里那张90厘米的舒服一万倍,可她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在数了一千只绵羊依然无法入睡之后,她果断起身,走到阳台透气。

    此时已接近凌晨两点,漆黑的夜里十分寂静。

    沈轻轻站在栏杆前,任由微风轻拂着她那飘逸的秀发,柔和的月光洒落下来,她整个人美得像仙子。

    男人卧室的灯还亮着,她单手托腮,视线情不自禁望过去,澄澈的杏眸渐渐氤氲一抹浓到化不开的深情缱绻。

    记得堂姐沈拂晓曾经对她说过,暗恋是一种悲哀,至少大多数人是一厢情愿得不到回报的,更甚至,有的人兴许一辈子都无法接近对方。

    这些话她深有体会,也清楚暗恋的苦,但感情就是这样由不得让人控制,哪有说不爱就能不爱的道理?

    顾祁森是她少女时期一个无法忘怀的存在,也是深深刻入她骨血的梦,哪怕他现在对她算不上好,哪怕他四年前放了她鸽子,哪怕他完全不记得她,可那又怎样?

    她还是疯狂地爱着这个男人哪

    老天爷啊,既然一张结婚证再次将我和他绑在一起,我可不可以无耻一些,努力让他爱上我呢?

    沈轻轻双手合十,默默对着天空祈祷,情到深-处,两行清泪不受控制顺着脸颊滑落。

    抬手将眼泪拭去,她做了个深呼吸,这才缓缓走回屋里。

    正准备将阳台的门关上,男人如红酒般醇厚的声音清晰传来:“嗯我明天去看你”

    沈轻轻心猛地一震:他,在跟谁讲电话?为什么可以那么温柔,温柔到让她想哭

    “别瞎操心,我已经说过,不会喜欢她!”

    这个她,是指自己吗?

    没想到刚刚才跟上天祈求一个让他爱上她的机会,谁知,现实却如此打脸

    “呵呵!”

    沈轻轻自嘲一笑,不想再继续听下去,她偷偷关上门,将那一抹令人心碎的声音彻底隔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