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8 对不起,我不该吓你!
    顾祁森微微怔住,并没有躲。

    原以为脸颊会结结实实挨一巴掌,谁知,却见她的手僵在半空中,然后,未等他做出任何动作,她已捂着脸,呜咽着说了一句“我讨厌你!”,转身哭着跑开。

    他站在原地,看着她娇小的身影迅速消失在视线里,霎时心乱如麻。

    沈轻轻边哭边跑,泪眼婆娑冲进电梯。

    呜呜呜,她真的好看不起自己哇

    明明他都那么过分了,可到头来,她居然连打他一巴掌都舍不得

    呜呜呜,沈轻轻,你能不能不要再这样喜欢他了,呜呜呜

    顾不上擦泪,她抬手按下5楼的按键,接着全身无力靠在电梯墙上,垂着脑袋继续哭得稀里哗啦。

    顶层的电梯里,女孩委屈的哭泣声是那么地撕心裂肺,跃入大步流星追来的男人耳里,莫名扯痛他的心。

    眼见电梯门就要关上,他立刻在外边按下开门键,电梯门终于在关闭的最后一刻重新开启,而他则像是一道闪电,快速挤进去,不由分说就把她给拽出来。

    这一系列行动快得令沈轻轻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晃过神来,整个人已经被他抵在电梯外边的墙上,狠狠吻住。

    “唔”

    唇被他占据,只能发出一个单音节词,沈轻轻下意识挣扎,伸手想要推开他,可惜,才刚碰到他的肩膀,就被他扣住,直接拉高到头顶,想抬脚去踢他,无奈她今天穿的是紧身长裙,两条美腿被紧紧束缚住,踢人的动作更是没有办法施展开来。

    许久许久之后,顾祁森才放开她。

    大手捏住她精巧的下颌,逼她抬头与自己对视。

    白炽灯光下,女孩肿成核桃的双眼,就这么毫不掩饰撞进他的视线中,激起他无边的愧疚。

    他用指腹将她脸颊上的泪滴拭去,低沉的嗓音尽是遮不住的歉意,“对不起,我不该吓你!”

    未料到他竟会跟自己道歉,沈轻轻瞬间懵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趁他不注意猛地将他推开,不自觉拔高音调控诉:“一句对不起就行了吗?你知不知道我快吓死了呜”

    向来恐高的她至今想起那个画面仍是心有余悸,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不受控制滚落下来。

    “sorry,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我只是气昏头了!

    你是我名义上的妻子,怎么能跟我的仇人那般相亲相爱?

    顾祁森抿着唇想解释,然而,也不知为何,那两句话竟死死卡在喉咙口,始终没有办法说出来。

    他半眯着深邃的长眸看她,眼底潋滟一抹连自己都辨不清的复杂情愫。

    “你不就是仗着我好欺负才这样对我吗?这一次,不管你是不是故意,我都不会原谅你!”

    沈轻轻哭着说完,此时恰好电梯门打开,她不作任何犹豫,拔腿就往里边冲。

    “轻”

    顾祁森原本想叫住她,但到最后,还是硬生生忍住了。

    眼看着电梯门关闭,他不禁低咒一声,抡拳重重砸在刚硬的大理石墙壁上。

    “砰”一声,鲜红的血液瞬间蔓延,怵目惊心,可他却未感觉到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