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5 你最大的好运就是遇到我!
    关于搬家的日子,沈轻轻态度十分坚决,必须选个黄道吉日,顾祁森对此十分无语,但最后还是由着她。

    时间定在周三。

    下班后,顾祁森开车到ak附近的路口接沈轻轻。

    等了大约10分钟,就见沈轻轻气喘吁吁一路小跑过来。

    打开车门坐上副驾驶座,她边系安全带边给顾祁森道歉,“sorry,临时有点事耽搁了。”

    “没事!”

    顾祁森沉声应一句,待她系好安全带之后才发动引擎,银色帕加尼很快就涌入拥堵的车流中。

    这一次搬家,沈轻轻的心情明显比上次好太多,至少脸上的笑容从未断过。

    见她整个人洋溢着欢乐的青春气息,顾祁森忍不住问:“什么好事这么开心?”

    沈轻轻转过头,一脸惊讶:“啊,这都被你看出来啦?”

    某人自恋挑挑眉,“嗯哼,我是谁?”

    沈轻轻“呵呵”笑两声,随后告诉他,“我昨天买福利彩票,哈哈中了两千块,昨晚开心得睡不着觉呢。”

    她说完,嘴角的笑意不自觉越扩越大。

    像是被她的快乐所感染,顾祁森也跟着勾唇浅笑,“中两千块就睡不着觉?这么没追求?”

    “我才不是没追求呢!”

    沈轻轻剜他一眼,双手合十信誓旦旦开口,“中奖本来就不在于金额多少,在于运气嘛,嘻嘻,我感觉我的好运要来了。”

    男人闻言,想都不想直接开口:“你最大的好运就是遇到我!”

    沈轻轻:“”

    ——————

    由于中奖,沈轻轻心里高兴,于是等回家拿完行李,她就提出要请顾祁森吃晚餐。

    顾祁森欣然同意,可当听到她想去的地方竟是肯德基时,额头瞬时冒出几丝黑线。

    原本想开口拒绝,然而,见她笑得那么灿烂,两只骨碌碌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亮得像夜空中璀璨的繁星那般,他神差鬼使地点点头。

    沈轻轻一听他答应了,马上就拿出手机,兴奋地说:“为节省时间,我们先手机点餐,你想吃什么?”

    “随便!”

    长这么大,他从未吃过肯德基等洋快餐,对它们有哪些产品,完全不了解。

    “那行,我点你吃!”

    沈轻轻也不纠结他的答案,一边说一边用小爪子喜滋滋在屏幕上点了点。

    顾祁森见状,不禁莞尔。

    半小时后,他们开车抵达公寓附近的肯德基。

    一进门,沈轻轻直奔取餐台,而顾祁森则在靠窗的地方找了两个位置。

    刚落座不到20秒,就见她端着一个餐盘款款走过来。

    将餐盘放在桌子上,沈轻轻笑着给他介绍:“小肯家最好吃的就是吮指原味鸡,这个产品在其他商家可吃不到喔。来来,给你一块试试!”

    顾祁森噙着笑,“好,谢谢!”

    “还有这个奥尔良烤翅也不错。”

    “嗯!”

    两人面对面坐着,就像一对感情甚笃的情侣,气氛十分和谐。

    不过,在顾祁森的认知中,洋快餐都属于垃圾食品,即使好吃他也提不起好感。

    沈轻轻为此多次纠正他错误的认知,非常积极地给他科普“没有垃圾的食品,只有垃圾的搭配”这样的健康理念。

    看着她竭力为洋快餐平反,顾祁森不由得揶揄她:“你是不是收了肯德基的代言费,嗯?”

    “切,哪有?”

    沈轻轻撅着小嘴反驳,接着继续解释,“我在肯德基做过兼职,所以比较信任他们在食品安全方面的操作。”

    “喔,真的?”

    “当然!”

    那年,刚刚结束高考的她,除了要养自己要交大学学费之外,家里还有个生病的外婆需照顾,她一天要打几份零工,过着三天两头挨饿的贫苦生活。

    兼职的工作中,有一份就在肯德基。

    肯德基对食物的操作非常严格,为每个产品都设定了最佳赏味期,一旦过了这个最佳赏味期,就会立即把它们废弃。这样的做法她当时看在眼里,却觉得特别浪费,毕竟那些食物都还没变质,如果给她的话就好了,至少不用饿着肚子去打工

    这个念头无数次在脑海中滋长,在某一天她终于抵挡不住诱-惑,将负责扔掉的鸡翅偷-吃,结果可想而知,当场被抓个正着,受到主管严厉批评。

    记忆犹新的是,主管在训斥自己一顿后,竟走到前台掏钱买下一份套餐递给她,并语重心长跟她分析公司为何这么做的道理,自此之后,她才真正认同这家企业的管理理念,也开始成为它的粉丝

    那是她这辈子最艰难的一段过往,而他,则是支撑她坚强走下去的一道光

    想到这,沈轻轻眼眶有些热热的,她赶忙低头眨眨眼,硬生生将氤氲的泪水逼回去。

    顾祁森察觉到她的异样,语带关心问:“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以前一起打工的小伙伴,也不知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沈轻轻找了个借口,重新抬起头。

    “没联系?”

    他顺着她的话问一句。

    沈轻轻摇摇头,“太忙了。”

    忙着学业忙着赚钱,她压根没时间交朋友,活了22年,数来数去,身边也就两个亲近的人,苏佑辰,还有堂姐。

    “谈恋爱呢?”

    “啊?”

    “长这么漂亮,以前没男朋友?”

    虽然资料上显示她无恋爱史,但这并不代表百分之百准确。

    也不知为何,一想到她与别的男人卿卿我我、花前月下的画面,顾祁森心头就像窝着一团火,怎么想怎么不舒服。

    “没有!”

    未料到他竟会问这个问题,沈轻轻小脸悄悄泛红,有些尴尬回答。

    此时此刻,她只顾着囧,压根没留意到男人在得到答案后,原先纠成一团的浓眉奇迹般放松了。

    回到公寓,两人打了声招呼后就各回各屋。

    第二天一大早,沈轻轻正躺在柔软的kingsi牀上梦周公,谁知,竟被一道急切的敲门声唤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