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0 四年前她就经历过
    “这个”

    女孩沉吟片刻,接着压低声音,“你如果会游泳的话,可以砸掉那个窗户的玻璃然后跳海,不过我是没得逃了,因为我怕水。”

    讲到这,她的语气不禁变得落寞起来。

    沈轻轻闻言,表情也泛上几丝凝重。

    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除了跳海的确没有其他选择。

    可她虽然会游泳,但这毕竟是茫茫大海上,活下去的几率能有多大?

    而且她去砸窗户,会不会惊动那群人?若彻底惹恼他们,恐怕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

    所以她,该不该搏一搏呢?

    要不博一下吧?

    至少还有一线生机

    思及此,她抿抿唇,问那女孩:“能帮我解开绳子吗?”

    女孩轻声说:“我试试看吧。”

    “嗯,谢谢你!”

    见对方答应,沈轻轻挪动身子慢慢靠近她,一边说:“对了,我叫沈轻轻,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范迎萱。”

    范迎萱如实回答,摸索着找绑住沈轻轻的那条绳子。

    由于绳子绑得很紧,再加上她的手也被绑住,所以解得很费力,足足花了20多分钟,才终于将绳子解开。

    双手获得自由,沈轻轻深吸一口气,活动一下有些麻木的手腕,之后,她急忙弯着身子,摸黑去解脚上的绳。

    不到两分钟时间,双脚也被解放了。

    当然这个时刻,她可没忘记帮助自己的范迎萱,“我来帮你吧?”

    “不用了,反正我逃不掉的!”

    范迎萱无奈拒绝。

    哎,如果早知道不会游泳会让自己在绝境中无法获救,之前无论多辛苦,她都一定会去学,可惜,这个世界并没有早知道

    “真的一点都不会游吗?”

    沈轻轻并不死心。

    范迎萱点点头,“嗯,要不我早逃了。窗户就在你右上边,摸一摸,应该可以找到。”

    知道她不会游泳,跳水只有死路一条,沈轻轻也不再纠结了。

    她神色肃静应了声“好”,随后扶着墙壁站起来。

    顺着范迎萱的指引,果真找到窗户的位置。

    透过玻璃望出去,只见海平面一片漆黑寂静,可怕得令人心惊胆颤。

    其实深夜中跳水逃生这事,早在四年前她就经历过了。记得当时她与顾祁森被追杀,为救身受重伤的他,将他藏好之后,她只能用自己引开杀手,千金一发之际跳进湖中才得以脱险

    因此这一次,应该也可以吧?

    沈轻轻捏捏冒汗的手心,暗暗安慰自己。

    幸运的是,这个窗户并不怎么牢固,只用力一推,就被推开了。

    海风呼啸扑来,虽然夹杂着一丝丝咸味,不太好闻,但还是让沈轻轻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鼓舞。

    至少,第一步成功了,不是吗?

    回过头,她认真对范迎萱说:“那你好好保重自己,如果我获救的话,我会找人来救你的!”

    “嗯好的,再见!”

    “那我走了,再见”

    与萍水相逢、连脸都看不清的范迎萱道完别,沈轻轻身手敏捷往外一跃,不一会儿,身轻如燕落在甲板上。

    “呼——”

    她拍拍胸口悄悄松一口气,偷偷摸摸往栏杆走,岂料,还未抵达目的地,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喝斥:“谁?给我站住!”

    糟糕,被发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