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4 小心把那么好的媳妇儿给作没了
    顾浩云状作认真考虑一下,才说:“也许!”

    “靠,什么叫也许?”

    林优直接给他翻一个白眼。

    顾浩云捏了捏眉心,然后,勾唇浅浅一笑:“顺其自然!”

    未料到他竟会这么回答,林优简直是恨铁不成钢,“顾浩云,你要再这么顺其自然下去,小心把那么好的媳妇儿给作没了!”

    “安啦,优优表姐,我的事你就别操心了。走吧,中午请你吃饭。”

    顾浩云搭着她的肩膀,故作轻松笑道。

    林优今年26岁,不仅是他高薪从国外挖角到的专业人才,更是他母亲堂姐的女儿,与他关系自当不一般。

    “哎,算了,要不是你妈着急,我才不管你呢。”

    “你倒是提醒我了,不许在我妈面前乱说我和轻轻的事,明白吗?”

    “切,我才没那么闲呢。”

    林优撇撇嘴,还是无法认同顾浩云对待感情如此优柔寡断的态度。

    其实,她哪会明白,顾浩云纠结的小心思?

    正是因为在乎,所以,他才举棋不定,正是因为清楚知道沈轻轻对自己没有男女之情,所以,他才不敢轻易表白,毕竟如果捅破那一层纸,兴许他连在她身边默默守护的机会都没有了

    由于明天就要去比赛的缘故,沈轻轻今晚华丽丽失眠了。

    翻来覆去睡不着,她索性起牀想去厨房找水喝,却意外发现书房的门是虚掩的,灯还亮着。

    瞄了一眼旁边的欧式落地钟,凌晨两点,顾祁森怎么还不睡?

    又加班了吧?

    想起这段时间他为找自己耽误那么多工作,沈轻轻心一软,干脆给他煮了一杯安神茶。

    端着茶杯轻步走到书房门口,她正想抬手敲门,谁知,耳尖听到男人在讲电话,她下意识屏住呼吸。

    “延误了四个多小时?现在才准备上机?好,那你小心点明天下午?应该有时间好,去接你”

    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在这个寂静的夜里,益发地温柔。

    沈轻轻抿了抿唇,明亮的眼神因这通电话瞬时黯淡许多。

    她呆呆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终究没有去敲响书房的门,而是转身,悄然离开。

    翌日,顾祁森醒来时,沈轻轻已不在家里。

    饭桌上摆满各类可口的早餐,全是她精心烹制的。

    食物旁边还贴着一张便签纸,写上“谢谢你”几个字。

    “小丫头,算你还有点良心。”

    顾祁森将字条收好,性感的薄唇微勾,扬起一抹愉悦的弧度。

    他心满意足吃着她为自己准备的早餐,却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这正是沈轻轻想与他彻底划清界线的开始

    转了两趟地铁,沈轻轻抵达此次比赛的场馆,市大礼堂。

    时间尚早,她在附近的公园溜达一圈散散心,谁知,竟会冤家路窄遇到了白天天。

    原本不想理会对方,然,白天天偏偏喜欢找存在感,又是踩着高跟鞋上前,趾高气扬对她说:“沈轻轻,还记得我们打过的赌吗?当不了冠军,你就给我滚出!”

    沈轻轻冷笑一声,凉凉开口回应:“你还是想好该怎么当着众人的面,承认你和雷总监盗用我&p;p;b方案的卑鄙行径吧。”

    盗用方案这事一直是白天天的耻辱,听沈轻轻这么一讽刺,她下意识捏紧手心,咬咬牙瞪她:“哼,这是不可能的!你还真以为你能得冠军啊?”

    “那可说不定喔!”

    沈轻轻依旧笑得眉眼弯弯,“这年头,凡事皆有可能的!”

    “呵呵”

    白天天也跟着冷笑,“敢情你是胸有成竹了?该不会提前睡了总评委吧?”

    她以为沈轻轻会生气,但对方的反应却出乎她意料之外

    “总评委?嗯听说这次的总评委是顾氏集团总裁顾祁森耶,市哪个女孩不想睡顾男神?如果睡了他能给我个冠军,我倒是很乐意啊,不过我没有门路,要不你给我搭个线呗?”

    一听到顾祁森的名字,白天天不淡定了,猛地拽住沈轻轻的手腕,语气急切:“你你是说这次总评委是顾男神?”

    “喂,放手!”

    沈轻轻皱皱眉,用力甩开她,“没看昨天下午主办方给参赛者发的短信吗?”

    其实,她看到那条短信也吓一跳,特地找顾祁森确认了,结果那男人居然厚颜无耻提出要求,说如果她答应给他煮一个月午餐,他就把冠军给她

    切,讨厌的男人,她才不要潜规则呢,而且,女朋友都要回来了,还让她煮午餐?没门!

    想起那通电话,沈轻轻心尖至今隐隐泛着疼。

    白天天拿出手机确认,发现她的确漏掉了如此重要的短信。

    未料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男神会来当总评委,小心脏瞬时扑通扑通直跳起来。

    上一次她表现得那么精彩,男神应该有印象吧?

    若今天她能进前三名,指不定还有机会进顾氏集团

    遥不可及的顾氏,遥不可及的男神啊,那可比、比她之前喜欢的顾浩云厉害多了

    见白天天盯着手机发呆,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沈轻轻暗暗叹气,干脆越过她,直接往前走。

    只不过,走出两米之外,就听白天天气急败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沈轻轻,你给我站住!”

    不理,她继续朝前走,谁知,对方竟直接开骂:“你以为顾男神会看得上你吗?做梦吧,你就算脱光光站在他面前,他连看你都觉得碍眼”

    “”

    沈轻轻气得肺都炸了,双手紧紧攥拳,任由那修长的指甲深深嵌入肉里去。

    生怕自己会忍不住回头狠狠甩白天天一巴掌,她深吸一口气,不由得迈开长腿,加快了脚步。

    尽管拼命地安慰自己,不要去在意白天天所说的那些话,可到底,心里的痛处还是被她精准戳中了。

    疼,心无止境地漫着疼

    是啊,顾祁森是看不上她,无论她怎么做,他都不会给她任何一丝机会,因为,他有心爱的女人,而那个女人,今天要回来了

    呜呜呜呜,她要彻彻底底失恋了

    沈轻轻狠狠咬着唇,想让自己坚强一点,可不知为何,越是想让自己坚强,心脏越是脆弱,到最后,鼻子一酸,眼泪竟不受控制扑簌扑簌掉下来。

    一颗、两颗、三颗视线早已模糊,她伸手去擦,却发现眼泪怎么都擦不完,呜呜呜,擦不完

    不远处,十字路口。

    一辆红色的顶级限量版帕加尼停在斑马线后,顾祁森坐在驾驶座上不经意往外一瞥,恰好见到边走边哭得稀里哗啦的沈轻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