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9 头一次遇见敢这样对他的女孩
    “这么晚,去哪?”

    顾祁森跟着站起身,关心问道。

    “朋友有点事情想找我帮忙,在i&u酒吧。”

    沈轻轻如实回答,却听到他说,“我送你过去。”

    “不,不用了!”

    沈轻轻急忙摆摆手,表示拒绝。

    拜托,这个时候让他送自己,万一被优姐看见,可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啦。

    虽然她是想离开ak,但优姐这个朋友,自己还是十分愿意结交的,所以,当然不希望她对自己有不好的看法。

    “真不用?”

    顾祁森长眸微眯睨着她,并不打算放弃。

    沈轻轻摇摇头,语气无比认真:“真不用麻烦你啦。”

    原以为他会强行要送自己,谁知这一次他竟特别好沟通,直接就点头答应了。

    见他不再坚持,沈轻轻虽是松一口气,可不知为何,始终高兴不起来。

    沈轻轻呐沈轻轻,你真是太矫情了!

    暗地里把自己嘲讽一遍,她拎着包正想外出,男人突然开口:“等我一下。”

    话落,他不等她回应,大步流星往书房走去。

    沈轻轻咬咬唇,一时间竟不知是该走还是该等他。

    算了,等一等吧,兴许他有东西要让自己顺路买呢

    三十秒过后,顾祁森从书房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串车钥匙。

    “啊?我说过不用送我的。”

    沈轻轻眨眨迷茫的水眸,心情莫名变得复杂。

    顾祁森微微一笑,直接执起她的左手,将车钥匙塞到她手里,沉声说:“开我的车去。”

    沈轻轻一听,吓得瞪大眼,“不用不用,我坐计程车就好。”

    开他上千万的豪车去?那她宁愿他送她哇

    嘤嘤嘤,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

    顾祁森并不知道沈轻轻在编排自己,但她今晚一而再再而三拒绝自己的行为,已经彻彻底底挑战了他的权威,更甚至,活了28年,他还是头一次遇见敢这样对他的女孩!

    头疼

    他下意识抚额,原本想朝她发下脾气,然而,视线一触及到她那双骨碌碌的大眼睛,莫名其妙地,他的气又似乎消了一大半。

    这沈轻轻,简直

    算了,他放弃!

    想到这儿,顾祁森索性转身,头也不回离开了。

    沈轻轻见状,掀掀唇瓣想叫住他,可还没来得及开口,男人已走进书房,“砰”一声将门关上。

    她怔怔站在原地,许久才缓过神,往书房的方向望一眼,知道他不会再出来了,她耸耸肩,心情沉重离开。

    ————

    沈轻轻匆匆忙忙走出小区,刚巧有辆空车经过,因此,她很快就抵达滨江路。

    红色的计程车停在i&u酒吧门口,沈轻轻礼貌朝司机致谢,付了款之后推开车门下车。

    双脚落地刚站稳,就见林优从霓虹灯闪烁的酒吧大门匆匆走出来。

    “轻轻,艾玛,你总算来啦!”

    “不好意思,优姐,这个时间点很难打车。”

    其实是跟顾祁森闹矛盾才耽搁了出行,不过这个原因,她不便告诉林优,只能将责任推到打的身上。

    嘤嘤嘤,计程车司机表示很受伤!

    “没事没事,现在来也刚刚好。走吧,有人在里边等你呢。”

    林优笑嘻嘻说完,热情地拉着沈轻轻的手,将她快速拽进去。

    “谁啊?”

    沈轻轻一边走,一边好奇问。

    “见了就知道啦。”

    林优依旧是笑意吟吟。

    沈轻轻嘴角抿了抿,试探:“这人该不会是佑辰吧?”

    与佑辰这么多年的感情,她当然不认为下午那通电话过后,他就放弃自己这个朋友,而今晚林优特地将自己叫来,她心里隐隐有了底。

    “艾玛,沈小姐,你至于这么聪明吗?”

    林优惊讶地掩着嘴,大眼睛眨动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那你人都进来了,还走吗?”

    “入场票都买了,才进来就走多浪费呀,等会吧。”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故作无奈说道。

    林优闻言,笑着撞了一下她的肩膀,“小样儿,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理佑辰那小子。”

    “哼,谁说的,我是舍不得那钱!”

    沈轻轻撅着小嘴,口是心非。

    “呵,你等会儿呢还是耐心听他解释吧,相信我,那小子绝对对你没恶意。”

    尽管不认同顾浩云稍早之前的做法,但林优私心还是希望沈轻轻能原谅他,毕竟两人那么登对,要是闹掰了,没办法发展特殊关系,那多可惜呀。

    “嗯,好。”

    沈轻轻点点头,丝毫不怀疑林优的话。

    i&u,是s市享誉盛名的音乐酒吧,来这消费的,大多数是喜欢音乐的年轻人。

    它的颜色华丽,装修线条却极为简洁,非常抢眼而具有冲击性的外观,很自然就吸引了许多客人,再加上这个时间点正是夜生活的开始,所以当沈轻轻与林优进到内场时,全场座无虚席。

    方方正正的大舞台上,摇滚歌手动力十足唱着歌,台下有人欢呼有人举手挥舞,乐融融的,看起来像是在开party。

    气氛很好,虽然嘈杂,但不乱。

    在林优的带领下,沈轻轻跟着来到视野极佳的卡座。

    从这个角度望出去,城市一线的江景尽纳眼底,美不胜收。

    落座后,沈轻轻双手撑在桌子上,环顾四周不见苏佑辰的身影,不由得问:“优姐,佑辰人呢?”

    “刚刚还在的,可能上洗手间去了吧。”

    林优也跟着望了望,随后将餐单递给她,“想喝什么,自己看看。”

    沈轻轻摇摇头,“不用,给我一杯白开水就好。”

    “开玩笑吧亲,到酒吧喝白开水,你确定?”

    “我这不来例假么?喝酒不太适合。”

    都是女人,聊起这些话题也没什么好顾忌的,所以沈轻轻实话实说。

    “那行吧。”

    林优这才打消念头,一脸惋惜对她说,“你知道吗?这里的酒特别贵,我还打算让你狠狠宰佑辰一顿呢。”

    “哈哈,以后有的是机会。”

    “嘿嘿,也是!”

    两人边坐边聊,却迟迟未见顾浩云的影子。

    大约过去了10分钟,沈轻轻有些坐不住了,“优姐,佑辰该不会出事吧?”

    “别急,一个大男人,能出啥事?”

    林优老神在在安抚她。

    “可是”

    沈轻轻还想再说些什么,这时,舞台那边突然响起一阵热烈的欢呼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