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1 三哥,顾浩云跟三嫂告别啦
    “你跟顾氏集团,是怎么回事?”

    顾浩云将酒杯放回桌上,深眸灼灼看向她,眸光,夹杂着一抹探究。

    那辆天价的单车,那台天价的手机,还有创意总监的位置这些问题从昨天开始就一直不断地在他的脑海中盘旋。

    直觉告诉他,轻轻与顾氏绝不像表面上那样单纯,她就算再怎么才华横溢,也不可能会有那样顶级的待遇,而且,顾氏又是怎么注意上她的呢?

    非名校出身的ak创意部执行专员,这么一个无足轻重的身份,能被顾氏重用,实在是个迷,除非,有大人物看上了轻轻的美貌

    倒不是他不信任沈轻轻,而是她在环山山庄门口哭泣的那一幕,终究让他无法忘怀。

    那人是顾祁森么?他刚好在环山山庄有套别墅

    但,那可能吗?

    顾祁森有心爱的女人叫林希雅,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而以他对这位哥哥的了解,他素来洁身自爱,绝不会背着那个叫林希雅的女孩,包-养轻轻,而轻轻,更不是那种会攀附权贵的女孩

    不愿再去胡乱揣测有关轻轻的种种,因此,顾浩云索性决定,将问题直接抛出来。

    一切以轻轻的答案为准,无论她说什么,他都选择相信!

    顾浩云的心思,沈轻轻并不知道,不过,见他突然问自己如此尖锐的问题,她却做贼心虚了。

    她跟顾氏不就那么回事么?

    妥妥的走后门哇,可这些,她没办法对佑辰明说

    怎么办怎么办?

    她到底该如何回答?

    沈轻轻抿了抿唇,脑子乱哄哄的,好半晌都找不出一句说辞。

    顾浩云将她纠结的表情看在眼底,眸光沉了沉。

    这时候,不用她讲,他已明白她果真有秘密

    “轻轻,就不能告诉我吗?”

    他睨着她,神色专注而执着。

    沈轻轻眼睛猛地眨了眨,沉吟片刻后,无比真诚对他说:“对不起佑辰,等一年后我再告诉你,行么?”

    “为什么是一年后?”

    顾浩云并不打算放弃。

    “对不起,我不能说!”

    沈轻轻垂下眼眸,心中暗暗叹气:佑辰呐佑辰,难不成我还能跟你说,因为我正经历着一段为期一年的婚姻么?呵呵,多么离谱的一件事

    “那好吧,等你可以说的时候,再告诉我!”

    知道她已经打定主意,顾浩云也不好继续追问,只好将念头打消了。

    沈轻轻悄悄松一口气,这才想起他两个身份的事情也没给自己解释呢。

    “咳咳”

    轻咳两声后,她好奇问道:“那你呢?怎么有两个名字?”

    “我爸爸姓顾,我妈妈姓苏,于是我就有了两个名字,但顾浩云这个名字,是18岁那年正式认祖归宗后才叫的,抱歉,我应该早点告诉你的。”

    讲到这,顾浩云一脸愧疚瞅着她。

    沈轻轻勾唇笑笑:“好啦,这事到此为止吧,反正不管你是谁,你都是我的好朋友!”

    “嗯!”

    顾浩云点点头,与她相视一笑。

    两人聊得正high,林优就回来了。

    沈轻轻终于想起辞职一事,主动跟他们提出来。

    面对顾氏抛出的橄榄枝,林优虽舍不得沈轻轻,但也深知人往高处走这个道理,所以义无反顾支持她的决定。

    而顾浩云,则是不得不放手。

    毕竟,以他对轻轻的了解,就算没有顾氏这份工作,在知道他是总裁之后,也不会选择留在ak,这亦是他迟迟没有亮出身份的一个很大的原因

    取得林优与顾浩云认同,沈轻轻举起水杯与他们的酒杯相碰,由衷说一句“谢谢”,然而,对自己不会去顾氏一事,却始终说不出口。

    离开i&u酒吧,顾浩云坚持送她回家,沈轻轻推辞不掉,只能硬着头皮跟他一起坐上计程车,回她原先住的地方。

    告别顾浩云,沈轻轻进屋,不由得贴着门板深吸一口气。

    抬腕看了看手表,此时已经晚上11点多,这么晚了回顾祁森公寓也不安全,要不今晚就睡这吧?

    思及此,她赶忙拿出手机,给顾祁森发了条短信。

    ——————

    顾祁森今晚的心情特别烦躁,于是沈轻轻一出门,过不久,他也开车前往z会所。

    正巧,崔拓、蒋京修和宫天祺都在。

    四人有一段时间没聚,宫天祺便提议干脆去会所顶层的露天球场打球,大家欣然同意了。

    打球喝酒聊天顺便看星星,几个男人玩得不亦乐乎,顾祁森的坏心情也渐渐好转,暂时将只会跟自己作对的沈轻轻给抛诸脑后。

    可惜,过不了多久,宫天祺就唯恐天下不乱嚷嚷:“哇喔,三哥三哥,你知道顾浩云刚刚做了什么事吗?”

    顾祁森打开易拉罐喝一口啤酒,眼神都不给他一个,“他做什么,与我有何关系?”

    “没关系?嗯哼哼,他挖你墙角耶,这还叫没关系?”

    见他一副丝毫不感兴趣的样子,宫天祺不禁激动了。

    他赶忙将自己的手机递给顾祁森,“喏,你看你看,朋友圈有人拍照啦,今晚在i&u酒吧,顾浩云唱情歌弹钢琴,跟三嫂告白了!”

    讲到这,未等顾祁森出声,他又咬牙切齿继续说,“这混小子,别的女人不招惹,竟然抢我三嫂?哇靠,小爷我立刻叫人灭了他!”

    “天祺,老三都不激动,你在这嚷着急个什么劲?”

    蒋京修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不以为意笑了笑。

    “呵,就是!”

    崔拓亦是勾勾唇,打算看好戏。

    只有顾祁森,俊脸一片铁青。

    这一刻,几乎不用看照片,他就已经可以想象现场会是如何的浪漫温馨

    呵,怪不得不让他送不愿开他的车

    沈轻轻,你,好样的!

    顾祁森越想,胸腔的怒火就越燃越旺,最后忍不住了,他干脆将整瓶啤酒一口喝完,霍地站起身。

    “三哥,去收拾顾浩云?”

    宫天祺以为他要去找顾浩云算账,也跟着站起来。

    “回家!”

    顾祁森冷冷抛下这句话,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迈开大长腿走了。

    望着他孤傲挺拔的背影,宫天祺扭头问崔拓和蒋京修:“你们说,三哥这是要跟三嫂摊牌吗?”

    “不知道!”

    “不知道!”

    两人不约而同回答,宫天祺自讨没趣地摸摸鼻子。

    顾祁森刚上车,手机适时响起,是沈轻轻发来短信。

    看到短信内容,他倏地眯起了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