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8 唯一能陪他过的一个生日
    清晨,阳光透过淡淡的云层,从玻璃窗洒落进来,折射出闪闪的柔光。

    宽敞明亮的客厅,处处溢满温馨的感觉。

    而厨房,却是另一番场景

    “顾祁森这个王八蛋!”

    “顾祁森这个大恶魔!”

    “顾祁森这个剥削劳动人民的资本家!”

    “顾祁森”

    “啊啊啊,讨厌的顾祁森,讨厌讨厌!”

    沈轻轻站在流理台前,一边给顾老爷子准备贴心养生汤,一边咬牙切齿,小小声将某个可恶的男人从头到脚骂上几百遍!

    什么意思嘛?又不是没地方住,她都肯退让一步搬到环山别墅去了,他还非得逼着她同、居?无论她如何反对,他的态度依然那么坚决,最后居然还威胁她,说若再反对,就回顾家老宅住

    哎,这男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搞不懂!

    沈轻轻摇摇头,郁闷地叹口气,突然发现,越跟他相处,自己越不了解他

    是啊,他那么深不可测的一个人,像她这种单纯的黄毛丫头,又岂能看得透?

    若她看得透,当初也不会傻乎乎相信他对自己的允诺,更不会在收到他派人送来的那张与她划清界限的支票后,因承受不住打击大病一场,从而耽误了高考

    往事不堪回首,满满全是伤。

    她眸光闪了闪,悄悄掠过一缕黯然。

    顾祁森,你明明清楚对我说过,不要喜欢你,可为何一次又一次让我感觉到希望?

    你明明亲口跟我说,这只是一场协议婚姻,可为何你要抱我、要亲我甚至还让我跟你一起住?

    顾祁森,你难道不知,你这么做,只会让我越来越放不下,只会让我在婚约结束那一天,从天堂跌入地狱么?

    很想很想当面质问他这一切,但她亦明白,质问的结果,无非是冷战,一年,那么短,她又怎么舍得将时间浪费?

    于是最后,沈轻轻怂了,只好悄悄把这份纠结藏在了心底。

    大约十点钟,两人便带着给爷爷准备的生日礼物,前往顾宅参加寿宴。

    刚上车,顾祁森忍不住对坐在副驾驶座上,死死抱紧怀中保温桶的沈轻轻说:“过段时间我生日,你也要给我煲养生汤,不能厚此薄彼。”

    “行啊,没问题。”

    沈轻轻答应得特别干脆,心中无奈暗想,如无意外的话,这应该是她唯一能陪他过的一个生日了,呵

    “那我先谢谢你了!”

    顾祁森并不知道她的心思,见她点头,他精致的俊脸瞬时潋滟几分笑意。

    车,启动,如迅猛的豹子往顾宅的方向疾驰而去。

    另一边,顾正弘、苏晗和顾浩云一家三口,也同时从家里出发。

    他们所在的地方距离顾宅比较近一些,因此,三人抵达时,顾祁森和沈轻轻还没到,偌大的宴客大厅,只有顾长谦与顾冉冉两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