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7 主动伸手抱住他
    车子驶出双月湖,往环山公路奔去。

    一路上,无论沈轻轻怎么抗议,顾祁森都对她不理不睬,一张俊脸线条绷得紧紧的,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生畏的寒意,哪怕此时艳阳高照,毒辣的阳光直射进车窗,依然无法驱赶他的冷。

    沈轻轻被太阳晒得皮肤有些发疼,她下意识伸手遮在额前去挡太阳光。

    这细微的举动被男人发现了,他神色未变,不过,却不声不响从抽屉里拿出一顶鸭舌帽,霸道地罩在她头上。

    沈轻轻被他突如其来的关心吓一跳,可心也莫名软了。

    伸手整理好有些乱糟糟的头发后,她抬眸望他,却见他已经戴上墨镜,压根看不到任何表情。

    虽然因佑辰的事情与他闹得不愉快,但谁让他是自己深爱的男人呢?思及此,沈轻轻终于忍不住继续偷瞄他,越瞄越发现,这男人戴起墨镜来,酷得没朋友!

    花痴啊花痴!

    沈轻轻在心里暗暗吐槽自己。

    男人依旧一声不吭,她不想自讨没趣,所以只好扭过头,看车窗外的风景。

    他们之间再也没有任何交流,气氛压抑到极点。

    顶级的世界名车飞速前行,路边的树林飞快后退,越来越远

    正要拐弯之际,沈轻轻突然眼尖发现不远处的草丛里有动静,若她没看错,应该是一个孕妇——

    “停车,给我停车!有个孕妇在路边,好像快生了。快!”

    原以为顾祁森会像稍早之前那样将自己当空气,谁知,这一次,他倒是很听她的话,居然猛踩刹车。

    车子“嗞”一声,在路边停了下来。

    沈轻轻连话都顾不上说,匆匆忙忙就拉开车门跑出去。

    顾祁森盯着她慌乱的身影,知道她是急着去救人,他薄唇微微勾动,原本糟糕透顶的心情在这一瞬,似乎也没那么差了。

    生怕她搞不定,于是将车子上锁后,他便疾步跟在她后边,不出几秒就追上她。

    两人同时赶到草丛边,发现那儿果真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孕妇,应该是羊水破了,现在情况特别危急。

    糟糕,得马上送她去医院!

    沈轻轻美丽的脸蛋刷地变得煞白,反应过来时,灵巧的小身子,已经跑到她旁边蹲下。

    “救救我的孩子”

    浑浑噩噩中,意识到有人走近,孕妇强忍着痛楚睁开眼,望向来人。

    她有着一张轮廓极美的小脸,此时被污泥沾染,看不出本来的面目,但那如繁星般璀璨的眸子,却令人过目难忘。

    “你放心,我叫沈轻轻,我是好人,我一定会救你的!”

    沈轻轻一边说,一边使出吃-奶的劲,把她扶起来。

    “谢谢!”

    知道自己遇见了好心人,对方努力挤出一抹虚弱的微笑,气若游丝对他们说。

    顾祁森站在一旁,听到这傻丫头如此热情又毫无戒心地向陌生人介绍自己,墨镜底下那双俊眸不禁微微眯起,对她的喜爱更是不自觉多了几分。

    沈轻轻撑着对方走了好几步,发现凭自己的力气,压根没办法搬得动此时至少110多斤的准妈妈。

    正打算开口请顾祁森帮忙,就见他冷着一张俊脸将对方一把抱起,阔步走向那辆红色的跑车。

    20分钟后,两人终于齐心协力将孕妇送到顾氏医院,而好巧不巧,这位孕妇,正是顾祁森表哥霍隽尧的失踪半年的妻子宋浅影。

    霍隽尧在半年前的爆炸中丧生,他的妻子同时下落不明,如今他与沈轻轻无意间救了宋浅影,也算喜事一桩了。

    用最快的速度安排宋浅影进产房,顾祁森第一时间便打电话给在h市的姨奶奶,即霍家现在的掌权人霍老夫人。

    霍老夫人得知自家孙媳妇的下落不禁潸然泪下,千叮万嘱顾祁森好好照顾宋浅影之后,立刻调专机往s市赶来。

    时间一分一秒,在煎熬中度过,等了两个多小时都不见宋浅影平安生产的消息,顾祁森坐立难安,干脆走到走廊尽头的窗边,点燃一根烟。

    今天发生那么多事,让他此时脑袋涨涨的,只能靠尼古丁缓解,才不至于那么难受。

    细长的香烟慢慢燃烧着,男人轻吸一口,优雅地吐着烟圈,烟雾缭绕下,他深邃迷人的凤眼,益发地幽深难辨。

    沈轻轻就站在不远处默默地注视着他。

    看着他香烟一根接着一根地抽,高大的身影在阳光照射下莫名地落寞、颓废,喉咙像是突然被一双无形的大手勒住,瞬间难受得无法呼吸。

    不想看他不开心,不想看见他意志消沉,她悄悄攥了攥手心,下定决心挪开脚步朝他走过去。

    走到他身后,沈轻轻抬头仰望男人好看的后脑勺,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她张开双手环住他精壮的腰身,小脸亲昵地贴在他的背脊上。

    后背传来的温热、柔软,让顾祁森微微一愣。

    其实,以他极其敏锐的洞察力,他怎会不知道她就站在自己后边,只不过却万万没有想到,向来矜持的女孩儿这一次竟会那么主动伸手抱住他

    心脏微微失率,只因她一个小小的拥抱!

    这一刻,心底所有的阴霾仿佛全部散尽,唯一剩下的,只有深-入四肢百骸的感动与柔情,而这些,是抱着他的这位美丽善良的傻丫头给自己的

    喉结滚动了几下,他将香烟掐灭,扔进旁边的垃圾桶,紧接着转身,双手搭在沈轻轻的肩膀上,利索地将她往窗边一推,两人调换了位置。

    顾氏医院走廊的窗,以防有人掉下去,所以都加固着一层结实的防护罩。

    为方便与她对视,顾祁森索性将她抱起放在窗台上坐着,而他,则是用左手紧紧扣住她的腰,右手情不自禁摸上她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