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0 今晚想不想去看电影,嗯?
    “不去了!”

    顾祁森沉思一下,幽声回答。

    他的答案在沈轻轻的预料之中,然而,她并不死心,忍不住继续劝他,“爷爷他会伤心的!”

    “他?”

    提起爷爷所做之事,顾祁森心中仍是恼怒,“他是铁石心肠,谁都伤不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

    “好吧,反正那是你爷爷,随便你!”

    见自己始终说不通他,沈轻轻不禁有些赌气扁扁嘴,“他年纪那么大,你别到时候后悔就行!”

    可顾祁森却不将她的话当一回事,凉凉开口回应:“这你尽管放心,那老头活多20年没问题。”

    “爷爷是真心疼你的,顾祁森。”

    沈轻轻觉得自己真是够了,哪怕到这一刻,她还是没办法放弃,依然想说服他。

    兴许是看出这小丫头执拗的性格,顾祁森摇摇头,接着抬手摸摸她的小脸,这才告诉她:“今晚的寿宴,来给他祝寿的人很多,老爷子是没空理我们的,所以,有去没去差别不大,中午那餐对他而言才最重要。”

    “啊?”

    未料到竟是这样,沈轻轻瞬间郁闷了,“哎,我们好罪过!”

    顾祁森闻言,好看的嘴角轻轻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意,“怎么会罪过?你不是还好心救了人,嗯?”

    “对喔!”

    沈轻轻晦暗的眸子倏地一亮,因他这句话,心底的郁闷顷刻间消散不少。

    如果不是他们提前离开顾家大宅,兴许宋浅影就遇不上好心人,这样的话,极有可能一尸两命,所以,也算冥冥中自有天意吧。

    爷爷如果知道他们在他生日这天救了两条命,肯定也会很高兴的

    顾祁森将她的表情看在眼底,眸光不自觉变得温柔:“今晚想不想去看电影,嗯?”

    “啊?”

    沈轻轻以为自己幻听,讶异瞪大眼,“你要陪我去看电影?”

    兴许是太过激动,她连说话的声音都是颤着的。

    顾祁森抿唇微微一笑:“等宋浅影平安生下孩子,咱们就去玩!”

    “真的?”

    沈轻轻仍是不敢相信,卷翘的睫毛连续眨了好几下,那呆萌的小模样,可爱得让男人心头微微一动,忍不住双手捧着她的小脸用力揉了揉,笑意在眼角眉梢间漾开:“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

    在焦急不安的等待中,宋浅影终于生下一个非常漂亮的男孩儿,取名叫小小霍。

    临近黄昏,霍家的人也从h市风尘仆仆赶来了。

    亲眼目睹他们一家人久别重逢、喜极而泣的场景,沈轻轻不自觉红了眼眶,以至于在与顾祁森离开医院的路上,她依旧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红色的帕加尼灵活油走在长长的车流中,夕阳的余晖洒落在大马路上,莫名给沈轻轻一种落寞的感觉。

    她右手托着腮帮子看车窗外风景,安静的侧颜,美得宛如一幅价值连城的画。

    等红绿灯的时候,顾祁森的视线恰好瞥过来,见她一语不发,像是有什么心事似的,他眸光闪了闪,索性直接问:“在想什么?”

    “啊?”

    思绪被打断,沈轻轻吓一跳,转过头一脸迷茫问他:“你刚刚说什么?”

    “你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

    顾祁森再次好奇问。

    他不是一个八卦之人,但莫名地,对于她的事情,他总会情不自禁想要了解更多,就比如那本日记

    脑海中迅速浮现日记本上那一句句情深意切的表白,这一刻,顾祁森突然发现,她所写的每一个字,他竟记得清清楚楚。

    一百多页的剪报、照片,都倾诉着她的心情,只除了某几页空白,不知是忘了写上去,还是,对他无话可说

    “其实也没想什么,就是在感慨人生无常罢了!”

    沈轻轻咬了咬唇,轻声叹了口气。

    顾祁森拧拧眉,“嗯?你才多大年纪,就有如此深刻的体会?”

    “年纪小不代表经历少啊!”

    沈轻轻一本正经回答。

    回想起她这22年的人生,呵,简直可以用三个字来形容,那就是——

    不、太、平!

    是的,自出生以来,她就没过过一天平顺的日子,可这一些,她,没办法在顾祁森面前倾诉出来。

    于是之后哪怕顾祁森顺着她的话问下去,她亦是敷衍几句,便岔开话题了。

    半个小时后,顾祁森将车子开回公寓。

    刚进电梯,沈轻轻就问他,语气有着掩饰不住的失落:“为什么回来?不是要去看电影吗?”

    “洗澡再去!”

    顾祁森淡淡开口。

    他是个有洁癖的人,中午跟顾浩云打架弄得脏兮兮,怎么可能不洗澡就跟沈轻轻约会?这绝对不是他的作风!

    听完他的解释,沈轻轻扑哧一笑:“真拿你没办法,你这么有洁癖的人,要是生活在战争时代,可怎么办呢?”

    顾祁森斜睨她一眼,“此一时彼一时,我当国际刑警那会,也试过两天没洗澡。”

    “那你肯定很难受吧?”

    沈轻轻接着问。

    顾祁森眸底微微一黯:“还好,任务更重要!”

    讲到这,他不经意想起某些往事,俊脸陡然冷了几分。

    沈轻轻敏感捕捉到他神色的变化,心尖稍稍一颤,索性噤声,不再开口。

    出了电梯进屋,顾祁森回房洗澡,沈轻轻突然想起顾浩云的伤,于是拿起手机,给他拨过去。

    电话响了许久都没有人接,正当她想放弃时,却接通了。

    “喂,轻轻?”

    “阿阿姨——”

    接电话的不是顾浩云,而是苏晗。

    不知为何,沈轻轻太阳穴突突跳了跳,隐隐掠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手抖了抖,她抓紧手机,咽了咽口水,艰难问出声:“阿姨,佑辰呢?伤得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